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别视钱财如粪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沐轶 书名:大唐小郎中
    第131章别视钱财如粪土

    倪大夫大喜,拱手道:“多谢左郎中大恩,多谢左公子仗义感激涕零!”

    倪母等一众妇人也喜极而泣,忙不迭福礼称谢。

    倪大夫把先前的两匣子首饰和老山参捧着送到左少阳面前:“这是聊表谢意,还请收下?!?br />
    左少阳不接,背着手望着天,淡淡道:“家父有令,不敢不从,至于这些酬劳是否收下,由家父定夺?!?br />
    倪大夫忙又把两匣子多谢动刀左贵面前。

    左贵连眼皮都没有抬,笼着袖子道:“东西不能收,只是到堂作证而已,谁也不愿意惹官司,但既然惹了官司,能帮的就帮帮,也就是说句话的事。不值得那么多钱,要给,最多给几文钱车马费就行了,用不着如此重礼?!?br />
    倪大人以为他说的反话,忙欠(身shēn)道:“左郎中,你们不计前嫌,出堂为舍弟作证,老朽感激不尽,这只是聊表心意而已,若还不够,老朽回去再送车马费过来……”

    “你误会了,倪大夫,我不是这意思……”

    “那左郎中的意思是……?”

    左贵道:“我们家穷,这没错,但也不会因为穷就没了志气。帮忙出堂作证,这点事(情qíng)就收如此重礼,别人知道了,会说我们太贪财。这名我可背不起?!?br />
    “不不,不会的,”倪大夫讪讪道,“我们绝对会保密,绝对不会说出去半个字!左郎中放心。这件事就你知我知,我们两家知道,外人不会知道的?!?br />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不说就完了?老天爷都看得见的,就干了这么点事,就要了这么重的礼,你们别说是别人不知,我一辈子也于心不安!”

    左少阳以为老爹会收下,至少把那盒老山参收下,没成想老爹迂腐之极,一个劲说些道貌岸然的话,全然不顾家里已经拿野菜当干粮了!简直哭笑不得。

    左贵这么迂腐,反倒让倪大夫傻眼了。所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这笔礼必须送到,人家才会尽心帮忙,这是他处事的原则。现在左贵不肯要钱,倪大夫心中就没底,可是要说服对方,却又不知道怎么劝说。

    倪母、倪夫人等也知道倪大夫的良苦用心,便也上前劝说左贵收下,左贵却死活不要。急的他们团团转。

    倪夫人见丈夫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忙赔笑对梁氏说道:“左夫人,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们也是知道你们眼下手边不太方便,所以多准备了一些,你就跟左郎中说说,留下吧。将来也好给小郎中娶一房好媳妇啊?!?br />
    这话很得梁氏的心,也是梁氏的一块心病,陪着笑正想跟左贵说,多少收一点,娶媳妇的大问题就解决了,可是件左贵(阴yīn)沉着脸,梁氏心里打了个突,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倪大夫知道这件事关键在左少阳,便把左少阳拉到一边,低声道:“左公子,这钱你自己个收下好了,算是我们给你个人的一点谢意,反正这件事是你帮忙,你自己个收下,也就与令尊无关,令尊也就不会为难了?!?br />
    左少阳回头看了看老爹左贵,见他一脸(阴yīn)沉瞧着自己,忙讪讪笑了笑,道:“倪大夫,这些东西,我爹说了,真不能收,也就是帮忙出庭作证而已,出庭作证本来就是知(情qíng)人的一种义务。收了这么重的礼物,传出去衙门知道了,还以为我们是被收买了做假证呢。那就弄巧成拙了?!?br />
    左贵听左少阳这么说,捋着胡须微微点头,脸色缓和了许多。倪大夫等人却更是为难,却更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对方了。

    事到如今,既然老爹左贵不愿意趁人之危收一文钱的谢礼,左少阳也很无奈,只能冠冕堂皇说些漂亮话了:“你们坚持要送这么厚的礼,无非是担心我到时候说话不到位,作证不用心。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既然我答应了,就不会变卦,也不是当面一(套tào)背后一(套tào),一定会把我知道的入市说出来的?!?br />
    倪母赔笑道:“小郎中既然答应了,我们自然相信,不过你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却什么都不要,我们心里有愧啊,要是也能帮你一个忙才好呢……”

    左少阳心中一动,忙道:“如果你们不相信,要不这样吧,我帮倪大夫这个忙,也请倪大夫帮我一个忙,咱们这样两不相欠,如何?”

    倪大夫一听,用人(情qíng)换人(情qíng),这感(情qíng)好,能节约一比开支,集中力量用在赔偿隋家上面,更有把握搞定这件事(情qíng),不过,如此重礼对方不要,而只要自己帮一个忙,这个忙只怕不会轻松。忙拱手小心翼翼问道:“但不知左公子需要老朽帮什么忙?”

    左少阳道:“清香茶肆你知道吧?”

    “知道?!彼灯鹫饧?,倪大夫就是一肚子气,“这茶肆的桑掌柜曾找我看过病,他有个闺女得了羊癫疯,哪天我路过他们茶肆,正好遇到这闺女想用砖头砍我,得亏的躲得快,不然就死她手里了,这些天我没空,所以没跟他理论?!?br />
    左少阳道:“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桑小妹没有得羊癫疯!”

    倪大夫道:“左公子,桑家那姑娘的确得的是羊癫疯,当时我在场,亲眼目睹的?!?br />
    “那是她装的?!?br />
    “装的?装疯?为什么?”

    “因为她父母要把她卖给金玉酒楼的朱掌柜做小老婆,八十贯钱。她不愿意,所以相处这个办来逃婚。那天她见你经过,故意冲你来,目的就是想让你说一句她是疯子,才能让朱掌柜死心不要她。所以,那一砖就算你不躲,也不会砸到你头上的?!?br />
    “这样啊?!蹦叽蠓蚣渥笊傺舭镒派P∶盟祷?,便也顺着他说道:“金玉酒楼这朱掌柜,六十多了,讨人家黄花闺女做妾,也太没天良了?!蠊尤梦野锸裁??”

    “我听说连着两(日rì),清香茶肆里除了恒昌药行的老掌柜等几个老茶客,别无他人,茶客们度不来喝茶了,原因很简单,怕桑小妹发癫伤人?!?br />
    “那告诉他们,桑小妹没有羊癫疯不就行了吗?”

    “解铃还须系铃人,认定她是羊癫疯的,是倪大夫你,所以,我想请你帮的忙,就是让你想证明这一点,让大家都知道,她不是羊癫疯。再说了,你堂堂名医断定人家得了羊癫疯,那将来人家终(身shēn)大事怎么办?谁家还敢娶这么一个疯子???岂不是把人家一辈子都给毁了吗?”

    “那是那是,这件事容易”倪大夫讪讪笑道,不(禁jìn)心中大定,只要左少阳答应出堂作证尽心尽力,这心至少可以放一放了。不过有些想不通,瞧了一眼桌上那两匣子的首饰、银锭和老山参,疑惑道:“左公子放着这些不要,只让老朽帮着说说桑家小妹不是羊癫疯这???那也太不合适了?!?br />
    左少阳苦笑:“是啊……”

    茴香盯着那两匣子宝贝,使劲咽了一(身shēn)口水,低声对左少阳道:“干嘛不要???欠桑小妹的人(情qíng),大不了,你收了这些东西,拿一锭银子还她,他们茶肆一年也挣不到这一锭银子的!”

    左少阳瞧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这话你跟爹说去?!?br />
    “爹不肯要,人家倪大夫刚才说了,你可以自己收啊,与爹无关嘛?!?br />
    左少阳见老爹左贵正瞪眼瞧着他们,忙大声道:“怎么无关?都是贵芝堂收的,人家才不看是老爹收的还是儿子收的。都是一样的贪财。再说了你没看见那一匣子首饰,都是用过的,说明他们为了就倪二已经倾尽家产!且不说别的,单单是这种兄弟手足青衣,就令人敬佩的,若这是我们还趁人之危,做个证就要收受如此重金,于心何忍!”

    左贵听罢,面露满意的微笑,捋着胡须频频点头。

    茴香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转(身shēn)走开了。

    他们姐弟俩说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屋里静悄悄的,倪大夫自然还是听了个大概,心中感激,上前一躬到地:“多谢左公子如此仗义。老谢没齿难忘。请左公子放心,为桑家小妹洗清冤屈的事(情qíng),包在老朽(身shēn)上!”

    “如此多谢了?!?br />
    倪大夫略一沉吟,走过去把那首饰、金银和一匣子老山参捧着送到左少阳面前,:“左公子大义,体贴老朽一家老小,心中很是感激,只是,公子帮老朽的忙,与老朽帮桑家小妹的忙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再说了,桑家小妹的事,说到底也是因老朽误会之下,一语引起。老朽理应把此事解释清楚的。算不得帮了公子的忙。更何况公子还帮着抢救小儿,屋里小儿能否救活,老朽都是一样的感激。适才你姐姐说的没错,公子还请无比收下?!?br />
    话刚说到这里,便听远处传来棒子声响,左少阳细细一听,忙道:“马上就要二更天,要开始宵(禁jìn)了,但孩子这药,必须连夜频服,你们看,是把药拿回去自己给孩子喂呢还是把孩子留在恶魔这医治?”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小郎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