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心疼的不能自已

    为什么女人与男人之间不可以有纯洁的友谊呢?

    她真想与洗正南做永远的朋友。

    可她现在也清楚的知道,那只能是她的幻想。

    不可能的。

    男人与女人之间不可能有单纯的友谊。

    就算是真的有,可是看在别人的眼里,也是假的,是虚伪的。

    病房里一阵安静。

    那安静给古妍儿窒息的感觉。

    好明白何时和馥亦都不想再与她说话了。

    轻轻抬眸,眼睛擦了又擦,清亮的目光里全都是洗正南的那张容颜,不管有多憔悴,落在她的眼里都是那样的好看。

    “正南,我出去了,你保重?!彼崆岬袜?,现在出去,只怕以后也只能是在心底里默念洗正南的平安了。

    平安就好。

    醒来就好。

    这是她此刻最最想往的。

    想洗正南是,想柯贺哲也亦是。

    推开病房的门,门外,柯贺哲的人还等在那里,因着她进去后何时没什么反应,所以,何时的人也就没有继续与柯贺哲的人僵持了。

    看到她出来,柯贺哲的人立刻迎上来,“太太,你没事吧?!?br />
    古妍儿摇摇头,“带我去看贺哲?!?br />
    她的头好晕,两夜一天的未睡让她迷迷糊糊的。

    此时两个男人的手术彻底的结束了,她整个人也多少放轻松了一些,就象是个突然间泄了汽的气球似的,这会子再也没有办法膨胀起来,只想找个地方软软的靠着,睡一觉,醒来,好照顾柯贺哲。

    然,当古妍儿走进柯贺哲的病房,立刻又精神了起来。

    章启天一个大男人哪里会照顾病人。

    所以,就把柯贺哲交给了护士。

    护士又怎么可能有她照顾的好呢。

    不过把柯贺哲摆个舒服的躺姿再拉好被子罢了。

    “有没有给他擦脸擦手?”古妍儿低声问,柯贺哲这个男人有洁癖,从前不管晚上多晚回家,有多累多疲倦,不冲个凉是不会上(床chuáng)睡觉的。

    “没……没有,我这就给他擦?!被な恳恢倍⒆趴潞卣芸醋帕?,不过这男人看着太英俊,以至于她只是看着不敢下手。

    仿佛一下手就亵渎了柯贺哲似的。

    古妍儿再看柯贺哲的唇,干裂裂的,想想还是馥亦照顾洗正南照顾的很周到。

    “不用了,你出去吧,我来?!惫佩⊥?,护士没有给柯贺哲擦脸擦(身shēn)更好,她也不想护士给柯贺哲擦了,她想亲自来,只是苦于之前洗正南没有出手术室她不方便过来,现在可以了,她一定要亲历亲为。

    “太太,那我也先出去了?!闭缕籼焓度さ囊惨鋈?。

    古妍儿点头,“派个人去洗正南那边守着,洗正南有什么(情qíng)况随时向我汇报?!?br />
    “好的,太太?!笨潞卣芑杳圆恍蚜?,可是柯贺哲的手下一点也没有乱,在章启天的带领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条有理。

    病房里只剩下古妍儿与柯贺哲了,古妍儿去打了(热rè)水,沾湿了手巾,慢慢的为柯贺哲擦着(身shēn)体,虽然他睡着了,可她也不想自己的哪一下没做对而弄疼了他。

    柯贺哲中了两枪,虽然两枪远不如洗正南的十一枪,可他有一枪是打在头里的。

    知道那一枪是他自己打的的时候,古妍儿恨不得踢他两脚,傻不傻呀,自己打自己,就算是为了还陈家的(情qíng)也不至于这样傻吧。

    可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傻了。

    他太讲义气了。

    恩怨分明。

    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也是他朋友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

    先擦了他的脸,然后是他的(身shēn)体。

    对他的(身shēn)体,她是那样的熟悉,他们已经有六个孩子了。

    可是此刻一寸寸的擦下去的时候,她看着他还是如当初初见时的感觉,竟还是会害羞。

    犹记得她进了他的公寓躺在他(床chuáng)上的时候,就是这样心跳加速,那种慌慌的感觉仿佛就在昨天,也是在那一晚,她彻底成了他的女人。

    他安静的睡着,唇角还勾着一抹笑意,那应该是昏迷不醒之前就挂在唇角的,而且始终没有变过。

    中了两枪还保持着这样的微笑,他是傻子吗?

    都不知道疼吗?

    古妍儿心疼的不能自已。

    擦过了他的(身shēn)体,再是他的手。

    她喜欢他握她手的时候,那种大掌包裹着她小手时的感觉让她每次感受到的都是踏实。

    十指连心,此时是连着她的心。

    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过,他的掌心此时比起刚刚出来的时候,已经稍稍的有了些温度。

    那微温的感觉更是让她踏实。

    终于擦好了,她的额间也沁出了点点的细汗。

    他小腿上的伤并不严重,并没有伤及骨头,最严重的是头上的那颗子弹,也不知道有没有弹片飞溅在脑子里,那种细细碎碎的弹片就算是再细心的医生也不可能完全的摘除干净。

    太细小的,很有可能就一辈子留在他的(身shēn)体里,时不时的侵蚀着他的(身shēn)体感官,带来痛疼。

    这是柯贺哲的伤。

    洗正南的伤虽然没有伤到头部的,可是十一枚子弹残留在他(身shēn)体里的弹片只怕比柯贺哲还多更多。

    就算是这一次醒过来了,以后(身shēn)体里的残片也会一生追随着他,折磨着他。

    想一想,古妍儿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她除了陪在他们(身shēn)边以外,再也没有办法帮上其它了。

    醒来吧,都醒来吧。

    她呼唤着洗正南,也呼唤着柯贺哲。

    洗正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不过,柯贺哲今天应该会醒过来了。

    看着柯贺哲,突然间的,她想见见陈雪。

    想到,便站起了(身shēn)体。

    她现在在病房里除了陪伴什么也帮不上,那就去会会陈雪好了。

    她也是时候见见陈雪了。

    古妍儿拉开门,章启天正倚在门侧,听到开门声便转过了头来,还以为是柯贺哲有醒转的迹象了呢,“柯少要醒了?”

    “没,我要见陈雪?!惫佩芷骄?,原本困了的,但是现在,又精神了,不去见陈雪,不去做点什么,她(胸xiōng)腔里压抑着的那点子激愤根本没办法得以发泄。

    憋着她发慌。

    “好,我安排人守好柯少,就带你去?!?br />
    “不必,你留下照顾他,派个人送我去就好?!闭缕籼炝粝?,她才能放心。

    “好?!闭缕籼煲踩肥挡环判目潞卣?,在他的心底里,最重要的还是柯贺哲,这是怎么也没有办法改变的。

    章启天派了四个人护送着古妍儿去见陈雪了。

    宽敞的房车内,或躺或卧,随便古妍儿休息。

    可是只要一想到就要见到陈雪了,古妍儿便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陈雪,她要教训陈雪。

    她要好好的出一口气。

    想到陈雪借着洗正南发给柯贺哲的那些关于她和洗正南的照片和声音,陈雪虽然发了,可是柯贺哲并没有上当受骗的怨她气她,从他去救她,然后带出洗正南就证明,陈雪做的那些他根本不相信。

    算来算去,陈雪做的都是无用功,根本是白做了。

    可她还是做了。

    做到最后是伤了柯贺哲和洗正南,可她也再也别想洗白了。

    就凭那两个人共十三枚子弹,柯贺哲和何时的人也从此不会放过她了。

    也没有理由放过她。

    车子颠颠簸簸,大早上的,路上车很少的(情qíng)况下还开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停在了郊区的一处私宅的院子里。

    很安静的宅子。

    若不是房车停在这里,古妍儿甚至觉得这宅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也没有看到柯贺哲的人。

    只是在下车进入宅子里的时候,才看到四处走动的便衣,这是不容许陈家的人出手救走陈雪了。

    “江煜白也在吗?”到了这会子,古妍儿才想起了这件事的发起者之一江煜白。

    “二少接走了,他说他会处理,也一定让太太满意?!?br />
    柯贺熙的话古妍儿相信,况且,也是她把江煜白交给薄酒和柯贺熙处置的。

    她就觉得仅凭陈雪那样一个不专业的女人一定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的,果然加了一个江煜白,就事半功倍了。

    当初,若没有那个与柯贺哲长相无二的男人的加入,她也不一定被那么快那么顺利的掳走。

    她是真的以为那个人是柯贺哲,所以才半点防备也没有。

    可以说,是她自己把自己送上门的。

    想想,就是蠢。

    她太蠢了。

    到现在为止,柯贺熙应该是还没有查到那个象柯贺哲的人的下落,否则,他一准就告诉她了。

    这也急不得。

    那个人,也许只是参与了掳她的事件,至于其它的,都是陈雪和江煜白的设计,所以,那人很有可能掳走了她就离开了t市。

    毕竟,没有人傻到犯了事还停留在这里等着被抓。

    三层半的小洋楼。

    陈雪被押在了四楼。

    最高的楼层,就是陈雪要逃,也要下过一层一层的楼才能逃出来。

    而每一层都三五个人把守着。

    陈雪就算是长了翅膀,也是插翅难逃。

    到了。

    古妍儿看着那扇紧关着的门,想到陈雪,深吸了一口气。

    她觉得,若是不冷静下来,如果这时候进去了,只要能摸到枪,她很有可能一枪毙了陈雪,如果能拿到刀,她也很有可能一刀捅死陈雪。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