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人心惶惶

    即使是坐在位置上,也有些微晃。

    古妍儿检查了一下安全带,确定没有问题了,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如今的飞机飞行起来说简单也简单,只需要输入固定的程序,然后人工守着就可以了,基本上都不用人工((操cāo)cāo)作,所以,也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飞行员的作用大抵是在天气异?;蛘叻苫龉收系氖焙虿呕嵴嬲奶逑殖隼?。

    古妍儿慢慢的饮着咖啡,只有一包糖,加了等于没加,索(性xìng)就不加了。

    苦涩的味道,很浓郁。

    也调剂的她格外的精神。

    目光偶尔掠过龙天御与他母亲的位置,没有异样。

    古妍儿忍不住的自嘲的笑了,瞧她,这是在担心什么呢,一个老人家一个带着老人家出门的年轻人,还能有什么异样?

    当初劫她是为了钱,这如今他们也在飞机上,要是有异样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他们自己也危险。

    这玩笑,真的开不得。

    就在古妍儿摇头浅笑的时候,忽而,只觉得心脏倏的狂跳了起来,飞机开始明显的上升了,而且好象是一下子上升了很高的高度。

    呼吸也一下子艰难了起来。

    古妍儿紧张的环顾四周,其它的乘客也是慌乱的扫向周遭,只是,每个人都不敢乱动,只是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而空姐和空少一个也没有出现在机舱内。

    一种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柯贺哲没有上飞机,独独她一个人上来了。

    想到这个,古妍儿越发的觉得好象哪里不正常,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

    呼吸越来越稀薄了一样。

    古妍儿紧握着扶手,目光再度掠向龙天御,忽而就发现龙天御不见了,就连坐在他(身shēn)旁的那个老人家也不见了。

    脑子里轰隆一下,她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没有看向那里,人就不见了?

    可是机舱只有这样大,这是在空中,就算是要藏起来,也只有洗手间和机组人员的工作室可以藏人。

    不可能的。

    这是在飞机上,不是在陆地上的任一幢建筑物里,在陆地上想逃就逃想走就走,四通八达哪里都可以去,但飞机上不可能,除了飞机就是外面的广袤天空,别说是出不去,就算是出去了,立码缺氧而亡。

    时间根本不给古妍儿多想的空间,她也没时间去找龙天御。

    飞机上已经乱了起来。

    有的人解开了安全带往机组的乘室方向走去,要去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有的还是紧张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毕竟这个时候随意走动的危险系数更大。

    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性xìng)命开玩笑。

    古妍儿看不到龙天御与他母亲,她也坐不住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坐针毡一样,紧张极了。

    刚刚那短暂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时间不等人,古妍儿再也忍不住的解开了安全带站了起来,她扶着座椅费力的挤过过道里慌乱的人群,很快就到了之前龙天御与他母亲坐过的位置前。

    “先生,这两个位置上的人呢?您知道去哪了吗?是不是去洗手间了?”飞快的问过去,太乱了,此时的她是分秒必争,虽然龙天御劫过她,可就因为龙天御长得太象柯贺哲,下意识的,她居然恨不起来龙天御,而此一刻甚至希望他是安全无恙的。

    人(性xìng),就是这样的矛盾。

    “老太太要上洗手间,去了就一直没回来?!备舯谖恢蒙系哪凶犹颂?,“太乱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可就算是起(身shēn)到处乱走也没用,走到哪里都走不出这架飞机,姑娘,你赶紧坐下来,不要一不小心摔倒磕伤了自己?!蹦凶尤白殴佩?。

    古妍儿觉得这男子说的有道理,这时候去哪里都没用的,那她索(性xìng)就坐在这里等着龙天御回来好了。

    这个时候,她也不怕被他发现了。

    生死未卜,与其等着死亡,还不如与他摊牌了,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和柯贺哲的关系。

    她能上这架飞机,完全是为了龙天御。

    这会子飞机晃的这样厉害,可是机组人员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连广播也没有,明显是出事了的节奏。

    机组人员被劫持了吗?

    想到被劫持,古妍儿不由自主的就把那个劫持者安到了龙天御的头上,只为,他曾经劫持过她。

    是的,他离开这样久了,一定不是只上上洗手间这样简单,他去做什么了?

    他比其它人更早的起(身shēn)离开座位了。

    机舱里已经彻底乱了。

    还坐在座位上的人屈指可数。

    乘客全都站了起来,东张西望的四下看着。

    有人在拍机乘室的门,那“哐哐哐”的响声很是刺耳,然,还是不见空姐和空少出现。

    这样的结果,尤其的让人怀疑机组人员出事了。

    否则,机舱里这样乱不可能不出来维持秩序的,还有,飞机上升的这样高,又这样的颠簸,这一切的一切,全都给人一种绝对的预示。

    出事了。

    出事了。

    人心惶惶。

    人全都被堵在这机舱里,哪里也逃不走。

    “机长是不是被劫持了?”

    “对,还有机组人员?!?br />
    “那我们怎么办?”

    “想办法打开驾驶室吧,看看(情qíng)况,或许,还有救?!?br />
    “怎么打开?那道门除非有密码,或者里面的人自动开门,否则,我们手无寸铁的根本打不开?!?br />
    周遭的人开始窃窃私语,全都是忧心忡忡的在讨论要怎么联系上机长和机乘人员,不然,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慌慌的,乱乱的,虽然嘴上没说,可是那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却是尤其的强烈。

    至少,古妍儿此时就是那样的感觉。

    这样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想念柯贺哲,若是有他在,这所有的所有都不算事儿,他分分钟就能搞定一切。

    可惜,她上来了,他却没有上来。

    此时再回想他被人从候机厅的洗手间带走的画面,分明就觉得是有人故意的不想让他上飞机。

    难道,那人早就知道这一班的飞机会出事吗?

    所以,才提前解救了柯贺哲。

    显然,那个人不想柯贺哲出事,但是对她,却是无所谓的态度。

    她是生是死,那人全不在意。

    会是一个女人吗?

    古妍儿的脑子里下意识的先是闪过陈雪,然后是陈简,还有那些个喜欢柯贺哲的女人,那些女人全都巴不得她这个正室over了,然后她们就有机会上位了。

    殊不知,她早就与柯贺哲离婚了,她给了她们机会了,可是柯贺哲根本不给她们机会。

    明明不关她的事,可是那些女人却全都怪到她的头上。

    怪她霸占了柯贺哲。

    想想,都是委屈。

    柯贺哲是她男人,她霸着他天经地义。

    可此一刻,却是命在旦夕。

    古妍儿又想孩子们了。

    好在,那时母亲去了的时候,她也以为自己从此会不见天(日rì),所以,她早就立下了遗嘱,此时回想起来,其实也没有相隔多久。

    就又是遇到了这样的生死一线间。

    算来算去,她已经是死过几次的人了。

    好在从前的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可从前,她有柯贺哲,她有洗正南,而此时在这架飞机上,只有她自己。

    没有人可以拯救她。

    机舱里这样多的人,却没一个可以挑起大梁的。

    她若就这样死了,最舍不得的就是孩子们,尤其是小四小五和小六,还那样的小,连走路都不会呢。

    她很清楚没有亲生母亲在(身shēn)边照顾的孩子们的成长,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缺失。

    想着,眼睛就潮润了,也后悔非要上了这架飞机跟上龙天御,若不是她的强求,柯贺哲不会想要与她一起来。

    而晚上就能一家八口一起品尝柯贺哲亲手做的一餐饭了,此时想想,都是美好。

    却,还有可能再让她吃一口柯贺哲煮的饭菜吗?

    她好想吃好想吃。

    坐在龙天御的位置上胡思乱想着,一旁之前搭讪的男子忽而冲着她道:“小姐,你那位朋友这样久都不回来,是不是……”

    古妍儿的心激棂一跳,她早前就怀疑是龙天御做了什么,这一刻更加的认定了。

    否则,不管去哪,这样久也该要回来了。

    或者,至少出现在机舱里。

    可是现在她看不到龙天御,也看不到他母亲。

    “我去找找?!惫佩?身shēn),侧(身shēn)避过过道里的人,冲向洗手间,她要一间一间洗手间的找过,然后,再从机头到机尾一寸一寸的翻过,如果真的没有,那就证明龙天御此时是与机乘人员在一起,也就说明龙天御很有可能是那个劫持了机长和机乘人员的人。

    还有他的母亲,也参与了吗?

    胡乱的想着这些,虽然不能确定,可是越找不到,古妍儿越是这样认定了。

    机尾经济舱的两个洗手间查过了,没有。

    机尾的机乘室里此时也只有乘客,平时,会有空姐或者空少停在这里准备分发食物的。

    可现在那一个个的格子里的食物都在,人却不在了。

    就仿佛突然间人间蒸发了一样,看着这里,就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