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那是做给我未来老婆吃的

    倒抽着冷气,艾娆兮躺在病(床chuáng)上,死死的抓紧了(床chuáng)单,终于抬手勾到了警报器,按下了红色的按钮,艾娆兮整个人瘫软在了(床chuáng)上,秀眉紧紧的蹙起,(身shēn)下源源不断的(热rè)流涌下……

    房门打开是刹那,映入眼帘的那一幕,艾明泽这辈子都无法忘怀,那(床chuáng)单上的血迹,一直蔓延到了脚下。

    洁白的(床chuáng)单上,那抹鲜红,刺目的很。

    “兮兮……”

    “兮兮……”

    耳边萦绕着艾明泽的声音,艾娆兮痛苦的抓紧了他的手,咬紧了粉唇。

    暖阳照在(身shēn)上,艾娆兮安静的坐在公园的某处,拿着画笔轻轻的动着,清澈的眼眸望着这片深蓝的湖。

    (身shēn)后传来了脚步声,艾娆兮淡淡的弯起了唇角,“我哥最近管我管的紧,只能来这里见面了。不要介意?!?br />
    言修祺穿着一(身shēn)黑色的大衣走到了艾娆兮的(身shēn)旁,望着她那快画完的画,只是静静的看着,那沾染着蓝白颜料的笔轻轻的刷动,湖边的冷风带着刺骨的寒意。

    “什么时候手术?”艾娆兮低眸轻轻的看着画板,听不到言修祺的回应,不(禁jìn)笑着道,“难得我同意了,你连个具体的时间,都没有?”

    对比着眼前的景色,艾娆兮笑着望着这片湖,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快了起来。

    言修祺望着艾娆兮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发现她瘦了许多,脸上的轻微的婴儿肥也没有了,棱角分明的脸越发的美艳动人。

    和林午欣的脸,相似度也渐渐的褪去。

    “(身shēn)体,现在还好吗?”

    言修祺突然的开口询问,艾娆兮拿笔的手微微顿了顿,低头继续沾染着颜料,语气轻快的出声道,“很好啊?!?br />
    画渐渐的收尾了,当落下那最后一笔,艾娆兮开心的笑了起来。

    低头收拾着画具,艾娆兮见言修祺也没有说到今天见面的重点话题,提着包就朝着岸边的车旁走去。

    “修祺哥哥?!?br />
    林午欣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就好像那天在病房那般甜,艾娆兮自叹不如,利落的上了自己的车。

    林午欣自然是看见了艾娆兮的存在,抿了抿粉唇,一(身shēn)粉红色的裙呢子就扑向了言修祺,一下子就扑了个满怀,开心的仰起头看着言修祺。

    言修祺淡淡的望着她,耳边传来了车子启动的声音。

    “修祺哥哥,我想学画画?!绷治缧勒0妥乓凰劬醋叛孕揿?,笑眯眯的出声道。

    言修祺眉间微微一动,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淡淡的说了一句,“画画好玩吗?”

    记忆似乎还停留在那天艾明泽闯进门,将他狠狠的打了一顿,气急败坏的拎着他的衣领,狠狠的瞪着他。

    艾明泽向来脾气算得上平和,如此大动干戈吓坏了在家里的玲玲姐和彦素,原本彦素还很生气疑惑为什么要离婚,正要让言修祺去和艾娆兮复合。

    后来,什么都明白了,言修祺带着艾娆兮堕了胎,事后大出血,艾娆兮差点命都丢在了那里。

    之后,彦素再也没有提及过复合的事(情qíng),甚至鲜少出现在言修祺的别墅里,玲玲姐不久之后,也被彦素叫回了自己的(身shēn)边。

    别墅,空了。

    又好像没有空,有艾娆兮的猫,和他的狗,还有那一件件婴儿穿的小衣服,暖暖的颜色挂在衣柜里,可(爱ài)极了。

    暖烘烘的感觉包裹着神经,艾娆兮望着餐厅外似乎已经开始飘雪,不(禁jìn)惊奇的探出了小脑袋,开心的盯着那一片片的白色。

    “喂,想什么呢,快点吃。今晚,早点睡觉。听见没?”苏杞谈伸出手揉了揉某个丫头的小脑袋,夹着鱼丸递到了她的嘴边。

    艾娆兮顾着小嘴吃了进去,调皮的朝着玻璃窗上吹了吹气,伸出手指画起了小孩子——

    苏杞谈单手撑着下巴,望着艾娆兮画出的小人儿,轻轻的弯起了唇角。

    总算是吃饱了,艾娆兮有些疲乏的躺倒在了车子上,半眯着眼睛看向正在开车的苏杞谈,嘟起嘴道,“苏杞谈,你过年回家吗?”

    苏杞谈微微顿了顿,俊朗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轻声道,“我不怎么过年的?!?br />
    艾娆兮砸吧砸吧嘴,懒懒的靠在车子旁,低声道,“嗯,好巧,我也是?!?br />
    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艾娆兮慵懒的倚着车座,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黑暗中,小小的亮光闪烁着,苏杞谈不(禁jìn)挑眉看了过去,修长白皙的手指上,一个猫(咪mī)的戒指,一个就是艾娆兮高价拍下的戒指。

    艾娆兮的手生的很漂亮,带着戒指格外的秀美。

    总算是到了家门口,苏杞谈横打着抱起了艾娆兮,朝着家门口走去,佣人们显然都和苏杞谈很熟悉了,笑着打开了门。

    望着苏杞谈怀里抱着的小家伙,言修祺微微动了动薄唇,正要启动车子离开,却不想车窗处传来了轻轻叩击的声音。

    缪杉(身shēn)穿着一抹鲜艳的红袍,白皙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带着一抹致命的(诱yòu)惑。

    微微怔住,车门利落的被打开了,带着一(身shēn)的风雪,缪杉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座椅上,淡淡的递给了言修祺一份文件。

    言修祺有些迟疑,终究是抬手接过了文件。

    翻看了一遍又一遍,缪杉静静的看着言修祺脸上的僵硬与冰冷,微微的挑了下唇,“林午欣,早在国外,就已经成功的移植器官,现在的(身shēn)体,与常人无异?!?br />
    言尽于此,缪杉不等言修祺从震惊中缓过神,便淡淡的出声道:“希望以后,不会再在这里看到你?!?br />
    话里的意思很直白,就是提醒他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艾娆兮的面前。

    车门被猛的关上,言修祺不自觉的握紧了手里的文件,走在风雪之中,缪杉回眸看了一眼言修祺的车子,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那天是她去的太迟了,才会让艾娆兮做了傻事。

    希望(日rì)后和苏杞谈在一起,艾娆兮会幸福。

    苏杞谈是小了一点,但总归可以下口,心思单纯,一门心意的钉在艾娆兮的(身shēn)上,作为母亲,看到这样的人陪着自己的女儿,再好不过。

    新年的礼炮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倒数——

    五,四,三,二,一!

    漫天的烟花纷飞着,亮闪闪的火焰,艾娆兮忍不住拿着鞭炮玩耍了起来,拿起地上偷偷堆好的雪球,朝着苏杞谈的背上就砸了过去。

    “好啊你!艾娆兮,你给我过来!”苏杞谈冷不丁的被砸了一脸的雪,朝着艾娆兮就追了过去。

    艾娆兮呀哈了一声,甩起来就跑了起来,一下子就扑向了走出门的艾明泽。

    兜着自己的妹妹,艾明泽的脸上猛的被砸了一脸的雪,脸色十分不好的看向了苏杞谈,眉头微微的挑起……

    你追我赶,三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艾娆兮笑的像个傻子,瘫软在了艾明泽的怀里,努起嘴道,“哥!我想吃爸爸做的小(肉ròu)丸”

    艾明泽捏了捏她的小脸,轻声道,“爸爸忙着呢?!?br />
    艾娆兮无奈的叹了口气,苏杞谈听着艾娆兮开始哼唧了起来,不(禁jìn)笑了笑,起(身shēn)朝着厨房走去。

    系上了蓝色的围裙,苏杞谈拿出了冰箱里的(肉ròu),拿起刀便飞快的切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路尾随的艾娆兮苦瓜着脸望着苏杞谈还在包着(肉ròu)丸,可怜巴巴的眨巴着眼睛看向了他。

    苏杞谈温柔的笑了起来,抬手就将几个(肉ròu)丸扔进了锅里,滋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格外的悦耳动听。

    捧着小碗坐在厨房的台子上,艾娆兮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顿时眼前一亮,看着还在忙活的苏杞谈,(禁jìn)不住笑了起来,“苏杞谈,没想到,你厨艺还不错呢?!?br />
    苏杞谈眉头轻轻的挑起,扬声道,“谁让你吃了,我那是做给我未来老婆吃的?!?br />
    艾娆兮微微一怔,继续吃着小(肉ròu)丸,不以为然道,“我就吃,怎么的?”

    “怎么的?当然是做我老婆啊?!彼砧教秆ё虐獾挠锏餍ψ懦錾?,将杠杠又炸好的小(肉ròu)丸放入了盘子里,端到了艾娆兮的(身shēn)旁。

    望着厨台上金灿灿的小(肉ròu)丸,艾娆兮眨巴了下眼睛,继续吃着,没有和苏杞谈继续交谈。

    躺在偌大的(床chuáng)上,望着窗外的烟火,言修祺一个翻(身shēn),看到的,便是那敞开的衣柜。

    门铃声突然的响起,言修祺立刻掀开了被子,顾不得穿上鞋子,飞快的跑到了楼下,一鼓作气的打开了门。

    “boss!新年快乐,上次年会你没去,伙计们让我带了些他们的特产给你?!毙“匕氐牧潮欢车耐ê?,拎起地上的东西就塞进了门里。

    坐在车子上的某个大少爷显然对于小柏柏的行为很是不满,忍不住按了按车笛,车窗缓缓的落下来,露出了一张谪仙般的面容。

    那张脸,带着几分不悦和懊恼,“穿那么少,还不快点回来,想冻死吗?”

    虽然嘴上很生气,可是慕羽放还是下了车,拿起自己的大衣就(套tào)在了小柏柏的(身shēn)上,拉着她就回了自己的车子里。

    车子绝尘而起,望着地上的特产,言修祺修长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合上了门。

重要声明:小说《宠婚99次:新妻不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