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若真离了,我不再娶

    夜渐深了。

    马路上人少车稀,可是柯贺熙的车却开的很慢,薄酒略略有些迷惑,但只抱着酣睡的景旭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角,不言不语,只是时而看向车外,那不住倒过的霓虹常常让她精神恍惚,或者是从前太过深(爱ài)了吧,所以,才会一时间(禁jìn)受不住被江煜白背叛的打击。

    那男人不止是背叛了她,甚至还在她发现他丑事的时候伤害了她。

    车停在一家中餐馆前,薄酒这才反应过来柯贺熙的用意,原来是要带她来用晚餐。

    “先生,回去我煮面吃就可以了?!蓖饷娴悴秃芄蟮?,她习惯了节俭,不喜欢这样的浪费,更何况,她也不想花柯贺熙的钱,她与他,如今又是回到了雇主与被雇者的关系上了。

    “家里没有面?!币桓觥摇殖隹?,仿佛那个家是他的家也是她的家一样,薄酒微微一愣,可还不等她反应,柯贺熙就已经下了车,绕过车(身shēn)走过来,打开车门就要抱走景旭,她(身shēn)子一缩,“别动他,我抱着下车可以的?!辈蝗慌蚜诵〖一锩凰セ嵊行∑⑵?,这个,她可是知道的。

    “好?!笨潞匚跻膊磺壳?,静静等在车前,那样子大有她只要不下车,他就一直这样杠在那里的意思了,薄酒没动,抬首把目光落在男人的俊颜上,这或者是她第一次这样正面的看着他,不得不说,柯贺熙是一个集俊帅于一(身shēn)的男人,再配合着他(身shēn)上沉淀许久的沧桑感,那份成熟男人的味道仿如陈年的老酒,时时都绽着浓郁的醇香,也成了对女人的致命的吸引力,只是,他自己并不自知。

    然,薄酒并不为所动,依然还是坐在车里,“先生,你答应我aa制,我便下车?!币雷潘杂星腥说牧私?,只要是带女人一起用餐,不管是什么关系的女人,必定是要抢着付钱的,她不喜欢。

    柯贺熙眸光一闪,没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家中餐馆的菜味道很不错,只是小贵了些,她一个月的薪水有多少他知道,于她来说是真的贵了,但是,眼看着薄酒的坚持,他只好道:“可以?!?br />
    薄酒这才小心翼翼的抱着景旭下了车,随在他的(身shēn)侧偏后的位置一起走进了餐馆,仿佛是在时时的提醒着她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一样,让他微微皱眉。

    “先生,大厅还是雅间?”服务生迎了上来,礼貌的问到。

    “大厅?!笨潞匚趺挥姓餮【频囊饧?,以薄酒现在对他防备的状态来看,在大厅里用餐会让她更自在些吧,他是无所谓,虽然,他晚上也没吃。

    菜单交给她,先由她来点,他不想她有过重的复担,薄酒很快就点了两个菜,然后就把菜单递给他,“先生,我好了,你点你的?!?br />
    她付她点的,他付他点的,这样,吃着比较放心。

    “好?!笨潞匚跛媸纸庸瞬说?,他开始点餐了,一口气就点了五个。

    薄酒叫停了,“先生,你一个人吃这么多?”

    “量很少的?!彼嵝?,继续翻着菜单,经常来这家吃,所以知道哪一道菜好吃哪一道菜味道差些。

    “好吧?!北【坪攘艘豢诨ú?,便低头看怀里的景旭,这是睡得有多香呢,小嘴还溢着浅浅的笑意,可(爱ài)的让她真想咬上一口,对这孩子,她是真心的喜欢。

    时间有些晚了,用餐的人也是廖廖无几,所以菜上得很快,薄酒怀抱着睡得香沉的景旭,一点也不影响她吃饭的动作,她只捡着自己点的菜吃,对于柯贺熙点的菜半口不动,柯贺熙也不说话,就连空气都有些沉闷了,几步外的服务生也是奇怪的看着他们,很少见夫妻带着孩子出来用餐几乎不说话的。

    忽而,景旭醒了,小嘴才嘟起来薄酒就放下了碗筷,轻声的哄着,“景旭乖,来,先给你换裤裤,再喂你吃(奶nǎi)(奶nǎi),好不好?”

    若是从前,柯贺熙听见女人这样哄孩子一定会全(身shēn)都起鸡皮疙瘩的,可是这会他看着对面女人温柔的呵护着怀里的小东西,那画面却是那样的唯美,小家伙象是听懂了薄酒的话似的,只嘟了嘟嘴,还真的没哭,换了纸尿裤就喂他喝起了羊(奶nǎi),柯贺熙看着薄酒弄妥了一切便道:“景旭交给我来喂吧,你吃饭?!?br />
    薄酒扫过他点的那七八道菜,每一样也就吃了几口,“你吃饱了?”

    “嗯?!?br />
    “那你点那么多干吗?好浪费?!闭饫锏牟撕霉竽?,所以薄酒忍不住的就小声的嘟囔了起来。

    柯贺熙不以为然,“以前每次来的时候都点十几道菜?!?br />
    “你一个人也点那些?”

    “是,剩了就剩了?!彼?,起(身shēn)接过景旭,一点也不为自己浪费了那几道菜而觉得可耻。

    “要不,我叫服务生打包吧?!北【瓶醋拍鞘O碌牟?,都是好菜,虽然不是花她的钱,可是她也(肉ròu)疼了。

    “你若是能吃就吃,我柯贺熙出来用餐从来不打包的?!弊匀灰膊?允yǔn)许她薄酒打包。

    “好吧?!毙⌒∩牡袜艘痪?,薄酒先还是真的不吃他点的,但现在看来不吃就是真的浪费了,这不符合她的作风,所以,便开吃了,吃了一口那与吃很多口就没差了,虽然觉得这样不好,可是浪费更不好。

    柯贺熙低头喂着景旭喝羊(奶nǎi),小家伙两只小手抱着(奶nǎi)瓶的样子特别的可(爱ài),偶尔他抬头看对面的女人,正静静的吃着,那沉静的样子恍惚中就与古妍儿用餐时的样子重叠在一起,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倏而低头,他这是怎么了?

    结帐了,薄酒抢着要去,他直接将景旭塞到她的怀里,“一起结,你的那一份我从你的薪水里扣除?!?br />
    “哦,好的?!北【普獠磐饬?,抱着景旭背着包等他,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就是这样慢慢的相处,她最初对他的那种紧张的防备正在悄悄的卸去。

    “先生,太太,你们家的宝宝真可(爱ài),几个月了?”

    薄酒一怔,“我不……”

    “快百天了?!辈幌氡【撇乓馐退皇强潞匚醯奶?,就被柯贺熙给打断了,她小嘴一抿,想着别人误会就误会吧,她总不能见一个人就跟一个人解释她与柯贺熙的关系。

    车子一路驶回柯贺熙的别墅,再回这里,她静静的站在门前足有五秒钟才起步进入。

    明明只离开了几天,却已是物是人非,她再也没有初初来时那般的愉悦的心(情qíng)了。

    人总是要经历一些才会长大,她现在终于懂得了这句话的含意。

    医院里,古妍儿睡得很沉,晓予乖乖的睡在她的(身shēn)边,柯贺哲始终没有回复洗正南的短信,洗正南守在一旁,不知不觉的就趴在(床chuáng)头睡着了。

    那一夜,安安静静。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却,又仿佛发生了很多的事(情qíng)。

    天亮了,柯贺哲悄然醒来,长臂习惯(性xìng)的一探,可是(身shēn)边却是空空如也,他这才回神,古妍儿早就搬出去住了。

    意识悄然回笼,回想昨晚古妍儿握着洗正南的手时的画面,心,便不由得的一疼。

    而此刻,他最疼的不止是心,还有头疼。

    嗅着空气里的气息,酒的味道浓郁的飘满整个房间,他昨晚怎么醉的,又是怎么回房睡的,全然记不清了。

    拿过手机,手机里居然什么也没有,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收短信。

    古妍儿,她居然连个解释的电话也没有吗?

    揉着额头进了洗手间,飞快的冲了一个冷水澡,这才舒服了许多,人也清醒了许多。

    推门而出,厨房里有香气飘出来,那是彭晴的手艺,母亲在亲自为他煮早餐。

    可是心,却并没有快乐的感觉,都说男人(身shēn)边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一个是母亲一个老婆,可是现在母亲与老婆水火不相容,他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这也是他与古妍儿之间一直以来让他头疼的事(情qíng)。

    “贺哲,你醒了?!迸砬缥ё盼勾映砍隼?,一抬头就看到从他楼梯上走下来,便(热rè)络的迎了上去,“贺哲,把晓丹和晓宇接回来吧,总在那女人那里住着也不是事儿,你说对不对?”

    “妈,你说什么呢?什么这女人那女人的,嫣然是大哥的妻子,也是妍儿的妹妹?!蔽裁淳土钇鹇氲淖鹬氐某坪粢裁挥??

    “呜……贺哲,你这是在嫌弃妈吗?我说话一向这样,你以前也从来都不嫌我,如今倒是为了媳妇连我这个妈都不想要了?!迸砬缌⒖檀蠛粜〗械暮胚蘖似鹄?。

    柯贺哲皱了皱眉,先是静静的看了彭晴足有三秒钟,才突然道:“妈,你是想我与妍儿离婚吗?”不然,彭晴没有理由闹,不离婚闹着有什么意思?

    “我哪有,我才没有想让你与她离婚?!迸砬缛词遣怀腥?。

    “妈,既然你没那个意思,那就试着接受她,她是她,她妈是她妈,我如今告诉你,不管她回来不回来,她都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若是有一天她真的离开我了,我告诉你,妈,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娶不说,三个孩子我一个不要,全都给他?!彼低?,他拎着外(套tào)就往外面走去,烦,除了心烦还是心烦。

    或者,让他经手几十亿的case他也没有这样的倍受煎熬过。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