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美人心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姝沐 书名:楚宫·孟嬴传
    楚王想立孟嬴为后的心思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即便是朝臣纷纷阻止,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有孟嬴开心,他便想给她最大的荣耀。

    曾经有过太子妃的名分又怎么样,秦国的公主又怎么样,楚王就是要让全天下看看,这孟嬴乃是他后宫中的人。

    可是,孟嬴听到了这话的时候,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她侧首望向了刚才蹦跶得最欢,也话说得最快的骊美人去,“这后位于我,委实沉重得紧,更何况我(身shēn)负有前太子妻子的名分在,大王立我为后,也未免遭人笑话了?”

    “这又何妨?”楚王一听到这话,脸色也沉了起来,前太子之事,虽然时过境迁,但是终究是天下人拿起来甩不掉的笑柄,却没想到现在连孟嬴也自己拿起来说,“更何况,太子建已死,寡人心善不再追究他的妻儿,天下人谁还敢追究?”

    “只是不敢罢了!”孟嬴悻悻然的浇了楚王一头的冷水,随后转眼看着这(身shēn)后的一帮美人,掩嘴一笑,“大王且看,这后宫之中姹紫嫣红,闲置妖娆,想做王后的人多了去,且看看谁人有这才德,便封谁为后吧!孟嬴定当恭谨跪拜,不敢有丝毫轻慢?!?br />
    那群美人一听到孟嬴说这话,即便是谁心中没想过这等荣耀,但是此刻在楚王的面前,却是谁都惶恐了起来,纷纷在地上跪了下去,“妾(身shēn)不敢!”

    “美人,你又何须如此?”楚王也是有些恼怒了的模样,随手不耐烦的一挥,让这群美人起(身shēn)来,“都各自散了吧,跪在这里碍眼!”

    诸位美人没有想到难得见到大王一面,最后却落得个不欢而散,皆都心有怨言,但是却又不敢发作,只能够依照楚王的话退了下去。

    徒留孟嬴在这里,公子珍跑着过来,扑进了孟嬴的怀里,“母亲,你陪珍儿玩玩好吗?”

    “珍儿乖,且先随迎娘去玩吧!”孟嬴的心思也不快,将公子珍交给了迎娘,自己依旧坐在那里。

    迎娘将公子珍给带下去,孟嬴则是依旧坐在当处,却是若有似无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袖,也不理会楚王,这些年来,她便是这样对待楚王的,不冷不(热rè),让楚王的心中也好生的难受。

    终于,楚王便是按捺不住了,率先开口,“孟嬴,寡人待你如何你应该清楚,这楚国王后之位别人是求之不得,你却是得而不求,甩了寡人这么久,你究竟是想要什么?”

    孟嬴抬首起来,一双眸子仿佛深渊般,安静且深沉,教楚王看不透她,“我想要一份心安理得,更想要一份大王求之不得?!彼低?,她勾唇媚媚的一笑。

    便是这般越是求之不得的若即若离,更是让楚王挠心挠肺,坐立不安,“这后宫之中你已然独得恩宠,如何不心安理得?让寡人这般求之不得,便能让你开怀吗?”

    “或许吧!”孟嬴淡淡的说,回首望向了迎娘带着公子珍离去的那个方向,像是某种缅怀的样子,睹物思人,“王后当年治理的后宫平和无波,深得天下人称赞,我却未必,我只会让人想起一些不快的事,甚至,还想起了一些人?!?br />
    现在再回头想想,其实当年王后所说的并没有错,她对于整个楚国而言,只能是一种耻辱,有时候午夜梦回,冷汗浸湿了衣衫的时候,连自己都嫌弃自己的脏。

    楚王听了这话,原本心里就不快了,现在则是更加添堵,蓦地站了起来,指责道:“你难道还心系着太子建?”

    楚王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来回踱步,指着自己的鼻子,“你不就是嫌弃寡人年迈吗?你不就是嫌弃寡人粗鲁吗?那太子建有什么好,他是年轻,可是不也同样早早的去见了阎罗王?当个与太子妃有什么好,你且看看那齐姬,哪有你现在这般雍容,连唾手可得的后位都不要!”

    听到这一番话,孟嬴却觉得好笑了起来,可是,却也不想去辩驳什么,“大王想这么认为,便这么认为罢了,太子建……确实死得可惜可叹,妾(身shēn)深感遗憾?!?br />
    “哼!”楚王闻言,更是火上浇油的模样,一个愤怒甩袖,便是转(身shēn)回了王(殿diàn)去。

    孟嬴一人坐在当处,静默的看着眼前这仿佛静止下来了的场景。

    楚王的(身shēn)影已然去远,徒留下她自己一个人,有风吹过,吹送起这(身shēn)上的宫裳,也传送来阵阵芬芳,翩然的衣袂,更是显得她出尘不染。

    “太子建……的确十分遗憾,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她喃喃的说着,抬起头来看着天。

    花园的拐角处,迎娘追着公子珍跑,却是追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找不见了公子珍的(身shēn)影,却是见到在不远处的地方,骊美人与着刚才那一帮美人的私底下嘀咕。

    却听得骊美人的怨言最多,“就她孟嬴最自命清高,还甩给大王那样的脸色,她这样(欲yù)擒故纵的手段,也只有大王被蒙在鼓里?!?br />
    绛美人也颇有不平,“她也算是有自知之明,要是真当上了王后,也未必有现在这般舒坦(日rì)子,姐姐何必这么在意,再说了,她这不是不想当王后么?这后宫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绛美人这话说得悻悻然的,却大有一副好好戏的模样。

    最是不快的便是骊美人了,“这后宫不论是谁的,就是不能是她孟嬴的?!?br />
    这些年来,她已然收敛了许多,当年在王(殿diàn)之中被迫向她低头之仇,一直到了现在都不能忘记,骊美人心中记恨着呢!

    但是,她最大的败笔就是未能给大王生下个公子,孟嬴胜就胜在生了公子珍。

    绛美人只深沉的笑,讳莫如深,却不敢像骊美人这般说得太多,只淡淡的道:“像我这等资历不深的,自是不敢奢望太多,后宫之事哪里是我等能做主的?大王要是能封个夫人的话,我就该笑了,哪里还敢拒绝呢!”

    这话说出,骊美人勾唇一笑,(身shēn)侧的七子八子也纷纷七嘴八舌,“要是我等呀,莫说是夫人了,就是封个美人,也是值了……”

    “还想做王后?”骊美人也是嘲讽的说道,“孟嬴她算个什么东西,捧她跪拜她,那也是高看她了,这里是楚国,不是她的秦宫!”说着,骊美人却是面露狠色。

    顷刻,却是从不远处传来了公子珍稚嫩的声音,“迎娘,原来你在这里,害得我好找!”

    “谁在那里?”骊美人忽然尖声叫了起来,朝着声音传来的那处方向看去。

    迎娘有些怪嗔的刮了一下公子珍的鼻子,却是想躲也没法躲了,更何况这般美人心计可深着呢,随便一躲,反而坏事。

    故而,迎娘抱着公子珍便走了出来,站在了诸位美人面前。

    绛美人眉心一拧,“区区一个老宫婢,居然敢听我们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楚宫·孟嬴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