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心跳加速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车库。

    晓丹和晓宇已经跑了出去。

    古妍儿依然坐在沙发上,目光追随着一双儿女,虽然没有跟过去,但是却能想象到他们两个冲到柯贺哲面前时一定是在告诉他她回来了。

    是的,她回来了。

    进来别墅的时候就有些激动的感觉。

    这一刻,他回来了,她也有点小小的激动。

    仿似一颗心就要跳出来一样,都要是三个孩子的妈了,依然有种(情qíng)窦初开的感觉,是的,这是每一次见柯贺时的感觉,从来都没有差过。

    可她已经这样老了。

    是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她就一天天的变老,早已经没有了陈雪那样的青(春chūn)靓丽,有的,只是沧桑和感伤。

    柯贺哲下车了。

    当一眼看到他(身shēn)上的那(套tào)西装时,她不由得一愣。

    那西装正是她上次在上看到的他与陈雪并肩而行的背影的照片中所穿的那一(套tào),那还是她亲自为他买的。

    那(套tào)西装她记得是三万多块,而且是限量版,市只此一(套tào)。

    她看着他一弯(身shēn),居然一下子抱起了两个,晓丹和晓宇全都落在了他的怀里,然后,就是男人抱着两个面色不改,大步朝她走来的画面,目光再也没办法移开,就想这样一直一直的看着他们,“帕帕”怀里的晓予也发现了柯贺哲,手舞足蹈的摇摆着小(身shēn)子,甚至还一直往那边使劲。

    古妍儿把怀里的小人竖起,晓予立刻跳了起来,兴奋的看着进来的三个人。

    玻璃大门开了,晓丹和晓宇一起从柯贺哲的怀里滑了下来,柯贺哲转首朝着她和晓予的方向看过来,是的,从一进玻璃门,他的第一眼,就是她和晓予的方向。

    柯贺哲瘦了。

    至少比她离开的时候瘦了一些,倒是她又长(肉ròu)了,而且,肚子里还多了三块(肉ròu)疙瘩,一手抱着晓予,一手落在小腹上,他还不知道她怀了三个呢,而她也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告诉他,或者,等遇到一个好时机再告诉他吧。

    这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

    不得不说,洗正南是可以信任的,她不许洗正南告诉他人,洗正南果然没有传出去。

    而她今天的穿着也有些宽松肥大,目的就一个,不想被人发现她又怀了孩子。

    但看之前吴妈和陈雪的反应,两个都没发现的。

    柯贺哲站在门前,看了她足有三秒钟,这才起步朝着她快步走来。

    到了,他停在她的面前,却没有说话,而是一伸手就抱过了晓予,让古妍儿顿觉得手里怀里一空,那种不适感袭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晓予交给了晓丹,交待晓宇道:“带妹妹去玩具间玩,我有话要跟妈妈说?!?br />
    “好咧?!毕羁纯垂佩倏纯纯潞卣?,欢脱的答应了,爹地表(情qíng)好严肃,不过他一点也不怕爹地,爹地就是个纸老虎,对他们凶是凶过,不过,从来没有打过他们一下呢,这比他们幼稚园里的其它小朋友强太多了,他们小朋友好多都被爸爸妈妈打过呢。

    孩子们走了。

    陈雪一直在厨房里帮忙吴妈。

    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古妍儿和柯贺哲。

    一时间,古妍儿就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他这样,让她一时不适应了。

    把孩子们都支走了,这是要找她算帐吗?

    可明明应该是她找他算帐吧,他与陈雪之间可是好象发生了点什么呢。

    目光盯着他(身shēn)上的西装,又是想起了那些照片。

    柯贺哲依然不动,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小脸。

    古妍儿长了点(肉ròu)了,皮肤白皙,如同水嫩青葱一般,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皮肤了,摸起来触感极好,也许是因为长点(肉ròu)的原因,一张小脸看起来也圆润多了,好看多了。

    是的,总比干巴巴的好多了。

    以为离开他她会想他会瘦了,却没有想到,离开这样久,她不但没有瘦下丁点,相反的看起来气色还不错,应该是吃好睡好万事都好吧。

    柯贺哲吃味了,为什么他在家里想她念她担心她,可是她呢,却仿佛在外面过得很逍遥似的。

    这也太不公平了。

    大手轻起,轻轻捉住了一直静静放在腿上的古妍儿的手,视线也随着她的手往上再往上,他眉头轻皱了一下,感觉她不止是胖了一点点,她以前除了怀晓予的时候,很少穿这样宽松的衣服的。

    看来是真的胖了,所以,才穿成这样遮一遮(肉ròu)。

    这样想了,突然间就很想去摸一下她(身shēn)上那些多了的(肉ròu),其实女人(肉ròu)多了摸着手感才好,他根本从来都没介意过她是胖是瘦呢,相反的,每一次在(床chuáng)上,都恨不得她就是一个小(肉ròu)团,那做起来才舒服。

    大手握住小手的时候,古妍儿心一滞,下意识的就要挣开,不过,显然不会有用,柯贺哲又岂会容她挣开呢。

    “心虚了是不是?”他轻声问,唇角咧开笑弧,原本是想要教训她一番的,可是出口,却是轻声软语,根本狠不起来。

    “我心虚什么?”古妍儿脸红,该心虚的是柯贺哲,而不是她。

    “呵呵?!笨潞卣芸醋潘难?,突然间,之前对古妍儿所有的怨气都消散的无影无踪了,原来只要她回来,只要她在他(身shēn)边,就什么都过去了。

    之所以没有去找她,是想给她和自己多一些时间去慢慢消弥彭晴带给他们的别扭感。

    如今,他已经想得很透彻了,有些事,该放下就放下,珍惜当下就好了,是不是?

    “柯贺哲,你不许笑?!笨伤α?,古妍儿就有一种毛毛的感觉,依她之前对他的了解,这男人此时这样看她,一定又是在心里想入非非了。

    好在,天才黑,孩子们都还没睡,晚饭也没吃呢,所以,眼下他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不然,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要怎么推脱他呢,总不能跟他说他们离婚了,所以他不能碰她吧,那也太矫(情qíng)了,之前又不是没碰过她,那时也离了婚,而且,她全都没有反对。

    就权当那是夫妻之间正常该发生的一切。

    男人女人,只要是正常的,又是有感(情qíng)的,发生点什么真的是太平常不过了。

    她是过来人,她懂得此刻柯贺哲的反应。

    只是,她现在不方便了,三个小宝贝从怀上到现在还不到三个月,这时候他要是真对她做点什么了,真的(挺tǐng)不安全的。

    他依然笑,“手机给我?!卑缘赖难尤盟行┠パ?。

    “干吗?”

    “给我?!?br />
    “在在包里?!?br />
    柯贺哲随手拿过她的包,拉开拉链,然后拿出了她的手机,当看到她开机了的时候,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些,“为什么一直关机?”

    “不想何时找到凝汐,我答应她的?!彼碇逼?,走之前也是这样与柯贺哲说过的,算起来,她不开机也没做错什么。

    “之前不是每晚都会开一次机吗?为什么后来不开机了?你说说清楚?!彼床灰啦蝗牡亩⑸狭?。

    其实她真的很想跟他说说清楚呢,可是瞄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这时候她要是真的向他问起陈雪的事(情qíng),那就是小心眼小大发了,有点过份了,“不方便?!?br />
    “怎么不方便了,开机又不要求你与我通电话,回个短信也好吧?!笨潞卣芗绦饰使佩?。

    可古妍儿怎么就觉得自己嗅到了一股子哀怨的味道呢,原来男人也哀怨了,不由得笑开,“我没有义务回短信吧?!?br />
    “有义务?!笨潞卣苋范ㄒ欢ㄒ约翱隙?。

    “没有?!?br />
    “我说有就有?!笨潞卣苡职缘懒似鹄?。

    古妍儿无语的抿抿唇,半晌才轻声道:“都离了,所以,真没义务?!?br />
    “好,离了你对我没义务,那孩子们呢?”柯贺哲一下子气了,若不是在客厅,他很想一下子把她压倒,然后狠狠的欺负一下,让她在他(身shēn)下求饶,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关手机关得那样久了。

    “孩子们判给你了?!被乩辞罢娴拿幌胗胨庋祷暗?,可是说着说着,两个人就这样的自然而然的杠上了,也没见发什么火,嗓门也不是很高,可就是言语间杠上了。

    “孩子们是判给我了,那你也有义务,每个月的抚养费你转了吗?还有每个月都要见孩子们两次的,你这个月见了吗?”柯贺哲咄咄((逼bī)bī)人了起来,这一质问,反而是那个心虚的真的变成了古妍儿,虽然,他根本不在意她的那点抚养费,他就是钱多。

    对的,她真的对孩子们没有尽到做母亲的义务。

    当然,她对她肚子里的三小只是绝对有尽到的,这些天不管多不开心不管怎么吐都是能吃就吃能喝就喝,哪怕是长(肉ròu)了也要吃要喝,为了三小只,她还是很能约束自己的。

    但是对三大只,她歉然了,她的确做的不够好。

    “说话?”柯贺哲长指轻挑,漫不经心的就挑起了古妍儿的下颌,让她被迫的仰首对上了他的脸,清俊好看,完了,古妍儿只剩下心跳加速了。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