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山谷

    “艾米丽娅来了?!蓖醣U袼?。

    艾米丽娅走过来,坐在椅子上后,她闭上眼睛想着什么。

    “没事吧?!毙砭?。

    艾米丽娅睁开眼,“许先生,你不是想去隔壁那个院子看看吗?我带你去?!?br />
    “好啊?!毙砭档?。

    “我也想去看看?!蓖醣U袼?。

    “好吧,一起来吧?!卑桌鲦档?。

    穿过花园,前面有一道玻璃门。

    艾米丽娅站在玻璃门前,伸出手臂,门缓缓朝两边打开。

    我们进去后,门慢慢又关上。

    路灯上都挂着摄像头,一栋灰色的房子被几棵参天大树掩藏着。

    玻璃自动门打开,随即又关上,大厅被巨大的玻璃分开两部分,玻璃里面有(床chuáng),桌子和洗手间,十几个人,有男有女,都是穿同样的竖条衣服,有的坐在(床chuáng)边,有的坐在马桶上,有的在吃橘子,他们目光呆滞,偶尔有人抬头看上我们一眼。

    像是在看一个行为艺术的展览。

    
    “这些是什么人?”我问。

    “这些都是失去记忆的人?!卑桌鲦?。

    “失去记忆?为什么都失去了记忆?”王保振问。

    “这是我们的试验,让这些劣等人失去记忆,他们就会很安静,很安静的活着,没有痛苦,也没有忧伤,很安静的死去?!卑蚶蜓撬?,“没有暴力,没有强制,这是温和的灭绝方式,很完美吧?!?br />
    “完美?这是在杀人,你把杀人居然说得如此完美?”我说,“艾米丽娅,哪天你会不会也让我失去记忆?”

    “亲(爱ài)的,不会的,你就是我的生命,我(爱ài)你的一切?!卑桌鲦ё盼业募绨??!氨Ρ?,你想哪去了?!?br />
    “没有忧伤,没有痛苦,如果是我,我会迅速解决掉自己的生命?!蓖醣U袼?。

    “不会的,失去了记忆的同时,也失去了思想,因此这里的人是不会自杀的?!卑蚶蜓撬档?。

    “那这就是一群行尸走(肉ròu)了?!毙砭档?,“太可怕了?!?br />
    “地球上的人太多了,劣等人无休无止的繁衍愚蠢的生命,这才是一切不幸的根源?!卑桌鲦档?。

    “我们也是劣等人,是不是你随时会让我们失去记忆?”我说。

    “有粮你不是,他们两个也不是,他们的血液中已经有了蝙蝠岛的基因?!卑桌鲦档?。

    “这样的灭绝方式,是不是有点慢?”王保振说。

    “他们(身shēn)上都带有病毒,明白吗?”艾米丽娅说道。

    “是不是打算把他们放出去?”王保振说。

    “对,他们出去后,接触外面的男人和女人,就会把病毒传染给他们,然后不断的扩散,被病毒传染的人,也会和他们一样?!卑桌鲦档??!暗衷谟幸桓霾缓玫南?,有人有抗药(性xìng),并且在半个小时前逃了出去,我们不得不将离开这里,警察很可能明天会过来搜查?!?br />
    “如果他报警,警察可能现在就在路上了?!蓖醣U袼?。

    “不会的,警察里有我们的人?!卑桌鲦?。

    “去哪?现在就走吗?”我问。

    “临时去一个大山里躲避?!卑桌鲦档?。

    从隔壁院子里出来,看到几个人从房子里搬运东西上车。

    十分钟后,我们几个上了许军开的奔驰车。

    前面有两辆车带路,我们后面是大巴车,里面坐的是那些没有了记忆的人。

    汽车颠簸起来,我睡意渐生,靠在艾米丽娅肩膀上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山洞里,洞壁上有壁灯,(身shēn)下有毛毯。

    山洞有厚厚的水泥门,门虚掩着,显然这是一个大山里的战备坑道。

    我回头,看到艾米丽娅躺在我(身shēn)后。

    王保振推门进来,“你真能睡,这都中午了?!?br />
    “第二天中午?我睡了这么久?”我说。

    “是啊?!蓖醣U袼??!叭ネ饷嫠祷鞍??!?br />
    我看了一眼艾米丽娅,跟着王保振出了坑道。

    山谷里烟雾缥缈,穿着竖条纹衣服的人,坐在散乱的石头上,有一个女人居然骑在矮树上。

    “看看这些人,真的是很悲哀?!蓖醣U袼?,“没有亲戚朋友,不知道自己是谁?!蓖醣U袼?。

    “他们这是在犯罪,比杀人还残忍?!蔽宜?。

    “有粮,我怎么觉得我活得也和他们差不了多少?甚至觉得活着还没他们好,他们最起码没有恐惧?!?br />
    “你不觉得蝙蝠岛做得这一切太恐怖了吗?这要灭绝中国人啊?!蔽宜?。

    “他们这是痴心妄想,怎么可能呢?那个弗朗西斯上校也太高估自己了,他们这些试验能不能成功都不好说,不是有人跑了吗?说什么有抗药(性xìng)了?!?br />
    “能不能放了这些人?”我说。

    “那要跟你的公主去说,估计她不会同意的,还有,放出去,他们(身shēn)上的病毒不就传染给其他人了吗?我倒是觉得让这人早点毁灭才好?!蓖醣U袼?。

    有一个穿竖条纹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好奇的看着我们,然后还伸手去摸王保振的胳膊。

    “是活得吗?”女人问。

    “新鲜了,是死是活?你看不出来吗?”王保振问?!澳悴皇浅ぱ劬α寺?,看不见吗?”

    “看得见?!迸俗谖颐桥员叩氖飞?,又歪头看着我。

    “他是死的,还是活着的?”王保振手指着我问她。

    “活的?!迸肆成下冻鱿苍弥?。

    “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是哪里人?”女人思索着,“我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在哪了?”

    “你看,这就是一个神经病,吃药吃的?!蓖醣U袼??!罢庹媸窃闾H税??!?br />
    “想想,怎么能制止他们的这种恶行?”我说。

    “我看,你还是去劝劝艾米丽娅,让她放下屠刀就行了?!蓖醣U袼?。

    “她不听我的?!?br />
    “她不听你的,这可不是好兆头?!蓖醣U裥α诵?,“中国有句古话,打倒的媳妇,揉倒的面,你可不能让女人当你的家,再说,她没有你,就不能活了,你就不能动动脑子?”

    “脑子?”坐在石头上的女人说道?!澳宰邮鞘裁??”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蓖醣U袼?。

重要声明:小说《和空姐孤岛求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