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蹊跷

    “原因?”柯贺哲一张俊颜顿时冷了下来,这当着他的面来抓人,警察局这可是过份了,还有吴处,居然都没有事先通知他,这很奇怪。

    就凭他与吴处的交(情qíng),还有他曾经为警察局立过的功劳,局子里这样对他,都是奇怪的。

    “有人控告古小姐涉嫌谋杀彭晴女士,所以,我们请古小姐现在随我们去警察局接受调查?!迸炜吹娇潞卣?,礼貌的告知了原因,显然,是很尊敬柯贺哲的,毕竟,彭晴是柯贺哲的母亲。

    不过,扫向柯贺哲的时候,也是微微的有些诧异,如果古妍儿真的谋杀了彭晴,那么,(身shēn)为彭晴儿子的柯贺哲怎么可能还与古妍儿共处一室呢?

    “呃,不是已经定罪是护士做的吗?这是谁告的?”柯贺哲伸手拔下了手背上的针头,也不输液了,穿着病服下了(床chuáng),两步就到了女警察的(身shēn)前,直接就抢过了她们手里的逮捕令,想从他的手上直接把古妍儿带走,没那么容易。

    “贺哲,那位护士翻供了,说她根本没有谋杀阿晴,都是古妍儿,就是她,是她忌恨容青雅害死了她妈妈,然后怪到阿晴的头上,贺哲,这事(情qíng)你必须要为你妈妈作主,不能让她含恨而死呀?!毙砭貌患呐碚娉鱿至?,推门就走了进来。

    柯贺哲冷冽的视线扫过她,“姨妈,所以,你就告了妍儿?”他的手下呢?不是守在门外吗?

    现在不止是放了警察进来,甚至还放了彭真进来。

    他这是养了一群废物吗?

    “你不用看了,是我硬闯的,他们不敢拦我?!迸碚嫠底?,扬了扬手上彭晴的遗照,再加上她跟彭晴长得很像,柯贺哲的手下看到彭真的确不好拦她,柯贺哲回手拿过手机,果然有手下打过来的未接电话,只是他之前怕吵醒古妍儿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所以根本没听到。

    这不能怪手下。

    柯贺哲收起手机,看都不看彭真了,他知道就算是彭真一直在上告,可是彭真也不一定有本事突破警察局的那层底线告到古妍儿,因为,他是跟警察局那边打过招呼的。

    只要局子里的人要抓古妍儿,一定会事先通知他。

    但是现在,根本没有。

    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心思百转间,他只想到了一个人。

    昨晚,他命令章启天全天候阻止陈简靠近他,甚至还黑了陈简的手机号码。

    可,此时他还是不相信从前看起来很善良的陈简为这样黑古妍儿。

    但是除了陈简,他真的再也想不到其它人了。

    “临时批捕,是吗?”再度将手里的批捕令看了一遍,确定只是临时批捕,柯贺哲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在医院这样的公共场所,就算是他再有人脉也不能公开与警察对峙。

    现在只是临时批捕,只要他后期动用些人脉,古妍儿很快就能出来。

    “是的,请古妍儿随我们去一趟警局?!迸泄碌牡?。

    一直没出声的古妍儿移前了一步,淡淡的扫了一眼女警,“我没杀彭晴?!彼皇窃谂砬缱呦蛩劳龅牟街枭贤屏说谝徊?,至于彭晴死亡的第二步,便与她无关了。

    所以,她说的没错,她的确没有杀死彭晴。

    “古妍儿,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迸值?。

    古妍儿转首看了一眼柯贺哲,见他冲她点了点头,她便明白了,他这是要她配合警察。

    她相信他。

    他不会放任她进去不管的。

    轻轻点头,“贺哲,我把孩子们交给你了,你要保证好好照顾他们?!?br />
    “放心,有我呢?!笨潞卣苷庖痪湟皇腔卮鹆斯佩奈侍?,二也是告诉她就算是她进去了,也还有他,他会把她带出来的。

    古妍儿展颜一笑,有他这一句,她什么都值了,就算是从前她把彭晴弄成昏迷不醒的事扯出来,她也认了。

    毕竟,那的确是她做的。

    她做的,她会认。

    可不是她做的,她便绝对不会认。

    锃亮的手铐铐到了古妍儿的手腕上,女警随即就押着她走向了门前。

    大白天的,刚刚两个女警察出现,再加上彭真捧着彭晴遗像紧随其后,那样特别的画面早就吸引了来来往往的人,此时出去,很多人都在看(热rè)闹。

    柯贺哲的手下急坏了,直到看到柯贺哲镇定的出现在门口冲着他们挥了挥手,心这才安了下来。

    警察来的出其不意,彭真又那样的闹法,再加上柯贺哲不接电话,真的不能怪他们办事不利。

    他们可以拦住其它人,但是大白天的绝对不能拦警察,更不好拦彭真。

    毕竟,彭真是柯贺哲的姨母,这层关系摆在那里,便束手束脚了。

    从门前到电梯间,一路都是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古妍儿并没有低头,而是直视前方的随着女警走向了电梯。

    彭晴不是她杀死的,她会坦然面对,她也不会理会别人的议论。

    人在做,天在看,她只是为了母亲而已。

    慕容青被刑茹珍关押了那么多年,到头来又死在彭晴和容青雅的手上,她为母亲做点什么,难道就错了吗?

    为什么就不能让母亲幸福的多活几年呢?

    想想,便是心酸。

    警车就停在医院的住院部大门前,古妍儿被押上了车,透过还敞开的车窗看出去,车外是黑压压的看(热rè)闹的人,可,她一眼就看到了穿了病服跟出来的柯贺哲,他人高马大,已经挤到了最前面,只看了一眼,她的心就更酸了,刚刚事(情qíng)来得太突然,突然的他甚至没有来及得穿鞋子,就光着脚一路跟到这里。

    若是不想管顾他,他不会追出来的。

    手上戴着手铐,对这个她还是不习惯,可古妍儿还是举起了手向柯贺哲示意,甚至还展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那样一个洁癖很重的人,却光着脚追到这里,而且,他(身shēn)上还有伤,根本不适合多动。

    就算是出院回家,也要静养。

    她此刻看着他,倒是没有什么遗憾了,最遗憾的是今天还没有去看望洗正南。

    这个遗憾只怕要搁一辈子了。

    眼看着女警要关车窗,古妍儿急急对外面喊道:“贺哲,替我去看看正南?!?br />
    “好?!彼嵘?,可是在那样嘈杂的环境中,她居然就听了一个清清楚楚。

    让她终是放下了心。

    警车开,缓缓驶离了医院,古妍儿安静的坐在警车里,一左一右是两个女警,看着车外不住倒过的高楼大厦,心底里一阵感慨,昨晚还想着今天再折磨一次陈雪就放过陈雪了,没想到今天她就出了事。

    虽然是彭真告的她,可是第六感告诉她,这事一定与陈雪家的人有关系。

    说不定,还要扯上陈简。

    陈家的目的就一个,从她和柯贺哲的手上要到陈雪。

    他们找不到陈雪被关在哪里,于是,便退而求其次的用了这个损招。

    不过,她是一点也不怕的。

    有柯贺哲,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qíng)。

    何时的事(情qíng)他都能解决,更何况是陈家了。

    阳光真好,这样的艳阳天她原本是打算回家陪着六个宝贝的,结果,计划又落空了。

    好想他们。

    警车停在警察局的大院里,古妍儿很快被带进了一个小单间,一(床chuáng)一卫生间,小到不能再小,可是没关系,她从前住过这样的单间,她一点也不怕。

    这一次比起上一次,她更有经验了。

    合衣直接躺下,想到临来之前喝下的粥,心底一阵发暖。

    比起陈雪,她真的不用怕,柯贺哲是不会让她在里面吃亏的。

    只眯了一个多小时,古妍儿就起了,其实早上起得晚,她根本睡不着,不过是闭目养神罢了。

    小单间的门前,一个食盒摆在那里,显然,是女警送来的,不好吵醒她,就一直放着。

    她走过去端起她的午餐。

    一份炒青菜一份红烧(肉ròu),还配了一大碗的冬瓜汤,汤还有些温(热rè),一看就是开了小灶。

    古妍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这样的时候,她绝对不能倒下去,她还要出去,还要与柯贺哲和孩子们在一起。

    小单间里无书无电视,只有冷冷清清的自己。

    可是无妨,她静静想着孩子们想着柯贺哲便好了。

    天黑了。

    还没有人来提审她。

    那么急的把她抓来,可到现在都没有提审她,这说明外面的两股势力此时一定在做着激烈的博弈。

    站在她这边的是柯贺哲。

    站在彭真那边教唆的一定是陈雪的家人或者陈简。

    陈满州虽然没有从警,可是陈sir那么多年在警局的交(情qíng),也是结交了一些警察局的人物的,毕竟,他是陈sir的兄弟。

    (身shēn)为陈雪的父亲,陈满州不可能不去撬动那些关系网为陈雪找一条出路。

    不过,就算他们猜到陈雪现在一定是在柯贺哲的手上,他们也不敢对柯贺哲动手。

    所以,才选择了从她的(身shēn)上下手。

    毕竟,她有案底。

    再有彭真兴风作浪,一切都容易得手。

    果然,他们是真的把她弄进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