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那,接下来呢?

    古妍儿转首,淡淡的妆容衬着她的小脸格外的赏心悦目,弯弯细细的眉,涂了点点唇彩的唇看起来格外的兴感惑人,轻轻的一笑,“柯先生还真是健忘,不是你把我撇在路边的吗?”

    柯贺哲眼睛里全都是女人红润的唇,轻轻开阖间(诱yòu)着他的心神也恍惚了,只是极力的隐忍着才能集中,她这样的回答倒是让他无地自容了。

    不过柯少就是柯少,秒秒钟就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在了吴处(身shēn)上,是吴处不许他说出真相的,所以,从头至尾他都没有错过,所以,他此刻完全可以坦然面对古妍儿,“接下来呢?”

    古妍儿一愣,没想到这男人半点惭愧的意思都没有,他这样的态度,她小心脏不想承受了,“无可奉告?!彼低?,她踩着与小洋装几乎同色的半跟的皮鞋,慢慢踱到玻璃门前,完全的无视了(身shēn)后男人满脸的黑线。

    “先生,饭菜已经(热rè)了一些了,你可以先吃,边吃我边上来其它的?!蔽饴枋歉龌峥囱凵?,柯贺哲明显不高兴,她急忙殷勤的想以饭食转移他的不快。

    “哦,好?!笨潞卣茏?身shēn),闷闷的坐在餐桌前,午餐很丰盛,一半是他(爱ài)吃的,一半是古妍儿(爱ài)吃的,不得不说,吴妈是个很会做事的人,可他,原本因着古妍儿穿了他买的衣服时的愉悦的心(情qíng),此刻已经((荡dàng)dàng)然无存了。

    洗正南,他摸不准这人的用意,似敌似友,总之,一时之间他确定不了洗正南是敌人还是友人,若是敌人,又怎么会亲自把其手上的毒品送到自己手中呢,若是友人,他又觉得不象,倒是觉得洗正南对古妍儿有兴趣。

    越想越是头疼,暂时的,他不想把这个洗正南供出去,就等陈简那边查出来的结果吧。

    若那批货与洗正南无关,那洗正南应该就不是敌人。

    若有关,那洗正南是不是有一种自投罗网的意味?这天下有这么傻的敌人吗?

    此事只需时间,时间到了,便会水落石出。

    古妍儿开着自己的车去了柯氏,许久没有工作了,她竟是有些期待,也有些兴奋。

    正开着车,蓝牙响了,低头瞄了一眼,是嫣然的号码,“然然,怎么这么有空,居然知道给姐打电话了?”她知道伍嫣然最近一直在戒毒中煎熬着,嫣然(身shēn)体里的毒不比柯贺哲,她中的太深,每每想起这个,对于亲生父亲伍鸿达她都不知道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心(情qíng)了。

    她是该恨伍鸿达的,可是自己的命又是伍鸿达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挽救的。

    “姐,在家吗?我想过去看看晓予和景旭?!?br />
    古妍儿皱眉,“你要是昨天来我还在家的,现在不在了,我正在去往柯氏的路上,然然,我开始工作了?!?br />
    “工作?那晓予和景旭怎么办?”

    “请了保姆带着?!?br />
    “喂(奶nǎi)粉了?”

    “没呀,我每天按时按点的挤(奶nǎi)水,存了(奶nǎi)水放在冰箱里,晓予和景旭还是吃母(乳rǔ)的,怎么也要过了十二个月再给他们忌(奶nǎi)水?!?br />
    “这样也可以?”伍嫣然从来也没有过孩子,所以,好奇了。

    “嗯,可以的?!?br />
    那头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悄声的道:“姐,若是这样也可以,你可不可以把景旭交给我带呢?!?br />
    伍嫣然喜欢孩子,之前就有向她和柯贺哲透露过想要过继晓丹或者晓宇或者晓予都行,只要给她一个就可以,可是柯贺哲死活不同意,他说自己的孩子哪个都是宝贝,全都要自己带着,让伍嫣然自己戒了毒自己生一个,这些,古妍儿很清楚,古妍儿懂柯贺哲,柯贺哲是在给伍嫣然戒毒的动力,可是就凭伍嫣然那样的体质,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生呢。

    伍嫣然这样说,让古妍儿的心疼了疼,虽然她很喜欢景旭,也心疼红忧的死,可想想伍嫣然苦了这么多年的心,她终是道:“我问问贺熙的意思吧?!北暇?,孩子不止是红忧的,也是贺熙的。

    “行的,你不是正要去柯氏吗,你就帮我问问,他要是不同意我再想其它的办法,嗯嗯,让我去求老爷子帮忙都成?!蔽殒倘恍朔艿乃底?,让古妍儿仿佛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她的开心。

    “好?!蓖纯斓拇鹩α?,姐妹两个这才挂断了电话。

    其实这事要是有柯清语的加入和劝说,柯贺熙更容易听些。

    可是柯清语与慕容青最近也不知去哪里了,两位老人家虽然比老爷子年轻,可是那二十几年被刑茹珍折腾的体质倒是还不如老爷子,他们说了,趁着现在还能走能动,就到处走走到处玩一玩,于此,古妍儿自然是支持的,也不打扰他们,由着他们快活就好了。

    人生在世,能与心(爱ài)之人一起走过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快乐的吧。

    想到这里,古妍儿又想到了婆婆彭晴,倒是可怜了这个婆婆了,所以,即便她与柯贺哲的感(情qíng)一直不错,可是彭晴还是与她不怎么亲近,也不肯搬过来与他们夫妻和孩子们一起住,显然的,婆婆是不喜欢她是慕容青的女儿。

    是了,母亲幸福了,就是柯清语其它女人的不幸福。

    包括彭晴包括史蒂芬。

    这世上事,从来都没有两全的。

    更没有绝对完美的。

    古妍儿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进了柯氏便去了外贸部报道,既然决定了要工作,就要好好的认认真真的工作,绝对不能应付了事,想起自己初初进来柯氏的时候,她最讨厌的就是做花瓶了。

    “古小姐好?!?br />
    “古小姐好?!?br />
    之前在柯氏里工作时,她就不喜欢别人称呼她三少(奶nǎi)(奶nǎi),还好,之前的老职员都很清楚,见了她便(热rè)络的称呼她为古小姐,自然,也方便沟通工作。

    更让古妍儿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岁似的,要知道柯太太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古小姐给人的感觉就是年轻。

    她喜欢古小姐这个称呼。

    很快的投入到工作中,忙碌中还要抽时间去挤(奶nǎi)水,可是,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的充实,就这么一下午的功夫,她觉得她整个人都仿佛重生了一般,她也是有用的人了。

    孟姨把孩子们照顾的很好,一个下午除了她打过去一个电话问问家里孩子们的(情qíng)况外,孟姨半点也没来吵她,让她很放心。

    “古小姐,下班了?!闭诖硪环菘突У谋矍宓?,手下便走了过来,低低的问她。

    古妍儿抬头,这才发现公司里的人都在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她是孩子妈,又只是来打替班的,按理说她早退都不会有人说闲话,可是看着手中才做了一半的报价单,她摇了摇头,“你先走吧,我处理好这份报价单,发客户邮件后就离开?!?br />
    “好的,那我还有个约,先走了?!?br />
    古妍儿点点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固定电话便拨了那串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号码,她曾经做过柯贺熙的秘书,所以,他的号码她不必查,直接就拨了过去。

    她上班一个下午了,可是柯贺熙并没有任何的打扰,自从红忧走了,他(性xìng)子也变了,整个人都冷魅了不少,“总裁,是我,妍儿?!?br />
    “有事?”淡淡冷冷的声音,似乎,对于她打过来的电话并不很乐意接听。

    古妍儿摇了摇头,或者红忧的死真的怪她吧,可是,那也不是她的刻意,想到景旭,想到嫣然,她还是开了口,“嗯,有事,我在做一份报价单,做好了我去楼上找你,再与你谈谈,行吗?”

    “不必了,有事(情qíng)电话里说就好?!崩涠枥氲纳?,让古妍儿有些不适了,以前的柯贺熙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他总是时不时的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见她,但是现在,她主动要见他了,他倒是不乐意见她了。

    人,果然是最容易变的。

    “好,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大哥和嫣然一直没有孩子,嫣然又很喜欢孩子,总吵着要我们家的三个,不过贺哲不同意,她现在想把景旭抱过去亲自带着,你看……”

    “不行,我的儿子一定要吃母(乳rǔ)?!辈幌?,柯贺熙直接否决,声音更冷了,仿佛她把孩子交给别人就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qíng)似的。

    古妍儿抿了抿唇,深呼吸再深呼吸,才试探的低声道:“景旭去嫣然那里一样可以吃母(乳rǔ)的,我会挤好了(奶nǎi)水让人送过去,其实我现在也没有再带景旭和晓予了,我在工作,所以……”

    “古妍儿,我知道你讨厌我,所以讨厌我的儿子也正常,行,那就不劳烦你了,景旭我会接回来自己带?!崩涞姆路鸫懔吮谎纳?,让古妍儿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贺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讨厌你,更没有讨厌景旭,只是嫣然她……”古妍儿急了,喉咙里也痒了起来,上午淋了雨,虽然是小雨,她还喝了姜汤,可是下午还是喉咙不舒服。

    “就这样吧,晚上我会亲自开车去把景旭带走?!笨墒强潞匚跻丫桓馐偷氖奔淞?,电话彼端,已经挂断,只剩下了嘀嘀的盲音,格外的刺耳。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