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这不科学

    古妍儿(身shēn)形轻移,迅速把自己隐(身shēn)在暗处,然后,第一时间就去解腰上的绳子。

    却没想到绳子被她这么下移的一折腾,也不知道是哪一下碰到了,居然活结就变成了死结,绳子不是特别长,弄断了洗正南就不方便用了。

    再有,她手上没刀具之类的东西,一时间也弄不断这绳子。

    二楼的窗口,洗正南目光如炬的扫视着周遭,这窗口有点亮光,所以,若是外面的人开始巡逻,很快就能发现他和古妍儿的存在。

    所以,他必须要把危险消灭在萌芽中。

    低头看了一眼古妍儿象是在解绳子,他皱了一下眉头。

    再等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咬牙,他也不等古妍儿解开绳子了,直接顺着绳子就往下滑去。

    动作潇洒快意,很快就到了古妍儿的上方,古妍儿在感觉到绳子晃动的时候就抬头看了上去,看到是洗正南下来了,她更想解开。

    可越是着急,越解不开。

    洗正南再往下就撞到古妍儿了。

    一手握着绳子,轻轻一晃,随着(身shēn)体的一((荡dàng)dàng),他整个人便飘出了古妍儿头顶,轻轻一落,稳稳的停在了古妍儿的(身shēn)边,“给我?!鼻拦佩掷锏纳?,他也不解了,直接用力的一扯,“嘶啦”一声,绳子终于断了。

    洗正南握起古妍儿的手就往院子的西北角走去,刚刚在等古妍儿解绳子的空档,他已经扫过了视野所及的地方,就觉得那个方位比较好出去,那面围墙外有一棵高大的芒果树,只要爬上去,离开就轻而易举了。

    而且,那个位置离他们现在的位置也近,也就几步路的距离。

    “站住?!本驮谡飧鍪焙?,园子里突然间的传来一声厉喝。

    古妍儿顿时觉得自己的魂都要飞了。

    完了。

    他们被人发现了。

    都怪她,是她笨笨的把绳子打了死结解不开才浪费了时间。

    “这边?!倍型蝗患浯匆坏朗煜さ纳?,这声音让古妍儿如同获得了大赦。

    是柯贺哲。

    他来了。

    他终于来了。

    那声音就象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样,古妍儿手牵着洗正南的手一起飞奔向那里,这个时候要真的听那个厉喝的人的话而站住,那他们就是傻子了。

    黑暗中,她看到柯贺哲跳进了园子,正在与她和洗正南会合。

    “站住?!备崭绽骱鹊哪凶佑值秃攘艘簧?。

    “你们先走?!笨潞卣芤丫辶斯?,推着古妍儿和洗正南往他才跳下来的那面墙而去,那边有他的人会把古妍儿和洗正南拉上去的,而他,就负责垫后。

    他的人是跟踪陈雪后发现这里的,这幢小楼太隐密,再加上不熟悉里面的(情qíng)况,所以,柯贺哲没有冒然行动,原本是想要等观察后寻一个机会进去救人,但现在发现了洗正南和古妍儿,他就知道现在不行动也要行动了,幸好他今晚查到了这里,否则,这会子古妍儿与洗正南就有危险了。

    古妍儿不想做洗正南和柯贺哲的累赘,她拼命跑拼命跑,好在,那段路真的很短,很快就到了围墙边,有梯子递了下来,洗正南扶着古妍儿上梯子。

    “小心?!焙龆?,墙上的人惊声提醒墙里的两个人。

    “趴下?!备狭颂葑拥南凑弦皇洲粝铝斯佩耐?,“刷”的一下,一颗子弹穿过他的手掌,鲜血如注的流淌了出来,洗正南仰头看墙上的柯贺哲的人,然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吭声不要让古妍儿知道,“快走?!贝说氖值炔患暗挠昧Φ挠滞屏艘淮喂佩?,再加上墙上人的帮忙,古妍儿终于到了墙头,她很想回头看看院子里的柯贺哲,还有梯子上的洗正南,可是柯贺哲的手下根本不给她任何时间,扛着她就朝着不远处的自家的车飞奔而去。

    耳边的风忽忽吹过。

    古妍儿只知道(身shēn)后的园子里还在发生着什么,否则,柯贺哲和洗正南一定也跟上来了。

    但是没有,她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身shēn)后没有洗正南也没有柯贺哲。

    来不及担心,古妍儿就被柯贺哲的人丢进了车里,直到稳稳的坐下,再阖上车门的时候,她才终于有了自由的感觉。

    她终于自由了。

    这自由多么的来之不易。

    转头看(身shēn)后的方向,柯贺哲和洗正南还没有出来。

    古妍儿紧张了。

    这个位置距离园子有些远,没有枪声,也听不见旁的声音。

    “他们怎么样了?”

    “柯少说你一上车就先带你离开?!背底悠舳?,救她的人低声说到。

    “那他们两个人呢?”

    “还有车的,太太放心,柯少带了十几个兄弟过来呢,他不会有事的?!?br />
    “带了十几个人?”古妍儿一付质疑的语气,“带了十几个人他还要亲历亲为的自己跳下去救我吗?”为什么不是旁的人,而一定要是柯贺哲自己呢。

    看不到那两个男人,古妍儿真的担心了。

    “这个,是柯少他不放心太太,非要自己……”

    “停车?!被赝返某底油?,怎么也不见那两个男人,古妍儿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她担心极了。

    “不行,这是柯少的命令,请太太原谅我们不能违抗?!背导绦墒?,以极快的速度驶离了那座小楼的外围,很快开进了市区主道,然后朝着她和柯贺哲的家疾驰而去。

    (身shēn)后的视野中,已经只剩下了明明暗暗的路灯,再也看不见那幢小楼了。

    古妍儿的心慌慌的。

    她试着推了一下车门,她想跳车回去看看,她会小心的,她不会成为洗正南和柯贺哲的累赘的。

    然,车门居然是在驾驶座那里被上了锁,“打开车锁?!惫佩秃?,急了。

    “这是柯少的意思,说只要太太上来,车门都要从这里上锁,不然,有人冲上车再伤了太太就得不偿失了?!?br />
    所以,还是柯贺哲最了解她,原来连这招都交待给手下了。

    古妍儿是真的无语了。

    她想下车,她想去看看那两个男人,可是都行不通。

    全都被柯贺哲的命令给挡住了回去的路。

    车行越来越远,古妍儿坐立不安的坐在车里,“有没有联系到贺哲?”

    “还没有?!笔窒碌屯房词只?,古妍儿就在(身shēn)边,他也只能实话实说。

    “是不是……”古妍儿真的坐不住了,虽然都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可是原谅她,她真的没有办法淡定。

    小楼里。

    十几个人围了过来。

    柯贺哲根本没有想到陈雪会请了这么多的杀手。

    她还真是想要做到万无一失呀。

    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的时候,正是洗正南推出古妍儿出围墙的时候,所以,古妍儿一点也不知道(身shēn)后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洗正南手掌所中的那一枪,她也不知道。

    因为,对方用的是消音手枪。

    那些人开枪对准洗正南和古妍儿的时候,是不留一分余地的。

    但是,对着柯贺哲的时候,却只是往他的脚下打,怎么打也打不准的样子,但是,也让柯贺哲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后退。

    一枪一枪的瞄准一个又一个人,柯贺哲最开始是(射shè)击他们的(胸xiōng)部的,但很快就改变策略了,这些人应该是穿了防弹衣,他连打了三枪一个都没有命中。

    围墙上自己的人开枪也是一样的结果,最后,柯贺哲只好改打他们的下盘。

    接二连三的人倒下,然,倒下的他们依然开枪对准他的位置还有洗正南的位置。

    眼看着洗正南连中了几枪,柯贺哲再也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以(身shēn)体挡住了洗正南,也让洗正南得以以背贴上他的背,两个人背靠背的停在那里,柯贺哲只觉得(身shēn)后的一股股的血腥味还有粘稠的触感袭上他的(身shēn)体,洗正南流血了。

    对方人多,而且全都穿着防弹衣戴着头盔,就算是中枪也是中在腿部,依然还有杀伤力。

    但是,这样久了,他(身shēn)上却一点伤也没有。

    这是他够幸运还是够巧合?

    他跳下来救古妍儿事先没有任何的计划,完全是来了就遇上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跳下来了。

    不,一定不是巧合。

    不可能洗正南受了重伤,而他还好端端的。

    这不科学。

    “陈雪,你给我出来?!焙迷?,不过是两秒钟,柯贺哲就想到了原因,一定是陈雪不许这些人动他,否则,他的(身shēn)体也会如洗正南般的受了重伤了。

    柯贺哲扫过周遭,陈雪没有出来。

    “洗正南,告诉我你还活着?!笨潞卣艿秃?,他又欠了洗正南一次人(情qíng)了,洗正南是他这辈子欠的人(情qíng)最多的一个人,多到,他觉得自己都要还不清了,是洗正南数次的救下了古妍儿。

    可以说,没有洗正南,就没有活着的古妍儿,这一个结论一点也夸张。

    “活着呢?!钡脱频纳敉缸判槿?,不过,好在他还能说话,这就证明他还有口气,他还活着。

    “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转(身shēn),然后,你趴在我(身shēn)上搂住我的脖子,我带你上梯子离开?!?/DIV>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