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丶名帖(2)

类别:台湾小说 作者:半帆烟雨 书名:步长雪
    大厅之内,霍征鸿正率领着几位师弟丶以及他最是信赖的大弟子慕容殊,严正候在厅里,显然他们也知道今儿个是什麽(日rì)子。

    霍征鸿坐在厅内正中。自从七年前盛无缺(身shēn)故後,南槐派就没了掌门,但一门一派上下大事都需有人定夺,掌门之位空悬不得,霍征鸿本就是辈份与实力都仅次於盛无缺之人,自然就被推举为掌门人选。

    但无论众人百般请托,霍征鸿就是不愿在盛无缺方殁的当下便坐上他的位,师弟们也明白他必是心里对掌门(身shēn)故一事心怀愧疚,不愿强((逼bī)bī)??赡匣迸苫故堑糜懈鋈烁涸鸢?,总不能一方名门正派,却群龙无首吧?

    众人殷切请求,终於就在掌门一职虚悬月馀後,霍征鸿终於答应暂时接任「代掌门」一位。

    掌门尸骨未寒,众人也知道霍征鸿顾忌,便接受了这个头衔。

    只是,如今七年过去了。几年前起派中就有几位份量较重的师辈认为,该是霍征鸿正式接任「掌门」一职之时了。当初有不接任的苦衷,众人明白,可三四年後,事过境迁得也够久了,岂料霍征鸿居然还无意正式接下掌门头衔,也不说为什麽,这可教他底下一干师弟妹们急了。

    挂着「代掌门」这个头衔,做做应急权宜之措还行,可挂了整整七年,恐怕其他门派看着都觉得奇怪,更遑论自家人了。

    众人几度私下猜测,认为霍征鸿素来(性xìng)子谦让不居高,想必是觉得自己藉着盛无缺的死而登上掌门之位到底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所以他们打定主意,趁着七年一度的天下剑试再次到来,他们要推举霍征鸿出赛,待他夺得亮眼成绩,就要顺水推舟地将他拱上正式的掌门之位。

    不久,大门外传来有人探问的声音,   一位守门弟子随即入厅禀报,果真是天下剑试派来送剑帖的,来人飞快就让霍征鸿请入厅堂,赐座奉茶。

    能在天下剑试的主办大会中谋事,自然也是剑界中有点威望者,与这些门派的执事都算不上陌生,来人将剑帖带到後,与南槐派几位师父寒暄了几句,也终於告辞离去。

    这时,早有腹案的众人摩拳擦掌,准备提议出赛人选了。

    天下剑试固定於仲秋八月举行,但剑帖之所以送得这麽早,除了各门派多位在山高路远之处丶路程费时以外,另一个原因乃是,各门派从收到剑帖丶再到择定出赛人选并送出名单,中间得有一个月的期限,让门派执事能好好思量参与剑试的人选。毕竟不是每个门派都如南槐派这般单纯,纯粹以辈份来决定参与剑试之人。

    虽说还有一个月的期限,但南槐派众人早有定见,不准备等到送出名帖的前几天才来决定此事。

    「我说,霍师兄啊,您不是恰巧排定了三(日rì)後闭关一个月,潜心修练的吗?」排行仅次於霍征鸿的师弟樊修竹试探(性xìng)地问道。

    霍征鸿露出了苦恼的表(情qíng),叹道:「唉,先前只是觉得近(日rì)剑艺的进境略有窒碍,才决定闭关一阵,思悟剑理,一时疏忽了最近正是天下剑试寄来剑帖的时候,如今看来,咱们得在我入关修练前定下出赛人选了,否则恐赶不上寄出名帖的时间……」

    霍征鸿兀自说道,看上去丝毫没听出樊修竹的言外之意,众人还来不及接话,他又开口徵询道:

    「这出赛人选,众人可有何想法?我看樊师弟近来武艺又大有长进,要不樊师弟为我们南槐派担起此次出赛的重责大任吧?」

    霍征鸿看向樊修竹。

    南槐派里他们这一辈如今都算师执辈了,但真要收弟子入门,不只要熟稔派中所有剑法,还得到达一定的境界,对剑法有自己的心领神会,才有收徒弟的资格。

    眼下他们这辈中,可还有几个排行较末的师弟师妹,虽也是修练了十几二十年,早对南槐派剑法内外通熟,却因还未达到这种突破,座下尚未收有弟子。

    而樊修竹排行仅次於霍征鸿,座下更有一群表现优异的弟子,水准自然是不在话下。

    但眼下众人是要推举霍征鸿??!他怎能一派事不关己的样子呢!

    连一旁他的大弟子慕容殊都看出众人意图,悄悄掩嘴偷笑了,霍征鸿还在数着派中有哪些人适合呢。

    「唉唷霍师兄??!咱们大伙儿都属意您参加呢!」樊修竹一急,乾脆直接明说了。

    「这……」霍征鸿看来有些迟疑,「可我方才说了,我因近(日rì)剑艺进境有所窒碍,不得不闭关修炼的,实在不是适合出赛的状态……」

    「可师兄既然都闭关了,想必出关後剑艺便能有长足进步……」

    「闭关之後如何,现在未可知,可名帖必须在一个月内送出,届时要是我仍状态不佳……」霍征鸿对此甚是迟疑。

    「让我参加?!馆氲?,门外传来声音。众人转头望去,竟是步长雪推门走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步长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