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勿忘我

    古妍儿转(身shēn),“柯贺哲,这是我家,不是你家?!?br />
    柯贺哲两步就到了她的(身shēn)边,轻轻一搂,就搂着古妍儿靠在了他的(身shēn)上,“好,我现在是客人,你觉得赶一个客人离开你家,这样真的好吗?”

    古妍儿原本以为她那一句柯贺哲一定会恼了的,没想到他非但没恼,反而微笑款款的哄着她,这反应,让她顿时无语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柯贺哲分明也没做错过什么,错的不是他,错的是他跟彭晴沾上了关系,所以,她还真的狠不下心来赶他走。

    似乎是看到了她眼底的松动,柯贺哲继续稳扎稳打,“你明天一早不是还有个会要开吗,还不去睡?”

    古妍儿这才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明天是她回归工作后青妍连锁花店召开的第一次公司内部会议,她还真得去睡了,不然睡不好可就影响明天的会议发挥了,看来,今晚上还真的要柯贺哲来照顾几个小的,不然,她绝对睡不好,算了,就留他住下来吧,“那我去洗澡了,柯贺哲,你睡……”

    “爹地要睡妈(咪mī)的房间里,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说他们爸爸妈妈都是睡一张(床chuáng)的,就咱们家的爸爸妈妈居然还分两个地方睡,其实,要么爹地搬过来这里睡,要么妈(咪mī)搬回去别墅睡,不然,我和晓宇都被人笑话了呢?!?br />
    “晓丹……”不等古妍儿喝止,柯贺哲先行阻止晓丹的继续了。

    晓丹撇撇嘴,“爹地就是喜欢妈(咪mī),都不喜欢我们了,所以,就不许我们说妈(咪mī),可是妈(咪mī)不要爹地不要我们分明就是不对的,老师说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妈(咪mī)也要知错就改哟?!?br />
    古妍儿被晓丹文诌诌的话语逗乐了,“这谁教你的?”

    “老师?!?br />
    “呃,幼稚园才不会教这么深奥的词语呢,我猜你一准就是你爹地教的,对不对?晓丹不能说谎哟,不然,会变兔子的?!惫佩槐菊?,仿佛这要真是说谎了,真的会变兔子的。

    “晓丹……”眼看着柯晓丹小朋友犹豫了,柯贺哲急忙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有些话真的不能乱说的,不然,要憋疯人的。

    于是,柯晓丹小朋友一双大眼睛看看柯贺哲再看看古妍儿,然后,她说不下去了。

    古妍儿就了然了,这不说话就代表她猜的没错了,转头瞪了柯贺哲一眼,“你等着?!?br />
    柯贺哲抚了抚额,他这不过是想要争取一下自己做丈夫的福利罢了,这也不行吗?

    再继续这样下去,他快要出家当和尚了。

    古妍儿出去了,柯贺哲也跟了上去,看着他那跟(屁pì)虫一样的表现,晓宇拧了拧眉毛,他同学的妈妈都说他爹地是最帅最酷的一个霸道总裁,怎么他就觉得爹地在妈(咪mī)面前完全就是一只小绵羊呢?

    难道是他的眼光错了吗?

    可是他不觉得错呢,他亲眼看到的实(情qíng)就是这样的,真的不假。

    柯贺哲跟进了古妍儿的卧室,“妍儿,明天会议的讲稿拿来给我,我帮你看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br />
    正拿睡衣的古妍儿听到这句,立码点头,“对哟,我怎么忘记了你这个高手呢,在我包里?!彼底啪湍霉吮嘲〕隽嗣魈旎嵋樯系慕哺宓莞丝潞卣?,“就劳烦柯大少爷了?!?br />
    “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br />
    “柯贺哲,我可跟你不是一家人,我是我,你是你?!彼凰灯鹨患胰?,她就忍不住的想起了妈妈,再是柯清语,眼睛不由自主的就酸了。

    “好吧,我们只是以前的一家人,呃,好拗口?!笨潞卣馨г沟奶鞠⒘艘簧?,然后将哄睡的梓墨放在了(床chuáng)上,便打开了古妍儿的会议稿。

    古妍儿洗了澡出来,卧室的大灯已经熄了,三张婴儿(床chuáng)摆在大(床chuáng)边上,梓墨梓涵梓琪全都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柯贺哲坐在(床chuáng)头桌前,墙壁灯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也打在了他手中的稿子上,那画面就有一种岁月静好,时光如梭的感觉。

    古妍儿悄悄的走了过去,沐浴(乳rǔ)混合着女人味的香气浓浓的飘溢在卧室里。

    古妍儿低头看下去,只见她的子稿已经被修改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是柯贺哲一句句的标注,她只看了两句就赞叹了起来,还是他的用词更恰当更合理。

    “马上就好,你先睡吧?!?br />
    “我看了再睡,不然,明天到公司就直接开会了,来不及?!?br />
    “也好?!?br />
    于是,古妍儿就陪坐在柯贺哲的(身shēn)边,等他修好了她的稿子拿过来认真的看着。

    “其实这里也可以改成这样?!笨潞卣苁种缸乓淮擦怂约旱募?。

    古妍儿认真的记录着,越听越觉得自己在管理公司上的欠缺真的是太多了。

    就这样一个讲一个听,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古妍儿打起了哈欠,柯贺哲才轻声道:“睡吧?!?br />
    可是古妍儿还想听,拉着柯贺哲一起躺下,“你讲我听?!?br />
    于是,那一晚,古妍儿就在柯贺哲好听的声音中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若不是实在太困,她一定会听他讲完的。

    卧室里的光线柔和的打在古妍儿的小脸上,柯贺哲静静的看着她,这张脸是他所熟悉的,可又觉得是陌生的,他们有几天没有在一起了。

    原来,有些习惯一旦养成,这辈子都不想改了,如同,他对她。

    古妍儿的公司会议开得很成功,这也是她第一次的经历的(身shēn)份转型,完全从以前那个公司的职员转变成了现在的公司决策者。

    虽然还有一点点的慌和乱,可是只要回想一下柯贺哲教给她的那些如何应对突发事件和突发问题时的回答技巧,古妍儿游刃有余的完成了她的角色变换。

    从会议室里走出来,一束鲜花就递到了她的面前,“古经理,请查收?!?br />
    古妍儿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送花的小哥,“谁送的?”这花明显是青妍花店的包装,很漂亮。

    “古经理签收就知道了?!?br />
    古妍儿低头嗅了嗅勿忘我的花香,敢送她这个花的一定是以前认识的,她这是收还是不收呢?

    看到古妍儿迟疑了,送花小哥就道:“古经理,那位先生说了,要是你不收,他下次就不来买咱们店的花了,麻烦你签收吧?!?br />
    古妍儿顿时就了然了,她这话就只对一个人说过,那就是柯贺哲。

    自家人买花自然是要买自家店的,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签了名接了花,捧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路上,公司的员工全都看着她手里的勿忘我,这花名太容易招人联想了。

    呃,她这又被柯贺哲给黑了一把,想要不引人注目都不成了。

    不过,包装里翻了又翻,上面根本没有送花人的标志,古妍儿也不管,随手插在花瓶里,一整天就在花香中度过,真的(挺tǐng)好的。

    连着几天,古妍儿每天收到勿忘我,但是,那个送花的人一直都没有出现。

    再想到已经几天没见到柯贺哲了,古妍儿不由得在心里腹诽了起来,不知道他这是又要玩什么花样?

    总是不死心吗?

    其实她也不死心。

    可是就算是再不死心又能如何?

    他们两个怎么也逾越不过去慕容青与柯清语,还有彭晴三个人的那道坎。

    彭晴是隔在他和她之间的(阴yīn)影,而慕容青和柯清语就是隔在她和他之间的(阴yīn)影,这个,她一直都介意,否则也不会与柯贺哲分开了。

    “妍儿……”古妍儿正玩着手中的水笔发呆的看着电脑,一道低低的声音响起,她有些微愣,抬头,“贺熙……”

    然后,就看到了柯贺熙(身shēn)边的薄酒。

    “呃,这是……”两个人一起光顾她的公司,这可是大事呢,柯氏的总裁亲临,这可是她这公司的大债主。

    “呵,别怕,我不是来讨债的,这是我和薄酒的结婚请柬,妍儿,你会参加吧?”

    古妍儿接了过来,“当然?!彼欢ɑ岵渭拥?,其实要不是慕容青的墓被动了,然后柯清语又走了,柯贺熙和薄酒的这场大婚早就该来了。

    “与贺哲一起来吧,带上孩子,六个都要到场?!笨潞匚跷挛滦Φ目醋殴佩?,他终是要大婚了,虽然古妍儿也还在单(身shēn),不过,他与她终究是成了过去式。

    “这个……”她都有几天没看到柯贺哲了,谁知道他乐意不乐意与她一起去呢。

    “妍姐,你一定要参加哟?!北【菩∧褚廊说目孔趴潞匚?,眉宇间是难掩的幸福味道,那小女人的姿态让古妍儿不由得就羡慕了,为什么自己与柯贺哲之间就不能这样在一起呢?

    “嗯,我会的?!?br />
    “这谁送的花呀?是不是三少?”说完了正事,薄酒的目光就落到了古妍儿办公桌的花上,好奇的问道。

    古妍儿正要说话,就听柯贺熙道:“不可能,贺哲这几天没在t市,他出国了?!?br />
    古妍儿手里的水笔“咚”的一声掉落,她一直以为这勿忘我是柯贺哲送的,难道是另有其人?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