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生活还是要继续

    手中的笔抖了又抖。

    古妍儿三个字沉重签下的瞬间,古妍儿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斗赢了孟经理,斗赢了容青雅,却,独独斗不过自己的婆婆彭晴。

    或者,不是斗不过,而是为了柯贺哲最终选择了放下。

    这一放,就算是她替柯贺哲还了欠下彭晴的养育之恩吧。

    字签了。

    这一家公司也将不再属于柯贺哲了。

    说到底,公司象是断送在彭晴的手中,可其实是断送在她的笔下,如果她不签,便还是柯贺哲的,可她签了。

    “青雅,你快来,办到了,我彭晴办到了,我答应你的,我终于可以把她赶出柯家的大门了,柯清语留着慕容青,我就要把她的女儿赶走,我柯家不要慕容青的女儿,绝对不要?!?br />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带着兴奋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门开,容青雅以胜利者的姿态冲了进来,“妈,签好了?”

    那声妈,叫得彭晴心花怒放,“签好了,你快去,会议还没结束吧?还有机会吧?”彭晴手捂着(胸xiōng)口,脸色煞白的指着古妍儿面前的桌子,“在那儿,你快去拿,快去开会,贺哲的家底以后就都交给你了,你才是我的儿媳妇?!?br />
    古妍儿(身shēn)形一晃,手撑着桌面才堪堪站住,容青雅奔了过来,不屑的瞪了古妍儿一眼,“古妍儿,哈哈,你也有今天?!?br />
    古妍儿静静无声,只是呆呆的看着彭晴既兴奋又苍白的脸色,随后,在容青雅急切离开的脚步声中缓缓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120。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120急救中心很快就接了起来。

    古妍儿报上了公司的地址,也报上了彭晴的名字,“她流了很多血,麻烦你们快些赶来?!辈还茉趺囱?,别人可以义,她却不能不孝,这一孝,是为着柯贺哲的,从此,柯贺哲与彭晴的关系她再也不会管了。

    “你你给我叫的救护车?”彭晴张口结舌的站在门口,不可置信的看着古妍儿,刚刚古妍儿打电话,她全都听到了,吃惊的问过来,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呢。

    “彭晴,最多十五分钟左右救护车就会赶到了,你自己保重吧?!闭庖淮?,她开口称呼的不是妈,而是彭晴,一个是一个字,一个是两个字,可是,那其中饱含的韵味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妈是亲人间的称呼。

    彭晴却是陌生疏离的感觉。

    古妍儿说完,迈步走向门前,与彭晴擦肩而过的瞬间,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柯贺哲进了的警察局她没有哭,知道晓丹失踪了她没有哭,知道是容青雅在算计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哭,但是此刻,泪水却如同小溪流一样无声的流过眼角流过脸颊,漫过唇角,咸涩了一颗心。

    迈过的每一步都是沉重的。

    走离了,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柯太太”

    “柯太太,怎么回事?”

    “柯太太,你要离开了吗?”

    走廊里,公司的员工一个个的慌乱的看着她,她那般无声的哭泣吓坏了所有人。

    古妍儿依然无声,她不是不想理会他们,而是,真的不知道要做何解释。

    她也无从解释,怎么也不能向全天下的人宣告,是她婆婆拿匕首伤了自己威胁她签字的吧?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既然已经注定了结果,她便放弃了。

    这世界,从来都是谁离开了谁地球都一样转。

    可是孩子们,她是不会交给彭晴的,交给那么一个三观不正的人带着守着,将来害着的就是孩子们,她舍不得。

    总裁专梯,她最后替柯贺哲再乘坐一次。

    超快的速度,门开的瞬间,透过走廊透过大堂,室外是满满的阳光漫天,她忽而笑开,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人生的路也依然还要向前方延伸再延伸。

    属于她与柯贺哲的财富减少了,可是属于她的亲人却全都安然,健在,这便足矣,足矣。

    “柯太太”

    “柯太太”

    “柯太太”

    一句句的问候,她轻轻颔首,无论别人眼中的花开有多灿烂,那都不是属于自己的美丽。

    上了车,车子飞速的驶往那个她与柯贺哲曾经一起的家。

    如今,那里已经变成是彭晴的了。

    孩子们的许多东西都还在那里。

    可是一切属于物质的东西她全都不要了。

    财富一生,清贫一生,都是一生。

    生带不来,死也带不走的便是那些(身shēn)外之外,她要的只是晓丹晓宇和晓予还有她与柯贺哲的(身shēn)份证件之类的,那些,不能丢。

    彭晴不在,泊好了车进去的时候,吴妈正在打扫,看见是她,立刻高兴的迎了过来,“太太,好久不见了,你可终于回来了?!?br />
    古妍儿苦笑了一下,“吴妈,我拿了(身shēn)份证件什么的就离开?!闭庖痪?,她说的颇为沉重,却也全都是无奈,彭晴那样的人,再与她住在一起,她真的担心会有下一次的晓丹第二。

    那是让她根本防不胜防的,自己的家人要怎么防?

    不好防,也更难防。

    “太太,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

    “没什么,吴妈,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笨潞卣芟衷谑?身shēn)无分文了,至于孩子们,她要赚钱养他们的,三个宝贝,永远都是她心里的宝。

    “太太,你这是”吴妈一下子就认识到了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是不是老太太做了什么?你告诉我,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蔽饴枥棺×斯佩?,急了。

    古妍儿摇摇头,公司转给了容青雅,容青雅又怎么会还回给她与柯贺哲呢?除非是柯贺哲娶了容青雅,可以她对柯贺哲的了解,她的男人绝对不会妥协的。

    匆匆进了自己与柯贺哲曾经一起的房间,静静站在门前,脑海里如走马灯一样的闪过她与柯贺哲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们曾经那样恩(爱ài)那样幸福,甚至,还有了三个孩子。

    可是如今,这个家却仿佛就要散了似的,她不知道等他回来会怎么样?

    他没有错。

    可她也没有错。

    但是,他们还能走在一起吗?

    柯贺哲,她想他了。

    或者,等他回来了,一切便都迎刃而解了,可是那个男人,他现在根本回不来。

    打开抽屉,一样一样的找到想要带走的证件,还好,彭晴没有动过她的东西,也让她长舒了一口气,一个小袋子盛好那些证件,古妍儿再度环顾了一下房间,空气中依稀还飘浮着那男人(身shēn)上独有的味道,让她心醉。

    “嘭”,门开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容青雅一步迈进来,手指着古妍儿,“这里已经是我与贺哲的了,从此与你无关?!?br />
    古妍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容青雅,轻轻笑开,“容青雅,你知道小偷是长什么样的吗?嗯,就是长成你这样的,虽然看起来外表风光,可总有一天会被人抓住游街的,到时候,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br />
    “古妍儿,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敢跟我抬杠?哈哈,你就是给我((舔tiǎn)tiǎn)脚趾都不配了?!?br />
    她也不会给她((舔tiǎn)tiǎn)脚趾,“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彼低?,古妍儿越过容青雅就走出了那间房间,或者还有留恋,可是再留恋又如何?

    这里也不属于她了。

    全都被容青雅一并的接收了。

    彭晴应该是去医院了,所以只有一个容青雅回来,看来,在她走后不久会议就结束了,也是,容青雅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自然是不会再多留一分钟的。

    容青雅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她前展示她的胜利成果呢,却不想她已经走了,所以,才追来了这里。

    “古妍儿,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走的?”容青雅追了出来,她还没有威风够了呢,尤其是在古妍儿面前,所以就这样的放走古妍儿,她一点也不甘心。

    “这房子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再者,我古妍儿与容小姐也不是什么朋友,所以,你没权力要求我留或者不留,而我却有权力决定自己要见某人不要见某人,这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br />
    “古妍儿,你无赖?!?br />
    呃,这是没教训到她就说她无赖了?

    可她怎么就觉得真正无赖的是容青雅呢。

    “古妍儿你站住站住”容青雅一路追来,甚至是不死心的追到了大门口。

    古妍儿推门而出,容青雅才要挡住她的去路,忽而,她一下子怔在了阳光下,“贺贺熙你不是不是”

    “是你设的骗局让酒以为找到了父母,是不是?”大门一侧才刚刚下车的男人一个箭步冲过来,(身shēn)后是薄酒抱着景旭也跟下了车,“贺熙,有话好好说?!北【魄嵘白潘?,可是男人的脸色依然冷沉如冰。

    “好好说?容青雅,你为什么抢走了贺哲的公司?”柯贺熙冷冷的看着容青雅,两手紧握成拳,阳光下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背上突突直跳的青筋,显然,他在极力的隐忍着。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