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一桶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姑射山人 书名:以太坊
    江雪哼着歌儿从她给居尘租的房子里走出来,像(热rè)恋的少女一样,走路都带着蹦蹦跳跳的,不过她感觉自己失态,立刻停止了这种行为,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忘乎所以。

    她完全不知道不远处正有一双猎人般的眼睛盯着。

    这是属于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的眼睛,斯文的人禽兽起来越不像人,这位就是江雪的同事,一位正在追求她的年青教师,不过是工科老师,不是数学系的,叫方子正。

    他什么也没做,就这么看着江雪的背影走远,看着她钻进她的塔夫绸白本田飞度,远去。

    然后方子正走出他的黑色(日rì)产天籁,径直朝着江雪刚刚走出来的那栋楼而去,他刚才已经看到了江雪所到的楼层,大概在5、6层,只有几个有限的目标。

    他首先来到5楼,仔细研究这里四扇门中的每一扇,仿佛像从一点蛛丝马迹当中发现真谛。

    看了一会儿,他决定挨家挨户敲门,1、2、3、4……只有一家没开门,开门的他都说找“江先生”,排出了三家。通过同样的技术,他愣是把5、6层楼的8个房间都排查了一遍,只有三户人家没开门,有可能是没人在家,也有可能是他寻找的目标。

    这人好像在哪儿见过,居尘从“猫眼”看到方子正,谨慎没开门,这位不速之客一直在门外徘徊,到底想干啥?

    是江雪带了的朋友?不过,江雪应该知道居尘不想见到任何不信任的人,那么……他是自己来的?通过跟踪江雪吗?

    能做得出这种事(情qíng)的人,恐怕不简单,居尘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可疑的人。

    既然是可疑的人,那么很有可能自己已经暴露了,居尘立刻收拾细软,准备连夜离开,甚至等方子正离开他就立刻离开。

    方子正刚刚下楼,居尘立刻从窗户盯着下面的人头。

    估摸着时间,但方子正好一会儿才从楼房走出,还抬头朝居尘的窗户方向瞅了一眼,一个(阴yīn)鸷的眼神。

    居尘看着他走进了那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天籁,然后驱车离去,这一去倒是(挺tǐng)坚决,离开的方向跟江雪一致,更加验证了这位是理工大的老师,居尘更加确定。

    方子正回到学校,来到江雪居住的教师公寓,看着那辆白色的飞度,好一会儿,决定直接找江雪问个清楚。

    江雪开门,微笑:“你怎么直接上来了?”

    方子正一脸扑克:“你知不知道,你正在干违法的事儿?”

    江雪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方子正:“你知道我说什么,我知道你刚才去了什么地方,我要纠正你!”

    江雪也扑克了:“不知道你说什么!”

    方子正:“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你就知道我说什么了?!?br />
    江雪早就得到了居尘的秘密通知,所以面不改色,也知道居尘早有准备,不怕方子正报警,但方子正这么坚决的报警,丝毫没有曾经共事的同(情qíng)心,真的让江雪很失望,也怀疑是不是正如居尘所想,这货就是举报甚至设局陷害居尘的那个。

    亏得他还一脸正气的样子。

    江雪:“那我期待警察来,你进来坐吧,喝杯饮料?!?br />
    方子正凝视她半晌,在揣摩她为什么这么笃定。

    疑神疑鬼之间,方子正最终还是没有真的拨打妖妖零,只不过邀请江雪去吃饭,被婉拒。

    居尘今晚又露宿街头了,到了晚上10点多,他才把一堆行李从房间里弄出来,到他熟悉的街头去搭帐篷。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二天起来,他发现自己鼻子有点堵塞,应该是感冒的前奏。

    这时候,正好钟少发来消息,称他们那个用区块链技术来搞“合租”的项目算是彻底失败了,大概是因为没有任何房东乐意把房子租给陌生人,在西方也不行,因为恐怖主义横行,谁知道租客会不会把他的房子用来当作空袭的据点呢?

    居尘还想着当这个项目有了眉目就搞租车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胎死腹中了,心(情qíng)更加郁闷,很久没回复,钟少还说已经花了十几万来推广这个,都打了水漂了,不过没关系,他经常玩儿网游也会花上十几万。再说了,通过这个不靠谱的项目,他们的编程众包软件得到了锻炼,这个才是重头戏。

    居尘郁闷了半晌,不甘心这个项目就这么雪藏,就想着把它卖出去,并且对客户说明,这程序可用于任何类型的共享,除了对标airbnb的合租,还有对标uber的租车,还有共享酒店(分享一个双(床chuáng)房)、共享自行车(不是摩拜、ofo那种,而是几个人合买一辆自行车)、共享电瓶车、共享充气+娃娃、共享昂贵的书籍、共享……任何你想得到的东西。

    10万块或者等值的比特币、以太币一份授权,负责安全升级以及随后的软件售后。居尘自己生病中,懒得具体执行,就把营销的事(情qíng)交给钟少了。

    这个钟少还真给力,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兴奋地告诉居尘,居然已经谈妥了一份授权!这个客户的要求是项目全程保密,你不知道他要共享的是什么玩意儿,这正是区块链技术用武之地,对别的程序可能还有疑虑,但是居尘这(套tào)东西正好可以实现,没有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在内,能够知道共享的项目是什么,一切关键信息都被以太坊的只能合约给加密了。

    以太坊的执行速度比较差,居尘特别用节点染色技术开发了加速功能,这个客户对飞速的智能合约十分满意。

    居尘这可是带病开发,还好他只需要把测试写出来交给“任劳任怨的”众包(爱ài)好者,他把10万块钱的5万都通过以太币分给了参与者。这5万块钱本来是他的分成,所以,他这笔买卖1分钱都没赚。

    钟少知道之后,慷慨地把自己的5万块钱分成又分了一半,也就是2.5万给了他,顺便偿还这些(日rì)子以来他无偿资助居尘的1万块钱,所以,现在居尘拥有了1.5万的净收入,通过这个共享经济通用软件的授权。

    终于可以不用嗟来之食了,居尘感觉感冒都好了不少,不过,算算(日rì)子,也快到了了感冒自愈的7天时间,难得的是他带病工作没影响康复过程。

    “1万5……哎,真不错,什么时候才来第二弹???”感冒末期的居尘躺在他的野营帐篷里,翘着腿,抖着腿,畅想着(日rì)进斗金的美妙滋味,什么老庄、释迦摩尼,在亚当斯密的资本道德面前都靠边站。

    第二弹不容易,因为现在都过去了7天还没动静,虽然说开张就能吃几个月,这7天还是让人惴惴不安的。

    有一只野猫光临他的“行在”,居尘心(情qíng)大好,到附近给它买了一包猫粮,交了这个“异星”朋友。

    居尘特别喜欢猫,它们独立自主能力强,被主人遗弃之后状态都还不错,说不定还能自己捕捉野味儿,啮齿类、鸟类,当一当生态杀手什么的。

    不过,这只野猫肯定不属于生态杀手,它特别腼腆,叫声很(娇jiāo)媚,但却是一只公猫,所以居尘给它起来了外号:伪娘。

    他还没来得及叫几次伪娘,旁边的一个流浪汉就过来给伪娘正名,说:“它叫乐乐,我也很喜欢乐乐,你买的猫粮我见过,好贵的鳕鱼挑嘴配方!要100多10公斤。我都买9.9包邮的?!?br />
    居尘奇道:“你会网购?”

    流浪汉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破旧的智能手机,看不出什么牌子:“当然,哥们儿以前也是坐过办公室的,可惜后来……算了,往事不堪回首风雨中?!?br />
    居尘微笑道:“流浪(挺tǐng)好的,我都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br />
    流浪汉:“好个(屁pì)啊,浑(身shēn)都痒痒,你现在刚刚开始,以后就知道厉害了,要是有人收留我,哪怕一个茅草屋都行,唉!”

    居尘:“你可以自己盖一个草屋?!?br />
    流浪汉:“不会,没难么简单?!?br />
    居尘:“想要简单,有更简单的,而且比草屋更结实,三只小猪如果会这手艺,大灰狼来了都不怕?!?br />
    流浪汉:“哦?愿闻其详?!?br />
    居尘:“就是用塑料袋装泥土……不不,泥土不行,南方多雨,装沙子,然后堆垛,圆形的金字塔形状,下面大,上面小,最后合拢,一个非常结实、冬暖夏凉的沙屋就建成了,塑料袋非常结实的,而且耐腐蚀?!?br />
    流浪汉心动了:“哦?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塑料袋不贵吧?”

    居尘:“便宜得像不要钱,你去工厂趁人不备拿一堆,被看见了也没人苛责?!?/DIV>

重要声明:小说《以太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