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怀孕了

    “是怎么回事?”

    “高空有建筑工具落下,刚好砸在了她的安全帽上,她就……”

    文迪见来人是黎浩南,便道,庄氏是为黎氏修房子的,大老板问话,他这个助理的肯定是要实话实说的。

    “封锁所有的消息,不许外传,我送她去医院?!?br />
    “可是有人报了120?!?br />
    “等他们来就晚了?!?br />
    黎浩南没有听从他们要等待120的建议,从文迪手中接过昏迷不醒的舒心,横抱着朝工地外跑去。

    一边跑一边在心中祈祷着,舒心,你一定不能有事,你只要没事,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我都会原谅你,你听到没?

    他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他只是在心中默念着。

    把昏迷的舒心轻轻放在后座上,让她躺好,还用东西固定了头部,黎浩南则回到驾驶座,很快驾着他开来的冰蓝色保时捷朝附近的医院奔去。

    “医生,医生,快来帮我抢救这个病人,她被重物砸晕了?!?br />
    黎浩南抱着舒心朝医院的急救室跑去,总算是把她送上了急救病(床chuáng),并且由护士推进了急救室。

    黎浩南这才发现自己全(身shēn)出了一层冷汗,贴在(身shēn)上,在这(春chūn)寒料峭的季节,实在有些不舒服。

    更让他担心的是舒心的(情qíng)况。

    他们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有互通消息了吧,真没想到这一见面竟然是这样的方式。

    她被高空坠物砸晕,他却急匆匆把她送往医院。

    黎浩南此时才能苦笑出声,原来只要听到她的消息,他就淡定不了的。

    如果舒心真的有什么事,他不能原谅自己。

    等待的时间其实只有十几分钟,但对黎浩南来说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漫长。

    当舒心被人推出来时,黎浩南不由走向她,目光带着深(情qíng),然后询问出来的医生道:“她怎么样了?”

    “还好有安全帽替她缓冲了一下重物,我们替她仔细做了全(身shēn)检查,应该问题不大,不过刚才进行b超扫描时,发现她的腹部似有胚胎发育,这实在太危险,还好我们没有马上给她做脑部扫描,否则这孩子可就……”

    “医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听懂吗?她现在是个孕妇,怀孕大概有六周的样子,这样一来,是不能做脑部扫描的,我们观察了她的(情qíng)况,脑部损伤的可能(性xìng)不大,不过这胎儿如果确定是要保留的,那就留院观察吧?!?br />
    “她怀孕了?”

    黎浩南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只听到了这一句话。

    “是的,她怀孕了,好好照顾她?!?br />
    医生说完这句话就快步离开了病房,只余呆若木鸡的黎浩南,还有(床chuáng)上未醒的舒心。

    舒心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却什么也没有。

    当她站在那儿听施工方和设计师争执某个施工地方有什么不妥时,她只是觉得云里雾里的,毕竟,她不是搞建筑出(身shēn),那些专有名词一个也听不懂,所以她只能在一旁当调解员,叫他们有话好好说,不要语气太冲。

    冷不丁有东西砸下来时,她脑袋上被重重击了一下,意识瞬间全无,整个人就昏倒在地。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的病(床chuáng)上,到处是来苏水的气味儿,她正想瞧瞧有没有人在,然后就看到了在窗边打电话的人。

    黎浩南一(身shēn)笔(挺tǐng)的名贵西服,打电话的姿势也不能掩去他的帅气与魅力。

    当他朝她投来淡淡一瞥时,舒心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跳得好快!

    她想起了他们之前最后一次见面的(情qíng)形,他对她的刻骨恨意,还有对她的误会。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自己的病房中?

    就在舒心转不过这个头绪来时,病房门被推了开来,得知消息急忙赶过来的庄晓晨还有林美好一脸担心地朝舒心走来。

    一个道:“姐,你这是怎么搞的?”

    另一个道:“舒心,你还好吧?”

    黎浩南正好有事要离开,担心没人在这看着舒心,见她的两个亲人都来了,他也可以放心走掉。

    “舒心,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我先走了?!?br />
    “谢谢你,黎总,请慢走?!?br />
    舒心的这一声黎总生生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黎浩南没有吃惊,他一向知道她是很会装的。

    就当她是良心发现,不会来缠着自己吧。

    庄晓晨却不淡定了,自从舒心为了黎浩南的前途和他分手后,庄晓晨就十分不服气,她立刻站起来对黎浩南道:“你先别走,我姐为什么会进医院?你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先说清楚了你再离开?!?br />
    “晓晨,黎总是好心送我来医院,我被东西砸到不是他的错?!?br />
    黎浩南看一眼舒心,听着她为自己的辩解,明明是事实,但他还是觉得不舒服。

    他倒宁肯她的受伤真的和他有关了,还有那个孩子。

    舒心既然已开口劝阻,他觉得自己更没必要留下来,否则就真的说不清了。

    黎家有事紧急召集他回去,刘碧婷的语气听起来很急,所以他必须得回去。

    没有再多做停留,黎浩南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屋内就剩下庄晓晨和林美好陪着舒心。

    “姐,我们是不是不该来,这样你们还可以独处一会儿,我叫他留下也是这个意思啊?!?br />
    “没有必要,他是订了婚的人,不能再拖累他?!笔嫘挠挠牡?。

    林美好则坐在(床chuáng)边抚着她的(床chuáng)边,一脸担心:“舒心,真是辛苦你了,工地那么危险,你还要去,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故?”

    舒心却笑着宽慰她:“你们应该这么想,还好砸到的是我,也没什么大碍,如果是别的工友,会不会以此来讹诈我们呢?到时候就算是住院费,误工费,检查费什么的,也够我们公司承受的了,不是吗?”

    “舒心,你真是……”林美好只觉得鼻子酸酸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舒心什么都为公司考虑着,连自己受伤了也在庆幸的是没有砸到别人,让公司蒙受经济损失,真是太难为她了。

    两个女人,一人拉着舒心的一只手,一时都无话可说,更愧疚的还是庄晓晨,如果不是她鬼迷心窍,被那个可恶的男人骗去了所有的钱,不会让公司陷入这样的经济困境,更不至于让舒心做出这样多的牺牲。

    黎浩南匆匆离去的原因是刘碧婷给他打了电话,叫他一定要在今晚赶回金市的黎家大宅,同时得到通知的还有黎浩东和黎浩北。

    黎家的三个子孙都被要求回去,这在黎家还是难得有一次的事(情qíng)。

    当时在舒心的病房接到电话,黎浩南怕被母亲发现端倪,所以才急着离开。

    现在一边开车,黎浩南就打开蓝牙耳机,拨通了刘碧婷的电话,问她到底有什么事。

    刘碧婷一时也说不清,只道:“你爷爷生病了,病得很严重,你赶快回来吧,你爸爸说,要是他的(情qíng)况没有好转,恐怕就……”

    听到这个消息,黎浩南的心(情qíng)也跟着沉重起来。

    黎军虽不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但他却是自己的亲爷爷,黎浩南不想看到老人因生病而离开。

    他希望可以尽快赶回去看望他,同时他也拨通了黎浩北的电话:“小北,你听说了吗?爷爷患病的事(情qíng)?!?br />
    “是爷爷生病了吗?所以要找我们回去?”

    “应该是这样?!?br />
    “好,我会立刻让人订最早的飞机票的?!?br />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黎浩北道。

    挂了电话后,黎浩南没有给黎浩东打电话,这个大哥的心思越来越深沉,他有些搞不懂他了。

    一想到他和舒心合起伙来算计他,黎浩南就心生芥蒂,这两个人都不值得原谅。

    …………

    病房内,林美好叫人从家里熬了些骨头汤来给舒心喝,舒心刚端起碗来,医院的医生就推门而入,并道:“病人可能还需要到妇产科去做一系列检查,一会儿吃过饭,下午医生上班就去吧?!?br />
    “什么?!”

    舒心端着碗的手微微有些抖,差一点就把汤给洒在(床chuáng)上,林美好也微微吃惊,舒心为什么要做妇科检查。

    舒心的额头上微微冒出了冷汗,眼珠子乱转着,她一向准时的例假,这个月却推辞了一个多星期仍然没有来,她以为是因为工作太紧张,恐怕是闭住了,没想到是因为……

    她也曾想到过有可能是那方面的原因,但她又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可想不到竟然真的出了错。

    她不由自主抚上自己的小腹,感觉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

    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也真不该来。

    他(她)注定是个应该被抛弃的孩子。

    想想孩子父亲,还有自己都是私生子的(身shēn)份,而今这孩子也要成为私生子吗?

    再有,她现在忙着公司的事(情qíng),庄氏的?;⒚挥型耆獬?,她如何来抚养这个孩子呢?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打掉,不能要这个孩子。

    所以再抬起头来时,舒心眼中的那一丝眷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酷:“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能不能把它做掉?”

    “这样的话,还是要做一系列检查,看什么时候做比较合适,下午还是去做完检查再说吧?!?br />
    医生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完,便关上门离开。

    “舒心,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qíng)?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林美好不敢相信,舒心竟然会未婚先孕,孩子的父亲是谁?

    她并不知道舒心一个月前被人设计和黎浩南在一起一个晚上的事(情qíng),所以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说庄晓晨和庄晓溪在外面胡搞,她相信,可舒心一直是规规矩矩的女孩子,也没见她和什么男人来往,怎么就会有了孩子了呢?

    “阿姨,你别问了,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我会把它打掉,它是不该来的,趁着现在还小,很容易弄掉?!?br />
    舒心狠心道,但天知道她的心里有多痛,做人流对自己的伤害事小,对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却是残忍,生生夺走了它来这个人世的权利。

    错就错在她这个当母亲的不该做那样的事(情qíng)。

    舒心陷入痛苦和深深的自责之中,泪水再一次不自(禁jìn)地流下。

    同一时间,开着车离开江市的黎浩南正在去往金市的高速路上狂奔着,脑海中不自(禁jìn)浮现昏迷中的舒心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情qíng)景。

    医生检查后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荡dàng)dàng)。

    他们告诉他,舒心怀孕了,孩子已经六周了。

    如果推算时间,舒心怀孕会不会跟自己有关呢?

    还是说她已经有了别人,孩子是楚秦的?

    不可能,据楚意说,楚秦在他们俩订婚一周后就飞离国外了。

    如果孩子是楚秦的,就不该只是怀孕六周,怎么也该有两个月了。

    难道这孩子真是他的?

    一想到孩子,黎浩南自然就想到了自己被反锁在和舒心一个房间里的那晚上。

    因为舒心的主动,也因为他对她的渴望,两人经历了怎样疯狂的一个晚上呢,黎浩南已经记不清和她做了多少次,总之就像是怎样也要不够似的。

    如果不是天快要亮起来,或许两个人会再多来几次。

    一开始可能是舒心主动吻上了他的唇,勾动了他(身shēn)上的玉,火,可是后来就全由黎浩南在主动了,男人在那方面天生要比女人更强烈一些。

    一想到那个晚上,黎浩南不由自主将手放在了唇边,像是在回味那一晚女人的美妙滋味。

    那么照时间推算,舒心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她会不会在和自己发生关系后,又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呢?

    现在的舒心根本让他分不清,黎浩南真的不确定了,或许问问她就知道了。

    她会跟他说实话吗?

    黎浩南越想越烦躁,车子越开越快,直到看到高速路上的警示牌提醒他已经超速时,他才惊觉自己的过失。

    就这样,黎浩南带着满腹心事回到了金市的黎家大宅。

    黎浩东的车几乎是和黎浩南同时到达黎家大宅的,两个人下车后互相对望了一眼,黎浩南看不出黎浩东的脸上有丝毫愧疚之色,而他也不屑于和算计自己的人打招呼,所以径直朝大门内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