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2:吃生肉,喝鲜血

    少矶把玩着手上的柳叶刀。

    俞泽宇脖子上的脉搏被划开,不用一分钟,他就会失血而忙。

    她捂着他的嘴,他连叫都没有力气叫。

    反正……

    如果洞口有人守着,她出去是死路一条,死之前把他带上。

    等到了下面,继续折磨他。

    问题是,万一俞泽宇被那些人发现,也是受尽千般折磨的。

    带不带他走其实都一样。

    少矶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那里有人侯着她,那她就不出去。

    等到那些人下来,来一个就死一个!

    云凝居。

    “少矶失踪多久了?”

    “失踪三天了?!?br />
    夏凝脑海里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用尽一切办法找她出来,越快越好!”

    “是?!蹦嫜止疑狭耸只?。

    夏凝心跳立刻加速!

    少矶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问题依着她的能力,应该都会逢凶化吉才对。

    毕竟对着希提丰那么多年的追杀,少矶不好端端的活了下来么。

    但是这一回,不知道为什么的,她就是觉得事(情qíng)很危险!

    而且,她(身shēn)上中的毒,还是少矶亲自下的。

    一命换一命。

    少矶在,可能她(身shēn)上的毒还有一丝希望。

    如果少矶不在了,那她真的就……!

    于公于私,她都必须要尽快将少矶找出来!

    多一分钟多一分的凶险!

    沉吟了一会,夏凝拨通了安子皓的电话:“子皓,我给你发一份资料过去。你尽最大的能力,最快的时间确定她的位置。有重酬?!?br />
    “好!”听到‘重酬’两个字,安子皓立刻工作。

    夏凝眉头紧皱。

    一旁的卡罗琳看(情qíng)况不妙,早已经通知亚瑟寻人。

    “卡罗琳,你说这回……是不是少矶她故意失踪的?”

    “如果她和俞泽宇一起失踪的话,那是有可能的?!?br />
    “刚才逆阎说,她就是和她丈夫一起不见的?!?br />
    “那敢(情qíng),少矶应该是在处理着一些事(情qíng)?!?br />
    “嗯?”

    “少矶和她丈夫有怨仇。两人一起失踪,可能是少矶想处理某个人?!?br />
    这么说来,少矶是想毁尸灭迹么?

    “不对,”夏凝摇了摇头:“按着她的做法,就算把她丈夫处理了,也应该若无其事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才对。少矶有很多种方法让一个人,人间蒸发?!?br />
    “嗯,是的,主人这种说法正确。这样的做法,符合少副总的行为模式?!?br />
    “既然和丈夫一起失踪,不在(情qíng)不在理,那就肯定是出意外了?!?br />
    卡罗琳的手机响了起来,卡罗琳说了几句,然后把手机递给夏凝:“主人,亚瑟的来电?!?br />
    夏凝接过:“亚瑟,我是夏凝?!?br />
    “主人,经调查,俞泽宇这几天遭受过不下五次的追杀。而且还是还是大规模的?!?br />
    “追杀?”夏凝想了一会:“怎么确定对象是俞泽宇,不是少矶?”

    “追杀的行为,都是在少副总不在的(情qíng)况下发生的?!?br />
    这么说来,是俞泽宇出事。

    而少矶和俞泽宇一起消失,极有可能是少矶在?;び嵩笥?。

    要真是这样,她现在去找少矶,岂不是给她添麻烦?

    夏凝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和亚瑟的通话在持续着,亚瑟安静的等着指示。

    “你指的大规模追杀,什么意思?”

    “起码有三个杀,手集团在办事?!?br />
    三个集团在办事?

    还是起码的。

    也就是说,少矶要想?;び嵩笥?,必须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在自保的(情qíng)况下,还要?;け鹑?。

    以前她对着希提丰的追杀,是一个人来去自如的。

    现在有了俞泽宇……

    慢着,俞泽宇被追杀,少矶岂不是也暴露了?!

    到时候不单这几个杀,手集团在办事,希提丰也肯定会出动!

    她一个女人怎么对付得了?!

    如果她躲起来了,能躲得一时,躲得了一辈子?

    不行,她得要把少矶和俞泽宇找出来,好好?;?。

    “亚瑟,帮我截着那几个集团,用钱也好,用关系也好,让他们先收手?!?br />
    “是,主人?!?br />
    书房的门被有节奏的敲响,卡罗琳找开了门,看到门外那道伟岸的(身shēn)影,她立刻恭敬说:“首长?!?br />
    易云睿走进来,坐在了夏凝(身shēn)边,如鹰的双眸直直的看着自己妻子。

    易首长的眼神无疑是极其摄魂的,夏凝本来就心慌,看到易云睿这个样子,更是心跳加速。

    她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眼神。

    这么一避,易云睿立刻意识到事态不妥。

    他伸手扳回妻子的脸:“告诉老公,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事……”

    “你的表(情qíng)出卖了你?!?br />
    丈夫的眼神死死的锁定自己,夏凝不由得深呼吸了几口气:“少矶出事了?!?br />
    “什么时候的事?”

    “已经失踪三天??赡茉蚴巧夙兜恼煞虮蛔飞??!?br />
    “嗯?”易云睿语气一沉:“为什么这么害怕?”

    夏凝心里猛的一跳!

    “没,没害怕。我只是担心。担心她已经出事了?!?br />
    易云睿目光如炬。

    妻子神色有异,这事(情qíng)肯定没那么简单。

    “给子皓电话了吗?”

    夏凝点了点头。

    “你应该做了措施?!?br />
    “嗯。我让那些集团收手?!?br />
    易云睿沉吟了一会:“老公知道了。事(情qíng)交给老公处理?!?br />
    俞泽宇是惊醒的。

    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流了不少冷汗。

    而且还发现她看着他。

    一副要将他千刀万剐的眼神。

    他心里一寒。

    少矶把玩着手上的柳叶刀,嘴角微微上扬,朝他淡淡浅浅的笑着。

    柳叶刀的刀面,顺黑夜里闪着寒光。

    俞泽宇倒抽了一口冷气!

    慢着,这个女人玩着刀,不会是想要他的命吧?!

    少矶手指点在自己唇上,然后摇了摇头。

    她执起他的手,在他手心里写字:只睡一小时就醒了,不累?

    俞泽宇摇了摇头。

    少矶挑了挑眉,嘴角的笑意更浓:我们要在这里待一个月。

    俞泽宇眼睛一瞪,不可思议的看着少矶。

    你吃生(肉ròu)吗?

    俞泽宇摇头。

    喝鲜血吗?

    他继续摇头。

    那不好意思了,这个月你必须得这样做。

    俞泽宇嘴唇一抿,把手收回。

    少矶耸了耸肩,手朝他伸出,然后扬了扬。

    把手给我。

    俞泽宇迟疑了一会。

    他当然知道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只是要在这么个地方,喝生(肉ròu)喝生血一个月?!

    他死了算了。

    俞泽宇极不愿意的把手递给她。

    少矶在他手掌心里写字:一个月就受不了了?我以前曾经试过一年如此。

    俞泽宇一脸诧异!

    她说的是真是假?!

    一年这样?!

    少矶继续写着:因为某种原因,必须这样?;乩春?,变成了一个野人。

    俞泽宇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女人。

    她很美,美得很有仙气,略带一抹柔弱。

    属于神仙姐姐那款。

    像这种类型的女人,很应该养尊处优,被人小心呵护着。

    却过了一年吁毛喝血的(日rì)子!

    真的……无法想像!

    她怎么能习惯?

    对上他的眼神,少矶摇了摇自己的食指,继续写着:为了活命,必须这样。

    俞泽宇惊叹之余,心里多了一份恻隐。

    而且,还隐隐作痛起来。

    他在心痛她?

    还是在心痛他自己?!

    他轻轻一笑,很不屑。

    换着是他的话,他肯定先把自己了结了再说。

    问题在那种(情qíng)况下,人的求生本能是很强的。

    过一年这样的(日rì)子,也正常。

    只是他过一个月,行不行?

    少矶放开他的手,半倚在石壁上。

    一个月时间,凭着夏凝的能力,应该能找到她了。

    到时候在这里守着的这些人,应该都能清理掉。

    她只要活下来就行。

    她是肯定能活下来的,就不知道这位俞先生行不行了。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少矶突然拉过俞泽宇的手:饿了吗?我去给你张罗吃的。

    话完,少矶站了起来。

    俞泽宇心里一阵恶寒,连忙拉着她。

    他摇头,他不想吃。

    起码现在不想。

    少矶拉过他的手写着:饿了,肚子会叫,会引来敌人。

    这句话,让俞泽宇彻底的……傻眼。

    天,按着这么说来,还得要吃饱?!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qíng),然后在她手心里写着:我刚才睡着,有没有打呼噜?

    少矶笑了:你敢的话,我先杀了你。好好留在这,别乱走。要是敢给我整事,我在这里先把你御八块。

    手指比划到这,少矶眼睛微微一眯:然后,给我自己吃。

    咝!

    俞泽宇深吸了一口气。

    像看怪兽一样的看着少矶。

    这个女人……不是开玩笑的,她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少矶笑着转(身shēn)离开。

    看着少矶的(身shēn)影隐没在黑暗处,俞泽宇不自觉的手抹了抹脖子。

    她拿着柳叶刀,会不会准备在他打呼噜的时候下手?

    有这个可能,极有可能!

    不然为什么他睁开眼时,从她(身shēn)上感受到的,都是杀意?

    她为了保命,肯定会了结他。

    但是……

    不对啊,要是她为了保命的话,为什么要救他?

    而且一连?;ち怂柑??!

    她大可以一走了之,然后他就会死得不明不白。

    而且她自己也报仇了不是?

    俞泽宇看了一眼四周环境,思考着少矶大概会去哪里。

    或者说,她会带来什么东西给他吃。

    他吃不吃得下?

重要声明:小说《婚前试爱:总裁轻点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