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我陪他慢慢长大(大结局)

    顾云琛察觉她的不正常,湛黑的眸环顾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他微微拧下眉头跟唐宁出了百货商场。

    刚坐进车中唐宁的手机中就收到了一段视频,她手指放在视频上方良久,手心因为紧张而沁出一层冷汗,她用力咬了下下唇点开。

    视频中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被绑在椅子上,嘴巴被胶带粘住,她惊恐的看着前方。

    视频很短最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熟悉吗?查了那么长时间自己的(身shēn)世,应该能认出自己的生母吧?!?br />
    生母……

    郑烨的照片唐宁见过,二十多年过去,岁月好似格外偏(爱ài)这个多年来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女人,端庄的五官还是当年的模样。

    董向楠发这段视频给她,很明显是为了引她上钩。

    生母还活着不过是唐宁猜测的事(情qíng),世界那么大,长得相似的人很多,唐宁并不相信这个视频中的人就一定是她的生母。

    就算是,她现在(身shēn)怀有孕,顾云琛重病在(身shēn),她很自私,她做不到为了一个不曾谋面的人以(身shēn)犯险,哪怕这个人与她有着至亲的血缘关系。

    她刚(欲yù)关机,手机里进来一条短信。

    「你不用怀疑,她就是当年抢走我,让我从小就生活在黑暗中,换得你你是干净光明的活着的女人--郑烨。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赶到陶城码头,半个小时见不到你的话,我会亲手一刀刀将她的(肉ròu)割下?!?br />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董向楠,这才应该该是最真实的他!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董向楠才是林玉山的儿子,怪不得……

    “怎么了?”

    顾云琛见她一直盯着手机,面色青白交替,凑过头。

    唐宁快速收回手机说了声没什么,“我累了,回去吧?!?br />
    顾云琛知她有事瞒着他,他没戳破,扶着她肩膀,让她躺在他的腿上,神色复杂的轻拍着她的肩膀。

    肚子里这个黄豆粒大的小不点折腾人折腾的厉害,最近几晚因顾云琛手术的事(情qíng)她心(情qíng)不好,晚上都没怎么合眼。逛了大半天她着实是累了,脑袋里虽然一直在想着视频的事(情qíng)眼皮却不受控制的黏在了一起。

    唐宁一直抓在手机中的手机松落掉在座椅上,顾云琛捡起解锁打开。

    “田拓靠边停下车?!?br />
    田拓停下车之后一直不见顾云琛有下一步的吩咐,不由回头。

    “送她回医院,我有事出去一趟?!?br />
    “顾少有什么事(情qíng)你可以吩咐去做的?!?br />
    “给她惊喜这种事,我亲自来比较有意义?!惫嗽畦《髑崛崤部颇?,“厉行跟着我,若是阿宁醒了,告诉他,我天黑之前回来?!?br />
    田拓不疑有他,顾云琛临下车之前,深深看了唐宁一眼,眼里混杂着眷恋和不舍,他叮嘱田拓路上开车慢点,上了厉行的车。

    “不要!”

    唐宁从噩梦中惊醒,猛地从后座位上坐起(身shēn)。

    看清自己在车里,此时车子正停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田拓为了不打扰到她休息没有叫醒她,坐在驾驶座上刷着新闻。

    唐宁抹了把额上惊出的冷汗抓过手机,看了下时间,下午两点!

    离董向楠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个个小时,一想到的千刀万剐那种古代才有的极刑,唐宁头皮发紧的同时,(胸xiōng)口也闷闷的疼了起来。

    “顾云琛呢?”

    “顾少要给少夫人准备惊喜的?!?br />
    老板今天这一把吧狗粮喂的,是想噎死他们这群单(身shēn)狗啊。

    “送我去陶城码头?!?br />
    母女连心,没养她,郑烨却为她铺好了以后的人生路。

    若不是郑烨,董向楠的走过的路,或许就是她的人生写照。

    那段视频就像是钝刀一点点的在割着她的脑神经,唐宁想去码头看看。

    “去码头做什么?”

    唐宁刚(欲yù)扯谎,田拓的手机上响起了一声新闻推送的声音,他随手点开。

    「陶城两方黑暗势力一个半小时前在陶城码头进行火拼,具体死伤不明」

    硕大的标题瞬间攫住田拓注意力,田拓手指轻滑,在看到新闻上附上的第一张照片的时候,他滑动照片的手指微微一颤。

    他快速放大照片,照片上灰头土脸的厉行正跟在医护人员抬着的担架,担架上的被医护人员挡着,田拓看不清他的样子。

    田拓心里不安,当着唐宁的面又不敢给厉行打电话询问详细(情qíng)况,他这边刚(欲yù)找借口下车,厉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现在网络发达,火拼的事(情qíng)关系到董向楠,这件事(情qíng)会跟已经被关起来的杜墨和林玉山联系到一起,肯定会在陶城引起轰动,他就是想瞒唐宁也很难。

    田拓想到这里滑下接听。

    “田拓马上让主治医生准备好给顾少进行手术,快!”

    电话刚接通,厉行的吼声就穿了过来,唐宁听得真切,不安的心猛然起了起来,她扒住田拓的肩膀,“他又晕倒了?”

    早知道会这样,她今天就不该同意他出去的。

    “可能是吧?!?br />
    田拓张张嘴,唐宁闻言,一阵风的下车进了电梯上了十六楼,安排一群只为顾云琛服务的医生准备好等下进行手术。

    十多分钟后,顾云琛被送到医院,唐宁只是隔着医护人员草草看了眼躺在移动(床chuáng)上的顾云琛。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

    顾云琛整个人跟个血人样,脑出血也不会是这样啊,唐宁只觉得双腿发软,急忙抓住跟顾云琛有的一比的厉行。

    “还不是为了你!”

    厉行没好气的甩开唐宁,田拓急忙扶了被甩的踉跄后退的唐宁一把,斥了厉行一声。

    “顾少为少夫人做的疯狂事(情qíng)还少吗?你这个时候计较这个做什么?”

    厉行猩红的眼睛刮过唐宁的脸,田拓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快说说怎么回事?!?br />
    原来顾云琛知道董向楠那边枪支弹药之类的杀伤(性xìng)武器,在替唐宁赴约之前,他专门去了一趟黑八那,扒拉了一些黑八收藏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拿出来的武器装备,带着厉行一行人去了陶城码头。

    董向楠见到来人是顾云琛心生不悦,命令放行活捉顾云琛引出唐宁。董向楠是枚不定时炸弹,顾云琛是本着就算死也要拉上董向楠的原则,所以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就没有含糊,往死里打的那种,能用的东西都用上了。

    陶城已经全城戒严,有点儿风吹草动那边就会立刻接到通知,这边战事正酣,警察那边就赶到了。

    董向楠想逃走,顾云琛去拦,两人(身shēn)手不相上下,只是打斗过程中顾云琛病发,被董向楠占了上风,为了不放虎归山,顾云琛不顾头上的疼痛,死死的抱住董向楠,无论董向楠怎样打他,他都没有松手。

    他(身shēn)上的伤都是那个时候被弄出来的,厉行那边脱不开(身shēn),最后还是被人松开手脚的郑烨捡起了地上的枪一枪毙了董向楠。

    “董向楠死了?”

    “当场断气了?!?br />
    田拓看了唐宁一眼问道:“那郑烨呢?”

    “被警察带走了?!?br />
    他们交谈,唐宁一直靠着墙低头站着,七八个小时之后顾云琛才被推出病房。

    医生说手术进行的还算顺利,具体(情qíng)况还得看醒来后的检查结果。

    顾云琛术后一直处在昏迷中,期间有个叫赖峰的人来找过唐宁,唐宁一眼就认出他是姜叔的儿子小峰。

    “你还活的好好地,为什么他们都说你死了?”

    小峰不愿意讲述之前的事(情qíng),只是给了唐宁一沓钱,“帮我把这个拿给林夕吧?!?br />
    “你认识林夕?”

    赖峰没有回答,在唐宁的挽留声中默默离开。

    医院楼下,赖峰仰头看着天空,一场意外的相识,他对她萌生了(情qíng)意,后来才知她是害的他颠沛流离多年的罪魁祸首的女儿,他蓄意接近,却不曾想无意中窥探到董向楠跟林玉山之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两条短信就是他给唐宁发的。

    手术后半个月,顾云琛醒来,唐宁激动万分,医生给他做了详细检查,得出的结论是,他现在只有五六岁的智商,一切都要从心开始学习。

    孟青想安慰她,唐宁说了一句“没事,他活着就好,我陪着他一起慢慢长大”。

    唐宁悬着的心放下,她去见郑烨,办案的人员递给她一封信,里面只有一句话。

    「你姓唐不姓柯,忘掉过去,重新开始?!?br />
    生母是不想让柯姓污了她的人生,她的用心良苦,让唐宁忍不住泪如雨下。

    林玉山和杜墨归案,墨氏集团由着孟闻把控,唐宁记恨他的之前的所作所为,跟顾华荣商量后,趁机对墨氏集团进行打压,最后艰难的把莫氏收入囊中。

    唐宁的肚子(日rì)渐大了起来,分不出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情qíng),就把孟青安置进了墨氏,压了还在墨氏工作的孟闻一头。

    从孟闻那唐宁知道,之前婚礼上播放的的录像不过是他作假拿来忽悠林玉山的。

    直到生产,唐宁都没有找到田橙,生下女儿三天后,她收到一张来自国外的明信片,上面是田橙的一张孕照,还有几句祝福语。

    上面没说孩子是谁的,也没说她失踪后发生了些什么,但知道她活的好好地,唐宁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我要抱妹妹?!?br />
    “不给?!?br />
    “你是爸爸,要让着我?!?br />
    “那也不行?!?br />
    唐宁刚看完明信片,就看到站在(床chuáng)边的一大一小,开始争夺小不点,她跟孟青互看一眼后,忍不住笑出声。

    “你要不要把顾少这时候的模样录下来,等以后他好了……”

    孟青对着唐宁挑了挑眉,唐宁笑着道:“估计她掐死我的心都有?!?br />
    一大两小三个孩子围在(身shēn)边,(日rì)子过的鸡飞狗跳,倒是也(挺tǐng)充实,杜墨和林玉山的判/决先后下来都是死刑立即执行,林夕和邓莎坐了牢,刘敏之醒了,历经了生死,她也看到了一切,接受了唐宁,一切尘埃落定。

    一年后,小不点蹒跚学步,作为“大哥哥”的顾云琛一直在旁边紧张的瞅着。

    正在厨房做饭的唐宁突然听到一声撕心肺裂的哭声,她慌忙跑出来,见到顾云琛正呆愣的看着小不点,她没忍住上前踢了他一下。

    “阿宁,她跟你小时候好像啊?!?br />
    “你……你刚才说什么?”

    唐宁伸向小不点的手蓦地顿住,不敢置信的回头。

    “阿宁你受累了?!?br />
    (春chūn)(日rì)阳光下,他长(身shēn)玉立,潋滟的桃花眼里盛满细碎的阳光,暖暖的,薄唇边的浅笑温柔而宠溺,这是记忆中的顾云??!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总裁欺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