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父亲?大哥?

    “老大,你先过来,这个孩子以后就是咱们家的一员了,他叫。。。算了,等你爹回来再说吧,老二!你哥(身shēn)上这么脏,为啥你(身shēn)上连点泥都没有?”妇人本想给自己两个儿子介绍一下冷浩南,结果发现不知道这孩子叫什么,只得半路转移了话题,说着说着音调突然提高了不少,吓的正在到处翻找吃食的冷家老二-冷战军激凌凌打了个寒颤,突然捂着肚子哀嚎起来。

    “哎吆!哎吆肚子又疼了,娘哎,今天不知道咋回事,肚子疼了一天,哥让我歇着,他一个人做了两份工,是吧哥!”

    冷家老娘把脸一拉,闪电般上前几步一把拧住老二的耳朵骂道:“混蛋小子!今天又偷懒?;?,你哥上辈子欠你的不成?今天老娘非得扒你一层皮不可!”

    冷战军双手抓着老娘的手叫到,:“娘哎!俺真的是肚子疼??!不信你问问大哥呀!”

    冷家老娘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tào),右手紧紧拧着他的耳朵,左手掐腰扭头瞪向自家老大,喝问道:“老大,战军是不是又在糊弄我,给我老实回答?!?br />
    “娘。。。战军说的,是。。是真的。。吗?”老爹被冷家老娘一吓唬,话都说不利索了,竟然反过来问起了老娘。

    “混小子!你就这点出息吧,老娘今天不扒了你的皮,你就是我爷爷!”冷家老娘把手一甩,转(身shēn)麻利的抄起墙角的扫帚就要做一顿扫帚旮瘩炖猪(肉ròu),被门外一声呵斥给吓住了。

    “行了!天还没黑呢,大呼小叫的,你不嫌丢人,老子还嫌弃呐!”

    冷家掌柜的,也就是之前冷浩南看到的哪位中年男子,一手拿着一张纸条,一手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娘~”小女孩松开老爹的手掌,撒着欢的一头撞进妇人的怀里,搂着脖子亲昵的叫着。

    “哎吆喂!我的宝贝闺女回来了,走走走,娘给你留着一块桃酥呢?!备救税焉ㄖ闼媸忠欢?,单手抱起闺女转(身shēn)往进了里屋,看上去颇是惧怕这位冷家掌柜。

    “老三呐?怎么还没回来?”冷家掌柜-冷成斋问自家老大。

    “刚才在挖河沟的时候看见他了,应该快回来了吧?!崩渌计裘粕?。

    “嗯,都先等着,等老三回来,我说个事?!崩淅系滔乱痪浠爸?,摸了摸冷浩南的小脑袋,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抽起烟斗。

    冷浩南泪眼模糊的看着自己前世的父亲,今生却成了毫无关系的陌路人,心里的酸楚和难受纠结着他的心灵,现在的他,只想扑到自己父亲的怀中狠狠地大哭一场。

    曾几何时,自己已经只能在偶尔的梦中见到你,只能在想念的时候,翻看一下老旧的相集,寻找属于你的印记,你可知道,失去了你的世界,真的很不习惯??!爸!

    泪水湿透了衣襟,冷浩南如同木偶一般往前挪动着,想要靠近自己的父亲,想要确定这是真的!

    砰砰砰!

    “老冷!在家呐?”

    一声急促的敲门声如同惊雷一般将回忆里的画面震的粉碎,惊醒了陷入极端激动状态的冷浩南,他猛地停住脚步,看着面前年轻的,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如同针扎刀绞般难受。

    “冷静,冷静,冷静下来,他可能只是长的跟父亲一模一样,也可能是同名同姓,就算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现在,又是那个?先搞清楚状况再说?!?br />
    冷浩南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shēn)体和(情qíng)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冷思启不再做声。

    “老詹,怎么了?我家的门都快给你拍烂了,来来,先进来,坐下说?!崩淅系浇敫?身shēn)子来的正是自己的老搭档,一同在粮油厂工作的老伙计詹健忠,忙起(身shēn)招呼他进来。

    “还怎么了?你赶紧跟我走,你家三小子又惹事了,快点快点,完了孩子要吃亏啦!”老詹见一家人都在,急的他几个跨步窜进来,拉住冷老爹的胳膊扭头就走。

    “哎?哎?什么事??!你慢点,翻不了天!”冷老爹被拉的急了,手里的烟斗都给撞掉了。

    “老大老二都跟着!我说老冷啊,你家三小子也忒能惹事了,赶紧的,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崩险部蠢词钦孀偶绷?,根本就不停下说事,看见冷家老大老二都在,开口招呼两人一起走。

    “我家还有事,你给我说清楚了再走!”冷老爹也是个脾气犟的,只见他空着的手往老詹肩膀上一搭,也没见使什么力气,把个近一米七八,体重最少也得有一百三十多斤,正急匆匆望外走的老詹被一下定住了(身shēn)子。

    “唉呀!你这老小子!别浪费时间,咱们一边走一边说不成嘛?”老詹站在那里动弹不得,急的都快哭了。

    “你不说清楚,就是天塌了我也不走!”

    “得!服了你了,你家老三把人给骗得跳了湖,你再磨蹭,就要出人命啦!”老詹无奈,这伙计就是这么犟个臭脾气。

    冷老爹闻言脸色一变,嘴里骂了声娘,脚底一动,闪电般冲出街门。

    “我去!爷爷果然练过!”冷浩南看的目瞪口呆,上一世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的老爷子平时不显山不漏水,记得有一次自己吃核桃砸不开,正在院子里喝着茶水眯着眼睛晒太阳的老爷子,随手一根指头一敲,坚硬的核桃应声碎成三四瓣,只可惜自己当时年纪小,虽然缠着老爷子学了两天,却是没有坚持下来,这一次,自己怎么也要把他的看家本领都学来!

    老詹招呼一声,跟着追了出去。

    “老二,咱们赶紧。?!崩渌计粝虢凶哦芤黄鹱?,结果话还没说完,老二冷战军已经抓着一根大葱,叼着一个窝头钻进屋里去了。

    “老二!你不跟你爹一起去看看,跑屋里躺着干啥?”

    冷老娘的声音好大,震的冷浩南差点翻个跟头,扯着自己老爹的手就望外跑。

    “老。。呃,大哥,咱们赶紧去看看吧?!辈畹闼德┳旖谐觥袄系崩?,冷浩南强制扭过口条。

    “嗯~咱们赶紧去,这个老三,整天惹事!”冷思启不疑有他,反手带着冷浩南一起冲出自家胡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有间小黑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