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落贵族 混混头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河马扛枪 书名:天动大领主
    大罗帝国,罗天城内,有一著名破落贵族名曰蒋天动。据说是大罗帝国开国皇帝罗天喜的第十八代后人,他甚至还保留着一个虎威侯的封爵,除了没有封路和封底,他甚至见到当朝新贵武威大将军天武侯都不用行礼,据蒋天动说,他们是同爵。

    蒋天动就住在罗天城天海后街的一个三进四合院内,和普通商贾人家相比,也就是个不穷不富的光景,老虎威侯谦厚,从不曾亮出(身shēn)份,倒和四邻处的很和睦,偏生不长命,在蒋天动十岁那年便死了,留下蒋天动和母亲王氏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王氏手无缚鸡之力逐渐过上了变卖家私过(日rì)子的破落生活。

    小蒋天动,自幼无人依仗,受人欺负多了,母亲王氏的话也不肯听,每(日rì)总往后海街乱窜,受人欺负,也欺负别人,慢慢的混成了后海街的一个小混混。

    原本谁都以为蒋天动这辈子就是一个破落命了,谁知道十五岁那年,这小子竟然翻出了虎威侯的爵位牌,当即开始在后海街一带开始招兵买马。

    王氏管不了蒋天动,便由着他乱来,却从不说这虎威侯的爵位牌到底有什么用。但蒋天动(性xìng)子野,胆子大,一朝爵位在手,他便自动继承了虎威侯的爵位,于是他在街口招来麻三,猴七,云五,二狗四位从小一起玩尿泥的伙伴做狗腿,开始了抡起菜刀收?;し训挠?。

    在蒋天动看来,有一个虎威侯的爵位在,他小虎威侯就是罗天朝廷的大人物,没人敢招惹他。

    但,小虎威侯却打错了算盘,蒋天动闹了小半月后,后海当家白老五终于辗转打听清楚所谓虎威侯是个什么东西,北衙捕头头吴大人说:“虎威侯早三十年就没了俸禄和封底,不然老虎威侯蒋天羽为啥不亮出牌子,来个威震一方?!卑孜逡桓闱宄於牡鬃?,便准备对蒋天动动手。

    正月十五,花灯会那天晚上,白老五得到消息,说蒋天动今天会带着他的四个爪牙去后??椿ǖ?,白老五就决定动手。

    晚上九点左右,花灯成河的飘着,讲天动五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混混,看着河里飘来的花灯忍不住思(春chūn),各自(骚sāo)包分吹嘘自己的艳遇,蒋天动作为老大自然要吹个出彩的牛。

    蒋天动说:“你们几个这艳遇都算不得什么?我小虎威侯,曾经捡过公主(殿diàn)下的玉佩,公主(殿diàn)下为了寻回玉佩,专门将我请入皇宫,说要嫁给我?!?br />
    四个狗腿自然不信,麻三说:“老大,你要是真被公主青睐,我麻三给您当一辈子狗腿子?!焙锲?、云五,二狗也跟着起哄。

    五个少年的话音方落,白老五的人就拿着棒子围了上来,五个人只得拿着随(身shēn)的西瓜刀跟众人奋战,但白老五的人都是见过血的人,根本不把蒋天动几个毛孩子的凶狠劲放在眼里,三下五除二便把五个人缴械。

    四个狗腿子吓坏了,只有蒋天动死鸭子嘴硬,不肯认怂,还嚷嚷着要和白老五理论。

    蒋天动对白老五的狗腿子道:“我是小武威侯,你们这帮白老五的狗腿子能把我怎么样?”这话倒是把白老五的手下给问住了,白老五虽然搞清楚了蒋天动的底儿,但他可不会给手下人说,他甚至还暗示手下人,自己就是知道蒋天动是小武威侯才弄死他。

    “怎么样?你们谁杀了我,我可是大罗帝国的侯爷,你,你,你,杀了我,你们家所有亲戚朋友和同乡,反正九族全都要灭?!?br />
    白老五的狗腿子们恐惧了,他们分不清蒋天动的话是真是假,但白老五的吩咐他们也不敢违逆。

    蒋天动看众人这模样,眉头一皱,便是心生一个念头,于是他对着众人大叫道:“你们不信是吧,摸摸老子腰里的牌子,那可是正经的武威侯腰牌?!敝谌宋叛?,还真去摸了,结果果然找到一个秘制的黄铜腰牌,只见上面写着“武威侯”三个字,若不是仿造,似乎这事便是铁定无疑。

    白老五的这帮狗腿子吓的面无人色,心说都听说蒋天动这小子是什么小武威侯,却不想竟是真的。众人一合计,当即觉得不能再听云老五的,他们都知道云老五,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混混头子,也就在后海街一带称王称霸,真要是出了后海街,在这大罗帝国的罗天城

    他根本就排不上号。

    眼见白老五的狗腿子动摇,蒋天动急急忙忙喷出一长串话来:“我说哥几个,别不相信啊,我这腰牌如果不能证明我自己的(身shēn)份,你可以带我去我家,问我妈,我老爹就是老武威侯,只不过当时家境好,露不露(身shēn)份都不重要,现在我家都到了卖家私度(日rì)的地步了,(身shēn)份也没什么值钱的了。我知道那这牌子当混混丢人,朝廷一旦发现肯定会给拿走我的(身shēn)份,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劝你们别动我,别让我连累你们?!?br />
    这番说法,还别说,真的让小混混们犹豫了起来,不一会儿众人开始窃窃私语:“大家都是一条命,为了他不值当?!笨尚』旎烀腔古掳桌衔灞ǜ?,一时犹豫不决:“咱们要是放了他,白老五不是会弄死我们?!?br />
    小混混陷入了艰难的抉择,蒋天动可不敢任凭小混混犹豫下去,当即便连忙道:“那个,我看这样吧,你们有什么难处,直接给我说,实在不行,给我把刀,让我自裁得了,您看我……”

    小混混正心神激((荡dàng)dàng),蒋天动和四个狗腿子眼见众人动摇,正心中得意,却听见远处有人接话:“小子,你怎么了,不就是个威武侯吗?你怎么不说你是只猴呢?你要是只猴,我害怕你怒起来挠着我呢?可你不是啊?!?br />
    哈哈哈!众人抬眼看向大笑处,蒋天动的心(情qíng)顿时从三月(春chūn)风(日rì)滑到十二月苦寒天,心里苦的跟黄连一般。

    来人正是白老五,后海街的一个正式的恶霸混混,和蒋天动这类(热rè)血愤青生活揭竿而起到处收?;し鸦共煌?,这丫根本就是骨子里透着坏。白老五不光贪钱,还贪色,更加贪钱。据说他亲弟妹白老六媳妇就被他给祸祸了,这还不算完,为了夺权,后海街的前老大乔木,据说被他给剁了,而他手下的小弟甚至暗中传说乔木的尸体被狗给吃了。总之,白老五根本不是一个好人。

    白老五的到来,整个现场的气氛都变得完全不同了,犹豫不决的小混混们开始变得立场分明起来,一句整齐而响亮的“五爷”,让蒋天动的四个小狗腿子几乎吓出屎来,蒋天动虽然胆子大点,也是吓的暗地里两股战战,心底早恨不得跪地求饶了。

    白老五如刀般的目光,在众人(身shēn)上扫过:“小子们,想背叛老子,来啊,我等着?!本驮谡馐焙?,白老五抬起的右手手掌之上,突然腾起一团火红的火焰,顿时让还在心神不定的众人脸色大变。

    蒋天动瞪大眼看着那团不停跳动的小火苗,心神狂跳起来:“控火术,你竟然会控火术?!卑桌衔搴俸僖恍?,手掌上的火焰竟是轻飘飘的向着蒋天动飘了过来,顿时众人神(情qíng)悚然,蒋天动的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qíng)。

    眼见那炙(热rè)的火苗在空中卷曲的飞过来,蒋天动突然扯着脖子高喊:“等等,五爷,五爷,您就高抬贵手,饶了小的一条狗命?!蹦前桌衔迦床晃?,嘿嘿冷笑数声,便是将火焰推到蒋天动面前。

    便在那火焰要烧到蒋天动面前时,一对虚幻的火焰双翅陡然在蒋天动的双肋浮现,双翅一合,凭空在面前烧出一大片火浪,眨眼间便将白老五控制的小火苗给吞没,蒋天羽(身shēn)上的绳索也瞬间碎裂。

    这一突兀的变化,让所有人都看呆了,便是蒋天动这个当事人都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原本趾高气扬准备拿蒋天动杀鸡儆猴的白老五,更是被吓的(屁pì)滚尿流?!拔一褂惺?,先走了?!卑桌衔逋芬膊换氐亩崧范?,他(身shēn)后一票小混混也是鬼哭狼嚎的鸟兽四散。

    麻三、猴七、云五、二狗四人眼见蒋天动,激动大叫:“小侯爷威武,小侯爷威武?!苯於罄郑骸巴?,威武。真他娘过瘾,白老五竟然给老子给吓跑了。就这本事,还当老大,简直给我后海街丢人?!彼底?,蒋天动三下五除二,将四个狗腿子释放。

    这般遭遇,蒋天动可不甘心,他心知在后海街若是不狠不凶,必然(身shēn)受其害,眼见白老五被自己吓破胆,他决定乘胜追击,对白老五的势力进行雷霆一击。

    蒋天动雷厉风行的吩咐:“麻三、猴七、云五、二狗,你们四个给我去召集人手,逢人便说白老五被老子的火焰双翅吓破了胆子,记着能收编的都给老子收编,老子今天晚上变要做后海街的头头?!彼母龉吠茸拥昧?,立即兴冲冲去挖云老五的墙角。

重要声明:小说《天动大领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