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沉重的脚步

    这声音,让柯贺哲的脚步一顿,他不是要故意偷听的,他只是想要知道母亲的看法,也好放心的带着古妍儿去见母亲。

    “黛姐,我那儿子,唉,都是我教的不好,他不听我的话呀,我为了青雅已经伤了自己一刀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那根本改变不了贺哲的心意?!?br />
    “阿晴,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求你那样做,你也不会差一点的没了命?!比菽赣行┣溉坏拇趴耷凰档?。

    “唉,我们还不都是为了青雅为了我的孙子吗,可如今,青雅却……”

    柯贺哲的脚步沉重了,他以为母亲的自杀只是她自己的行为,却不想,原来是容母的所求。

    容家为了达到目的,居然不惜让母亲自残(身shēn)体,而古妍儿也恰恰是因为不想看到母亲自残才离开了他那么许久。

    而容母,之所以求了母亲自然是为了容青雅了。

    他再也听不下去了,不想听容母再劝母亲对付古妍儿而帮助容青雅了,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抓住了母亲的手就走,“妈,我们回家?!?br />
    容母一愣,看到是他时,有些心虚的道:“贺哲,你来了?!?br />
    “伯母好?!崩衩驳拇蛄艘桓稣泻?,他还是转向母亲,“妈,你来也来了,我也来了,我想,我们该离开了?!?br />
    彭晴一甩他的手,“贺哲,你才到这里,你还没有看到青雅呢,怎么就说要离开呢?”

    “妈,难道你想让我下次再来医院看到的就是你躺在手术室台上的(情qíng)景吗?妈,你已经伤过一次(身shēn)体了,是不是我求你,你也会伤一次(身shēn)体呢?”

    容母的脸色立刻煞白,“贺哲,你不能这样说你妈,也不能这样说我,一切,都是因为你,青雅等了你六年呀,你居然不管她的死活,你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良心?!?br />
    “伯母,我知道你当年救过我母亲,这份(情qíng)我柯贺哲有生之年必会还了,可我,不想我母亲没有在当年死去而是现在死在你相劝的自杀上?!卑咽裁炊继裘髁?,想起母亲躺在病(床chuáng)上差点死去时的画面,他对容家已经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贺哲,不许这样说话,当年,要不是有你容伯母,你在我的肚子里就夭折了?!?br />
    “妈,我知道我们欠了容家很多,可你,想用儿子一辈子的幸福做抵押吗?你想把你一辈子的不幸福的光圈也强加在我的(身shēn)上吗?”

    彭晴无语了。

    儿子说的对,这么些年来她何曾有过幸福的感觉呢。

    没有。

    她不快乐。

    其实,没有(爱ài)(情qíng)基础的婚姻根本就不快乐,况且,柯清语从来也没有给过她(爱ài)的感觉。

    是她错了,是她不该一厢(情qíng)愿的非要委屈(身shēn)于他。

    可青雅……

    唉,似乎就走了她当年的老路了。

    看着母亲的心思松动,柯贺哲又道:“其实,儿子与青雅结了婚,不幸的不止是儿子,也有青雅?!?br />
    “贺哲,可孩子……”

    “妈,她倘若能生下来,那我会认,若不生,我也不会介意,毕竟,孩子一出生就在单亲家庭里成长这也是孩子的不幸?!币还拍缘牡莱?,他再也不想忍了,这些,是说给母亲听的也是说给容母听的。

    “柯贺哲,你……你……”容母吼着时(身shēn)子便软软的晃了一晃,然后就向地板上倒了下去。

    彭晴急忙松开了柯贺哲的手,一把拉住容母,“黛姐,你可不能有事呀,你要是有事,青雅可怎么办呀?我的孙子呀?!?br />
    这般,柯贺哲也不好强((逼bī)bī)着母亲走了,倘若容母一时醒不过来,那青雅被推出急救室便没有人照顾了。

    只好叫来了护士将容母也送进了病房,再由母亲照顾着,而他,便去急救室门前等着青雅被推出来。

    想要吸烟,可这是医院,他不能违反规定的吸烟,妍儿这时候已经将两个孩子哄睡了吧,他知道她是要去香惑的,无妨,他现在已经派人在她出去的时候在暗中?;ぷ潘?,他再也不许以前的事(情qíng)再发生一次了。

    “先生,请问,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是的?!彼?身shēn)飞快答到。

    “那准备接(床chuáng)吧?!?br />
    “病人怎么样了?”

    “只是割手腕而已,发现的早也送得及时,倒是没有生命危险,胎儿的(情qíng)况也很稳定,先生放心吧,不过,最好不要让病人再发生割手腕这样的事(情qíng)了,这可是人命关天呀,这几天在病人的(身shēn)体没有复原之前,请尽可能的不要刺激到她?!?br />
    柯贺哲点点头,“我知道了?!?br />
    是她自己想不开,他由头至尾也不想与她结婚。

    青雅很快就被推了出来,许是因为打了麻药和镇静药的关系,她很安祥的睡着,手腕上接着输液,正一滴一滴的滴下去,叹着气,看来,他又是躲不过她了,他是上辈子欠了她的吗,所以她这辈子非要缠着他。

    推到了病房时,那边容母已经醒了,哭喊着要女儿。

    那声音,听着刺耳的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皱着眉头。

    看来,他想要带走母亲已经不可能了,“妈,我请个看护,你便留下来照顾他们吧?!?br />
    “贺哲,那你呢?”

    “我问过了,青雅没什么大碍?!彼淙辉缦胱帕私?,可护士的话还犹在耳边,所以,就算是了结也要等青雅康复了再说。

    “贺哲,你就不能看在……”彭晴还是不死心的想要留下他。

    “妈,那种自杀的戏,我想,还是不要再演了,你不想儿子真的失去母亲吧?!笨潞卣苊胬涞乃低?,总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却也总是与自己作对,让他真的说不出的懊恼,可母亲总是母亲,他可以甩了自己不想要的女人,却不能甩了自己的母亲。

    走出病房,安排好了一切,柯贺哲便向电梯间走去,很快的,电梯来了,门开的时候,他向电梯门里走去,可他(身shēn)侧的另一部上升的电梯上,柯贺熙正巧走下来,看到了他,柯贺熙急忙道:“贺哲,等等?!?br />
    “二哥,怎么是你?”微微的有些意外,什么时候柯贺熙也关心起容青雅了。

    “哦,听说了青雅的事,我刚好路过,就顺便过来看看她,贺哲,你与她,就算是缘份尽了,就算是没有可能了,可总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自杀吧,解铃还需系铃人,有时间,就多劝劝她吧?!迸呐目潞卣艿募绨?,柯贺熙很无奈的劝着,他的心(情qíng)也是尤其的复杂。

    那个孩子,还在容青雅的腹中,所以,他就不得不来看看容青雅,这是他的义务。

    柯贺哲淡淡一笑,“二哥,你知道我母亲先前为什么会自杀吗?”不是他八婆的要说出来,而实在是一想起就让他忍无可忍,容青雅就为了她自己的幸福,居然就劝了他母亲以自杀迫他与她成婚。

    “为什么?”柯贺熙迷惑的问道。

    “是青雅的母亲求我母亲那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逼bī)bī)我与青雅结婚?!彼低?,柯贺哲转(身shēn)便上了又一部电梯,不想多说了,这些,越说越是没意思,倒象是他越来越小家子气了。

    从医院里出来,他便越来越庆幸自己没有与容青雅结婚,否则,他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车子开向那个他才萦造起的小家的方向,抬头看看表,这个时间晓丹和晓宇一定早就睡了,古妍儿也离开去香惑了吧。

    他突然间的很想要去那个地方看看,他还从来也没有去过。

    打了一个响指,就这样定了,他要去接古妍儿,要亲耳听听她唱歌,除了偶尔听过她哼着的小曲以外,他还从未完整的听过她唱过一首歌。

    青雅无事,他也便轻松许多了。

    没有打电话给她,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他要悄悄的去,坐在角落里听她唱完每一首歌,然后再悄悄离开,等她在门外。

    打开车窗,想到古妍儿,他的心(情qíng)一片大好,迎着风,那感觉清爽极了。

    路过一个小型时装店的时候,想到自己的一(身shēn)服饰,柯贺哲下了车换了一(套tào)最普通的t恤,再配了一顶帽子,这是他从未有过的装扮,这样子就不会被人所注意了吧。

    虽然没有去过,可他知道香惑的位置,派过去的人每一次都会向他汇报的,现在的他,根本容不得古妍儿有任何的闪失了,之前,就是没有想到她会走的那么决绝,才会让自己与她之间兜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

    太善良了的她,才是致使一切发生的根源,可她的善良,也是他的喜欢。

    所以,她也成了他的无奈。

    远远的,在那一串串的霓虹闪烁中,他看到了香惑两个大字。

    他一直都有在追查,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查出那个人与香惑有什么关系。

    车子没有停在香惑的停车场,他不希望自己的出现引起香惑里的人的注意,所以,远远的将车子停下,这才迎着夜色向香惑走去。

    人才走到了香惑大门口的十几米处,就有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向他迎了过来,“先生,要按摩吗?”

    他理也不理的就要从女子的(身shēn)边走过,女子一急,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先生,服务很好的?!?/DIV>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