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想他了

    头一歪,陈雪闭上眼睛直接装死了。

    “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假装的,赶紧给我睁开眼睛?!蔽殒倘挥忠唤盘咴诔卵┑?身shēn)上,越看陈雪越是讨厌,这个女人太坏了。

    陈雪紧咬着唇,半点声息也不敢发出来,刚刚她犯蠢了,一不留神什么都被古妍儿给诳出来了。

    今天的古妍儿很出乎她的意料,她完全没想到会连着被古妍儿摆了两遭。

    伍嫣然又踢了她一脚,可陈雪纹丝不动的继续装死。

    “姐,她就是装的,你可不要被她骗了?!毖劭醋旁趺刺咭膊欢?,伍嫣然皱起了眉头。

    古妍儿摇摇头,“随她去吧,你去打120救护电话吧?!?br />
    “姐,你就这么放过她了?”伍嫣然还恼着呢,欺负古妍儿的人就如同是在欺负她,一样一样的。

    古妍儿微微一笑,“嫣然,你觉得她做了这些,贺哲会放过她?”

    “也是哟,贺哲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等他回来,一准让她好看,不过,要是他又想起了陈sir的好呢,那可怎么办?”

    “你觉得是我重要,还是陈sir堂兄的女儿重要?他照顾一个陈简就足够了?!惫佩低?,便上楼了,再也不想看装死的陈雪了。

    “对哟,姐,你威武哟?!碧斯佩幕?,伍嫣然这才释然了,古妍儿可是怀着柯贺哲的孩子呢,还一胎三个,柯贺哲哪里舍得让古妍儿委屈了。

    想到这里,伍嫣然这才去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打好了放下电话就坐到了沙发上,沏了茶,一边喝着茶一边吃着点心,时不时惬意的看着倒在地上依然在装死的陈雪,她就装吧,反正躺地上一点也不好受。

    而地上的陈雪呢,在听了古妍儿最后的那一句话后,一直在心中忐忑着,她不知道柯贺哲会怎么处置她,想到柯贺哲曾经对她的警告,也许,真的会很惨。

    半个小时后,陈雪终于被抬走了,不过孩子们很快就回来了,也缓解了别墅里压抑的氛围。

    晓丹和晓宇走到哪里都能带起欢快的氛围。

    “妈(咪mī),你不高兴吗?”用完了晚餐,晓丹跟着古妍儿进了她的房间,这一个晚上,古妍儿都蔫蔫的不(爱ài)说话,(身shēn)为男孩子的晓宇粗心的没有发现,晓丹却感觉到了。

    “没?!惫佩∫⊥?,拉着晓丹靠在自己的肩头上,“晓丹,妈妈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妈妈?”其实这话已经问过了,可是这会子娘两个独处的时候,她不知不觉的又问了一遍。

    “可想了,不过,我想妈(咪mī)没有爹地厉害呢?!?br />
    “呃,怎么想一个人还有分厉害不厉害吗?”古妍儿微微笑,摸了摸晓丹的头。

    “有呀,我想妈(咪mī)就是见不到妈(咪mī)会难过,可是爹地就不一样了?!?br />
    “嗬,那有什么不一样?”

    “爹地天天喝酒呢,每天都喝的酒气薰天的,可难闻了?!?br />
    见晓丹回想起柯贺哲喝酒时的样子还嫌弃的嘟起了小嘴,古妍儿就捏了过去,“每天都喝酒吗?”这个,她之前也听说过了。

    “可不是吗,天天都喝,酒鬼一样?!?br />
    “你敢说你爹地是酒鬼?信不信妈(咪mī)偷偷告诉你爹地?”

    “那有什么,我和晓宇都知道呀,我们两个还跟爹地吵过呢,不过,爹地那时候喝酒喝得多了,我说他什么他都没听见一样似的,不过只要一提到妈(咪mī)的名字,爹地就会茫然的抬头看过来,然后问我,‘你妈(咪mī)回来了?’,让我每次都很无语?!?br />
    听着晓丹惟妙惟肖的讲述着这些,古妍儿想象着柯贺哲喝醉酒时的样子,心里一阵恶寒,男人(身shēn)上的酒味一定很难闻吧。

    他那时的样子一定狠狈极了。

    原来,平素里看起来风华正茂的男人也有那样(阴yīn)暗的一面呀。

    孩子们洗洗睡了,古妍儿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切居然又是睡不着了。

    破天荒的,她想那个男人了。

    这好象是失忆以来第一次很想柯贺哲。

    手里的手机不知道摆弄多久了,最终,古妍儿在这一天里第二次的拨起了柯贺哲的卫星电话。

    以为他会立码接起来的,没想到这一次她居然打不通了。

    卫星电话也有接不通的时候吗?

    古妍儿皱起了眉头,越想越是担心,坐立不安的干脆起了(床chuáng),大着肚子在房间里走动着。

    可,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

    等了一些时间,古妍儿又打了一次柯贺哲的卫星电话,结果,还是打不通。

    她彻底的不淡定了。

    最终,大半夜的接近凌晨的时间点,古妍儿拨给了柯贺熙。

    她能想到的可以帮她的人这一刻只想起了柯贺熙。

    对于柯家的三兄弟,她与柯贺熙的感觉略熟些,与柯贺臣的感觉就差了些许。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感受。

    但这是事实。

    电话打过去只响了一声柯贺熙就接了起来,“喂,妍儿,是你吗?”

    柯贺熙一声‘妍儿’,叫得古妍儿心头一阵乱颤,他叫得这样‘亲(热rè)’就不怕被薄酒听到?

    “贺熙,你还是叫我古妍儿吧?!?br />
    “哦?”柯贺熙已经睡沉了,冷不丁接起电话古妍儿就应了这样一句,让他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

    “以后,二哥还是叫我古妍儿吧?!?br />
    “熙,谁呀?”薄酒也被吵醒了。

    古妍儿听到那边薄酒低喃的声音,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贺熙,薄酒,不好意思呀,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们,不过……”

    “有事吗?”柯贺熙已经坐了起来,虽然有些介意古妍儿让他唤她的大名,不许他再唤‘妍儿’了,可这个不是大事,他还是担心她怎么会这么晚打过来,一定是有事。

    “那个……那个……”古妍儿挠挠头,又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了,毕竟,柯贺哲这失踪也没多久吧,还不到十个小时呢,也许是卫星电话坏了也说不准,她这样打给柯贺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这样想着,她这会子就想挂断电话了,“贺熙,我没事,摁错电话号码了?!彼低?,她就要挂断。

    “妍儿,你一定有事,快说?!笨潞匚跻膊还芄佩嫠恍硭兴男∶?,声音冷肃的就问了过来。

    他这一句,古妍儿知道不说也不行了,只好小小声的道:“我打贺哲的电话打不通,他会不会……会不会……”可是‘出事’这样的不吉利的话语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说出来就好象她特别的惦念柯贺哲似的。

    “我查一下,稍后给你电话?!笨潞匚趺纪方羲?,也有些担心了。

    “哦,好的?!惫佩獠殴叶狭说缁?。

    柯贺熙那边放下了手机,先是沉吟了一下,没睡醒的薄酒眯着眼睛摇了摇他的手臂,“妍姐那边怎么了?”

    “没事,你睡,我去打个电话就好了?!笨潞匚跚崆崤牧伺谋【埔幌?,便起(身shēn)披了晨褛走进了阳台。

    以他对柯贺哲了解,他那个兄弟一向有九条命不说,而且他做事很有分寸,凡事都是没有把握的绝对不做,绝对会等到有把握了才做。

    想到这里,他略略的放下了心。

    一个人联系不上的原因有可能是手机坏了,也有可能是人出了事,还有其它的可能呢?

    他必须想周全了,才能尽快想到原因。

    “贺熙,到底出什么事了?”没想到,他沉吟的功夫,薄酒也跟进了阳台,(娇jiāo)小的(身shēn)形站在他的(身shēn)侧,被月光映着两个人的影子打在墙上,格外的和谐好看,他就这样看了一眼,心(情qíng)顿时就轻松了些许,人也淡定了,“妍儿打贺哲的电话关机打不通,她有些担心?!?br />
    “你就为这个忧心呢?”薄酒忽而就笑了。

    “嗯?!笨潞卣苁撬艿?,他能不急吗。

    “你呀,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果然是自己家的人一急就没了智商没了理智?!?br />
    “酒,你知道是不是?快说?!?br />
    “我要是说对了,你要怎么表扬我?”薄酒还是笑,甜美的样子让柯贺熙恨不得一口吃了她。

    不过这会子,还是先办正事要紧,“你想要什么表扬都可以,为夫的百分百的满足你?!?br />
    薄酒掩唇笑了笑,这才道:“不是说贺哲出差了吗,也许是在飞机上?!?br />
    柯贺熙顿时一拍大腿,他果然是蠢了智商降低了,“嗯,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就可以了?!北【扑档?,绝对有可能。

    他一时担心,竟是没想起来这个可能。

    五分钟后,柯贺熙果然收到了航空部门的回电,柯贺哲果然正在飞机上,航班一个小时后抵达。

    想到古妍儿与他一样的担心则乱的没想到这个,不由得笑开,回手捏了捏薄酒的小鼻尖,“还是老婆聪明?!?br />
    薄酒打了一个哈欠,“快去睡吧?!?br />
    “嗯,你去吧,我出去一下,行吗?”

    “干吗去?”

    “想送给贺哲一份大礼?!?br />
    “什么大礼?”薄酒继续打哈欠,人也转向了屋里面。

    “这是我们兄弟间的秘密,呵呵?!?/DIV>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