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嫉妒的男人不可理喻

    好在,joe与章助合力把柯贺哲连轮椅带人抬上救护车就转(身shēn)坐进了副驾的位置,否则,柯贺哲那张脸绝对比墨还要黑。

    “柯贺哲,你就躺着不行吗?”古妍儿也黑了脸,这男人(身shēn)上的衣服到处都是红红点点,明明伤的不轻,偏就是不肯躺下。

    “不必?!笨潞卣芤皇殖豆佩谒?身shēn)边的位置上,“你坐着,护士处理就好?!痹?情qíng)敌面前若是只能躺不能坐,他也太衰了吧,他不要。

    “你……”古妍儿咬牙,恨不得掐死他得了,可,当看到护士撩开他的衣服开始处理他(身shēn)上的伤口时,她噤声了。

    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人打架,这伤也太重了。

    等没人的时候她一定好好问问这男人,这都多大的人了,孩子都三个了,还学小年轻的混混们打架?

    救护车上的设备有限,护士也只能做一做简单的伤口处理。

    不过,不管多简单,这样的处理对于一个伤者来说整个过程绝对都是痛苦的。

    古妍儿相信柯贺哲一定很疼,可是这男人全程都没有皱一下眉头没有哼一声。

    但是,柯贺哲全程都做了一件事,就是始终握着古妍儿的手不肯松开。

    她挣过,可是他不肯放开她。

    想着他的伤,她到底没有拒绝他,由着他握着了,毕竟,他很疼。

    救护车到了医院。

    医生和护士全都迎了过来,七八个人黑着脸看着被抬下来的柯贺哲,“柯先生,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柯先生,若是伤口有反复还要重新结痂,那是你自己造成的后果?!?br />
    “若是骨组织有损伤,只怕你一月半月也不能下(床chuáng)走动了,否则,只怕更难好转?!?br />
    …………

    全都是警告的话语,个个都气坏了。

    然,柯贺哲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只轻声对古妍儿道:“妍儿,推我回病房?!?br />
    “可是……”古妍儿犹豫了,她已经送他到医院了,她再留下来真的犯((贱jiàn)jiàn)了。

    “你若是敢走,你信不信你再回t市晓丹晓宇和晓予你一个也见不着?!焙萜牡秃鹱?,柯贺哲一付你若是要走我绝对让你后悔的样子。

    古妍儿摇头,“你敢?”

    “你要是敢试,我就绝对敢做?!?br />
    “柯贺哲,你这是((逼bī)bī)迫?!?br />
    “你是我女人,我伤了,你照顾我天经地义?!?br />
    “呃……”古妍儿真想说那陈简呢?可随即就想到柯贺哲对陈简的无心了,算了,她送他去病房再离开好了。

    古妍儿无声的推着柯贺哲的轮椅随着医生和护士进了医用专梯,电梯门才要关上,joe就跟了过来,“等等我?!敝赖缣堇镉辛礁龆挛牡?,所以joe就用了德文。

    “他说什么?”门边上的护士一看到金发帅哥就小脸红了,好帅。

    “等他上来?!惫佩匀坏姆?,joe看起来很阳光,不是那种一看就觉得很猥琐的男人,让人只觉得亲切,而不讨人嫌,反正,她不讨厌joe。

    不过,她不讨厌,有人讨厌,“他在跟我们说再见,小张,把门关上,我们上楼,我很痛?!?br />
    “别?!惫佩偈辈豢伤家榈目醋趴潞卣?,他这明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joe是要跟上来电梯,哪里是在说再见要离开了。

    然,门口的正是小张看护,她一向听从柯贺哲的指令做事(情qíng),想也没想,她随手就关上了电梯的门。

    “喂,等等我?!?joe急的大喊,明明离电梯只有三步的距离了,可是电梯门还是在他面前强行的合上了。

    “柯贺哲,你干吗?”别人听不懂德文,可她听得懂的,柯贺哲这是在干吗?

    “不认识的人又不是病人没有资格乘坐医用电梯?!崩硭比坏乃底?,柯贺哲没有半点不自在的感觉。

    古妍儿象看怪物的看着他,这男人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了,很想问问他‘这难道是吃醋的节奏?’,可想想又算了,电梯里这样多的人,她这样问了,只怕男人一定会给她冷眼,到时候说什么也说不清楚。

    电梯停下,柯贺哲才一进了病房,医生和护士就全方位的就绪了,检查那个检查那个,再重新进行处置,等把柯贺哲全(身shēn)上下都检查好了,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qíng)了。

    古妍儿一直想走,可柯贺哲还是全程握着她的手不许她松开,受了伤病成这样,还能这样的霸道,古妍儿真的是无语了。

    终于,一切处理妥当了,也确定他只是绷开了伤口,皮(肉ròu)伤加重而已,古妍儿长舒了一口气,若他加重,她真的很不好意思了,说到底,他去机场都是因为她。

    医生和护士都退了出去,章助立刻进来了,“怎么样?会不会很疼?要不要医生多加一些止疼的药?”

    章助的尾音还未落,他(身shēn)后joe便手捧着一大束的红玫瑰走了进来,不好意思的走向病(床chuáng),“柯先生,祝你早(日rì)恢复健康?!币皆好趴诼艋ǖ闹皇O抡夂烀倒辶?,所以,他没的选择的只好买了这玫瑰还有一篮水果。

    “送给我的?”柯贺哲皱眉,黑眸凌厉的盯着joe,恨不得要在他(身shēn)上剜个窟窿似的。

    “嗯,祝你早(日rì)恢复健康?!?joe有些不好意思,带着点腼腆的说到。

    “不必了,这花你拿走吧,我是男人,还是很正常的男人,我喜欢的从来都是女人而不是男人,先生若是对男人有兴趣,那你走错地方了,慢走不送?!绷骼牡挛?,柯贺哲这次是面带微笑的说出来的,让病房里的人除了古妍儿以后都以为他此番的话语很友好。

    章助也自以为是的以为柯贺哲是接收joe的花了,伸手就去接过来,“我来插吧?!?br />
    “章启天……”眼看着章助接过joe手上的花就要放进花瓶里插起来,柯贺哲一声冷冽的低喊,惊得章助一个抖擞,“什……什么?”

    “他走错病房了,花还给他?!?br />
    “哦,好的?!闭轮卧蔚纳艘谎圩约易懿?,只好又把花塞回joe的怀里,然后低低的小小声的对着joe道:“不好意思呀,他是病人,你理解下?!闭饣八纳粞沟玫偷偷?,说什么也不敢让柯贺哲听到,不过,他这会子算是明白了,柯贺哲这明显是在吃醋。

    “哦?!眏oe懊恼的回视着章助,“我说错话了?”

    章助摇摇头,“我不懂德文?!?br />
    joe顿时狠敲了一下头,这才认认真真的解释道:“我刚在楼下大厅买花,只有这一种了,只是想改善一下柯先生的心(情qíng),并没有旁的意思,那个,我喜欢的也是女人不是男人,我也没有走错房间送错花?!?br />
    “joe的意思是这花你是要送给张看护了?”说着,柯贺哲的视线落在了看护张的(身shēn)上。

    “不……不是的?!?joe的一张俊脸已经急得涨红了,他明明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是要送给柯贺哲的,“你不是精通德文吗?”

    “如果不是看护张,那就是要送给我妻子古妍儿的?”‘古妍儿’三个字,柯贺哲明显加重了语气。

    “这个……这个也不是的?!?情qíng)商再低,这个时候joe也能感受到柯贺哲对他的敌意了,“我和古小姐只是朋友,在这里的几天请她做我的翻译就好,只要白天的几个小时就可以,行吗?”眼看着柯贺哲一直紧握着古妍儿的手,joe算是明白了,他若想要古妍儿做他的翻译,只要柯贺哲不点头,只怕不成了。

    “不行,我病得这样严重,她要留下来照顾我?!?br />
    “柯贺哲,我还没有同意?!惫佩パ?,这也太霸道了。

    “你要怎么样才同意?”病房里人不多,可也不少,两个人就这样开启了低低的讨嘴还嘴的模式,心照不宣都知道这样的对话不适合让旁的人听到。

    “白天我做joe的翻译,其它时间我回来照顾你,你若同意,我就过来医院,你若不同意,我直接回t市,柯贺哲,你要是敢不让我见到孩子们,我们离婚?!钡谝淮巍牖椤饬礁鲎殖隹?,古妍儿的心抖了一下,据说这个词儿最好不要出现在两个人的婚姻中,否则,出现一次两个人之间的感(情qíng)裂痕就严重一次,可是这男人警告她说若她回t市他就不让她见孩子们。

    对柯贺哲她还是比较了解的,狠起来,还真的能说到做到。

    所以,古妍儿紧张了。

    “你说话算话?”柯贺哲长眉轻挑,俊颜笼上了一层朦胧,那是一种任谁也看不懂的感觉,可是古妍儿懂,他这是在警告她了,若她不算话,他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这坏男人,总是欺负他。

    可她,到底也是不放心他的伤,既然不放心,又何必矫(情qíng)的要离开呢,她一向是心随着感觉走的,“嗯,算话?!?br />
    “成交,不过,除了做他翻译以外,你不许与他拉手,也不许与他一起吃饭,翻译好了就回来医院?!?br />
    “柯贺哲,我出去饿了的时候就不能与他一起吃顿饭吗?你那是要饿死我?!?br />
    “不行,我每天差人贴(身shēn)照顾你,你饿了,我让人买给你吃?!?br />
    古妍儿:“……”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