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痛苦的折磨

    他的样子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似乎是刚刚为她做着的一切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所以,现在的他就固定着这一个姿势一动也不动的在粗喘着气。

    离得这般的近,让她想要不看他也难了。

    他的下巴上泛起了青色的胡碴,看着这样的他,她的手不由自主的就送到了他的额上,揩拭着那汗珠,一滴一滴,指尖拂过的地方还是那般的冷硬,喜欢看着他的脸,就仿佛是在看着另一个男子一样。

    不知道是因为她手的动作还是他现在(身shēn)体里的煎熬的原因,他的脸部迅速的抽搐了一下,一排漂亮的牙齿露出了一边,真白,就象他……

    天,为什么看到孟轩她就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阿哲。

    “孟轩,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彼崆岬囊运男∈治兆×嗣闲拇笫?,他现在就是一个病人吧,所以,她这是在安抚他。

    那掌心与掌心的贴合,让孟轩的(身shēn)子又是一颤,他突然间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身shēn)子一起,站起来再直直的倒向(床chuáng),却是拉着她一起,四目相对的时候,他湛蓝的眼睛似水一样的望着她的,“别动,就这样陪我躺一会儿,一会儿就好?!?br />
    她轻轻点头,鼻尖刚刚好的就贴上了他的鼻尖,却是那么的(热rè),就象触电一般的让她全(身shēn)一个抖颤,却不敢动,因为,他说不许她动了。

    他还在忍,她不知道他要忍多久才能忍过去,两个人离得是那般的近,近得让她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是那么的有力。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他毒瘾的发作似乎也跟别人的不一样。

    夜色,还在深沉,却不再薄冷,时间的钟声在嘀嗒嘀嗒走过,真想让时间走得慢些再慢些,因为,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就仿佛躺在她(身shēn)边的是那个——他。

    古妍儿就这样的看着孟轩,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她居然是在她自己的房间里。

    腾的坐起来,昨夜里发生的一幕幕就象是梦一样的从记忆里一一闪现出来,“孟轩……”她低叫,因为,她看到了她脚上的纱布,雪白的干净的纱布将她脚上的伤包得严严实实的。

    吴妈推门走了进来,“太太,你醒了呀,这是药,送你回来的那位先生交待说你一定要吃药,不然,脚伤不容易好?!?br />
    “哦?!彼阃方庸?,手机械的接过药吃下去的时候,脑海里都是孟轩。

    可当手中的水杯还给吴***时候,她才发现,她居然连那个家伙的手机号码都没有。

    可培军的事他还没给她一个答案呢,她认定了就是他。

    “吴妈,把那个人留给我的东西都拿过来?!?br />
    “好的?!蔽饴枞ツ昧?,那是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尽是些药还有纱布,“太太,现在要为你上药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笨醋拍歉鲂〈?,心口,突的又跳了起来,昨夜里,他的毒瘾是如何解的,他是如何送她回来的?

    一连串的问题让她真想现在就问他,可现在,她找不到他。

    将小袋子里的所有东西一股脑的倒在了(床chuáng)上。

    除了药,还有一张小纸条。

    那上面是歪歪扭扭的一条字:记得吃药和上药,还有,我没有养女人的习惯,更不喜欢不独立的吃白饭的女人,另外,我不认识什么培军,你说的什么短信也不是我发的,我也没有救你的嗜好。

    哼哼。

    他不止是说话冰冷,他居然还说她不独立,说她吃白饭。

    手一扯,那字条就被她的手给扯开了一条口子,可随即的,她又及时的刹住了车,不能撕,不能撕,她要变嘲讽为动力,她要工作要上班,绝对不能成为他口中的吃白饭的女人,从现在开始,她要做一个上班族。

    想得激昂,可才要下(床chuáng)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她的脚,悲催的让她在脚好之前只能躺在(床chuáng)上了。

    很安静的(日rì)子,剩下的就只有她最(爱ài)的宝贝们了,每天看着他们就是她的快乐。

    伍少辰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再来打扰她,柯贺熙在知道伍少辰的视频事件穿帮了之后便放心的让她留在家里,况且,因着那天晚上的事,他开始怕见古妍儿了。

    记忆里,孟轩的影子若有似无的开始淡去,也许,就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吧,她的(身shēn)份不容许她多想他的。

    “妈(咪mī),明天去爬山吧,爹地答应过我们的,答应了好久了呢,好象,有几个月了?!?br />
    古妍儿看看自己的脚,也好得差不多了,“嗯,明天就去,不过,你们两个都要乖乖的听话,妈(咪mī)的脚才好了,可跑不过你们哟?!?br />
    “没问题,妈(咪mī),能不能给爹地打个电话呀,看不到他让我们听听他的声音也好?!?br />
    古妍儿的脸‘刷’的沉了下来,让客厅里原本还轻松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晦暗了,她也想呀,只要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可她,再也听不到了。

    “妈(咪mī),是不是晓丹说错话了?”

    “妈(咪mī),你怎么不笑了?”

    “妈(咪mī),你别吓晓丹好不好,是晓丹错了?!?br />
    她的样子让晓丹吓坏了,那委屈的神(情qíng)让古妍儿知道她要是再不哄哄晓丹,只怕晓丹那两只泪汪汪的眼睛就会变成小溪流了。

    果然,“哇……”的一声,晓丹哭了。

    这哭声,让古妍儿恍然惊醒,心里难受的抱住晓丹,轻轻的拍着晓丹的背,“别哭,妈(咪mī)没事了,妈(咪mī)是跟你们一样想爹地了,不过,爹地很快就会回来的,所以,晓丹不哭?!?br />
    “爹地真的很快就会回来了吗?”晓丹的小脸从古妍儿的肩头移开,哭的如小猫一样的花花脸上写着期待。

    古妍儿强挤出一抹笑,她不是故意要欺骗孩子们的,她只是希望他们可以快乐的走过童年的每一天,“嗯,爹地很快就回来了?!彼暮⒆用?,太需要一个大男人陪着他们一起了。

    “不如,明天叫上干爹一起去爬山,好不好?”想了一想,她才开始征求孩子们的意见。

    “是阮叔叔还是伯伯干爹呀?”两个小家伙心有灵犀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一问,让古妍儿也为难了,干脆就把问题推回给孩子们,“你们说是谁就是谁?!?br />
    “两个都要,一个抱晓丹,一个抱我,妈(咪mī),我想要干爹抱抱?!?br />
    古妍儿流汗了,“晓宇,你多大了,已经是小男子汉了?!本尤灰惨П?,看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我不管,爹地已经几个没有抱我了,我就是要干爹抱?!?br />
    “好吧,那就两个干爹一起来?!毙睦镎庋胱诺氖焙?,她突然打起了一个主意,干脆,连带的把小伊和冷红忧也一起叫上,这样,也算是她找个机会好好的搓合那两对了。

    脑子里闪过双双对对的培军和小伊,柯贺熙和冷红忧的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间的就跳出了那个孤单的靠在墙角发抖的男子,这些天,因为行动不便,她已经很久没有孟轩的消息了,一直想着等脚好了去看看他,明天,就等着去爬山回来她就去看看他,他真的不能再继续吸毒了,她要劝他戒了,虽然都说那东西只要一沾上就再也戒不掉了,可她记得孟轩在毒发的时候那忍耐和煎熬的样子,她觉得他一定可以戒掉的。

    “妈(咪mī),你在想谁呢?是想爹地吗?”晓丹的小手一左一右的在古妍儿的眼前晃动着。

    “啊……胡说什么?!惫佩厣?,她是真的在想一个人,却不是柯贺哲,想到这个时,她突然间的就有点心虚了。

    阿哲,在曾经有你的世界里,我会永远永远的把你珍藏在我的心里。

    四个大人,她一个一个的打着电话预约,除了小伊,每个人都很痛快的就应了,不过,他们每个人也都不知道古妍儿的用意,更不知道一起去爬山的人到底都有谁。

    “古妍儿,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爬山?”才一听到古妍儿的提议,小伊就在电话的彼端质问起来。

    “哦,孩子们喜欢(热rè)闹,可我已经很久没有与以前的同学联系了,一下子想到了你,所以,就打给你了?!?br />
    “古妍儿,你那两个宝贝倒是蛮可(爱ài)的,好吧,我明天过去,我也喜欢孩子的?!笨上?,无论她怎么缠着培军,培军就是什么也不给她,就是不答应跟她交往,去爬山,就当是散散心吧,不然,人总闷着会闷出病的,小伊就这样的答应了。

    大清早,门铃摁响的时候,晓丹和晓宇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打开了门,“干爹,你来了呀,妈(咪mī)还在房间里,她最慢了,再等一下呀,我去叫她,马上就出来了?!?br />
    古妍儿一推门,就听到了晓宇在抱怨的声音,吐吐舌,“贺熙,你来了?!?br />
    “嗯,都准备好了吗?”昨天接到古妍儿的电话说要去爬山的时候,柯贺熙乐坏了,难道,这是他与她之间的转折吗?这似乎是一个好的转变,这让他开始期待了。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