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桃之夭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截教修士 书名:修仙阎罗
    一个时辰之后,阎铭缓缓张开了眼睛,一脸庆幸,要不是他之前成功修炼了炼体功法乾坤九鼎功,体内五脏六腑无比坚韧,此刻,也必定(身shēn)爆当场。

    “老弟??!你不要命了,这百兽酒可是由上百种野兽妖兽的兽(奶nǎi)与数十种百年灵药酿造成的灵酒,一滴就相当于一枚极品练体丹,你一下子喝了半瓶,你也不怕撑爆了?!敝心甏蠛盒奶鄣陌押懒斯此档?。

    “多谢老哥救命之恩?!?br />
    “说啥谢不谢的,都是天涯流落人。被抓到了这里,不要灰心,也不要自暴自弃,自寻短见。这里虽然比不上山外边的逍遥自在,但是这里也有很多好处,就如刚刚你喝的百兽酒就是其一,你看看老哥我三个月前只是练气二层的小修士,现在已经突破到练气四层了,我估计在我有生之年肯定会突破到筑基期的?!?br />
    “老哥,你误会了,我没有自寻短见??!”

    “还说没有,那你的伤是怎么来的?”

    “被人打得?!?br />
    “是不是那个屋子里的女人打的?!敝心甏蠛和胺街缸潘档?。

    “对??!”

    “那就得了,那是石村第一美女,姓桃,名夭夭,人送外号桃妖女,整个石村上至八十岁老翁下到三岁娃娃都非常喜欢她?!?br />
    “桃妖女?”

    “对,就是妖女,我来时听老人们说之前有很多人为了一睹桃妖女的芳容半夜偷偷翻墙去偷看,结果………”说到这里中年壮汉停顿一下打了一个哆嗦。

    “结果怎么了?”

    “全部消失不见了?!?br />
    “消失不见了?”

    “对,消失不见了,当然也有不信邪的,就在一个月前,一位练气八层的修士路过石村遇到桃妖女说了几句调戏的话,直接被桃妖女打成白痴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骚sāo)扰她了?!?br />
    “这么说来,我这还算是好的了。对了老哥你到这里是来干什么?”

    “我之前去跟随狩猎队打猎去了,回来听说桃妖女居然嫁人了,所以好奇过来瞅瞅,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娶了她,估计以后的(日rì)子肯定不好过?!?br />
    “为啥?”

    “你想桃妖女可是全石村男人的梦中(情qíng)人,娶了她的人肯定是全村的敌人,打打杀杀是不可能的,最少也得见一次打一次,也不知道那个兄弟能不能(挺tǐng)得住?!敝心旰鹤右涣惩?情qíng)道。

    “那个男人不行,不是还有桃夭夭吗?”

    “靠女人,那不就是小白脸吗?”

    “也是,我平生也最讨厌小白脸了?!?br />
    “话说老弟你都看到啥了?是不是桃妖女和她的相公那啥那啥,还是桃妖女正在沐浴,又或者是桃妖女在换衣服,快跟哥说说,你放心哥哥的嘴非常严绝不外传?!敝心甏蠛郝?淫yín)笑的问道。

    “啥也没看到?!?br />
    “也是,要是看到了,我估计也看不到你了。对了,老弟你是啥时候来石村的,我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br />
    “赵大虎,你个王八蛋,不要命了,赶紧给我滚回来?!币桓鲟诹恋拇笊っ藕暗?。

    “老弟你今天捡了一条命,赶紧回家吧!别在这晃悠了,要是桃妖女出来了你小子就完了,我得回去了,我叫赵大虎,就住在村东头最把边,没事来我这,我请你喝酒吃(肉ròu)!”赵大虎起(身shēn)拍了拍(屁pì)股上的灰尘而去。

    “唰!”

    阎铭眼前出现一名女子,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xiōng)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luǒ)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yòu)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dàng)dàng)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yù)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yòu)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然而阎铭却急忙做出一个防守的姿势,一脸紧张的盯着眼前妖媚的女子道:“姑娘,刚才多有冒犯,我阎铭,并非有意如此,实乃我醒来就在你屋子里,一出来就不小心看到了?!?br />
    “那你之前扑过来也是无意的喽!”

    糟糕……

    这下子怎么办?自己之前的动作怎么看都是有意的,怎么解释。练气八层的修士都被这女人一招打成植物人,打我这刚刚进入练气的菜鸟不是更加轻松,道爷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更没有复兴御鬼峰,我不能让御鬼峰在我这断了根。

    两人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

    眼瞅着桃夭夭眼中的不耐烦之色越来越浓,阎铭额头冷汗直冒,他意识到自己得说些什么来挽回一些东西。

    “我说,如果我以为刚才是做梦你信吗?”阎铭一边说一边悄悄往后退去。

    桃夭夭愣了愣,像看傻子一样看了阎铭半天,待阎铭自己都感觉十分尴尬时,一脸嫌弃的说道,“本以为你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老实人,没有想到却是一个下流的痞子?!?br />
    “哎!我说实话吧!我从出生下来就患有眼疾,害怕别人瞧不起我,我就掩饰了这个缺点,一直装扮和正常人一样,刚刚由于昏睡很久不小心绊到了?!毖置褡帕称に档?。

    “我给你检查(身shēn)体是怎么没有发现你患有眼疾,难道是刚刚患上的,还是你认为我好骗?!碧邑藏渤辽档?,语气斩钉截铁。

    “……”

    不妙啊……

    不妙……

    该死居然撞枪口上了,得想个办法,挽回一下气氛……

    然而就在阎铭苦思对策之际,女人终于不耐烦了。

    “时候不早了,赶紧给我回家?”

    “回家?回哪里?”

    “当然是咱们家了?!?br />
    “咱们家?”

    “对呀咱们家,我是你的夫人,你是我的相公??!”

    “姑娘别闹,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夫人呢!我的记忆里根本没有和你成过亲??!”

    “在你快被野狗咬死的时候,是我救了你,你说你要以(身shēn)相许,我同意了,在族长和族老的见证下成婚。怎么你难道还不想负责,辱我者,死!”桃夭夭缓缓的伸出纤细的手掌望向阎铭的眼中,充满了杀气。

    死……

    真的会死……

    阎铭的额头渗出了汗珠,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那份恐惧,使得他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勇气,怒声骂道,“既然我是你男人,看你洗澡不是天经地义的,你为什么要杀我?”

    “杀你,没有呀!”桃夭夭眼中的杀气一滞,盯着阎铭看了许久,眼睛一眯道:“那是你太弱了?!?br />
    “太弱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阎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