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逃出天坑世界(大结局)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炒楼花 书名:天坑世界
    再次爬上洞来的吕涛,比往常要疲劳的多,两条腿像灌了铅一般,越来越沉重?;耙膊幌胨档乃?,就想往被窝里钻。在李雪的帮助下,吕涛很快钻进了篝火边的睡袋里。

    趁着吕涛未睡之际,一心想看看这里,又害怕看这里令她恐惧的李梅,立刻从背囊中取出家伙,将信号枪装填上照明弹了出去,空的洞中,立刻大亮,只见白森森的光线中,除了脚下川流不息的地下河外,在能看到的就是地下河两岸上奇形怪状的岩石。照明弹熄灭之后,眼前突然变得漆黑一片,那两篝火发出的老光芒,与照明弹相比,似乎是那么的渺小……

    李雪知道今天的吕涛,并非是心非常低落,知道他是实实在在的来不起了。也知吕涛特别想跟她们在一起,聊聊下一步可能发生的一切。只是没有明说。动员一下妹妹,与吕涛同睡在一起,话外之意,她有些害怕这里。

    “要是困,你就睡吧,”略一思索,李梅轻松的笑了起来。片刻后,脸上却是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叹息道:“我们没起来多一会,只是臭小子今天累过劲了。要不然,他或许会一口气带我们走出这里?!?br />
    “一口气带我们走出这里?”当然,李雪表面上却是略微表现出了一抹激动的神色,但旋即又恢复到了平常模样,笑道:“你的意思这里离出口不远了?”

    “肯定离出口不远了,要不然那辆军车冲到这里,车上的军用品居然完好无损,” 话音才说了一半,李梅忙小手堵住了嘴,眼中露出了一丝慌忙神色。又急忙掩盖了过去,笑容有些牵强的站起来:“凡事都是天意,美好的话,还是留着出去以后在说吧?!?br />
    “有道理,”李雪靠着篝火,注视着四周。大脑中的思绪都断开了。李雪现在没了目的,不知道明天要遇到什么,只知道现在不会在地狱住一辈子??戳艘谎奂阜种泳腿胨穆捞?,难得的轻轻一叹。虽说注意力放在了吕涛的上,思绪却是飘到了好远,远到仿佛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李雪又将几堆篝火上加添了一些柴火后,这才打开帐篷中的睡袋,清晰地看到了妹妹那雪白深深的沟,饱满的峰颤颤巍巍,高耸动人。睡袋过小,但还是有一处为她留出那只能躺下一个的地方。李雪的进入,给两人暖乎乎的睡袋里,带进了一丝冷气。

    不知寒风从哪吹起冷冰冰的空气,呼啸着打在旅游帐篷上,又呼啸而去,发出令人战栗的叫声。吕涛搂抱着他心的姐妹俩,甜蜜的睡了。本是两个人的帐篷,现在住进了三个人。那支被吕涛拨了皮的野牦牛皮,就铺在旅游帐篷的下面,加支前后的火堆,三人半睡,睡袋里充满着足以抗衡自然的量。

    不需要时间概念的吕涛,不知睡了多久,刚一有动静,李梅猛地醒了过来,抬头看见吕涛醒了,顿时感觉如释重负,笑道:“你小子醒了?怎么样,睡的还好吗?”

    吕涛点点头,说道:“睡的还好,就是感觉上没有力气?!?br />
    吕涛拍了一下李梅的**,挣扎了一下,爬出了女人那乎乎的睡袋。姐妹俩依旧在睡袋里,久久的不愿出来。

    起来后的吕涛,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2oo个俯卧撑做完了,接着是蛙跳、鸭子步、仰卧起坐、几个课目轮换交替着。而是穿好衣服,在篝火前坐下慢条斯理地喝起他的酒来。此时对于吕涛来说。这寒冷的地洞已经不会有生活危险,但也不是久留之地。等她们姐妹俩起来后,可以随时离开这里。

    起来后的姐妹俩,谁也没说未来的事,仿佛今天与往一样,除了继续走下去,别无它事。姐妹俩照常该干什么,干什么。洗脸刷牙漱口外加打扮,打扮不仅是人们天天必做之事,看女人打扮,也是男人一种享受……

    三人吃饭过后,那两堆生着的火,最后摇曳了几下,熄了,像一声哀怨无助的叹息。此时,洞里很静,只有石间滴落的水声,和那川流不息的流水声,还有不知名的虫在不远不近的草丛里**着。

    打缓缓地收回有些僵硬的笑容。吕涛点上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缓缓苦笑道:“走吧,回家了……”

    被吕涛这么一说,李雪的躯一颤,回家好似一股电流从手背上直窜到了全。凌厉而冷冽的眼神此时一片迷离。姐妹俩谁也没有在说什么,也没谁高兴的起来。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丛林。这段时间,姐妹俩一闭上眼睛就做同一个恶梦,梦见自己死了,躺在黑暗无边地下世界里再也起不来了,自己被吕涛埋了。她们在梦中拼命地哭,后来就醒了,她的泪水流在吕涛的膛上,她发现自己的双手死死地在搂着他。醒来之后,她的心仍乱跳个不停,四野里漆黑一片,附近只有他们三个人的呼吸声……

    三个走在这一段,是地下河岸上露出坚硬的岩石,洞河流的小道上时宽时窄,三人不能并排通过。奇形怪状的岩壁,仿佛如一个个狰狞之兽,张牙舞爪的在一次欢迎他们这群陌生的访客。

    吕涛看着他们走过的洞,疑惑道:“这条地下河水也太宽了吧?也不知道是哪条河水的水,流入了这里?”

    话音刚落,洞深处突然传来凄厉的叫声,应该是某种动物发出这样悲惨的叫声,那让吕涛想起屠宰场里的猪,临死前的嚎叫。动物中还夹杂着另一种含糊不清的声音,好像已经显得有气无力了。

    走在三人中间的李雪,脸色有些发白,打了个冷颤,上前一步抱着吕涛双臂咯咯道:“什么叫声?”

    “这时候还管他什么叫声?什么叫声也不管用了,”一心想着离开这里的吕涛,还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来一群野狼,似乎是也挡不住吕涛冲出这里的决心。吕涛下意识的将子弹推上膛,打开了头上的夜视镜。

    “看那,那是什么?”有意无意之中的李梅,胡乱之中将手电筒照到地下河水中一个庞然怪物,那怪物在宽扩的水面上一起一浮的好不令人恐惧。

    李雪心惊不已,她到没在意李梅在说什么。四下越看越是可疑,这人要是不想啥事都没有。但很多事就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就连石壁上一些黯淡地光彩,在她的眼里也都是鬼影重重的象征。此外再加上隧洞里本就风大,地下河水一片如泣如嚎地哗哗声,直惹得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吕涛的眼睛顺势紧紧地盯了过去,只见水中那两道蓝光,口中的说迟也越念越快了,那道诡异的蓝光随着水流的节奏移动的也越来越快了。突然那蓝光一闪,一个雄伟的影瞬间从蓝光中分离出来。他的全被水包裹着,一双眼睛却泛着血一样的红色。地下河流在吕涛的手电筒照耀下都看得一清二楚。惊讶道:“牛,是野牦?!?br />
    看着河水中挣扎的野牦牛,吕涛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差点一个跟斗载死。感这里是野牦牛常常葬鱼腹的鬼地方,难怪水洞下面有那么多的食动物水巨蜥。没好气道:“看样子,这里地理位置,真是地处高海拨之中?!?br />
    李雪本来还不觉得,但是被吕涛这么一说,顿时感到一阵寒嗖嗖的。四下瞥了一眼,强自干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这是自然规律,”吕涛一脸苦瓜样,冥思苦想后,才突然一把在李雪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装模作样笑道:“野牦牛又叫野牛,藏名音译亚归。偶蹄目,???,牛亚科、牦牛属。是家牦牛的野生同类,典型的高寒动物,极耐寒。青藏高原特有牛种,为国家一类?;ざ?。分布于新疆南部、青海、西藏、甘肃西北部和四川西部等地。栖息于海拔3ooo —6ooo米的高山草甸地带,人迹罕至的高山大峰、山间盆地、高寒草原、高寒荒漠草原等各种环境中?!?br />
    “什么意思?”这些从未听说的景象,让本来就一脑袋疙瘩的李雪就更纳闷了。

    “还用问吗?”过这么来回一折腾,吕涛虽然仍旧昏沉沉的,脑子精神却是清醒:“走出这里,我们能够遇到的一定是人迹罕至的高山大峰、或山间盆地?!?br />
    李雪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会看不出吕涛的脸色。短短一瞬间,就恢复了常色,淡淡道:“那又怎么样?”

    “如果真是走进了人迹罕至高寒荒漠中,子比地下世界里也强不到哪去,只能说回到了人世间?!笨醋藕铀兴沉鞫挛薹ǹ拐囊瓣笈?,吕涛没有转过头来,只是平淡的回答了一句。昨夜稍有回暖的气氛,经过了一路的消磨似乎已经溃散殆尽。

    沉默了十来分钟后,李雪却突然回过头来,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吕涛:“也就是说生命没有保证?”

    “是这样,”吕涛眼中露出了一丝慌忙神色。又急忙掩盖了过去,笑容有些牵强的站起来:“我当兵时来过两次西藏,公路上坐上两天两夜的车,路上看不见行人住户,实属正常之事,若是遇到下雪的天气,那更糟糕了?!?br />
    “野牦牛生活的地区一定是条件十分坚苦的无人区了?”此时的李雪难得的轻轻一叹?;瓜胛市┦裁?,但嗓子口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是这样,西藏地区的的确确有不少的无人区,”一提到无人区,吕涛双眸骤然通红。很少有人了解真正无人区的含义,即便是有着经验丰富的特种兵,在无现代化交通工具下,仅徒步走进向藏南那种无人区,也是件及奇头脑之事。吕涛周厚到极致的杀气,竟然又浓了几分。语调之中,没有了之前的颤音。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冷漠。令人一听之下,心神冷颤不已。冷漠道:“据记载,百年前野牦牛分布范围较广,占据了喜马拉雅山北坡,昆仑山及其毗邻的山脉。近几十年的野外调查则表明,由于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野牦牛分布范围已缩小至海拔4ooo——5ooo米的雅鲁藏布江上游、昆仑山脉、阿尔金山脉和祁连山两端环绕的约14o万平方公里的耸山寒漠中?!?br />
    “你不是说过野牦牛也会攻击人类吗?”李雪那高度凝聚的眼神,在吕涛那充满恐俱的语调中渐渐涣散了起来,但是又飞快的凝聚了起来。

    点点头的吕涛,飞快地点上了一支烟,重重地吸上了一口。所见所闻的各种各样纷乱的绪,不断冲击着他自己。不觉苦笑道:“成群的野牦?;嶂鞫颖艿泻?,遇到人或汽车也会跑走。而凶狠暴戾的孤牛则恰恰相反,?;嶂鞫セ髟谒媲熬母髦侄韵?,能将行驶中的吉普车顶翻,受到伤害的野牦牛不论雌雄,都会拼命攻击敌害,直到力竭死亡,野牦牛发起攻击时首先会竖起尾巴示警,因此在野外工作中必须掌握野牦牛这一特点?!?br />
    “野牦牛的事,以后在说吧,现在还是说说这地下河的事,”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梅,突然将声音抬高了八度道:“那头野牦牛被地下河的水冲到这里,居然没有死,能不能认为这条地下河并不长?”

    “可以这么理解,”吕涛心中暗笑不已,这李梅已有些迫不及待了。吐出的烟雾弥漫着缭过吕涛那对深邃的双瞳,仿佛是在替他遮掩眼神中的些许意味。

    几个小时以后,哗哗的流水声和一股股冷气扑面而来。行走中的三人,不时发现了一些几米见方的木炭灰,灰烬堆放得十分整齐,显然是有人曾在这里烤火照明或取暖。吕涛仔细研究了这些灰烬,发现它们大部分已经钙化,按照钙化的程度推断,有的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也有近期的。也就是说,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人发现了这个地下世界,并在这个这个地下世界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在向前走,洞体越来越宽。沿着曲折的泥土向前走,可以看到不少没入泥土的中枯骨,这些残骨早已腐朽,只是偶尔还能看见一丝鬼火般的磷光闪动,可以想像很久以前,这个洞里一天到夜不见天,累累白骨间,四处都是鬼火的恐怖场面。

    “啊……”实在有些走不动坐下来的吕涛猛得伸了一个懒腰,却感觉全上下酸痛无比,就好似干了什么粗重的力气活一样,但是那感觉还是满爽的,嘿嘿:“我x!真累??!”

    一见到吕涛那古怪的笑容。李梅更是疑惑不定起来,但也没往深处想。语气比较平静:“在吧,说不上什么时候我们就走出这里了?!?br />
    “不急,”吕涛用手电筒向四周照,从这向四周看去。能看到的地方一片片的晶光闪动,这里存在有大量的透明冰晶体,但其中似乎极为曲折幽深,在前照去,一百二十米以外,根本看不清东西。只是边这岩壁,象有人工修凿过的痕迹。不过年代久远,很难确认。

    世界漆黑一片,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先是有一缕寒风,轻缓地在他们边刮过。不知是姐妹俩谁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看,有星星?!?br />
    吕涛听到这一声喊,抬头望去,他果然看见了星星,树隙之间,那隐隐闪现的果然是星星。那一瞬,他怀疑自己是在梦中。多少天了,他们钻进这暗无天的丛林里,在死亡里挣扎,他们开始怀疑再无出头之了。

    地上躺着的李雪,挣扎着站起来,人们真的都看见了星星。一时间,他们无声地把手挽了起来,抬头仰望着。

    李梅突然又一喊了一嗓子:“北斗星……”

    随着这一声喊,他们真的又看见了北斗星。北斗星在天际里闪现着,他们一起向天际遥望着,泪水模糊了他们的双眼。

    吕涛他们第一次清醒地辨别出了北方。有北方,就有南方,多么激动人心啊!

    几个小时以戴上太阳镜的吕涛,从山洞中钻出来,终于算是成功的穿过了天坑世界。来到外边,回首观看,正是处山的峻壁危峰之下;头顶最高处,云层厚重。对面崖上又生长了无数已干的植物,放眼荒凉的四周,四周全是群山,中间的地形则越来越低,全是大片的原始森林。林木莽莽苍苍!其中更散布着无数沟壑深谷、溪流险滩。有些深谷在阳光下清晰的能看见里面的一草一木,然而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幽深绝使人目为之眩;而有些地方则是云封雾锁,一派朦胧而又神秘的景色。

    这片树林主要以松树为主,因为树木间距很密,加上连的大雪,整个树冠上压上了厚厚的一层积雪,林中光线很暗,前面随着进入深处,更显得十分黑暗,树林此时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可怕,昏暗的光线下,似乎带着一股隐隐的杀气,令人毛骨悚然……

重要声明:小说《天坑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