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哈哈哈哈

    (身shēn)为银行的保安,维护银行的治安是他当仁不让的责任。

    GS这个小地方,银行的保安是一个非常清闲的工作,因为往往一年下来,都碰不到一件需要保安发挥作用的事(情qíng)。

    所以,当保安碰到小平头在银行闹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终于到了我能够大显(身shēn)手的时候了!

    可是,让保安怎么也想不到的是。

    当他站出来,挡在小平头面前的时候,这个小平头,口中居然如同喷水枪一样,喷出了黏稠的呕吐物。

    并且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秒之久。

    如果知道自己上来会碰到这种(情qíng)况,打死这个保安,他也不会冲上来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周围看(热rè)闹的大叔大婶们,纷纷面带惊恐的看着如同泔水桶里捞出来的保安,脚步慌乱的开始了后退。

    天知道这个小平头这次喷的还过瘾不,万一他觉得喷的不过瘾,想要再喷一次,波及到了自己就不好了。

    保安气的浑(身shēn)发抖,伸出右手,指着小平头,手指发抖的说道:“你...你...”

    小平头也懵((逼bī)bī)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情qíng)况,刚才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呕吐起来呢。

    看着愤怒的保安,小平头也有些担心,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故...呕...”

    只不过,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小平头又张开了口,一道呕吐物如同喷泉一样,朝着保安(射shè)了过去。

    正处于震惊当中的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被小平头喷了一头一脸。

    “啊啊啊啊啊??!”保安一边带着哭腔大叫,一边连滚带爬的想要逃离小平头的(身shēn)边。

    “你袭警!你居然敢公然袭警!”保安逃离了小平头四五米远,缩在墙角恐惧的说道。

    刚刚还水泄不通的银行大厅,现在逃得就剩下缩在墙角的保安和在椅子上面睡觉的王大壮了。

    其余的人,都躲在门外,探头探脑的朝着厅内看去。

    柜台后面的两个客服,看着小平头这恶心的行为,吓得是花容失色,同时,她们也为缩在墙角无路可退的保安感觉到悲哀。

    小平头感觉自己闯祸了,看着缩在墙角的保安,连忙上前,相要将他扶起来。

    可是,现在的小平头,在保安的眼里,不亚于是洪水猛兽。

    看到他朝着自己走来,保安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你袭警,快来人抓住他??!”

    只不过,这时候的小平头,实在是太恐怖了,天知道他还不会继续喷,所以没有人敢上前去抓他。

    看着越来越近的小平头,保安的脸上浮现了绝望的神色,恐惧的(情qíng)绪在他的心里面蔓延,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现在直接挤到墙壁中去。

    小平头一脸的委屈,一边朝着保安走去,一边解释道:“你听我说,我没有袭...呕...”

    只不过,小平头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又开始呕了起来。

    强劲有力的呕吐物,如同被水枪发(射shè)出来的水柱一般,足足(射shè)出了三四米远,准确无误的(射shè)在了保安的(身shēn)上。

    “不要??!不要袭警??!救命??!快来人抓住他??!妈妈,我不干了!我要回家!”

    第三次被小平头呕吐了一(身shēn),保安彻底崩溃了。

    既然选择了银行保安这一行业,那基本上就是根本不在乎危险的人。

    这个保安,如果有三五个人拿着刀子,想要跟他搏斗,他都不会怂一点的。

    可是,面对小平头的呕吐攻击,保安心底的绝望,根本就无法以道理计。

    当呕吐物砸在他(身shēn)上的时候,确实不疼不痒。

    但是其中所蕴含的精神攻击,瞬间就摧毁了保安的心理防线,瓦解了他的斗志。

    门外的半缘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都为保安感觉到了心塞。

    除了默默的在心中对他说一句抱歉之外,半缘君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帮助他。

    他浑(身shēn)的呕吐物,别说帮助了,就是靠近,都让人感觉到太恶心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一个个看着如同葫芦娃中能够喷水的水娃一样的小平头,觉得自己算是活久见了。

    真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将呕吐物喷出四五米远的距离,这简直就是人才??!

    只不过,也是因为这种事没有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不然的话如果是自己被喷,那可就太凄惨了。

    连续喷了三道呕吐物,小平头自己也傻眼了,他看着一片狼藉的银行大厅,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想了想,他没敢再靠近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保安,因为过去了万一再近距离喷一次,天知道保安会不会被自己整疯。

    小平头看了看柜台里面花容失色的两个客服,想到她们递给半缘君的黑色塑料袋,决定去从她们要两个塑料袋,这样的话,万一再想喷,就能用塑料袋兜着了。

    看着小平头走到柜台面前,虽然前面有着玻璃挡着,但两个客服还是吓得花容失色。

    大哥,您去找保安喷就行了,别来找我啊。

    小平头张口解释道:“你们能不能给我拿个塑...呕...”

    话又没有说完,一道呕吐物便从口中喷了出来,撞到玻璃上了。

    “??!”

    柜台里面的客服,吓得大叫一声,然后缩回了柜台下面,根本就不管小平头说的是什么。

    太恐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种四处喷呕吐物的行为,比拿着刀抢银行还要恐怖??!简直要吓死人了!

    因为距离玻璃太近,呕吐物又纷纷反弹了回来,糊得小平头满脸都是。

    小平头自己也傻眼了,还有这种((操cāo)cāo)作?

    看着被吓得躲在柜台下面的两个客服,小平头知道,找他们要塑料袋是行不通的。

    所以想了想,他干脆自己寻找塑料袋算了。

    想到这,小平头在银行里面边走,边寻找塑料袋。

    只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

    可是小平头每走几步,便会‘呕’的一声喷出一道呕吐柱,整个银行,不大的大厅,变得是一片狼藉。

    看着小平头在银行里面‘四处破坏’,保安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

    而且随着小平头的一阵阵呕吐,他肚子里面的东西是越来越少了,现在每次吐的东西也不足刚开始那么多了。

    看到这,保安两股战战的站了起来,然后看着小平头,大喊道:“你你你...你敢公然袭警,还敢攻击银行!我...我...我跟你拼了!”

    说完,保安便视死如归的朝着小平头冲了过去。

    看着冲过来的保安,小平头也吓了一跳,他连忙对着保安解释道:“你...呕!误...呕!会...呕!了...呕!”

    可惜的是,他的话音刚落,便被保安扑倒在了地上,控制起来了。

    虽然被扑到了,但在地上,小平头还是不断的朝着天上呕吐起来。

    一道道呕吐柱要么喷在保安的脸上,要么就是喷到了天花板上。

    不得已,保安只能将小平头翻过来,将他的脸朝着地面。

    做完这些,保安先是用他背上的衣服狠狠的擦了擦脸,然后看着一片狼藉的银行大厅,(欲yù)哭无泪。

    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

    碰到小平头这样的混蛋,这银行算是毁了!

    这家伙能够喷这么远的呕吐柱,算是特异功能吗?话说这种特异功能,也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看到小平头总算是被保安制住了,半缘君心有余悸的踮着脚走了进去,然后摇醒了还在睡觉的王大壮。

    说实话,王大壮的运气当真不错。

    整个银行,都被小平头喷的面目全非,从门到墙壁,从地板到座椅,从天花板到柜台都是他的呕吐物,可是唯独王大壮的(身shēn)上,却是没有被喷到的。

    被摇醒的王大壮,揉了揉眼睛,然后放眼望去,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这这...这是发生了什么?刚才自己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傻眼了半天,王大壮终于开口道:“哥,是不是有人往银行的泔水桶扔鞭炮了?”

    半缘君也不解释,直接带着傻眼的王大壮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生怕踩到地上的呕吐物!

    出了银行,半缘君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扔给了王大壮。

    听着半缘君边走边给他讲刚才他睡着时发生的事(情qíng),王大壮脸上的表(情qíng)是精彩无比。

    同时,他的心里面也是无比的侥幸。

    还好自己没有被小平头喷一(身shēn),不然的话,变成保安那个样子,就算是惨了。

    听完了刚刚发生的事(情qíng),王大壮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一边解开黑色塑料袋,一边对着半缘君道:“哥,你这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当他看清楚塑料袋里面的东西之后,整个人脚下猛然一个踉跄,一(屁pì)股坐在了地上。

    随后,第一反应就是死死的将塑料袋抱在了怀里。

    “怎么了?”半缘君推着车,回过头来问道。

    “哪哪哪...哪来的啊哥,你刚才不会乘机抢银行了吧?”王大壮带着哭腔说道。

    “抢你妹啊,这是我稿费的一部分!”半缘君翻了个白眼道。

    “稿稿稿...稿费?”王大壮嘴角抽出的说道,随后,又加重了语气道:“一部分?”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快起来,今天我带你去吃大餐去!”半缘君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平行世界万能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