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全都是命

    夜,更深了。

    夜,更安静了。

    嗅着那份静谧,古妍儿的心底里却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股子不安来。

    也许是因为洗正南即将要带她离开这里吧,看守他们的人多,还都是杀手级别的精英,而她和洗正南,洗正南还好,她于他来说就是累赘了。

    深吸了一口气,古妍儿用低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馥亦还好吗?”

    她知道馥亦喜欢洗正南,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qíng),虽然上次孩子们的满月宴发生的事(情qíng)馥亦也有一份,可她对馥亦怎么也恨不起来。

    那个女孩是让人心疼的。

    是的,(爱ài)而不得都是让人心疼的。

    “她去医院工作了?!?br />
    这样也好,既然无望,那么每天在一起根本就是折磨,如同洗正南对她,可,她还是想要劝劝洗正南,“其实那姑娘真的(挺tǐng)好的?!比松喽?,为什么不给自己找个伴呢?

    “妍儿,凝汐那天还念叨呢,想去看看你?!毕凑喜欢淖屏嘶疤?,不想谈论馥亦,喜欢就要,不喜欢就不要,这是他一向的准则。

    他不会委屈他自己。

    当然,为了自己深(爱ài)的女人,多委屈他都甘之如怡。

    “是哟,那等出去了,不用她来看我,我去看看她和天妤,那孩子比我家的晓予小些,比梓墨梓涵和梓琪大些,等他们都会走会跑了,就是最好的玩伴,嗯,还有景旭?!毕肫鸷⒆用?,古妍儿的心底一阵温暖,之前稍稍有些紧张的(情qíng)绪也悄然的淡去了。

    说到孩子们,洗正南就沉默了,他与柯贺哲年龄相仿,可柯贺哲已经是六个孩子的父亲了,他却连婚都没有结呢。

    人比人,果真是气死人。

    那样的沉默让古妍儿也停下了这个话题,却又不想就这样尴尬的干躺着,总要说点什么才自在,“正南,洗家人对你好吗?”

    “还好?!庇绕淅弦佣运娴暮芎?,视如已出的孙子般的,就算是老爷子的亲孙子挤兑他,也总是帮他不帮亲孙子。

    “对你最好的是红忧,是吗?”就是因为冷红忧,他才接近了她和柯贺哲,现在想起来,她与洗正南之间的缘份全都缘于冷红忧。

    “是,要不是红忧,我连书都读不完,早就缀学了?!毕凑仙钣懈写サ乃档?。

    “红忧与我是闺蜜,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怀孕,只是我过早的动了胎气先生下了晓予,她倒是足月生的,有时候就想,若她也如我那般提前生了,也许,就不会有那样的事故了,现在回想起来,全都是命?!惫佩约阂膊恢牢裁?,反正,这样的时候,她居然不知不觉中就与洗正南谈起了冷红忧。

    大手在黑暗中轻轻一移,便落在了古妍儿的手上,随即握起。

    那掌心的温度让古妍儿浑(身shēn)一震,她想要挣开洗正南的手,他却越握越紧,“就是让我遇见你的命?!比缓?,从此(爱ài)上,再难剥离。

    他低低的嗓音在这静夜里如同染了梦幻,带着沙哑带着滚烫,烫得古妍儿的心怦怦直跳,犹记得那一天的雨中,他的沃尔沃停在了她的面前邀请她上车的那一刻,便什么都注定了。

    这样的夜,这样絮絮叨叨的轻喃浅语,把从前的所有都回想了一次,只觉人生无常,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前一天还滋润的呼吸着,隔天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

    门里门外,静的就算是掉根针也能清晰可闻了。

    洗正南感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

    这个时候小楼里小楼外的杀手都是最放松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有的都在打呼睡觉了。

    毕竟,他已经答应了陈雪他会带着古妍儿离开,所以,陈雪的轻松也会传染给看守他们的人。

    而且,这些人都是专业级别的,根本没把他和古妍儿这样连业余都算不上的普通人放在眼里,就是这样,才更容易放松警惕,他也才更容易带着古妍儿逃离这里。

    “妍儿,我们走?!焙诎抵?,洗正南再握了一下古妍儿的手,古妍儿点头,两个人悄无声息的起(身shēn),也整理好了自己。

    洗正南将绳子交到了古妍儿的手中,“一会我先出去,你站在门侧,等我摆平了外面的人再出来,然后你先下二楼,再是我,再一起想办法离开?!碧殴佩亩?,洗正南将一切全都安排好了。

    古妍儿点头,“好?!?br />
    洗正南惦起鞋尖就朝门前走去,看着他移动的(身shēn)形,古妍儿只觉得原本压下去的心慌又升了起来,小手一把抓住洗正南的手臂,黑暗中,她没有办法与他说话,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不知道为什么,竟是有些舍不得他就这样走出去。

    明明马上就可以见到的,可她就是舍不得。

    洗正南回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用担心,出其不意的对付一个,他有把握。

    如果没有把握,他也不会开始行动。

    要知道,一旦失败了,陈雪对他们两个都将不在信任,到时候,再想逃只怕就比登天还难了。

    所以,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可,古妍儿还是没办法压下心底里的那份说不出的沉重感,轻移一步,洗正南不主动,她主动了,惦起脚尖拥抱住了洗正南,低声道:“要保重哟?!币夹卸?,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而外面守着他们的人不止是有刀,还有枪,刀枪无眼,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想到这个,她就觉得是她连累了洗正南。

    而她呢,自然就是柯贺哲连累她了。

    如果不是柯贺哲惹桃花惹上了陈雪,陈雪也不会这样视她为眼中钉(肉ròu)中刺,也就没有今天这样的遭遇了。

    想想,真的都怪柯贺哲,都是他的错。

    若她成功脱逃,若她自由了,找到柯贺哲,她第一个就不饶他,都是他惹得烂桃花。

    一朵朵的不折磨他,一门心思的就是要她消失。

    那些女人的心思,她真的受不了。

    “你也是?!毕凑咸鹗直刍仿ё×斯佩?,这样的熊抱,古妍儿感受到的却是满满的朋友间的(情qíng)谊,不管洗正南有多(爱ài)她,可是对她,他除了尊重还是尊重。

    “妍儿,再让我吻你一下,好吗?”然,古妍儿脑子里才闪过这男人很尊重她,这会子他就提出非礼要求了。

    可,提非礼的要求还这样自自然然大大方方的还真是少有,洗正南算是唯一一个了。

    其实之前也吻过了,虽然只是唇吻,那也是吻。

    古妍儿到底还是迟疑了。

    “那,我们开……”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迟疑,洗正南也不强求,松开手臂就要开始行动。

    感觉到(身shēn)上一轻,古妍儿却觉得心口一重,一把扯住了洗正南,惦起脚尖她吻上他了。

    还是唇吻,轻轻的,柔柔的,很快就松开了。

    黑暗中,古妍儿垂下了头,有些羞。

    洗正南无声的笑开,大手抚了抚古妍儿的头,随即大步迈开,走向了门前。

    轻轻轻轻的开门,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探头看出去,两步外的椅子上,看守他们的男子果然在打盹。

    洗正南一闪(身shēn)就闪了出去,然后悄无声息的就到了男子的(身shēn)后,不迟疑也不做任何的停留,大手一下子扼住了男子的脖子,同时,用力的一拧,“咔”的一声,极细极低的声音,男子的头一偏,昏死过去了。

    至于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古妍儿紧贴在门侧,她不敢看门外,血腥的场面她见过很多次,却还是会害怕。

    一道影子透过门缝洒了进来,古妍儿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妍儿,走?!焙迷?,洗正南及时出声,同时,一只手也递了进来。

    古妍儿小手落在他的大手中,那种用力的包裹只给她一种踏实的感觉,闪(身shēn)而出,古妍儿一眼看到椅子上被勒晕的男人,不得不说洗正南还是很本事的。

    若不是有柯贺哲做对比,他真的算是很厉害的了。

    “那边?!笨沓ǖ目吞徊嗑褪谴白?,这二楼的客厅虽然亮了灯,好在,并不是特别亮。

    推开窗子,夜风拂入,清新的让古妍儿精神为之一震,洗正南已经将绳子的一端系在了窗子的拉手上,另一端系到了古妍儿的腰上,“妍儿,你先下,敢吗?”

    “敢?!闭庋氖焙?,不敢也要敢,她不能扯洗正南的后腿,把他搅进柯贺哲的烂桃花里她已经很报歉了,若是再因为她的不配合而让这次的出逃失败,她会更自责。

    “我收着绳子,你放心,只要你紧紧抓牢绳子就好,不会有事的?!?br />
    古妍儿点头,人便上了窗台,小心翼翼的顺下了(身shēn)体,洗正南一直在上面慢慢的顺着她。

    好在只有几米高,再加上她是在下去,所以,不到一分钟,古妍儿就到了地上,脚落在草地上的时候,古妍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刚有多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以前柯贺哲也救过她,不过,他是直接背着她就走的。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