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莫一兮的始末

    随着夏杰的离开,监牢里再次掀起灰蒙蒙的灰尘,青儿缓缓地抬手虚按,女娲后人独有的力量升起,顷刻间就将周围涤((荡dàng)dàng)一清。

    她看着李逍遥突然笑了起来,问道:“小兄弟,我看的出来,你们应该都认识灵儿吧。能说说我化成石像以后……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吗?”

    “灵儿她,生活的很好,在她成长的这段时间里,有姜姥姥陪着她……”李逍遥仔细回忆着,从他踏入仙灵岛开始,到出现这样的变故,如果真的没有南诏国这一档子烂事,或许她会很快乐地生活一辈子吧?

    想到这里,李逍遥也顾不得和她煽(情qíng)了,郑重地劝道:“皇后,现在的南诏国不是你能一手拯救的,我很清楚这一点,你也相信我的对吧?”

    “恩,既然你们能出现在这里,我当然会相信你们。事实上,我也没有质疑过你们不是吗?就算刚才你口中那位夏大哥说我愚蠢,荒谬,我也相信他说的是对的?!?br />
    青儿的坦诚让李逍遥蓦然一惊,她之所以信任自己,想必也是因为这是女娲神像让他们穿越而来的原因吧。

    毕竟有这么一位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神像,很多事(情qíng)虽然才刚刚开始,但在它的眼中,早已经成为了历史,自然能判断正确与否。

    但信任之余,青儿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如此清楚的认知,这就让李逍遥深感意外了。

    “你既然清楚这一切,那你为什么……”李逍遥想到了那个给灵儿带来困扰的青儿的石像。

    但现在青儿还并未化作石像,也没有留言,所以他也感觉这样问有些不对,立马又换了个说法:“不,我的意思是,你愿意你的女儿跟你承担同样的命运吗?”

    “恩?”

    青儿有些拿不准李逍遥想说什么,但她眼睛一转,想到了他们之前说的十年后解散拜月教,平定南诏一事,又淡然笑了笑:“如果,我的女儿能够扛起这一切,我认为这是种福气?!?br />
    曾记得,当年自己带着灵儿去女娲庙时,女娲神像就曾明言,灵儿是对女娲一族非常重要的一个存在。青儿当时还不清楚神像为什么这样说,现在回想起来,或许这就是神像的先见之明吧。

    李逍遥同样不清楚青儿内心的想法,此刻听到她这样表态,再联想到灵儿当(日rì)的失魂落魄,以及夏杰对于她们女娲一族使命一说的分析,他当即断言道:

    “这不是福气,这是灾难!”

    李逍遥极其正式地恳求道:“说真的,我很佩服你这种心怀天下,为国为民的(情qíng)怀。但,请你不要把这种责任强加给他人,尤其是灵儿!”

    看见他这幅模样,以及发自肺腑的述求,青儿也不由得愣住了:“你,你和灵儿?”

    她之前倒是没有把这两人和灵儿的关系往那方面想,但现在看李逍遥的表(情qíng),这里面似乎有事??!

    “呃,我……”

    虽然现在的青儿同样美艳动人,但李逍遥却是在她的目光下缓缓抵着头,被发现内心秘密的少年,彻底坐蜡了。

    青儿也是明白人,倒也没有去纠结这点儿女私(情qíng),反而顺着话题道:“也许你和他说的都有道理。如果我们是普通的凡人,我也不会对我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我何尝不希望她快快乐乐地活着,但我们是女娲后人,很多事(情qíng)根本(身shēn)不由己?!?br />
    李逍遥张了张嘴,想说却找不到话说。

    他很想借助夏杰之前说的,用她不明智的做法来反驳她。但现在的(情qíng)况反倒是他们支持她这样做,这样的话,他想把灵儿从中摘出来就很难了,因为之前的理由根本不具备说服力。

    而此刻去追逐莫一兮的夏杰,也在天牢外千米左右成功拦住了他。

    现在的酒剑仙没有酒葫芦法器,而且修为也没有十年后那般强,所以此消彼长之下,夏杰的速度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被截来下之后的莫一兮,也极为震惊。

    他站在剑上,愣愣地看着悬停在自己面前的夏杰。之前看不透他的修为,还以为是对方实力不济,现在看来,他的实力完全在自己之上啊。

    虽然对方的容貌才二十多岁,但浑(身shēn)灰蒙蒙的法力极为凝练,似云雾一样缭绕他的(身shēn)旁,形成一个薄如蚕丝的圆形气茧,这种驭气飞行的手段,和弃剑的殷若拙同出一辙。

    莫一兮也顾不得方才的震怒,惊呼道:“你的修为……难道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

    夏杰也没有去蹭他的飞剑,就这么虚空站立着,微微一笑道:“当然是真的,而且还有更多的东西,你想听吗?”

    当今天下虽然强者不少,但会蜀山法,并且有如此修为的人,莫一兮从未见过,他皱眉道:“这……刚刚那小子说的什么什么过去现在,什么水魔兽什么石像,这些都是真的?”

    “不止这些,还有圣姑明渊清,以及她六年前诞下的女儿……”

    “什,什么???!七年前我和她竟然还有……”

    夏杰悄然一笑,他之前没有拦住莫一兮,就是在疑惑一个问题。

    如果刚才的莫一兮没有离开,那他必然会知道后面的,也就是关于青儿到底死没死这件事的真相。

    但他们穿越之前的莫一兮并不知道,甚至就连女娲庙的秘法他也不清楚。

    这就说明,刚才自己和李逍遥说了一长串,莫一兮根本没有听进去。他的一颗心都放在了青儿应对灾难,会牺牲这件事(情qíng)上。

    而他不知道,这就是夏杰知道的历史了。那么,现在他就要合盘托出明渊清和阿奴的存在,从而支开他。并于青儿化(身shēn)石像镇压水魔兽之后,再行与他安排授法刘晋元,以及土灵珠和雷灵珠之事。

    这样一来,自己这大半年来经历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之前透支享受的各种便利,就是源自于自己现在的付出。

    当年青儿与巫王成亲之夜,莫一兮喝了个烂醉如泥,机缘巧合之下,和圣姑明渊清(春chūn)风一度。从此莫一兮自感羞愧,一直对她避而不见。

    谁料到,他与李逍遥都是一发入魂的神枪手,仅仅一夜,明渊清就这么神奇的怀上了。

    “我,我竟然有个女儿……”

    等夏杰说完关于明渊清的事(情qíng)后,莫一兮彻底呆了,他脚下一软,法力失去控制甚至保持不住飞剑,差点一跟头从天上栽下去。

    夏杰眼尖手快,大手一把抓过去,又搀住了他,苦口婆心地劝道:“没错,你有个女儿,明渊清的(身shēn)份你也清楚。

    她是圣姑,能否嫁人我们先不说,单说人家就这么不明不白生了个娃,一个人苦哈哈地带着孩子,而且还得看着你整天绕着青儿转,你说,她心里会怎么想?”

    “你要是真(爱ài)青儿也就算了。关键是,你对她的感(情qíng)是怎么来的,你心里没点数?人家那是和殷若拙彼此相恋,你拿着个吊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不?”

    “我,我……”

    莫一兮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抱着头一脸苦相,不知是在追悔,还是在思考怎么办。

    当初是他鬼使神差,自己拿着人面吊坠,想要重复殷若拙的悟道之路,结果越陷越深。

    结果悟道后的殷若拙不在乎世间万物,而青儿的一颗心也都放在殷若拙的(身shēn)上,之后更是明白了自己的使命,由小(爱ài)变成大(爱ài)。

    这两人都超脱了世俗的(情qíng)感,留下莫一兮在那儿自娱自乐。之后的他虽然也明白这不是自己,但溺于(情qíng)者难自救,还对青儿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现在,幻想被更加沉重的现实击溃了。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莫一兮极其认真地抬起了头。

    夏杰侧头四下看了看,分辨出了女娲庙的位置,抬手一指道:“朝着这个位置飞半刻钟的时间,有一座女娲庙,水魔兽出现后,圣姑她们会被拜月教徒围攻,至于她的孩子是不是你女儿,你可以自己去问?!?br />
    莫一兮抬眼看去,记好位置后,又低头看着底下的天牢,以及圣湖的方向,迟疑道:“那这里……怎么办?”

    感(情qíng)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虽然他此刻已经大致摆脱了那份(情qíng)感的影响,但要他眼睁睁看着青儿去死,还是有些不忍。

    “别想太多?!毕慕馨参康溃骸澳阆衷诘氖盗μ?,上去就只有送死,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了,我们从以后而来,肯定是有……”

    还不等他说完,不远处地面的天牢内,陡然升起了一股较弱的法力波动,而后又陡然变得强横起来。

    那就是女娲一族特有的女娲之力,而最初较弱的力量就是青儿自(身shēn)的法力,因为产子传递力量的原因,她自(身shēn)所具备的女娲之力已经很弱了。

    而变得强横的原因,则是她激活了自(身shēn)的血脉,变成了梦蛇的形态,同时还加上了三圣器之一天蛇杖的力量。

    与此同时,夏杰和莫一兮脸色骤变,在圣湖方向,一股更加强横的力量波动正在冉冉升起……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