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被打!

    “我!咦?这里怎么会有人?难道这群人已经过分到这个程度,欺辱到我们扁氏头上了?!北獠魏苌?,他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人欺负到扁氏的祖宅来。

    “混蛋!看我怎么教训他!”扁参也是被气昏了头,根本不去询问一下这个人是谁,反正现在扁氏在药城的地位十分的尴尬,也没有人将他们放在眼里,谁都可以上来踩两脚,这个人不是自己家族的人,现在敢坐在主位上,就是对扁氏的挑衅。

    “嘭!”扁参一巴掌拍在了玄止戈(身shēn)边的桌子上。

    “小混蛋!你是哪个家族的!”

    “哈?!”玄止戈一脸睡意的看着扁参。

    “你知不知道!打扰人睡觉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qíng)!”玄止戈一脸不满意的盯着眼前的人,要不是现在玄止戈知道自己是在扁氏,而能站在扁氏祖宅的人,自然是扁氏家族的人,所以玄止戈才没有动手,不然玄止戈绝对是不会(允yǔn)许任何人打扰他睡觉,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的父母可以叫他起(床chuáng),其他的任何人敢叫他起(床chuáng),那都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看什么看?问你!你是哪个家族的人,竟然敢大胆到在我扁氏的祖宅睡觉!”但扁参一点也没有在意玄止戈眼中的冷意,一个小小的浅滩境,他还不放在眼里。

    但是玄止戈却没有说话,而是眼神更加冷的看着眼前的扁参,他是在给扁参机会,一个道歉的机会。

    “听不懂是不是!看来老子要帮你父母好好的教训你一下才知道尊重人!”扁参早就忍不住了!

    “轰!”但是扁参还没有出手玄止戈却率先出手,一脚将扁参给踢了出去,而其他的扁氏族人看见这一幕也是一惊,不过立刻反应过来冲向了玄止戈!

    “嗡!”玄止戈随手一甩,一只嗜血螳螂就飞到了众人的面前,生生的让这群人制住了脚步,甚至连声音都不敢发出一点来。

    “不想死就在边上看着,如果谁想试一试嗜血螳螂的威力,那就站出来,我满足他的要求!”玄止戈眼睛一瞪,所以的人立刻后退了一步!开玩笑!嗜血恶魔的威名整个药城的人谁不知道。

    见这些人不动了之后,玄止戈这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扁参上。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扁参大怒,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凭着浅滩境的实力将他给击飞!这绝对不可能!

    “敢叫我小子的人就没有一个活着了!”

    玄止戈没有率先动手,而是十分挑衅的看着扁参。

    “我要杀了你!”扁参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挑衅,即便现在的扁氏一(日rì)不如一(日rì),可也从来没有被自己实力低一级的人给挑衅!

    “轰!”便参冲了上来,不过玄止戈轻巧一让便躲过了扁参的攻击,还给了扁参一脚,又将扁参给踢到在地!

    “没用的东西!看来是要给你们扁氏先祖好好的收拾一下你们这些不知道所谓的白痴!”

    “轰!”玄止戈走上前又是一脚,将扁参给踢到了角落,扁参大惊,原本扁参以为玄止戈的第一脚不过是凑巧,第二脚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防备,可还是被踢了,这第三脚更是让扁参觉得奇怪,因为不管他如何的躲闪,玄止戈的脚就是那么结实的落在了扁参的(身shēn)上,还没有等扁参明白过来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玄止戈的一脚又落在了他的(身shēn)上,更让扁参感到疼苦的是,玄止戈的每一脚总是能够踢在他(身shēn)体最柔软的地方,本来这实力高一级这(身shēn)体素质就要高出一大截,但是玄止戈这几脚看似十分随意的一脚,总是能够让他受伤,还是那种只会让人感觉到十分疼苦,却不会伤及(身shēn)体的伤!

    “轰!轰!轰!”玄止戈不断的踢出,而扁参不断的被玄止戈给踢中,不管扁参如何的跑,如何的阻拦,这一脚一脚的不断的踢在他的(身shēn)上,很快扁参就被踢成了一个猪头!

    “玛德!敢叫我小子!现在知道谁她吗是小子了吗?”

    “知道什么叫尊重了吗?”

    “还敢不敢叫我小子了?”玄止戈每踢一脚就向扁参大吼一声,而一旁看着被打的扁参也是一脸可怜的看着扁参,还以为这是遇到一个不长眼的人,谁知道转眼自己就变成那个不长眼的人了。

    “我不敢了!不敢了!”玄止戈这一脚一脚的踢在扁参(身shēn)上,扁参也是怕了,这人很多时候不怕死,但就是怕这种不让你死还折磨你的人,现在玄止戈在扁参眼中就是一个变态,就是一个神经病,就是一个恶魔,要是他不按照眼前这个人的意思说话,估计他今天就活被这样活活的疼死,他堂堂扁氏家族的长老什么时候沦落到这样一种境地了!可是没有办法!他打不过眼前这个人,也逃不过眼前这个人的手掌心,现在他只想要赶快结束这场战斗,哪怕是被杀他也忍了,实在是玄止戈每一脚给他造成了十分难以忍受的疼苦。

    “止戈!我把天蚕丝带来了!你要做成……”扁鹊这个时候才将给玄止戈准备的天蚕丝带过来,就看到了玄止戈一脚接着一脚的往扁参(身shēn)上招呼。

    “族长!我们!”

    “闭嘴!”原本看着自己的族长到来,一群扁氏家族的人还以为找到了主心骨,可是他们还没有开口,扁鹊直接就将他们给喝止住了,不用说他也知道眼前这些人要说什么!

    可是扁鹊也很清楚,这个时候绝对不是他开口的时候,上一代族长,他的父亲亲自交代的话还在他的耳边‘不管这个人做什么,你只要跟着他就对了’,扁鹊不知道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很清楚,眼前这个让他们家族等待了那么多年的人绝对不是他能够阻止的,更不用说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个实力来阻止,浅滩境的御兽师,还是御的嗜血恶魔,没有戏水境的实力,连靠近他的勇气都最好不要有,扁鹊这是在救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御兽大荒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