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我是多余的!

    司北烁放下筷子,跟了上去,总觉得她今天有点问题,往常都不是这样的,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梁婵看着他们离开,轻蹙蛾眉,眸子闪过一丝流光。

    “南南,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跟到院子来的司北烁,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继续走下去,有话就要说清楚,免得彼此之间有什么误会。

    “我突然觉得我是多余的?!?br />
    “你怎么会是多余的?”

    “你看我什么都不会,不能陪你下棋、不能陪你作画,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理,我都不能陪你,不过这些婵儿却做得很好?!?br />
    孟南衣把手抽出来,裹紧了(身shēn)上的斗篷,继续说道:“你病倒的时候,也是她在悉心照顾你,我认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们俩完全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br />
    司北烁听到这些话,有些生气,拧着眉,寒着脸,“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要生气了。那(日rì)在山洞,我已经跟你解释得很清楚了,我和婵儿是清白的?!?br />
    “可你的妻子终究是她,而不是我?!彼档秸饫?,孟南衣转过(身shēn),拽着他的袖子,试探(性xìng)地说道:“司北烁,我现在才知道,我根本就办不到!我不能假装没看见,你和婵儿之间……举案齐眉的感(情qíng)。

    我的心不大,没办法看着自己我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说有笑的,更不愿看到我的男人,(身shēn)边还有其他女人?!?br />
    司北烁久久都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儿的用眼神去窥探着她,似乎不愿相信,她是孟南衣本人!

    “如果你真的想偿还恩(情qíng),并不是只有这个法子啊,如今她已经嫁给你,就算你现在把她休了,也不会有人会娶她的。现在你只需要给她安排一座隐蔽的宅子,月月接济她,确保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而我也可以做你的王妃,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司北烁听到这一番话,忍不住后退几步,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困惑,越来越陌生一样,让婵儿搬出去住,这怎么可能?

    孟南衣黯然垂下眼帘,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自私了?!?br />
    撂下这么一句话,失望走人。

    等她离开,梁婵默默地走到他面前来,方才他们之间的对话,她都听见了,表示能够理解姑娘家家的心思,且不会怪她。

    本来她就有打算,呆在王府一直到新的女主人出现,便自觉离开。都怪她没有自觉一点,才会让他们因为她出现了矛盾。

    “这些话,以后都不要再说了,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准赶你出府,你也不准擅自做主搬出去?!彼颈彼盖謇淙缭碌难垌猩了缸疟涞牧凉?,撂下这么一句话,拂袖走人。

    “王爷……”

    梁婵伤脑筋地拧着眉头,看得出来,他很生气!

    回到清幽轩的孟南衣,挥袖掀翻了桌上茶盏,气得直跺脚,他根本就不(爱ài)她,连这点事都做不到。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抹白影悄无声息地在她(身shēn)后出现,铃铛作响,猛地一个转(身shēn),看到戴着面具的白修风出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当铺:冥王相公欠收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