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侏儒

    “好,你吃过了饭就在这里等我来接你,不许离开?!毕凑衔⑽⒊烈髁艘幌?,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倒是让古妍儿有些不习惯了,“嗯?!?br />
    洗正南走了,匆匆忙忙的走了,眼看着他的背影就要走离自己的视线了,古妍儿突然开口,“洗正南,你等等,是不是因为景旭?”这个时间点,她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就是想起景旭了,好象从认识洗正南开始,这男人对景旭就似乎特别的上心。

    男人背对着她脚步一顿,却也只有一瞬就再度起步,很快消失在古妍儿的视野中。

    他走了。

    古妍儿随手拿起手机,直接就拨给了上午才见过面的薄酒,上午洗正南对薄酒虽然淡淡的,可是对景旭倒是很关心的抱了一抱。

    然,薄酒的手机居然是关机的。

    古妍儿不死心的再打给柯贺熙,那边响了七八几声才终于被接起,“妍儿,我有事,改天再聊?!?br />
    “是不是景旭出事了?”她急问,听他如此说,她声音已经抖了。

    静。

    柯贺熙良久才低低开口,“是,忙,先挂断吧?!?br />
    说完,也不等她回应,那边便已经挂断了。

    显然的,柯贺熙是为了儿子而忙碌着,景旭出事了,他要去找到景旭,那是他的儿子他不可能不上心的。

    可是,洗正南也一样上心呢。

    “洗正南也去了?!惫佩陀镒?,猛然想起伍嫣然上午的未到医院来看她,这好象也不对,因为早上嫣然明明说了要带妈妈一起来医院探望她的,结果,嫣然和妈妈都没有来。

    或者之前她也相信了伍嫣然的借口。

    但是这会子,她不相信了。

    手里的手机重新拨出,只是这一次是从柯贺熙到伍嫣然了。

    “姐,什么时候回来?”好在,这一次伍嫣然接的(挺tǐng)快的,只响了两声就接了起来,也让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我在吃饭,要晚点回去?!?br />
    “洗先生送你吧?”

    “是?!?br />
    “那你路上小心?!?br />
    这一句让古妍儿顿时一愣,伍嫣然很少这么嘱咐人的,或者,她的(性xìng)格大咧咧了一些,“出什么事了吗?”

    “哦,没什么,早上送几个孩子去幼稚园,车子刮擦了一下,孩子们都好好的,你不用担心?!?br />
    “那你……”

    “腿擦伤了一块,小意思,跟我以前受的伤相比根本就是小儿科,姐,早点回来哟?!?br />
    果然,还是出事了。

    景旭。

    孩子们上学的车。

    她。

    还有柯贺哲。

    古妍儿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开始深呼吸再深呼吸,这个时间点,她不能乱,也不能再出事给柯贺哲添乱了。

    想了又想,最后一个电话,她打给了吴处。

    许久没有直接联系吴处了,这是很久以来的第一次。

    “古妍儿,有事儿?”吴处很客气的接起了她的电话,但是语气中却显得急切,似乎他很忙没什么时间讲电话一样。

    “他去找何时了,对不对?”

    静。

    吴处没回答也没反应。

    “你告诉我是不是?你不说我也知道了?!?br />
    “古妍儿,你冷静一下,他有没有去找何时,我们警方目前正在落实,原本的计划是等卧底接近何时的(身shēn)边,那样再出手比较容易得手,可是卧底现在还只是何时的一个二流的外围的保镖,并不是很了解何时的时时动向?!?br />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们派在何时(身shēn)边的人现在也不能帮上他了,对不对?”

    沉默。

    吴处在沉默。

    可是沉默本(身shēn)就是一种默认。

    “他们在哪儿?”

    “还不确定?!?br />
    “陈简是不是过去了?”古妍儿追问,自己的亲人已经接二连三的被何时下手,那就只能证明一点,何时要开始狗急跳墙了,他要以此来牵制柯贺哲的精力,她知道。

    “是?!蔽獯Τ烈髁艘幌禄故翘拱琢?,“古妍儿,你一定要冷静,因为何时,柯先生做了很多也牺牲了很多个人的时间和精力,对于我们警方来说,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你放心,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会尽可能的不让他出任何的差错?!?br />
    尽可能的……

    这样的词汇,古妍儿‘呵呵’了,“他当初做孟轩断了很多毒贩的生路,那时她是为我也是为嫣然,更是为了警方,说到底,他并不是绝对的私心,我请你们一定要保证他不出任何差错?!?br />
    “我知道?!?br />
    “那就这样?!惫佩叶狭?,因为她知道从吴处那里再也打听不到什么了。

    抱着晓予坐在餐桌前,古妍儿先是疲惫的闭了闭眼,她需要认真的思考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办,而不是乱中添乱。

    景旭怎么样了?

    她担心着,却也知道只要洗正南和柯贺熙那边没有结果,他们便没时间也没精力告诉她答案。

    吃饭,她要认认真真的吃完,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做事(情qíng),否则,她什么也做不了。

    两步外的保镖从洗正南离开就一直警惕的守在那里,时刻注意着周遭动向的表(情qíng)在告诉她他们很紧张。

    古妍儿转(身shēn),朝着其中的一个挥了挥手,“你过来一下?!?br />
    “太太有事?”

    “他们是不是预先说过要对我动手了?”不然,洗正南怎么会那么的小心谨慎,一大早就在老宅的大门口等她。

    “这个……”

    这样的迟疑,答案已经是呼之(欲yù)出了,她坐在餐椅上回想着洗正南上午与她的对话,忽而就笑了,这男人难不成真喜欢她了不成?

    可转而她就否决了,不可能的,她这么一个黄脸婆,哪里还有被人(爱ài)的资格。

    此一刻再扫过周遭,就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感觉,仿佛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何时派过来的人,甚至是一个蹦蹦跳跳朝着她这边的方向跑过来的小朋友她都警惕了起来。

    不想,小女孩跑到她(身shēn)边的时候居然就停了下来,“哇哇,小妹妹好可(爱ài)呀?!?br />
    古妍儿低头看晓予,短短的发细绒一样,若不是知道晓予是小女孩,在她的认知里一个外人看晓予一定辩不出是男孩女孩的,更何况是面前这样一个小女孩呢。

    她下意识的起(身shēn),后退,却还是慢了一步,一把匕首倏然划过她的手臂,若是她刚刚的动作慢了,只怕那把匕首此刻就已经抵在了晓予细嫩的小脖子上了。

    “太太小心……”一个保镖冲过来一脚踹向‘小女孩’,另一个保镖也朝着‘小女孩’攻击了过来,“救命,救命……”‘小女孩’哭喊着,手里的匕首不知是怎么做的,居然一下子就没有了,让正在用餐的人看过来,就觉得是她的两个保镖在期负一个小女孩。

    侏儒。

    这是多毒多狠的手段。

    “你告诉何时,他想杀我,等下辈子吧?!?br />
    “哈哈,你想他死,也等下辈子吧?!闭叛锏男ι芸煜г诿徘?,那个侏儒就在众人阻挡她的保镖中逃脱了。

    古妍儿跺了跺脚,若不是她反应快,只怕就惨了,“太太,要不要去医院?”保镖迎上来,关切的问她,?;に褪撬堑娜挝?,所以两个人并没有追出去,不然若追出去古妍儿这里又有人攻击,那(情qíng)况就只有最糟,没有更糟了。

    “不用?!彼崆峄邮?,低头看怀里正哭着的晓予,也许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吧,小家伙就象是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似的,居然就大哭了起来,她轻声哄着,慢慢的,晓予才不哭了,重新坐回去,迎面的服务生紧张的问过来:“太太,刚刚那个‘小女孩’真的伤了你?”

    “嗯,若是不信你们可以调监控?!?br />
    “报歉,刚刚那根柱子挡住了你受伤的手臂,我们都以为是小孩子恶作剧,真报歉?!?br />
    这个时候再来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她淡淡的,“我如今就坐在这里,若是再有事,你们负全责?!?br />
    “好的好的,太太要报警吗?”

    她就笑了,报警有用吗?

    要是警方有办法抓到何时,她此刻也不用这样紧张这样煎熬了。

    景旭,柯贺哲,还有自己,或者还有其它的家人,全都处于危险之中。

    晓丹和晓宇……

    古妍儿倏然惊醒,来不及去包扎手臂上的划伤,“走,我们去幼儿园?!?br />
    保镖一下子就拦住了她,“太太,等洗先生回来再说?!?br />
    “让开?!彼秃?,当那个可能一闪而过脑海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绷紧了的弦,随时都有爆了的可能。

    眼看着她脸色煞白,急怒的样子有些吓人,保镖才低低的道:“我们给洗先生打个电话,马上回复你?!?br />
    古妍儿静静停在原地,眼神是从没有过的焦虑,既便是担心柯贺哲,可她知道那男人一向有九条命,差不多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但是孩子们,她就不敢保证了,毕竟还是那样小的孩子。

    上一次是荣耀机灵晓丹才躲过一劫,这一次,她不知道了,也紧张了。

    很快的,保镖放下了电话,“太太,洗先生说了,柯先生已经安排了足够多的人手保证四个小朋友的安全,你不用过去,你和晓予安全就好?!?/DIV>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