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抢在庄臣之前求婚!

    说到这,乔南音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所以,她直接冷静的对墨非说道,“墨总我想你误会了,我和顾先生已经是两条平行线了,也并不会复合?!?br />
    “我会很快将合作案发过来的,而此次的案子我希望墨总不要填加感(情qíng)的因素,我想凭实力获胜?!?br />
    墨非倒是被乔南音的话搞糊涂了,顾黎修今天摆明了就是为乔南音的……

    “如果没什么事(情qíng)的话,我就先走了,不耽误你们兄之间的叙旧?!?br />
    乔南音说完便要告辞,一旁沙发上的顾黎修却冷着脸,没有表示任何的态度。

    直到乔南音走出去,顾黎修始终都没有说话。

    “什么(情qíng)况?你俩真分干净了?”

    墨非一头雾水,向着顾黎修抛出了问题。

    顾黎修冷着眸子,看向了墨非,“不要总在办公室里进行一些不健康的事(情qíng),今天幸亏闯进来的是我,如果是你爸,估计早就一枪……”

    顾黎修好心提醒了一句,也起(身shēn)离开了。

    看着两个人脚前脚后的(身shēn)影,墨非不(禁jìn)摇头笑了笑,真是有意思!

    等顾黎出了黛尔大厦的,门口早就没有了乔南音的(身shēn)影,这一次顾黎修也没有刻意的要追,乔南音估计要忙着刚刚比案子的事(情qíng)了,他也不想在占用乔南音的时间。

    只是乔南音刚刚在外人面前跟自己划清界限的话,还是有些让顾黎修烦的。

    一连这么多(日rì)下来难道乔南音的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波澜吗。

    顾黎修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收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便快步的走上了车。

    顾黎修并没有让司机直接的把车开回家,而是在t市的街头开始打转,他不知怎的,就是不想回家。

    车子已经绕了好几圈了,但是(身shēn)后的顾黎修却依旧没有回家想想法,反而夜游的兴致更浓了。

    “再开慢一点!”

    司机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照办。

    “再慢一些!”顾黎修依旧不满意,有提了一句。

    司机按着命令将车速又降低了一些。

    “再慢!”

    顾黎修依旧命令道。

    现在如果再慢,简直就要停下来了司机不(禁jìn)的反问了一句,“还有再慢”

    顾黎修没有说话,用沉默代替了一切,司机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那句疑问,只能按着顾黎修的话将车子开到了最慢,只保证不会熄火的速度罢了。

    周围的世界一下子慢了下来,就连街上的喧嚣声都更加的明显起来了,顾黎修转头看着车窗,看着这红灯酒绿的闹市街头。

    忽然路边的凌志珠宝的专柜店里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映入了顾黎修的眼帘,庄臣正在专柜里挑选着珠宝。

    凌志珠宝?

    顾黎修的脸色沉了下来,自己几天前在凌志珠宝的宣传片上下心意,今天庄臣就跑来选珠宝了?难道只是巧合吗?

    他不(禁jìn)的开始怀疑庄臣是故意的!

    “停车!”

    顾黎修冷着脸命令了一句,司机不敢再多说,立刻停下了本就开的不太快的车。

    顾黎修不(禁jìn)摇下了车窗,让自己看的更加的清楚。

    这一次顾黎修看的真切,庄臣挑选了钻戒!

    庄臣要向乔南音求婚?

    一个可怕的想法映入了顾黎修的脑子里,他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开车!”声音也开始变的不爽了起来。

    只是顾黎修不知道的是,庄臣当(日rì)拿着戒指去了庄颜所在的医院,今天是庄颜的生(日rì),而那个戒指也是庄颜喜欢了很久的,所以庄臣索(性xìng)就送给自己的妹妹做生(日rì)礼物了希望她可以早(日rì)找到真(爱ài)。

    顾黎修刚刚回到家里就愤怒的将绑在自己右上的假石膏(套tào)摘了下来,愤怒的扔在了地上。

    本来他是想借用手断了的借口来捆绑乔南音的,乘机促进一下感(情qíng),现在看了他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他不得不打破自己原定的计划。

    所以他一定要抢在庄臣告白之前跟乔南音直接表达自己的心意。

    想着他便快速的拨通了乔南音的电话,他要确定乔南音还没有被庄臣求婚,“你在哪里?”

    电话刚被接通,顾黎修就迫不及待的询问着。

    “家!”

    电话那端乔南音的声音有些冷漠。

    “一个人?”

    顾黎修依旧试探着。

    “你究竟想干什么?”

    乔南音有些不耐烦了。

    “回答我!”

    顾黎修生冷的命令道。

    “对,是我一个人怎么样,满意吗?顾先生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吗?我要说几次你才能明白,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已经……”

    除了刚刚那个肯定的答案,其余的话顾黎修一句都听不进去了。

    “在我到达之前你不要给任何人开门?!?br />
    顾黎修匆匆说了一句便挂掉了电话。

    之后顾黎修便直接开车去了乔南音的家,当顾黎修出现在乔南音门口的时候,惊到乔南音的并不是顾黎修的出现,而是顾黎修轻便的右手。

    “你的手!”

    乔南音看清楚之后,眸子立刻冷了下来,“你骗我!”

    顾黎修现在根本没有心思跟乔南音拉扯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他瞄了一眼乔南音的手,还没有钻戒的出现,看来庄臣今晚并没有行动。

    “明天你把一天的时间都空出来给我?!?br />
    顾黎修直接说道。

    “顾黎修你有病啊,大半夜的跑到我这里来就是为了说些。明天我白天要去黛尓大厦比稿,晚上的时候要和庄臣一起去honny餐厅跨年?!?br />
    乔南音大方承认了她和庄臣的亲密行程,对于顾黎修她没什么好隐瞒的。

    乔南音这么一说,顾黎修才想起来,明天就是12月31号了,honny餐厅是(情qíng)侣餐厅,看来庄臣是想在跨年的时候跟乔南音求婚吧。

    顾黎修当下立刻决断的说道,“明天下午5五点我会去黛尓大厦接你!”

    没等乔南音回应,顾黎修便直接离开了。

    (身shēn)后传来了乔南音的愤怒的声音,“顾黎修你神经病??!明天不管什么理由我都不会跟你走的?!?br />
    顾黎修自然知道乔南音的态度,所以并没有把乔南音的话放在心上。

    为了保险,期间他还给墨非打了一个电话,明天除了自己以外的男人要接走乔南音一概不许。

    第二(日rì),顾黎修直接去接了乔南音。

    当顾黎修赶到的时候,墨非正陪在乔南音的(身shēn)边,墨非刚想通知顾黎修,乔南音试稿成功了,但是顾黎修却连招呼都没有打,他直接扛着乔南音上了车。

    “顾黎修你放我下来!”

    挣扎无果,乔南音被强带上了车。

    简直又恼又气,顾黎修就像个强盗。

    不仅如此,顾黎修还把车锁上了,开始漫无目的的带着乔南音行驶在大街上,并且丝毫没有让她下车的意思。

    顺便将乔南音的手机抢了过来,关了机。

    “顾黎修让我下车?!?br />
    顾黎修的眸子暗了暗,抬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9点钟,给我三个半小时的时间,如果三个半小时之后你依然想走的话,我不会耽误你和庄臣跨年的?!?br />
    乔南音并不知道顾黎修想要做什么,但是看样子,他并不会轻易的放走自己,乔南音只能缓缓的点了点头,“好吧?!?br />
    只能应下了顾黎修的提议。

    得到了乔南音的回答,顾黎修脚下的油门不由得踩深了一些,快速的带着乔南音到了一家(日rì)料的门口。

    这是他们大学附近的店,装修的很精致。顾黎修带着乔南音随意的选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点了一些小菜。

    “你带我来干什么?”

    乔南音不懂,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故地重游?

    顾黎修的眸子有些深邃,“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br />
    他的语气很淡,带着些感慨的味道。

    乔南音不(禁jìn)皱起了眉头。

    顾黎修的第一次见面,是他以为的他第一次见乔南音。

    而在乔南音那里,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见顾黎修。

    她第一次见顾黎修是新生开学典礼上,耀眼的顾黎修。

    而这个地方,则是白默默第一次带着自己见顾黎修的地点!

    “是吗?这是你的第一次,并不是我的!”

    她的语气十分冷淡,甚至连抬眼看顾黎修都不想看。

    “哦?看来你之前就关注过我了?”

    顾黎修的眉峰挑动了一下,语气里带着些成就感。

    乔南音没有接话。

    “那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

    顾黎修只能继续起着话题,想要和乔南音多交流些过去的事(情qíng)。此时,上菜的服务员中断了他们的对话。

    顾黎修帮乔南音夹了些菜,然后才认真的盯着乔南音准备听她回答的。

    但是,乔南音却迟迟不肯动筷子,也不回答刚刚的问题。

    顾黎修不(禁jìn)思忖,看来她不喜欢他们之间的这个回忆。

    “结账,走人!”

    所以,当下顾黎修利索的结了账,直接带着乔南音移动到了下一个地点——一家咖啡厅!

    那是一个雨天,他们在这里浪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几个人坐在一起聊了很多东西,当时顾黎修意识到乔南音并不似表面柔弱,内心有着另外一个世界的。

    当然他忽略的是,白默默依旧在??!

    所以对于乔南音来说,依旧不是什么好回忆。

重要声明:小说《余生太长,你好难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