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完结篇故事的最后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周尧尧和霍亦,好像和十年前一样幸福的在一起,只是,少了一些人。

    不过也罢,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人。

    广省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宏康依旧独占鳌头,不过如今的每个人也都心知肚明,宏康的背后到底是怎么样强大的存在。

    邱氏和陆氏接连崛起,大家也都很清楚,一切,都是霍亦在暗中((操cāo)cāo)作。

    原本以为的三足鼎立、相互牵制的局面并没有出现,三家企业空前的团结合作,如今的陆氏已经由陆修远全权代理,在陆修远的领导下,陆氏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

    “尧尧,我想清楚了,”陆修远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广省的夜景,嘴角微勾,手中的手机却不自觉的握的更紧的,“你现在很幸福,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我只希望,你能够继续这样幸福下去?!?br />
    周尧尧靠在霍亦的臂弯,望着一脸紧张盯着自己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说道:“谢谢学长,这些年如果没有你的照顾,又怎么会有现在的周尧尧?在我心里,永远都有你的一处位置,我也希望,学长你能够早(日rì)找到自己的幸福?!?br />
    霍亦眉头紧皱,怎么听周尧尧说的话怎么不对味,她的心里居然还敢给别的男人留位置?

    周尧尧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霍亦的表(情qíng),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我的幸福?”

    陆修远笑了,想到上午在公司里遇到的那个傻乎乎的女孩子,心里就像是被温水浸泡着一般,原来幸福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尧尧,你还记得周媛吗?”

    周媛?确实是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了,不过这么让她难忘的女孩子她怎么可能记不???

    “当然?!?br />
    回答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周尧尧也隐约猜出了什么,陆修远不会无缘无故提起周媛的,毕竟他们两个之间的交集也只有那一次在酒店里。

    想到那一次之后,周媛每次旁敲侧击的提起陆修远时的表(情qíng),周尧尧猛地睁大了眼睛:“学长,难道……”

    陆修远低低的笑了起来,半天才说道:“尧尧,我相信,我也会和你一样幸福的?!?br />
    陆修远在电话里对周尧尧说的话,霍亦在一旁自然也是听到了。

    知道陆修远已经有了主,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像承认,但如果陆修远真的不愿意放下周尧尧,非要和自己竞争的话,还真的会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干嘛一直盯着我?”

    自从挂了和陆修远的电话之后,霍亦非但没有和以前一样,说些酸溜溜的话,还一脸深(情qíng)的望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这样的反常,让周尧尧心里有些没底。

    霍亦又是盯着周尧尧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尧尧,我们领证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吧?”

    不知道霍亦好好的怎么会提起这件事(情qíng),周尧尧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怎么了?”

    “我听说,别人结婚,都要举行婚礼的?!被粢嗤胖芤⒁?,黑亮的眸子里闪烁着熠熠的光芒。

    周尧尧一阵无语,这种事(情qíng)还需要听说?这就是正常的程序好吧?

    因为两个人当初结婚的时候感(情qíng)还不稳定,甚至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婚礼自然是没有办的,至于后来,霍亦其实也不止一次的提出了要补办婚礼的事(情qíng),都被周尧尧以忙好眼前的事(情qíng)为理由拒绝了。

    倒不是周尧尧对霍亦的感(情qíng)不深,不愿意和他办婚礼,实在是,她觉得这事没必要。

    如今以霍亦的(身shēn)份,真的要举办婚礼的话,肯定不能够从简,忙起来耗费人力物力不说,两个人还不一定会高兴,毕竟一个上市集团老总的婚礼,肯定会有很多人抓住机会来巴结。

    周尧尧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有(身shēn)份地位的人,注定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的任何活动都可以变成有目的(性xìng)的交往。

    而霍亦的(身shēn)份在这里,这样的事(情qíng)自然是免不了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br />
    如今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比霍亦更加了解周尧尧的人,她皱一皱眉,他便能够清楚她在想什么。

    霍亦伸手将周尧尧抱进怀里,浅浅的吻了吻她的脸颊,轻声道:“我保证,不会让你担心的事(情qíng)发生,不仅仅是这一次,以后也一样,在我心里,你比任何事(情qíng)都重要?!?br />
    周尧尧心里一暖,名臣固然很厉害,但是到底是一己之力,并且刚回归故里就一连扳倒了两个老牌企业,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反感,这种时候,如果霍亦能借着婚礼一事多拉拢一些人,那么以后,名臣的发展之路一定会更加顺利。

    “尧尧,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宝贝,我不会把你作为我事业前进的跳板,永远不会?!?br />
    这是霍亦的保证,只是一句话,但是周尧尧信他。

    ……

    “尧尧,你今天美的我都要动心了?!鼻駵徔湔诺嘏踝抛约旱牧?,望着周尧尧,尖叫道。

    周尧尧脸蛋微红,那天她答应了霍亦举办婚礼的请求之后,也没有想到居然那么快,霍亦就将一切都准备好了,问他的时候,那个男人居然说:

    “我准备了那么多年,只要你点头,我立刻就能给你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br />
    而这个婚礼,也和霍亦当初答应她的一样,来的全是亲朋好友,没有一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qíng)才来的。

    见周尧尧只是红着脸不说话,邱湉有忍不住打趣道:“哎呀,(爱ài)(情qíng)的力量果然伟大,居然生生的把我们的高冷女神变成了(娇jiāo)羞的少女,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br />
    邱湉的表(情qíng)很夸张,语气也百转千回,让周尧尧的脸蛋更红了。

    但是即使心里真的(娇jiāo)羞,周尧尧到底是周尧尧,从来不会在和人对峙的时候占下风。

    “别人羡慕可以理解,但是邱小姐有什么好羡慕我的?只要你想,怕是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娶你吧?”

    周尧尧话里的意思很清楚,无非就是在说连佑禹,她也知道,邱湉现在事事避着连佑禹,但是这件事,是邱湉早晚都要面对的。

    “尧尧,今天是你结婚的(日rì)子,咱们能不能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qíng)?”邱湉果然变了脸。

    “不开心的事(情qíng)?我可不这么觉得,邱湉,”周尧尧转(身shēn),拉住邱湉的手,一脸认真地说道:“你不能一辈子都一个人,连少虽然以前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qíng),但是这段(日rì)子里,我想你也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改过了?!?br />
    邱湉低着头,不再说话。

    周尧尧说的那些,她都很清楚,只是有些事(情qíng)不是心理清楚了就一定能做出决定的,感(情qíng)尤其是这样。

    “叩叩叩?!?br />
    门被人敲响,随之连佑禹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新娘子准备好了没?婚礼就要开始了?!?br />
    连佑禹是这次婚礼的伴郎,而邱湉,是伴娘。

    也不知道是不是霍亦和周尧尧故意的,但结果就是这样,还让邱湉无法拒绝。

    “好了?!?br />
    周尧尧站起(身shēn),用力握了握邱湉的手,十分认真的说道:“邱湉,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能看到你幸福?!?br />
    接着,便放开了手,打开门。

    门外,连佑禹一(身shēn)白色燕尾服,帅气((逼bī)bī)人,随着门被打开,他的目光也落向了房间里那个穿着同样白色低(胸xiōng)礼服的美丽女人。

    “我的伴娘借给你一会,但是不能太久?!?br />
    周尧尧冲着连佑禹微微一笑,转(身shēn)离开。

    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化妆室里,只有连佑禹和邱湉相互站立,气氛一时间竟然有些僵硬。

    “我……我去找尧尧?!鼻駵徤钗艘豢谄?,低着头就想离开。

    “湉湉?!?br />
    连佑禹先是一愣,继而连忙转(身shēn),拉住邱湉的手腕,这是难得的一次机会,若是让邱湉离开了,以后,怕是也没有机会了。

    听到连佑禹喊自己的一瞬间,邱湉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热rè),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人这么喊自己了?

    从小到大,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名字是两个字的缘故,每一个人喊她都是连名带姓的,就连周尧尧,这么多年的好闺蜜,喊她也是“邱湉”,她倒不是怪周尧尧,只是,时间久了,她也希望有人能够疼一疼自己。

    而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喊“湉湉”,虽然有些(肉ròu)麻,但是却是独一无二的称呼。

    “婚礼要开始了?!?br />
    邱湉低着头,匆匆说了这一句,她不敢抬头,不敢去看这个男人的眼睛,她害怕自己会动摇。

    连佑禹什么都知道,却不愿放开手,只是轻轻将这个住在她心里的女人抱进怀里:“湉湉,让我重新追求你把?!?br />
    周尧尧一个人站在礼堂外面,一时间有些想笑,一会婚礼就要开始了,伴郎和伴娘却跑去做自己的事(情qíng)了,这样的婚礼是不是也(挺tǐng)少见的?

    不过,一个特别的婚礼能够换来邱湉的幸福,周尧尧还是愿意的。

    “尧尧?!?br />
    远远的,周尧尧看到那个如同神祗一般的男子,英俊的脸上挂着迷人的笑意,正朝着自己走来,一回头,白裙的邱湉,白色西装的连佑禹,手牵着手,匆匆跑来。

    礼花绽放,音乐萦绕,周尧尧缓缓扬起了一抹笑意,这似乎,是个不错的结局。

重要声明:小说《强爱霸欢:娇妻送上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