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个长情的人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

    两人交缠的(身shēn)体都停顿了一下。

    愣了一秒钟之后,林彦深继续把头埋进她的(胸xiōng)口,就像没听见门铃响一样。

    沈唯急中生智,大喊道,“林总,有人敲门。我过去开门吧?!?br />
    她一边用力推开林彦深,一边大声喊道,“稍等,马上开门!”

    他和林彦深都以为是李婧过来了。

    林彦深无可奈何地松开手,沈唯一边扣扣子,一边奔到门边。

    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沈唯深吸一口气打开门。

    出乎意料,门外站着的,是酒店服务生,不是李婧。

    她手里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小盅补品,疑惑地看看门口的沈唯,又看看后面面色(阴yīn)郁的林彦深。

    “呃,林先生?这是您的女朋友为您预订的补品,我帮您放在桌子上?”女服务生尴尬地问道。

    这一男一女的(情qíng)形实在是太对不对劲了,做了这么多年酒店,她一眼就看出这对男女有(奸jiān)(情qíng)。

    “嗯?!绷盅迳畹愕阃?。

    沈唯也顾不得文档了,跟服务生一起走了出去,“林总,那我也走了,文档您自己再细看一遍吧?!?br />
    沈唯走了,空气中还留着她的幽香。林彦深抓起桌上的补品,恼怒地扔进垃圾桶。

    半个小时后,纪远歌接到了服务生的电话。

    “纪小姐,补品已经送过去了?!?br />
    “林先生还没睡吧?是不是还在工作?”

    “嗯。是的……”

    纪远歌听出服务生的(欲yù)言又止,好奇道,“怎么了?”

    “那个……还有一个女孩子在他房间里,两个人似乎……”服务生吞吞吐吐地提醒纪远歌。

    这位纪小姐人美心善,出手还特别大方。她是真心想提醒她。

    她男朋友(挺tǐng)优秀的,可千万别被其他不三不四的女人勾引走了。

    纪远歌马上意识到了,屏住呼吸问,“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及肩短发,鼻梁很高,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

    “长的很漂亮?”服务生使劲回想,“不是的,那个女孩子长的不是很好看,脸上皮肤很糟糕的样子,整张脸都是红的?!?br />
    纪远歌冷笑一下。果然是沈唯。

    沈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酒店,朝自己住的酒店走去。

    刚走到门口,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沈唯也没抬头看,低声道了个歉,继续向前走。

    “唯唯!”对方很惊喜地喊了一声。

    沈唯抬头一看,是梁悦生。

    “唯唯,你去哪儿了,怎么不接电话?”梁悦生笑道,“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吓得准备去你房间找你呢?!?br />
    听他这么一说,沈唯才想起来,她的手机落在林彦深房间了。

    “哦,我手机落在公司了?!鄙蛭ê熳帕橙龌?,“你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梁悦生温柔地笑,看清她脸上的疹子时,眉头皱紧了,“你的脸,过敏好像更严重了,我陪你去医院看个急诊?”

    “明天去吧,我有些累了,想早点睡了?!鄙蛭ㄐ?情qíng)糟糕透了,不想跟人应酬。

    “唯唯,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梁悦生看她(情qíng)绪低落的样子,故意逗她道。

    他没想到,他只是这么一问,沈唯的眼泪突然就流下来了。

    她慌忙擦着眼泪,“没有,我只是心(情qíng)不好罢了?!?br />
    是的,她的心(情qíng)不好,很不好。

    林彦深凭什么那样轻薄她?更可恨的是,每次她都招架不住他的轻??!

    内心深处,她不仅不反感,甚至还很享受!

    为什么?沈唯想不通,她怎么成了这种耽于(肉ròu)¥体刺激的女人?为什么,林彦深一挑¥逗,她就受不了呢?

    她真的很讨厌自己这样。

    “怎么还哭了?真的被人欺负了?”梁悦生温柔地哄她,牵着她的手往大厅的沙发处走。

    梁悦生的温柔让沈唯心里更加难受。

    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她无法喜欢,偏偏要去喜欢那个功利霸道还小心眼(爱ài)记仇的林彦深?

    沈唯委屈得不行,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好啦,别哭啦。再哭就不漂亮啦!”梁悦生轻轻揽过沈唯的肩头,柔声安抚她。

    去隔壁酒店找林彦深的纪远歌,刚走到一楼大厅,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想了想,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准梁悦生和沈唯,拍了好几张照片。

    梁悦生安慰了好一会儿,沈唯只是默无声息地掉眼泪,一句话都不肯说。

    “我没事了,谢谢你?!笨蘖艘徽笞?,沈唯的(情qíng)绪终于平静下来,她抬起头,跟梁悦生道谢。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梁悦生看着沈唯的脸,越看越觉得触目惊心,沈唯的脸,感觉是要毁了。

    “没有啦。是我心(情qíng)不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鄙蛭ㄔ趺纯赡芨嫠咚嬲脑蚰??

    根本说不出口。

    “那我送你回房间,早点休息吧?!?br />
    梁悦生把沈唯送到房间门口,变戏法一般从口袋掏出一朵玫瑰花,“花雕,你看看,像谁?”

    这是一朵玫瑰花做成的人物头像。

    借着花瓣的拼接,组成了一个女孩的形象。

    沈唯盯着那朵花看了一会儿,猜测道,“好像跟我有点像?”

    “嗯,真聪明,就是你?!绷涸蒙Φ?,“喜欢吗?”

    “嗯。喜欢。谢谢?!鄙蛭ǹ推牡佬?。

    梁悦生真的是一个分寸拿捏得极好的男人。他不送玫瑰花,送玫瑰花雕。

    有心意,又不过分黏腻。真的是一个(情qíng)商特别高的男人。

    比某个男人(情qíng)商不知道高多少倍!

    被沈唯在心底咒骂的男人,正盯着沈唯的手机发呆。

    沈唯逃走的时候,忘记带走她的手机了。

    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梁悦生的。

    果然,她的手机密码用的还是她自己的学号。林彦深打开了沈唯的手机,脸上露出一个苦笑来。

    一个密码用这么多年,沈唯应该是个长(情qíng)的人。

    为什么对他,偏偏这么绝(情qíng)?

    林彦深的手在她的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微信,偷窥一下她和梁悦生的聊天记录。

    他真的很想知道,沈唯对梁悦生,到底有多少好感!

    ——————————————————

    第二更结束。希望明天也有时间能够两更。祝大家看文愉快,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