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缘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虹小彩 书名:忆卿录
    本人乃明朝一小小秀才,家在大明首都顺天府,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了,但还是记得家的大概摸样:一个中等大小的四合院外加一个花园一个小回廊还有个据说和风水相关的一个小池塘,里面养了一些锦鲤。据家里唯一的(奶nǎi)(奶nǎi)说本人的祖上乃是一名大官,后因交友不慎被牵连罢免,后又因换届重出江湖,一朝天子一朝臣嘛!因为前车之鉴,所以祖上特别将交友问题写入了家规:酒(肉ròu)朋友不许交。然后时间就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家道慢慢中落,不过后代子孙也算勤快,能考秀才考秀才然后当官,能练武练武然后参军,能当工匠的当工匠然后开个小作坊,能做买卖的做买卖然后开家店铺,所以也没有过的太差。

    到本人这一代,家里有(奶nǎi)(奶nǎi),大伯父大伯母,二伯父二伯母,我爹我娘。顺利活下来的孩子有:四位表哥表弟,我们兄弟四人,和两位姐姐都是小伯父的女儿。再加上十几位仆从。虽然院子不算小,但是人还是很多的,听(奶nǎi)(奶nǎi)说大伯他们打算等我们娶亲时再买个四合院,然后分家。

    然后接下来的(日rì)子里就是各忙各的。平(日rì)里我大多数时间在和我的先生呆在一起读书,先生有事的话我就琴棋书画打发时间,偶尔和我大哥练练武,实在烦闷了,就出门去市集上逛逛。(日rì)子一天天过去,兄弟们陆续娶了亲,最后我也没落下,对方是一小官家的二小姐,据说曾经和我家祖上是世交。然后基本上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前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反正是连基本的了解都没有就公猪配母猪了??梢运狄淮硕际钦饷垂吹?,大家都习惯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位小姐是位很有才能的人,可惜是个女儿(身shēn),在当时是没办法考秀才的,她的实力后来经过先生的评估当个举人是没问题的。当时我们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哪里懂得男女(情qíng)(爱ài)??!只是觉得突然有了个玩伴,恰好能玩到一块去,仅此而已。

    然后过了一些年,我终于考上了举人,这已经算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本事了。然后,那一天,家里所有人都来庆祝了,大家过了极为(热rè)闹快意的一天。

    后来,时间慢慢过去,我们也终于分了家,从此各顾各家,但我始终和大哥大嫂生活在一起,因为分家时(奶nǎi)(奶nǎi)嘱咐过,我和大哥一文一武,是我们家这一辈人的荣耀,必须不能分开。于是,我和大哥留在了老宅子里,由于人少了,就遣散了一些仆从,然后仅靠我和大哥那点俸禄,(日rì)子过得也是紧巴巴,好在大嫂和内人嫁妆还算丰厚,娘家也还算宽裕,时不时接济一下,(日rì)子到和以前没差太多,只是,大哥作为老大,要经常接济一下其他(日rì)子不好过的兄弟,时间一长,大嫂难免有些怨言,虽然内人比较通(情qíng)达理,并没像大嫂那样表达出来,但在一起生活久了,我自然是了解的。所以,经过评估,我放弃了继续赶考的事业,决定去跟我大表哥学做生意,起码我能掐会算,学起来应该不太难。刚开始家人是反对的,他们觉得我放弃科举实在愚蠢,这是多么荣耀的一项事业,为什么要放弃,内人也是坚决反对。好在他们了解我的牛脾气,就像之前许多年没考上举人我还坚持在考,他们当时也劝过我让我放弃,可是我没有放弃,好在最后成功了。所以这次,他们看我态度跟之前一样坚决,知道我有不成功便成仁的骨气,所以只好同意了。

    接下来的(日rì)子里,我跟着大表哥四处应酬,也算学得有模有样,就这样又过了几年,买卖做得也算成功,终于不用为家计犯愁,(日rì)子也过得比以前好多了。不知不觉间,我为人变得越来越强势,后来我干脆让大哥辞了官,做我贴(身shēn)保镖,和我一块去外地谈买卖。大哥一直对我很友(爱ài),可以说,自从爹娘死了以后,大哥就像爹一样的在照顾着我,大嫂也很好,内人对我的感(情qíng)也很真挚,其他亲人也都很有亲(情qíng),所以在这一世,起码我是幸福的。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很快,大哥就从以前的同僚那里听说,鞑子已经入关了,我军兵败如山倒,看样子国家危矣。大哥坚决要上前线保家卫国,甚至已经和同僚说好,嫂子不想让大哥去,大哥态度坚决,嫂子求助于我,她知道大哥只听我的,我好说歹说,好不容易劝下了大哥。但是我们都没想到,国家突然下了征兵令,一户人家必须派出一位男丁出征。嫂子算是绝望了,整(日rì)以泪洗面,谁劝也没用。在大哥要走的那一天,我们举办了家宴,所有亲人都来了,我的几位表哥和最小的弟弟也应征入伍了,最后只剩下我和三弟,还有两位表哥,为了留下其中一位表哥,我最小的伯伯也入了伍,然后,那顿饭我们都没有胃口去吃,女人们都在哭泣,男人们都在沉默的喝着酒,大家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马上就要面临生离或是死别。所有人的心里应该是堵得吧!曾经是那么(热rè)闹的一大家子,此时此景,我们马上就要面临分别,这一分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新见面,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了,是的,我从小体弱多病,从生下来就一直在哭,唯有这次,不是由于(身shēn)体疼痛而哭,而是我的心真的在滴血,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啊,都是我重要的人啊,我就要失去他们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永久的失去他们了,我的心怎能不在滴血,以前的一点一滴历历在目的呈现在我的眼前,终于,还是大哥打破了沉默,他嘱咐我如果他们回不来了,让我把孩子们都接过来,好好把他们养大,至于嫂子们,愿意守寡就守寡,愿意再嫁就再嫁。

    后来,崇祯皇帝兵败自刎,天下大乱,哥哥们只有一位表哥当逃兵回来了,只是人也已是半疯癫状态了,孩子们和嫂子们回来了一些,剩下的一些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买卖也不能做了,我和内人商量后在郊区买了几亩薄田,雇了几位佃农,收留了几位教书先生,聘请了两位护院,家里又恢复了往(日rì)的(热rè)闹,只是,已经换了一批人了。

    (日rì)子在惴惴不安中渡过,和以前的老熟人那里听说过各种恐怖版本的鞑子故事,连空气里都是紧张的。然后有很多败兵听说都当了土匪,当时我的第一想法竟然是希望大哥当了土匪而不是对此感到害怕,这样起码我们兄弟还会有重逢的一天,只是,我想到了一没有想到二。

    然后就是每家每户不断地遭贼,之后就是土匪真的来了,我家也没有例外。为了?;ぜ胰?,我和护院跟十几个土匪(肉ròu)搏,最后两位护院大哥尽了他们本分,我也(身shēn)受重伤,土匪们念在我们三个算是汉子的份上没有立即动手解决我们,而是等他们的大当家来,给我们留个全尸。我暂时被家里的大夫止住了血,但是我怕土匪们对孤儿寡母们不利,坚持着不死,虽然我知道我死定了。内人一直把我搂在怀里一直在哭,我只能使出一点力气用她的手帕给她擦眼泪,可是,于事无补。最后,土匪的大当家来了,然后,我看到了大哥,大嫂当时一愣然后立马扑了过去,然后我就看见大哥一把抓住大嫂,无(情qíng)的扔在了一边,眼神里都是冰冷的碎片,他茫然的看着我们,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大嫂仍不死心,一边哭喊着叫着大哥的名字一边死死抱住大哥的大腿,再次被大哥一脚踢开。

    我一直在小声的叫着大哥,我知道自己不行了,我知道大哥应该是失忆了,否则大哥一定会回来的,上天似乎跟我开了个玩笑,让大哥以这样的方式回家了。大哥仍然冷冷的看着我们,冷冰冰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这一家人莫不都是疯子?还叫我大哥?这个娘们还叫我相公?你先别急,一会我就做你相公?!比缓笃渌练撕逄么笮?。

    我知道我只能试试了,否则我们全家都要死在大哥手里了,大哥恢复记忆之后,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定然不会苟活。于是,使出最后的力气,我挣扎着站起来,打了一(套tào)大哥教过我无数次的拳法,然后,我终于坚持不住了,倒在了地上,大哥突然怪叫一声,抱着头蹲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大哥深(情qíng)的喊了一声我的名字,然后我被大哥揽在怀里,他的眼泪全部洒在我的脸上,我已经没多少力气说话,我还是说了拜托二字,大哥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我终于放弃挣扎了,(身shēn)体真的很疼很疼。内人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最后看了她一眼,争气的说出了我这辈子最后的两个字“改嫁!”,然后我仰天而亡,最后的最后,天亮了,我看见了一小部分升起的太阳,心安了,算是死而无憾了。

重要声明:小说《忆卿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