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护花使者

    “先生小姐请进?!比远母只A抛远?,迎宾微笑的恭迎两个人进入。

    (身shēn)为柯氏家族柯三少的妻子,还有柯三少自己独立运行的公司,可以说古妍儿虽然没有介入柯贺哲的公司业务,可是(身shēn)罩柯三少(奶nǎi)(奶nǎi)的光环,她什么世面没见过呢。

    但是此刻,当一眼扫过玻璃门内的奢华世界时,眼睛还是为之一亮。

    真有钱呀。

    精致的水晶吊灯从别墅顶端垂落而下,闪烁着五彩的光茫,却不刺眼,大厅里的摆设到处都是金黄色的,那绝对是金子做的,她甚至在想连镀金都不是。

    果然是大毒枭,白粉都换成了金子。

    觥筹交错的人影中,古妍儿快速的扫过,目测所及并没有柯贺哲,她一下子紧张了,手心里潮意泛滥,“洗正南,他在哪儿?”

    “五分钟?!毕凑系屯房戳艘谎凼只系氖奔?,微笑笃定的说到。

    “你……你怎么知道?”从酒店开车一路驶过来,她没听到他跟谁通过电话,可是他似乎是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仿佛这里是他家的一样,可就算他跟何时很熟悉,也不可能把何时的地盘了解的这样透彻吧。

    “呵,我自然知道,不然如何带你来呢,想喝点什么?橙汁还是威士忌?或者葡萄酒?”侍者迎了上来,从古妍儿走进这幢别墅,惊艳的目光就从没有间断的落在她的(身shēn)上。

    古妍儿拿了一杯橙汁,不过也只是拿着而已,唇虽然是贴上了杯沿,却并不喝下,连一小口都没有喝过,自从那次柯贺哲做孟轩的时候她被伍少辰的人给下了药,虽然那一次(阴yīn)差阳错让她有了晓予,可是却也让她从此对于宴会上的饮品都会不由自主的有戒心。

    她不会喝,一口都不会喝的。

    人多,衣香鬓影间除了洗正南,其它的人于她来说全都是陌生的。

    忽而,大理石楼梯上两道人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时先生来了?!比巳褐写淳艉退接锷?。

    古妍儿看过去,只见一男一女正相携款款而下,女人一袭红裙曳地,一张小脸(娇jiāo)艳动人,这是自从她走进这幢别墅里除了洗正南以外唯一一个认识的人,她是小雅,杨菁雅,那个与柯贺哲传过绯闻的女人。

    而她手臂上所挽着的男人却不是柯贺哲,古妍儿早就知道杨菁雅是柯贺哲接近何时的线人,在她的认知里,何时一定是一个大腹便便脑满肥肠的男人,却不曾想,只一眼,她就诧异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年轻很轻的男人,目测与柯贺哲不相上下,(挺tǐng)拔的(身shēn)形修长而蕴着肌(肉ròu)的力量,一举一动中带着优雅和威严,可他唇角即便是噙着笑意,也给她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只要一个惹上他,下一秒钟就会倒地(身shēn)亡一样。

    她小手下意识的就要挣开了洗正南的,“他是何时?”这一声,低低的,喃喃的,几乎全都是不可置信。

    “他来了?!辈幌?,洗正南回应她的却是这样一句,而她的手,始终都在他的(禁jìn)锢当中,半点也不许她松开移开。

    那一个他,除了柯贺哲不可能是别人。

    可是,当古妍儿环顾周遭,又哪里有那个已经刻入她骨髓里的男人呢?

    “你骗我?”

    “你听……”洗正南抬手一指别墅外,古妍儿这才隐隐听到车停的声音,心头倏的一紧,柯贺哲来了。

    她转头看向大门口,她以为他会比她先到,却不曾想,他居然在她后面才来。

    正迷糊的时候,何时与杨菁雅徐徐而来,“古小姐,幸会?!焙问笔俏卵诺?,与她想象中的大毒枭形象完全不符,若不是她知道了,她一定把他当成哪家公司的白领男职员或者是学校的年轻男(性xìng)老师。

    “古妍儿,你怎么来了?”杨菁雅却是满脸敌意的扫过她。

    两个人,一男一女,反应却是截然不同的。

    古妍儿才要说话,就被洗正南拦住了,“她是我带来的人,她生我生,她亡我亡,时兄,可懂?”

    冷沉的话语轻漫张扬,让古妍儿微微一愣,她以为不可一世的男人应该是何时,没想到这会子居然是洗正南。

    她见过伍鸿达,那是她亲生的父亲,对于大毒枭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对这个何时,怎么看他都不象是大毒枭。

    “景旭不是没事吗?至于那么恨我?”何时呵呵低笑,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还是你认定了我会输给他?”

    “你动了她,动了景旭,时先生,所以你输定了?!蹦歉觥?,古妍儿当时没有细想,后来她才知,洗正南口中的那个‘她’居然是指她。

    “是吗?”何时挑眉,眸色将古妍儿从上到下的扫视了一遍,象是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全自动的钢化玻璃门再度打开,整个大厅里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声,之前是因着何时和杨菁雅,此时议论的对象却全都变成了那个正在走进来的男人。

    柯贺哲,他终于不要命的来了。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古妍儿(身shēn)子轻颤,目光全然的都落在了他的(身shēn)上,他一袭全手工的黑色西装,包裹着整个(身shēn)形清朗(挺tǐng)拔,没有任何掩饰的俊颜清冷淡漠,英(挺tǐng)的(身shēn)姿款款而入的时候,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这个世界的王者,她以为他的(身shēn)侧会是陈简,可是没有。

    柯贺哲是一个人来的。

    古妍儿甩手就要挣开洗正南的手臂,却突然间发现她根本挣不开,男人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的,低哑的声音里全都是警告,“不想他死,你就乖乖的?!?br />
    “柯贺哲,你把墨墨还给我,他在哪儿?”杨菁雅在看到柯贺哲的时候,却一下子失了控,甩开了何时的手臂飞奔向他,“墨墨呢,你还给我?快把他还给我?!?br />
    “呵,墨墨在陈简那里,他很安全,你放心?!蓖耆率龅挠锲?,不带任何的感**彩,仿佛他对着的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

    “你……你……”杨菁雅(身shēn)体微颤,手指着柯贺哲竟然说不出半个字来。

    柯贺哲完全视而不见,回手示意随在他(身shēn)后的一个替他拿礼盒的别墅的保安,“时先生的生(日rì),小小礼物,不成敬意?!?br />
    “感谢?!焙问蔽⑽⒁恍?,走过来伸手搂住了杨菁雅的小蛮腰,“小雅,乖?!?br />
    温柔的男声,仿佛与毒枭两个字没半点联系似的,一点都不象,更象是一个(爱ài)妻子(爱ài)到骨子里的深(情qíng)的丈夫。

    “我要墨墨,我只要墨墨?!毖钶佳诺秃?,很没形象的在何时的怀里扭来扭去,很是激动。

    “好?!焙问鼻崆嵝?,抬手示意手下将柯贺哲的礼物接过来,“柯先生,请了?!?br />
    柯贺哲不客气的越来他走到了大厅正中的席间,他明明是最后一个赶来的外人,却象是整个晚宴的主人一般,随着他的落座,众人也皆落座了,而由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向古妍儿一眼。

    古妍儿悬着的心提到了喉咙口,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的,也不知道司仪都说了什么,只是目光痴痴的追随着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他太从容,他太淡定,仿佛所来之地就是他的王国一样,可事实真相明明是何时才是这里的主人,完全封闭的别墅她进来之前曾经观察过,外墙足有三米多高,顶端全部拉上了电网,这里的安保她相信绝对差不过中南海。

    可柯贺哲居然敢单独一个人赴约,看到他全然无恙的那一瞬间古妍儿是松了一口气的,可是此刻,越是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越是紧张。

    因为今晚不发生点什么是不可能的。

    否则,柯贺哲不会赶来,否则,何时也不会接待柯贺哲。

    两个男人之间一定会发生一场她还无法预知的颠峰对决。

    何时果然是大手笔,晚宴上的美食竟然连古妍儿都发觉她有一半没有见过吃过,而且,都很美味。

    可,不管多美味,她都吃不下,每一样只浅尝了一下下就索然无味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不好吃?不可能吧?!毕凑鲜贾斩汲涞弊潘幕せㄊ拐?,他的眼里是古妍儿,可古妍儿的眼里却只有柯贺哲,终于看到他了,却是在这样的奇怪的场合,奇怪的让她想要有什么举措也只能生生的压下。

    “你吃吧,不必管我?!笨吹剿庞霉晏蘖擞愦谭旁谒媲靶〉锏挠?肉ròu),她红唇微抿,眸中全都是潮意,他来了,却连一眼都不肯看她吗?

    他在埋怨她不经他的(允yǔn)许跟着洗正南来了?

    可,他把她丢在t市一个人来赴这一场生死之宴,又让她如何得以安心的度过每一分每一秒?

    人生中,每一时每一刻每个人的立场和角度都不同,所考虑问题的结果也就不尽相同。

    她明白他是担心她,不想她以(身shēn)赴险,可她已经来了,就只想与他并肩站在一起,但显然,柯贺哲今晚压根就没有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