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 孙九叔和芳姐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轩樟 书名:明鹿鼎记
    韦宝端碗吃饭吃菜,也不用他招呼众人了。

    除了赵金凤和小翠不是很急切,其余众人当中,即便是王秋雅,也不做作的狼吞虎咽起来。

    这一个个都饿极了,若不是还顾及三分尊严,只怕都恨不得将头灌入盘中大快朵颐方能尽(情qíng)。

    这样的一顿饭,对范老疙瘩,王志辉,范大脑袋,范晓琳,王秋雅,郑忠飞来说,别说是过年,这只能出现在他们梦中啊。

    郑忠飞家境不错,但他们家过年也赶不上今天这个菜式,而且还是自己烧的菜,口味哪里能够跟这山海卫的山海楼比较?

    这地块,这年月的富农家庭,也只是勉强挨着温饱的边儿罢了,甚至是小地主家庭,也只能说是刚刚达到温饱线。

    酱骨头上虽然骨头比(肉ròu)多的多,但是连着骨头的那喷香焦黄色的(肉ròu),能让人恨不得连着骨头一道咬碎,嚼烂,吞入腹中。

    即便来之前,众人有些心疼韦宝上酒楼请客,但众人内心都是盼望来大吃大喝的。

    韦宝一口气干了两碗米饭,这里的饭碗不小,两碗饭已经到了韦宝的极限了,打着饱嗝,满意的放下了碗筷。

    韦宝是最先吃完的,看着一帮人狼吞虎咽,众人哪有功夫说话?

    赵金凤吃的慢条斯理,其实并没有吃多少,看见韦宝吃完,她在吃了一碗米饭之后,也放下了筷子,一副大家闺秀的风度。

    山海楼上风光无限,碧空瀚海,在阳光的投影下,水光粼粼,美不胜收。

    赵金凤乌黑的秀发,有几缕在额前,若有若无的随风轻轻摆动,撩拨的韦宝心弦((荡dàng)dàng)漾。

    韦宝暗忖,一个里长,里正,虽然是富裕的乡绅,却也还是属于乡下吧?

    乡下地主家庭出(身shēn)而已,为什么这赵金凤会这么有气质?倒像是明星一般,难得难得。

    韦宝还有一个疑问,赵金凤的爹是金山里的里正,为什么赵金凤会住在山海卫?

    虽然心中有疑问,韦宝却没有打探,他不是好八卦的个(性xìng),直接问人家也不适合。

    在席间,韦宝注意到一个美貌女子从他们这小包厢旁边经过,似乎是特意来看他们一眼的,那女子相貌和范晓琳差不多等级,略逊于王秋雅,年纪也和二女相仿,只是皮肤格外白皙细嫩,蜂腰美(臀tún),俩稣(胸xiōng)(挺tǐng)拔,所以让韦宝注意到了。

    韦宝其实对于美女的评判标准还是(挺tǐng)高的,但似乎是造化因果,韦宝重生的这地方是一个范围内的繁华之地,让他接二连三的碰到了。

    女子经过只是一瞬之间,还和韦宝对了一眼,韦宝暗忖,明朝妹子是真心漂亮。

    “谢谢了?!闭越鸱锓哿澄⒑?,对韦宝道,仍然想不出合适的称呼来称呼韦宝。

    “不用客气,小姐能赏光一道吃饭,我已经很荣幸了?!蔽け苡欣衩驳奈⑽⑶?身shēn),一副翩翩君子风度,“小姐以后可以直接叫我韦宝?!?br />
    应该还有以后的吧?你要是喜欢,叫宝哥哥也可以。嘿嘿。

    韦宝变向的一个含蓄进攻,自己说完,很是满意。

    赵金凤脸上一(热rè),垂下了目光,居然不敢看韦宝的脸,明明是个弱冠少年,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些不自然,轻声道:“我该回去了?!?br />
    “哦,我……”韦宝想说送一送,不知道会不会显得轻薄,站起(身shēn)来,脸也红了,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赵金凤看出韦宝有相送的意思,轻声道:“我家就在附近,告辞?!彼低瓯憷肟?,小翠道一声告辞,急忙跟上。

    韦宝看了眼赵金凤离去的倩影,转回头来,只见桌上啥都没有了,十碗米饭,十张饼,四盘菜,干干净净。

    连盘子都被范老疙瘩,范大脑袋,王志辉三人((舔tiǎn)tiǎn)过了一遍,几个盘子,几个碗,干净的如同被水洗过一遍。

    “你们吃饱了没有?没有吃饱就再叫一些东西来吃?!蔽けΦ?。

    “够了够了,再吃就是造孽了?!狈独细泶衤婧旃獾拇蜃疟ム玫?。

    韦宝脑门掠过三道黑线,也不至于用到造孽这么重的字眼吧?

    众人都道饱了,郑忠飞又再次向韦宝道谢,别说是旁人,就是郑忠飞家这种中农富农家庭,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这真是敞开了吃!

    韦宝大度的笑道:“都是乡里邻舍,不需要客气?!?br />
    这更加让郑忠飞脸红汗颜,低下头不再说什么。

    “现在去买些粮食就回去吧?”韦宝问道。

    众人都答应着起(身shēn),范老疙瘩和王志辉都在心中嘀咕,恋恋不舍的看着桌上的碗盘,本来还想说打包一点的呢,而且,这么好的菜,真应该喝一点酒,才算得上是死而无憾的一顿饭!

    韦宝倒是在叫来掌柜结账的时候,要了两壶酒,准备带回去给韦达康尝一尝,想想两壶太抠门,又多要了三壶酒,总共五壶,依着韦宝的脾气,是想更干脆的来一坛酒算了,只是钱好像不够,然后又道:“你们怎么没有鸡?”

    韦宝注意到,刚才从他们小包厢经过的美女就站在老板的(身shēn)后,猜想应该是老板女儿这类的。

    “有的,客官,鸡要另外点,不敢预先做,店里养了三只活鸡,您要的话,现在就做,您是要烧鸡,还是清炖?”掌柜满面堆欢,难得见到这么阔气的客官了。

    “嗯,来一只,”韦宝道:“烧鸡一吧,清炖的不方便带,我要带走,那个酱骨头也再来两份,一并打包,等会我就来取,现在先付银子。多少钱?”

    “总共是8钱银子。本店按照两千文铜钱兑换一两纹银,总共是……”掌柜的算盘噼里啪啦打的飞快。

    “还找您400文。抹去了30多文的零头,希望客官以后常来?!崩习寤盎姑挥兴低?,那美女在老板的算盘上拨了一下,然后对韦宝嫣然一笑。

    好一个会做生意的妹子,韦宝现在明白为什么这家店的生意这么好了,有个精明的内掌柜。

    韦宝看了看范大脑袋,用目光询问,范大脑袋并没有来过酒楼,一脸懵((逼bī)bī),郑忠飞来过,对韦宝点点头,意思是差不多,人家没有多算。

    韦宝对掌柜的和那美貌少女笑道,“好?!?br />
    掌柜的收了韦宝一两银子,找了400铜钱,四小贯铜钱串在一起。

    韦宝将四小贯铜钱往怀中一放,并没有一个个去数,颇有点豪迈做派,惹得范老疙瘩,王志辉,王秋雅,范晓琳,范大脑袋等人都很想提醒韦宝数一数,万一少了几文铜钱,再回来找,人家可就不认账了。

    掌柜的见韦宝行事大度,虽然见韦宝衣服是粗布大褂,还打着补丁,不过一眼就看见韦宝里面穿的棉袄,还有脚上铮亮的皮靴,虽然看不出韦宝的(身shēn)份来路,却能断定韦宝绝不是普通的农家少年,更是(热rè)(情qíng)道:“欢迎客官常来?!?br />
    “等会客官来取菜的时候,再送客官一包花生米,一包炒蚕豆,都是小店的招牌干货?!迸⒂植沽艘痪?。

    老板似乎有点(肉ròu)疼,却仍然满面堆欢,并没有说什么。

    韦宝笑眯眯道:“那就多谢老板了。在下韦宝,不知道老板和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对这掌柜的态度很是满意,不但物美价廉,而且分量充足,服务还这么周到。

    明朝做生意做的再好也没有社会地位,生意人是商户,明朝就没有商户这个户籍,都是拼在其他户籍中的,所以,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称呼美女为小姐,一般人都叫她姐儿。

    “我爹叫孙九,认识的人都叫九叔,我叫孙月芳,熟客都喊我作芳姐儿,韦小官人不用客气?!彼镌路嫉锰宓幕卮鸬?,态度既(热rè)(情qíng)大方,却不騒媚,让韦宝忍不住暗暗点个赞,好厉害的女生意人!

    “九叔,芳姐儿,这顿饭吃的很满意,以后一定常来?!蔽けπγ忻械牡阃返?。

    老板也笑着一股劲点头。

    芳姐儿上下打量了韦宝一圈,神(情qíng)同赵金凤初见韦宝时候相仿,都似乎对韦宝很好奇。

    一众人等听韦宝点选的这些食材,光听着就又觉得腹中饥饿了,五壶酒!一只烧鸡!两分酱骨头!一份花生米!一份炒蚕豆!地主家娶媳妇也没有这么多好料上桌哇。

    范晓琳和王秋雅的目光始终没有过韦宝的脸,即便王秋雅没有像范晓琳那样一直盯着韦宝看,却也是时不时的看一下,似乎韦宝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qíng),都值得人玩味。

    粮栈就在附近,面和米的价格差不多,9分银子一斤,韦宝在众人的帮助下,经过讨价还价花费二两银子,买了24斤面,又花费一两银子,买了15斤苞米?;持薪鍪O?00铜钱。

    在这个过程中,韦宝已经对于明朝的物价非常熟悉了,如果他刚才有现在的水平,就不会先询价,而是直接想法出售那些现代物品了,不过,能认识吴世恩这种合作伙伴,还是让韦宝很满意的,并不觉得花了冤枉功夫。

    郑忠飞也买了五斤苞米,本来郑忠飞是不打算买粮食了的,主要因为现在粮食价格比他预期的高太多,另外开始范大脑袋家的板车没有空出来,装满了柴火,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韦宝买了这么多的粮食,让郑忠飞也跟着买了,似乎韦宝(身shēn)上现在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人忍不住便想跟着他的做法去做。

    王秋雅家本来就已经用白菜换过一点面了,也没有钱再买,范老疙瘩将价值五分银子的那100文铜钱,换了半斤多面,跟王秋雅家差不多。

    这个时候的老百姓不信任铜钱,都不愿意留着铜钱,尤其他家还没有余粮。

    明熹宗,天启元年八月补铸完其父年号钱“泰昌通宝”,随即开铸天启通宝。

    天启二年设立了户部宝泉局,名“钱法堂”,从此由户部主管铸钱。

    这时全国形成了三个造币中心,分别为两京及四川地区,但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宦官魏忠贤专权,宦官乱政,滥铸(情qíng)况又出现,地方钱局大量出现。

    因此所铸的天启钱版本极多,差异大,普遍价值低。

    钱背文大量的出现记地,记局,记重等形式。此前仅万历时期出现过,但版本有限。明朝钱币制式的复杂时期是从天启年间开始的。

    天启年为了弥补财政的亏空,继以往的方法,仍采用增加铸钱量来解决。

    在这种(情qíng)况下,全国各省钱局铸造滥钱恶钱,好赚取利润。

    大量的轻劣钱掺入官钱充数,与明朝前期制钱力求精整美观的传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天启通宝”初铸为小平钱,天启二年七月开铸当十大钱。

    韦宝(身shēn)上的这些铜钱就是劣质的当十大钱。

    “你这孩子花钱也太厉害了,一次(性xìng)买这么多粮食做什么?吃一点买一点???再说,留着银子,将来要用到别的地方,也方便?!狈独细泶袢滩蛔÷裨沟?。

    韦宝微微一笑:“银子有多难?只要肯动脑子,以后不会缺?!?br />
    噗。

    众人都笑了一下,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是都在心中道:韦宝以为走了一次运气,就老有这么好的事(情qíng)?还能每次都碰上吴老板那样的人?每次都搞什么书法比赛?

    这种书法比赛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也就是富商闲得慌。

    【关于更新,上架之前,每(日rì)4000字左右更新,上架之后,每(日rì)保底三更,万字更新。咱们至少比一般人每天多更新个五千字以上。更新时间统一放在凌晨0点到一两点钟这样,主要是为了方便大家自己安排收看时间。两章节跨度的时间越大,越能增加点击,也不靠那点点击了,一切为了方便大家,我看书碰到一直刷新还没有更新,等着人家更新的(情qíng)况,是很恼火的,相信大家也一样。觉得《明鹿鼎记》还行的话,记得每天坚持投一下推荐票哈,推荐票,打赏,还有以后的月票,就像是泉水一样灌溉着咱们的《明鹿鼎记》,谢谢大家支持,希望众位看官多浇水】

重要声明:小说《明鹿鼎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