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气息清冽的男人味

    古妍儿微微一愣,但也不过一瞬,转(身shēn)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兰博基尼立刻风驰电掣的驶离了她的视野。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想到柯贺哲才陪着她买着的东西全都在他的后备箱里了,一样也没有拿出来。

    呵,买了相当于没有买,她还不如自己开车自己去买,现在倒好,居然连车也没有了。

    慢慢的转(身shēn),慢慢的走在人行横道上,再去买吧,他买的她不用就是了,她也用不起。

    不想打车,那便走路,就等买好了回家的时候再打车,这一路走路的时间就让她好好的想一想与柯贺哲之间的事(情qíng)吧。

    刚刚他是接的章助的电话,可不管是遇到了什么急事,他都应该先把她这个妻子安顿好吧。

    若不是他霸道的非要载她来买东西,她还真的不需要他的大献殷勤。

    果然是无事献殷勤,非(奸jiān)即盗,他是害惨她了。

    走吧,离了他她也能好好的活着。

    这个世界,地球永远是圆的,多一个少一个人它都不会变成方的。

    却不曾想,天公不作美,才走了一会居然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来了,想到晓予和景旭,古妍儿就想在路边随便买一把伞,她不能淋雨,不然感冒了会传染两个小宝贝的。

    可当她跑到了路边摊前好不容易挑了一把还算过得去的伞正准备付钱的时候,她发现她居然没带现金。

    一大早只是想去柯氏逛一圈,所以她只带了一百多块的现金,上车的时候随手就搁在了车子的暗格里了。

    可是车子,被柯贺哲派去的人开回家了,她拿不来现金。

    “小姐,这伞很便宜的,你去哪家店也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了?!笨此僖闪擞殖僖?,摊主走过来劝上了她。

    “报歉,我不买了?!彼低?,她转(身shēn)顶着雨就飞跑了起来。

    一般这样小的路边摊和小店都是不支持刷卡的,即便她包里有卡也没用,付不了帐。

    好在雨并不大,她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回到了那家商场,小商场的东西她信不过,怕有假货,就是(奶nǎi)瓶这样的东西若是假货对孩子们的健康也会有伤害的。

    雨虽然小,可还是淋得如落汤鸡一样。

    看她一(身shēn)湿的转回来,之前的售货员迎了上来,“柯太太,请问您还需要什么吗?”

    古妍儿点点头,“存(奶nǎi)的(奶nǎi)瓶?!?br />
    “柯太太不是买了二十个了?还不够?”先前的售货员诧异了。

    古妍儿苦涩的笑了一下,“嗯,不够?!倍?,全都被柯贺哲那辆兰博基尼的后备箱带走了,那她,就都不要了。

    很快买了(奶nǎi)瓶,古妍儿又挑了一把伞,然后就再没心思买其它的了,(胸xiōng)衣就穿旧的吧,反正,新的旧的都是穿在里面,真正能看到的也就是她和柯贺哲,他如今,只怕心思都不在她(身shēn)上了。

    买了(奶nǎi)瓶出去,雨还在下,风也来了,带起了斜斜的雨丝,如同帘幕一样锁着天空倍显沉重。

    撑开了新买的伞,可是衣服却是潮湿的,头发也是湿的,之前被雨水打湿的一切都粘在(身shēn)上,特别的难受,风一吹,就只觉得冷。

    古妍儿瑟缩的站在路边等的士,可是路过的的士除了有人还是有人,她等了十几分钟都不见一辆的士经过,皱皱眉,这(日rì)子果然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的吗?

    “小姐,要不要送你一程?”忽而,一辆私家小家停在了古妍儿的(身shēn)前路边上。

    “你是……”古妍儿望着摇下的车窗里的男人,一张脸清俊邪美,她象是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了。

    男子淡淡一笑,修长的指一指她的(身shēn)后,“嗯,我是从这里出来的,所以呢,你算是我的客户,送客户一程这应该可以吧?而且,我想我们顺路?!?br />
    “你是这家店的职员?”古妍儿说完又摇了摇头,面前这男人开得车不是很昂贵的那种,是很低调的最便宜的一款沃尔沃,但是,普通职员也是开不起这样的车吧,少说也要几十万,“经理?”

    “算是吧,嗯,快上车,下着雨呢?!?br />
    古妍儿是真的等的士等得烦透了,再加上冷,所以,她是真的动了心,可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她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男人了,“工作证……”

    “呵,好?!蹦腥艘⊥沸α诵?,然后真的正八经的摸出了一个钱夹,很快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卡,浅金色的卡上是深色的金字,那上面很清楚的写着这个男人的(身shēn)份。

    弥康亚安执行董事。

    洗正南。

    而刚刚的妇婴用品商场就是属弥康亚安直属的一家大型商场,看来,她还真的算是这个洗正南的客户,嗯嗯,她今天买了(挺tǐng)多东西的。

    可是,再多也不过是这商场里的九牛一毛吧,而且之前的还是柯贺哲付的款。

    还有,这个洗正南真年轻,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这样年纪轻轻就成了弥康亚安的执行董事,若非他有非于常人的本事,是不可能登上那么高的位置的,即便是家族企业也一样,因为,象他这样的家族,男丁女丁都绝对不止他一个,想要上位就会有一个又一个的人想要把他扳倒,然后踩着他爬上去。

    所以,他能爬到这个位置绝对不容易,也绝对够本事。

    看着他,古妍儿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高富帅的男人此时却要来载她一个有夫之妇,她有些莫名了。

    “怎么?担心我半途把你卖了?”洗正南清亮的眸子淡淡笑开,“你瞧,这路上这么多人都看了过来,你要是上了我的车失踪了,一定有目击证人可以证明你是上了我的车的,嗯嗯?!?br />
    古妍儿下意识的扫向周遭,还真是很多人朝着她和洗正南这里看过来,没办法,他们两个人都是容易惹人注目的那种类型的人吧。

    男人很帅。

    而她呢,嗯,也不赖。

    受不了那样多的视线,古妍儿(身shēn)子后移,转眼就到了洗正南的沃尔沃的后排车门前,伸手拉开车门,拎着手上的袋子就坐了进去,她才不要坐副驾,那离洗正南太近了,她虽然知道了他是洗正南,可是这个男人于她来说还是陌生的。

    沃尔沃徐徐启动。

    古妍儿却有些坐立不安,也不知自己这样搭上一个还算是陌生男人的车是不是有些不对呢。

    大概是看出她的不自在,正在开车的男人微微一笑,“古小姐果然比传说中的还要让人赏心悦目,贺熙还真是没骗我?!?br />
    “贺熙?你认识贺熙?”听到洗正南说起柯贺熙,古妍儿原本紧张的心绪便略略的放松了些,她是真的太不习惯坐陌生人的车子了吧。

    “嗯,我们是同学,不过你看着一定不象,呵,我年纪比他小些?!?br />
    这个倒是真的,“洗先生看起来很年轻?!敝辽俦认衷诓恢佬薇叻目潞匚跄昵岫嗔?。

    “呵,见过我的老同学都这样说,哈哈?!?br />
    听他爽朗而阳光的声音,古妍儿不觉有些不好意思了,刚刚也还真是太古板了,居然还怀疑人家帅哥别有居心。

    洗正南的车子开得很稳,雨天路湿,能见度也差,不过,他从没有过急刹车这一类的动作,让她坐着很舒服,只不过她(身shēn)上却很不舒服,被雨淋了,能舒服吗。

    “阿嚏……”小手下意识的捂上了嘴,古妍儿打起了喷嚏。

    “古小姐是不是淋湿了?瞧瞧,男人都是粗线条,我居然才发现,你加件衣服吧?!闭贸低T谑致房诘群斓?,洗正南便脱下了(身shēn)上的外(套tào)递给了古妍儿。

    “不……不用了,谢谢?!彼焓秩ネ扑囊路?,不想穿他的,名不正也言不顺。

    “听说古小姐有两个还要喝(奶nǎi)水的孩子要照顾,你若是感冒了孩子岂不是也要跟着遭殃了?”洗正南温润的一笑,笑容里仿佛就藏着温暖一样,让古妍儿冷透了的(身shēn)体悄然染上些许暖意,她伸手接过,“谢谢你?!?br />
    “不必,我知道贺熙的孩子你在照顾着,我不过是奉献一件衣服罢了,算是为了贺熙的孩子,怎么我们也是老同学?!?br />
    古妍儿没吭声,轻轻披上男人的衣服,那上面有一股不同于柯贺哲(身shēn)上味道的男(性xìng)气息,清冽的淡淡的薄荷香,很好闻,轻嗅着,让她略略舒服了些。

    红灯灭了,车子重又启动了起来,“古小姐呆会还是去药店买一些背(奶nǎi)妈妈可以吃的预防感冒的药吧,嗯,然后回去洗个(热rè)水澡再熬些姜汤?!?br />
    古妍儿赫然抬头,“呵,我怎么觉得你比贺熙还关心他的孩子呢?!?br />
    洗正南的面色微微一顿,不过表(情qíng)依然不变,还是温温的笑意,“大概是自己还没有做父亲吧,快近三十了,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开始期待有个自己的孩子,呵,我还想着哪天去贵府看看贺熙的孩子呢,可以吗?”

    “好?!彼?,他只是一个很喜欢小孩子的人吧,淡淡应了一声,视线便撇到了车窗外。

    雨还在下,柯贺哲抛下了她,却有一个男人送她回了家,这一天,他们扯平了。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