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这么任性

    什么花这么丑?

    她晃晃脑袋,奇怪自己怎么会对一朵花来气?

    就算丑也不应该???

    正想仔细观察一下这是怎样一朵奇特的花,一阵风吹过,地面只剩下一片青绿。

    幻觉?

    还在看比斗的人发现,千羽的剑势忽然变了,她一改退让和忍耐,忽然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势头,正面迎上了吕聘婷!

    从剑柄处开始,那把破剑一点点变得金灿灿夺人眼球,离开千羽的手,被御剑法诀送至半空时,忽然恢复成了原先千羽看到的那副土豪模样!

    吕聘婷首当其冲被刺了一下眼睛,条件反(射shè)别过了头。

    然而剑势已起,千羽的剑横扫长鞭后直((逼bī)bī)吕聘婷脖间,眼看就要戳下去,最后关头硬是改变了走向,撞在其中一道鞭影上,险险只划破了她的脸。

    白翳看的清楚,相撞的那一根,绿的十分显眼!

    然而他,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相比于刺伤喉咙,这本是小伤,可是与吕聘婷有过相处经验的人都知道——不好!要遭!

    “你又扮猪吃老虎!假装坚决不熟练迷惑我!”

    再一模伤口,更是气得浑(身shēn)发抖——

    “你居然敢伤我的脸!”

    千羽有些无语。

    对战时候面对她的剑不闪不躲直接硬拼,结果对接时刻自己转头露出脖子,她没乘人之?;怪鞫白排ど耸值奈O崭谋湟丫ㄏ碌慕J?,就为了让她受伤轻点,可对方的重点居然在这里?

    又不是靠脸吃饭的歌姬!又不是不会治伤!皮外伤而已,对修仙的人来说多大事儿?

    再说咱们在打架呢!不是喝下午茶聊天啊姑娘!你丫快把我衣服抽碎了我都没说一句,还莫名下(套tào)让姑(奶nǎi)(奶nǎi)变哑巴了我都没嘴说!

    现在居然还先委屈上了???!

    姑娘,你这么任(性xìng)我会告诉你妈妈哦?

    槽点太多,一时不知从何吐起!

    千羽张口(欲yù)言,嘴巴徒劳的动了动,这才想起自己说不了话。

    看见她举动的云衍十分纳闷:“她这是做什么?学鱼呢?”

    司徒恒看着千羽摸喉咙的样子,灵光一闪:“会不会,她说不了话?”

    “说不了话?”

    云衍重复了一遍,再看一旁歇斯底里的吕娉婷,不过片刻就哼了声:“倒是那大小姐的作风!”

    场上,吕聘婷已经疯了一般疯狂攻击起来,那模样,比起之前,更像孤注一掷跟对面人杠上了!

    脸上已经传来刺痛感,神思也更恍惚,不太清醒的脑海中仿佛只剩下一句话——

    杀了她!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

    甚至下一刻,她居然自腰间掏出一叠符箓,抬手就准备扔!

    过分了??!

    说好了各凭本事,这东西哪儿能算她的本事?

    除非她是一边打架一边画出来的!

    或者压根除了画符别的什么都不会!

    这种(情qíng)况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就会说明,对手也不会有意见,一方面人家愿意浪费符箓砸钱,另一方面,多数人是不会得罪符箓师的,谁还没个不方便要借助外物的时候?

    可明显吕聘婷压根不属于这种(情qíng)况嘛!

    云衍“哎哟?”一声就要抗议。

    迦南已经先一步出了声:“吕聘婷,把符箓收起来,否则失去比赛规则!”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小凤妃:上神,独家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