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储物皮囊

    第二天,艾克起(床chuáng),意外的看到拿雅竟然守在一边。

    这让艾克意外之余,皱了眉头,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拿雅进来。

    拿雅看到艾克醒来,脸色一喜,不过却不时看向屋外,脸上隐有担忧之色。

    拿雅的表现,艾克看在眼中,知道了外面有让她觉得为难的事(情qíng)。

    而且这事(情qíng)十有**,跟他有关。

    不过,艾克却没有马上外出,而是施施然的在拿雅的帮助下,洗了洗手,洗了洗脸,漱了口之后,开始吃着拿雅拿过来的饭菜。

    饭菜很简单,刚刚烤制好的饼子,腌制的咸菜,还有一罐麦粥。

    艾克吃完,看向拿雅,道:“谢谢?!彼淙凰醚沤哟サ氖奔洳怀?,可拿雅对他的照顾,可称无微不至。

    虽然这是因为前(身shēn)的关系,但艾克既然接受了这些,那就必须承(情qíng)。

    拿雅被艾克郑重的道谢,脸色一红,低下头,蚊声应了一声,拿起桌上的陶罐,陶碗,转(身shēn)离开。艾克哥哥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就有些不同了哪……

    但走出艾克的住处,拿雅一眼看到了等在外面的牧师跟村长。眉头一皱,她刚才忘记跟艾克说这些了,是以,连忙转(身shēn)又回到艾克的住处。

    艾克正在换衣服,昨天他是和衣而睡的,而看到去而复返的拿雅,脸上露出意外之色,道:“怎么了?”

    拿雅看到艾克光着的(身shēn)体,脸色更红,扭头跑了出去,一刻不敢停留。

    艾克想了想后,轻轻一笑,把被拿雅洗干净的衣服穿在(身shēn)上,走出房门。

    门外,牧师跟村长小心的站在不远处。

    看到艾克出来,连忙迎了上来。

    “还有什么事(情qíng)么?”艾克向牧师问道,至于一边的村长,他连看一眼的心(情qíng)都没有。

    村长被艾克如此慢待,脸色(阴yīn)沉,可他终究是普通人,而艾克,已经成功转职,是一名职业者,跟他已经是两个阶层的人了。他根本没有招惹艾克的资格,更别提,他以前曾经不少次的羞辱艾克。

    也正因此,村长才会在花费偌大代价之后,让牧师同时从中说合,好让艾克不再计较以前的恩怨。

    想到这里,村长把脸上的(阴yīn)沉压下,强((逼bī)bī)自己笑了起来。

    “是这样的,昨天时间已经很晚了,所以还有些需要注意的事(情qíng)要告知大人,不知道大人现在有没有时间?”牧师小心翼翼道。

    其实,他现在说的东西,可说可不说,毕竟,他现在最紧要的,是赶紧回到大城中,把艾克转职成功的事(情qíng),汇报上去。

    然后自然有别的人过来,负责安排艾克以后的事(情qíng)。

    不过,如果他这么做了,那昨天两枚碎裂级宝石,不就入不得他手了么?

    想到这里,牧师心中嘿嘿一笑,脸上的恭敬表(情qíng),更加殷切三分。

    艾克想了想后,点了点头,同时看到了村长脸上的笑容。不由得,艾克皱了下眉头。

    虽然村长对前(身shēn)很多剥削,但对于他,却还没有什么接触,所以艾克心底对村长也并没有什么感觉,而之所以会几次选择对其无视,并且心底总是没来由的涌起对其的厌恶(情qíng)绪。

    大概是受到了前(身shēn)的记忆的影响。

    思及此,艾克又看了村长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看到艾克同意,牧师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因为只要艾克同意了他的邀请,那么,那两枚碎裂级宝石,他就入袋了。

    因为他已经办到了从中说合,至于村长能否说动艾克,不再计较过往的恩怨,那就不关他的事(情qíng)了。

    在村长的带领下。

    艾克来到了村长的家里。

    村长家的房子,是村子里最好的。

    其他人的家里,都是稻草编织的屋顶,唯有村长的家,屋顶使用的是木板!并且很高大、宽敞且亮堂。

    而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水果,很是新鲜。

    显然跟艾克与其他村民,是两个生活层次了。

    而艾克在村长的殷勤招待下,坐到桌旁。

    “是这样的,您转职成功之后,就得前往大城,然后在学习一段时间之后,会被派遣到与恶魔对抗的最前方,当然,在与恶魔对抗时,每当您斩杀恶魔,获得经验之后,都会获得一定数量的金币……”

    牧师开始讲解着一些东西。

    有的艾克已经从前(身shēn)的记忆中知道,而有的则不知道,是以静静的听着。

    不过看到艾克一脸平淡的表(情qíng),牧师的压力渐渐加大。

    等到又说了不少的时间之后,牧师把目光看向村长。毕竟他已经说了这么多了,已经很对得起村长的那两枚碎裂级宝石。

    看到牧师的目光,村长一愣,这是给他的赔罪的机会么?

    不过,村长却迟疑的看着牧师。

    牧师初时不太明白,但片刻后,才明白过来,这是让他回避?

    不由的,牧师眉头一皱,回头看向艾克,不好意思道:“抱歉,我出去一下?!蓖弊龀鲆桓币喜匏难?。

    “请便?!卑说?。

    牧师点头后,起(身shēn),走了出去,当他背对艾克跟村长的时候,瞬间脸色(阴yīn)沉起来。

    村长见牧师离开,而现在也只有他跟艾克,连忙道:“艾克,你知道的,我(身shēn)为你的长辈,平时虽然对你有些苛刻,但那都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能有更好的成长?!?br />
    “毕竟你没有父母,也没有家人照顾你?!?br />
    “这些年如果不是我私底下关照你的话,恐怕你也没办法健康的长大到现在的……”

    艾克听着村长的话,皱了眉头。如果只听村长说的这些,恐怕会以为他对艾克的苛责是磨练之类的。

    但艾克在整理了前(身shēn)的记忆后,绝对不会这么想了。

    前(身shēn)的父母,在前(身shēn)9岁的时候因故死去。

    然后,因为是孤儿的关系,所以,他有一份由村里划拨的救济粮与救济金。

    可是,这份救济,却屡屡被村长所克扣。甚至有一次,艾克饿的虚脱!

    如果不是被好心的邻居发现,并给了他不少吃的。

    那么恐怕根本等不到艾克穿越,前(身shēn)就饿死了。

    所以,对于村长的话,听听就行了。

    而村长看着艾克在听了他的话后,越加(阴yīn)沉的脸色,心中一突,似下了什么决心,从怀里掏出一个皮囊来,递给艾克。

    艾克意外的看着村长,但并没有接过的打算。

    “这、这是我们家传的一件储物皮囊,是我送给您,祝贺您成功转职的贺礼?!贝宄さ?。

    储物皮囊?

    艾克听到这个,眼中露出意外之色。

    思索之后,接过皮囊,起(身shēn)直接离开。

    “那您对我可还有所记恨么?”村长见到艾克要离开,不由急切道。

    艾克回头看了村长一眼,道:“只要你不来惹我?!?br />
    说完之后,艾克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