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若我说不呢

    浓浓的香飘满了郊区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八菜一汤,全部都是古妍儿亲自上阵搞定的。

    摆满了一桌,晓丹和晓宇最先捧场的坐到了餐桌前,彭晴则是抱着晓予,孟姨抱景旭,独独陈简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过来,古妍儿摆到了碗筷扭头看陈简,彼时陈简在她的视线里正好是一张侧颜,一瞬间就觉得那张侧颜有些眼熟,让她怔了一怔,于是便在脑海里迅速的搜索了一遍,然,她想不起来那种熟悉感来自哪里,她很确定自己从前一定没有见过陈简,那么,陈简是象谁呢?

    想不起来,真的想不起来。

    看着女孩落寞的样子,古妍儿的心又软了,“陈简,过来吃饭吧?!鼻岷傲艘簧?,在还没有辞退陈简之前,她还是要以礼待人的,毕竟那一张照片只能说明柯贺哲与陈简走得近些也熟悉些,至于两个人有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qíng),那张照片什么也不能确定。

    古妍儿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可她是女人,还是一个很正常的女人,为了三个孩子也要守护着她与柯贺哲的婚姻,这了是她唯一的选择。

    陈简轻轻转头,眼睛里还是掩也掩不去的落寞,“太太,我刚吃了点心,这会不饿,你们吃吧?!?br />
    女孩显然是有(情qíng)绪了,低头继续看手机,指尖在手机屏幕上飞点着什么,象是发短消息的样子,古妍儿真想冲过去拿过她的手机看看她是在与谁聊天呢,可是想了又想,到底还是忍住了,她没有窥探别人**的习惯,只不过是要保住自己一个小家庭罢了,“不饿也吃一点点,不然,我们还要再这里留一下午呢,到时候饿的是你,对胃也不好?!?br />
    “太太,你改变主意了?”听着古妍儿的低低相劝,陈简停下了发短信,眼睛一亮的问到。

    “什么改变主意?妍儿,怎么了?”彭晴边抱着孩子边吃着菜,随口就问了过来。

    孟姨的眼睛,还有晓丹和晓宇的,顿时全都齐刷刷的落到了古妍儿的(身shēn)上,从大到小,全都在狐疑她与陈简在打什么哑谜。

    古妍儿有一瞬间的迟疑,可随即就淡淡笑开,“没什么,都吃饭吧,冷了不好吃?!敝劣诔录?,她想吃就吃,不想吃她也没办法,陈简她请来的家庭老师,不是请来的一尊佛,还要她求着供着不成?

    一个下午,晓丹和晓宇别别扭扭,陈简也亦是。

    三点多钟的时候古妍儿就带着孩子们上车回家了。

    彭晴有些不开心,送到了大门口还依依不舍的望着车子不肯回去,古妍儿知道,若不是柯贺哲不同意,彭晴早就把晓丹或者晓宇带在(身shēn)边了。

    从彭晴那里回到家里,家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保镖和家教都已经找好了,古妍儿便告诉他们今天来面试,因为她明天要去柯氏上班,所以什么都要在今天搞定。

    其实晓丹和晓宇还有司机送他们去幼稚园的,想到这里,干脆辞了陈简好了,免得陈简继续留下去不自在,而她看着也不舒服。

    回去房间拿了现金放在一个信封里,古妍儿就下了楼,“陈简,这是三个月的薪水,明天,你不用来了?!倍喾⒘肆礁鲈碌母录?,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柯太太,你看能不能再多留我一个月,一个月就好?!卑蟮纳?,带着急切,她似乎很不想离开这里。

    “不用了,谢谢你这一阵子照顾晓丹和晓宇?!闭飧鍪焙?,晓丹和晓宇都在玩具间,也是她刻意的不让两个孩子看到她辞退了陈简,就是不想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上写下这样复杂的一笔。

    “我……”陈简看着古妍儿手里的信封,迟疑了一下,随即道:“我也没做多久,连一个月都不到了,既然太太不喜欢我那就算了,薪水我也不要了,我这就离开?!彼低?,女孩拎了包转(身shēn)就跑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古妍儿怎么就有种自己是容嬷嬷的感觉呢,她有那么狠心吗?

    若是陈简不与柯贺哲约会,她也不会有这样的选择。

    可是做也做了,又何必去言后悔呢,?;ぷ约旱幕橐?,她不后悔。

    家教和保镖来了,然,连看了三四个,没有一个是她满意的,家教年纪太大,看起来特别古板,不适合晓丹和晓宇这个年纪的,保镖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或者是很能打吧,可是那肌(肉ròu)型男的感觉让她看着很不舒服。

    聊了没几句就放弃了。

    天色晚了,古妍儿正准备进厨房与吴妈一起做两个孩子们(爱ài)吃的菜,手机忽而响起。

    她摸出来看到是柯贺哲的,愣住了。

    他刚刚离开家的时候,她怎么打给他,他都是关机。

    如今她不想接他的电话了,他倒是一直一直的打过来。

    算了,接吧,终究他们还是夫妻,有什么都等他回来再说。

    “有事?”疏冷的语气,她对他,一肚子的怨气无处发呢。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关机?”男人劈头问过来,仿佛在审犯人一样。

    “我有言论自由,柯贺哲,你管不到我?!毖沟土松?,古妍儿走出厨房,在客厅的一角低声说到。

    她这象是再与柯贺哲吵架似的,所以,不想别人听到了误会了去。

    “那好,我有没有警告过你让你离洗正南远一点?为什么还要与他约会?”其实这电话他昨天就要打给古妍儿了,只是想着等他回来再收拾女人,没想到她今天又给他整出幺蛾子了,所以,他才不得已的打过来给她。

    古妍儿笑了,淡悠悠的回问过去,“那么柯先生请问你一个问题,你与旁的女人约会有事先通知过我吗?若是没有,那么,你就管不到我?!彼梢杂氤录蛴胄⊙旁蓟?,凭什么她不可以?

    他们是平等的。

    “妍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柯先生若是一时不明就自己好好回想一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然后好好的领悟一下,忙,就不陪聊了,拜拜?!惫佩底?,就要挂断,她现在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一个字是‘烦’,两个字是‘很烦’,三个字是‘烦烦烦’。

    “古妍儿,你胆肥了?!笨潞卣艿秃鸸?,气得不轻。

    “还行,胆一般肥,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等柯先生回家再说,忙,不聊了?!彼低?,这次是真的挂断了,干净而利落。

    然,古妍儿刚一挂断,柯贺哲就又打了进来,一如那天在洗正南的车上。

    他打上瘾了一般。

    “吴妈,我去楼上接电话,厨房就交给你了?!鄙钗艘豢谄?,她突然间不气了,若是柯贺哲真是那样的人她为了他生气不值得,若他不是那样的人,她生气就更加不值得了,既然不生气,那就去接他的电话,不过前提是要舒舒服服的接。

    上楼梯回房间的每一步她的手机都在响,她也不挂断,进了房间(身shēn)子便往(床chuáng)上舒服的一躺,接通,“柯先生还有什么没听明白的?”

    “洗正南不是普通人,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彼退导写硕酒返牧窳?,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洗正南大有来头。

    “他不是跟你一样的人吗?”

    “不一样?!?br />
    “哪里不一样?”古妍儿轻笑,这个时候算是终于品出一点男人在吃醋的味道了,看来昨天在车里,洗正南并没有说错,感受到柯贺哲吃醋了,古妍儿的心(情qíng)顿时愉悦了起来。

    “他……”可柯贺哲只说了一个字就顿住了,“算了,不说洗正南了,等我察明了事(情qíng)真相,到时候再告诉你也不迟,现在来说说,为什么辞退陈简?”

    “哟,她告状倒是告得(挺tǐng)勤快的,只是,与你之间你来我往的敲了那么半天的短信,你现在才来质问我是不是有点晚?是不是有点对不住陈简呢?”

    “古……妍……儿……”柯贺哲咆哮了,隔着手机,古妍儿都想捂住耳朵,不过他声音再大,她也不生气,“难道你和她之间没有短信来往?”

    “你……你……”

    “结巴了不是,呵呵,我只是猜测呀,我又没有看到她在给谁发什么短信,柯贺哲,你这心虚也太明显了吧?!?br />
    “为什么要辞退她?”柯贺哲先是停顿了一下,第一次被女人给带进了沟里,栽了跟头,可他随即就收住了来往短信的话题。

    “不喜欢她?!?br />
    “切,就这个原因?”柯贺哲冷嗤了一声。

    “对,就这个原因,当然,也可以弄点别的原因出来?!痹倩涣艘桓鲎耸?,古妍儿侧(身shēn)望着窗外亮起的万家灯火,天已经黑了,她在家里,他却在外面,打回来电话却是为着一个旁的女人。

    为陈简。

    “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继续担任晓丹和晓宇的家庭教师,立刻马上?!笨潞卣艿纳衾淅髁似鹄?,夹杂着隐隐的怒气,仿佛他此时若在她面前就会劈了她一样。

    “若我说不呢?”轻轻一笑,这个家,有他一半,也有她一半,凡事,不是只有他说了才算的,她也要做主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