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指挥若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重阳小道 书名:关山重重梦
    一时之间到处都是烧杀抢掠和哭喊之声,几百个突厥兵不费吹灰之力冲破胜远关如入无人之地,胡秉纯又惊又怒。

    三人走不多远,便发现胜远关守将李福通带着一队轻信东躲西藏极力躲避突厥兵,以李福通以往的经验,这些突厥兵冲进胜远关只是为了抢掠财物,等抢完之后即会回去,自己只需先躲藏起来,等突厥兵走后再次出来,而后再向朝廷上表自己誓死抵抗终将突厥兵赶走,其无耻程度可想而知。

    胡秉纯眼看着胜远关几千守军竟被这几百个突厥骑兵吓得丢盔弃甲没有丝毫抵抗,而(身shēn)为守将的李福通更是带头弃关而逃,立马冲上去一把揪住李福通。

    “你(身shēn)为胜远关守将不率军守关,竟然带头逃跑,弃这么多的老百姓于不顾,你还有没有一点军人的血(性xìng)了?”

    “原来是你们几个,你们想干嘛?”李福通这下胆子倒是很大,面对胡秉纯三人毫无惧色,瞪圆了眼睛,其(身shēn)边随从士兵也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对他三人动手。

    “想干什么?胜远关几千守军竟然不战而逃,我想杀了你!”胡秉纯攥着拳头恨不得将李福通脑袋给打碎。

    “你别乱来啊,有话好好说,我可是胜远关守将,你要是杀了我你们也休想活”,李福通被胡秉纯死死揪住,丝毫挣脱不动。

    “我暂时把你脑袋留着,你赶紧将胜远关的守军收拢起来一起抵抗突厥兵,再晚了这里所有的百姓都会被他们屠杀!”

    “你疯了吧,就我们这些人去跟突厥骑兵打那不是找死吗?”李福通听后大惊失色,在他的世界里周兵根本就不是突厥人的对手,至少自己完全没有跟这些突厥骑兵交战的勇气。

    “你要是不下令把他们收拢起来对抗突厥骑兵我现在就杀了你”,胡秉纯深知李福通虽是贪生怕死之辈,可也只有他才能将胜远关的周兵聚集起来一起对抗突厥骑兵。

    “好,好,我现在就下令,你别乱来”,李福通被((逼bī)bī)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胡秉纯。

    “来人啦,你们快点去把其余的弟兄都召集到这里来!”李福通极不(情qíng)愿地发布了命令,(身shēn)边的两个传令兵领了命令迅速地跑开,这些人早已练就了一(身shēn)逃命的本事,因此自然知道他们此时躲在何地。

    很快那两名传令兵就带回了胜远关的大部分士兵。

    “人都已经来了,你现在想干嘛?”

    胡秉纯将李福通放开,“你有没有胜远关的防略图?”

    旁边一个士兵立马将(身shēn)上的防略图从(身shēn)上拿出来递给了胡秉纯,胡秉纯展开地图快速地将它扫描了一番,立马变(身shēn)将军,给他们下达命令,“现在你们都听我的,要是谁敢违抗命令我就杀了谁,况且现在四处都是突厥骑兵,你们要是想活命最好听我的话”。

    “你打过战?难道你真准备去跟他们拼命?”李福通对胡秉纯一脸的怀疑,胡秉纯虽然行事果断,但看上去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或者是商人而已,质疑他如何来发布命令。

    “我观察了一下这个镇子的分布,市集的东边两面分布着房屋,一面临城墙,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布下一个口袋,只要将他们引到袋子里面扎紧口袋他们插翅难逃”,胡秉纯快速地扫看了一下地图迅速做出计划。

    “公子你打算怎么做?”王显也是第一次听胡秉纯排兵布阵,没想到说得有模有样,令他十分惊讶。

    “你叫什么名字?”胡秉纯问起李福通姓名。

    “李福通!”李福通不(情qíng)愿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待会儿你带领五百人主动与突厥骑兵交战,然后佯装败退,吸引突厥骑兵进入东集,一旦他们进去之后王显叔带领四百人截断他们的退路,系上口袋,我带领剩下的人埋伏在集市两边的房屋内,这些突厥兵没有任何防备,到时候大家同时杀出,一定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胡秉纯迅速将所有人安排妥当。

    “啊,让我去吸引突厥人???”李福通满脸愁容地看着胡秉纯。

    “只是让你假装与他们交战,又不是让你去与他们死拼,我们还有这么多人你怕什么?”

    李福通的贪生怕死就连(身shēn)边一些有血(性xìng)的士兵都十分鄙夷,无奈自己的(性xìng)命被胡秉纯拽在手上只得听命,带上五百名士兵冲到集市上去,临走之前胡秉纯又向元芷嘱咐道,“元芷,你跟李福通一起去帮我盯着他,他要是赶不听话你就直接杀了他”,胡秉纯故意把话说得大声震慑李福通。

    众人分别行动,元芷则紧跟在李福通(身shēn)后,李福通只得硬着头皮带人跑到街上,见着一队突厥兵正在前面,却踌躇不定不敢上前,元芷用剑抵着他的后背,“别想跑,快去!”

    李福通无奈,拿起兵器大喊一声,“杀!”带着(身shēn)边士兵主动往突厥兵冲杀而去。

    那些突厥士兵听到背后的喊杀声,回过头来,见李福通带人杀来,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却一点也不惊慌,站成两派个个拿着刀立在原地冷眼看着向他们冲来的周兵。

    待周兵快要靠近之时,十几个突厥士兵突然正面往周兵冲杀而去,一个个如狼似虎地咆哮起来,吓得李福通不由自主便往后退,又被元芷给推了回去。

    两方交战,周兵本来怯敌,见此阵势一个个都心里发颤,十几个周兵以以一敌众之气势左砍右杀,刚刚交战片刻,李福通的周兵便开始溃败,元芷大声喝住李福通,“站住,你要是再跑我现在就杀了你!”

    “姑(奶nǎi)(奶nǎi),你没看到突厥人这阵势吗,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再说了那胡公子不是让我们佯装败退把他们吸引到东集去吗?”

    “你是要把他们主力给引过去,就这么十几个人有什么用,只有消灭了这群人才能引来他们的主力!”元芷一直拿剑对着李福通,让他不敢后退半步。

    “我李福通今天怎么这样倒霉,碰到了你们这群催命小鬼,往前也是死,往后也是死,可还我不想死??!”李福通满腹的委屈,一脸的褶子快要皱成了包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快去!”元芷一脚把李福通踹到前面,然后自己也举剑而前,往突厥兵杀去,周兵受此鼓舞,一个个重新振作起来,跟着元芷一起冲杀而去,双方苦战一刻,突厥兵寡不敌众,死伤殆尽,一名突厥士兵只好跑去寻找主力支援,没过多久,几百名突厥骑兵全部朝这边杀来,所到之处,扬马挥刀,高屋建瓴,杀得周兵死伤惨重,元芷只好让李福通赶紧带着剩下的人逃往东集,三百多人拔开腿恨不得两步跨作三步,突厥骑兵则在后紧追不舍,一路追上去又砍杀了好几十名周兵。

    李福通进攻的本事不足,可逃跑的本事却是相当了得,一个人跑在了最前面,没过多久便跑到了东集,突厥骑兵紧追不舍,意图将这群周兵全部杀掉,一直追到了东集,李福通带着残余周兵被((逼bī)bī)到了城墙下面,突厥骑兵自以为他们无路可逃,正准备冲杀过去将他们赶尽杀绝,突然(身shēn)后马蹄声起,王显亲率四百余人策马而来,将东集的入口给堵住,突厥骑兵本来占据优势突然却陷入周兵前后夹击之中,但仍不觉自己中计,视这前后周兵如同无物,顿时分成前后两阵,一部分面对王显带领的周兵,一部分面对被自己赶入绝境的李福通等残兵,正准备冲杀,街道两旁的屋子房门顿开,胡秉纯亲自带领剩下的人从两边出来,而且个个手持弓箭,将突厥骑兵包围其中。那群突厥骑兵这才发觉中计。

    突厥人自知中计,脸上仍无半点惧色,只是充满愤恨,其中一头领呼着粗气,高举硬铁弯刀,“杀了他们!”两部骑兵背向而行,分别杀出。

    “放箭!”胡秉纯一声令下,两边的屋子里面顿时密密麻麻地(射shè)出许多箭头,如此短距而密集的攻击之下突厥骑兵纷纷中箭落马,等到箭矢放完之时,只剩下一百来骑围在中间。

    王显突然大喝一声,“杀!”策马在前,挥刀而来,如同割草切瓜一般将一个个突厥兵砍翻在地,重燃战场先锋猛将风范,看得周兵一个个目瞪口呆,连声惊呼,受此鼓舞,带着压抑已久的怨气喷发而出随后杀到,胡秉纯也从屋里杀出,三队混合一处,把突厥士兵杀得片甲不留,哭天喊地,眼看剩下的几十个突厥人已无招架之力,胡秉纯本(欲yù)饶他们(性xìng)命,可眼前的周兵却控制不住压抑已久的愤怒,一个个杀红了眼根本喊不住,最后杀得突厥人一个不剩,面对成堆的突厥人尸体,在场的周兵自己也难以置信,继而全部欢呼起来,镇上百姓发现突厥人全部被砍杀,一个个敲锣打鼓,摔碗撞盆纷纷出来庆祝,对周兵也是称赞不已,胜远关的周兵从未如此被百姓欢迎称赞,自是十分自豪。

    “胡公子你真是用兵如神啊,我们还从来没有打过今天这样的胜战,简直就是开天辟地呀!”一名周兵突然满脸堆笑地往胡秉纯吹捧。

    “突厥人到胜远关来从未遇到过任何抵抗,所以根本不会想到我们竟会主动攻击,他们是败在了轻敌之上,并非我有多大的本事”,这是胡秉纯自小以来第一次尝试指挥作战,小试牛刀竟会有这般成果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公子指挥若定有大都督之风,真是令人欣慰!”王显拍着胡秉纯的肩膀眼光里充满了期待。

    “这次突厥人遭遇到了这样的打击,短时间内肯定不敢再来胜远关劫掠,这里的百姓总算可以过几天安稳的(日rì)子了,王显叔,元芷,我们走吧!”

    “站住,不准走!”李福通突然面露凶相,四下的周兵分散开来一下子将三人围在中间。

重要声明:小说《关山重重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