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必须泡个岛国妞

    一出来,周思彭迫不及待地扯着他胳膊道:“喂,你是怎么让那小子精神失控的?”

    “魔鬼呀?!惫睾坡舾龉刈?,留下悬念,神(情qíng)好不得瑟。

    “什么魔鬼?”周思彭不屈不饶道。

    关浩突然侧过头去朝她做个鬼脸:“其实,我就是魔鬼,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像人?!?br />
    周思彭乐呵呵跟他边打边闹一路行去。

    回到酒店之后才发现这场地震其实也算不上太强,如果地震对岛国人来说是一去三餐的家常便饭,那么这次顶多也就是逢年过节时特地摆出来的一顿美味佳肴,不痛不痒,楼房虽然蹋了不少,但都是小伤,并没有整栋倒下来,甚至也没有东倒西歪。整场地震事故下来受伤人数上千人,却无一人死亡,可想而知每天震三次的地方,人们的逃命功夫有多强。

    重建装修估计也不过是几天的事(情qíng),东京大酒店仍然照常营业,里面的家具摔坏了,就以新换旧,整体上来说还可以住人。

    (床chuáng)单和被子换了新的,关浩的笔记本也所幸没有摔坏,好在当初没买便宜货。随(身shēn)系带的物品也一点都没少,冲着这点,小岛国的素质还算不错。桌椅还没来得及换,可怜了周思彭连镜子都没得照,自来水没断,整个房间最完整的也就是厕所了,只烂掉一面镜子。

    这会朝阳初升,而托地震的福,全城戒备的人都没睡好觉,关浩也不例外,一倒在(床chuáng)上眼皮便不停打仗,然而周思彭的精神却是出奇的好,刚才那件事不问明白,她是不准备睡觉了。

    “喂,到底你是怎么让他发疯的???”

    “都说他是看到鬼了,拜托你快睡觉吧,昨晚跟你办完事我都还没睡过呢?!惫睾瓢蟮?。

    “鬼你个头啊,哪来那么多鬼?”周思彭懊恼地拍一掌在他裤档处,有点气急败坏。

    “怎么没有?我就是鬼啊,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惫睾莆弈蔚?。

    “是吗?但我听说鬼是没有心跳的啊?!敝芩寂戆讯涮潘?胸xiōng)口,凝神听了一会。

    “只是听说吧?没亲眼见过吧?你听到的就信,亲眼见到的反而不信?”

    周思彭终于闭了嘴,她知道这家伙有种类似于催眠的技巧,也许就是这样把人家整疯了,问也问不出个结果,晚上累了一天,她也不是铁打的,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但这时关浩却想起一件事,反而来了精神,一掌拍醒她哼道:“喂,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周思彭好不容易睡着,被他以牙还牙,气不打一处来,哼道:“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不能,我只是想提醒你,现在修练气功的秘诀我已经传授给你了,倒是你什么时候能开始教我学岛语?”关浩没好气道,这笔帐他一直记着却忘了算,还好灵机一动,否则真被她忽悠过去。

    周思彭差点崩溃,一副败给他的表(情qíng),苦着脸说道:“拜托,这是一个晚上就学得完的吗?再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教你啊?!?br />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关浩脸色一沉,哼道:“这么说来就是准备赖帐了?你确定我这么了欺负?”

    周思彭思量一会,感觉他还真是不好欺负的,必须有个解释才行了。于是她挪来笔记本,插上网卡,打开个珍藏已久的网页,递给了他,说道:“哪,我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你上次不是问我岛语是从哪学来的吗?我就是在这学的?!彼低晁值瓜?床chuáng)去,开始呼呼大睡。

    还真是上网自学?他妈的,你的接受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啊。关浩暗暗发出一声长叹,开始在网页上摸索起来,如果连周思彭同志都能在网上自学岛语,那老子也一定可以,而且还得学得比你快。

    一直以来他都说女人普遍比男人笨,而事实又再次证明了他这个观点,这个网页的教程很有意思,没有任何鸡肋成份,纯粹是学口语,每个字每句话都有中文翻译和谐音注释,还有声音模拟试范,确实是个好教程。粗略浏览了前面一百个短语和句子,对去常交流来说基本都够用了。

    这个不眠之夜,他关浩足足花了四小时,才把前面一百句岛语背熟并把意思琢磨透,看周思彭还没醒时间才十点,便躺下(床chuáng)去也闭目养神,一天不睡觉对他来说完全是小儿科,打座一刻钟什么疲劳感也消除了。

    周思彭一觉只睡到中午十二点多,由于突然发生地震,药厂那边又出了状况,周思彭的美梦被一个急促的电话吵醒,跟关浩交待几句又出了门。

    她这一走,关浩也没了睡意,一个人坐在(床chuáng)上继续复习着那一百多句岛语,口中念念有词,直到装修工过来赶工,才抱着笔记本出了门。也不知何去何从,在马路边像瞎猫一样逛((荡dàng)dàng)。马路上很通畅,只是路边比较(热rè)闹,不少人正在清理震后的狼藉。

    才走了一会,裤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接过一看,号码有些眼熟,好像是那个岛国妞的。

    “师公,你在哪?”一接通,果然是山崎结衣那个娃娃,那嗓音很清脆,听得出她没被地震影响到(情qíng)绪。

    “在逛马路,你还想来烦我?”关浩没好气道。

    “别着急,你不是要我姐妹的照片吧?我拍下到了,你手机应该有蓝牙吧?我现在给你发过去?!鄙狡榻嵋掠锞忱镉兴挡怀龅男朔?,既然是一场姐妹,还说成了拍下,这妮子的撒谎技术也烂掉家了。

    很快关浩就接到一张图片,打开一看,不由傻了眼,如果时间倒退五年,也许他觉得山崎结衣才是当之无愧的美女,而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照片里的女人才是极品啊,杏眼朱唇,曼妙,散发披肩,竟是一成熟类型。

    看来这丫头没有说谎,至少她这个“姐妹”的确是个美女,目标终于出现了,此行不玩个岛国妹,是绝对的不负责任行为,必须为国争光。

    传完了照片,山崎结衣又兴奋道:“怎么样?这是不是你喜欢的成熟型学生妹???”

    “还行,这棵白菜叫什么名字?”关浩平淡道,绝不能被人听出了内心的激动来。

    “白菜?”山崎结衣疑惑道。

    “就是你这个姐妹,总有个名字吧?”关浩冷冷说道。

    “哦,她叫上田优娜,现在一个人坐在球场边哭呢,你要是喜欢就去追她吧,靠你的本事,要是事(情qíng)成了,别忘了我这个红娘的要求?!鄙狡榻嵋挛Φ?,城府颇深。

    “哭?难道是失恋?还是恋人被震死了?”关浩随口问一句,方向一拐,转向文京高中行去。

    “不是失恋,是手臂被振伤了,好大一条疤痕呢,乐死我了?!鄙狡榻嵋抡庹新渚率缘煤苊凰?,无疑是让自己的谎言不攻自破,还尼马的姐妹(情qíng)深呢,根本就是仇人。

    关浩自然不是傻缺,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过这样也好,可以放开手脚来泡妞了,只希望还是个有膜的吧。

    挂了电话,差不多步行一个小时就到了文京高中,本来他孤(身shēn)一人来想通过校警那关有点难度,但由于昨晚的地震,今天学校也没开课,很多家长都过来看望自己的掌上明珠,有没有伤胳膊伤腿,其人数过于庞大,校警也只好歇一口气,来者不拒,反正出什么事(情qíng)也可以说是因为地震造成的。

    按山崎结衣的指引,他一路往足球场行去,果然发现个窈窕婀娜的背影,坐在那哭泣,活脱脱像个迷了路的小女孩。

    走近一看,这丫头的手臂上还真有一条伤疤,足足有十厘米之长,这么一副水滴滴水嫩嫩的绝佳皮肤,给划止一条疤果然暴殄天物。关浩心中一喜,想不到刚学到的去文马上就有机会临(床chuáng)实验。他莲步如风,走到上田优娜旁边施了个礼,用半生不熟的岛语说道:“受了伤得及时治疗啊,否则会得破伤风的?!?br />
    上田优娜哭得入神,有人接近都不知道,听那口音不像是境内人,于是好奇心大振,转过头瞥了他一眼,道:“你是谁?”

    “我是医生,把你这手给我看看?!惫睾埔缓?臀tún)坐下她旁边,只觉一阵香味扑鼻而来,使人倍感惬意。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眼睛哭得有些红肿,却不也不失一种我见犹怜的魅力。

    “你走开,不用你管?!鄙咸镉拍饶艘话蜒劾?,嗔道,显然是不太好客。

    泡妞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好歹也下点血本,这一点关浩倒是很清楚。只见他从裤腰带的扣上取下随(身shēn)系带的钥匙串,打开那迷你型指甲刀在自己的手指上剪了一下,刹那间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来。

    上田优娜有意无意地瞅一眼,很是讶异,怀疑自己今天是遇到神经病了。

    关浩带着一脸淡雅的微笑,收回指甲刀,手指一伸,指尖上一束蓝色的火苗像魔术一般飞出来,接着在伤口上来回磨擦一会,瞬间止了血,一点疤痕也没有留下。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终极狂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