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死不承认

    古妍儿仿佛没有听见容青雅的问题似的,而是劈头问道:“晓丹呢,你让她接电话,我要知道她现在很好,否则,明天我就不会出席你的结婚典礼?!?br />
    “什么晓丹?”容青雅有些迷惑的反问着古妍儿。

    “就是我女儿,你说,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容青雅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消化她才说过的话,然后才道:“古妍儿,你女儿的影子我都没有见到,我出没有带走她,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你自己的孩子你要自己看好,你别血口喷人,我容青雅可不是好欺负的?!?br />
    说着,她就要挂电话,柯贺哲向她走过来了,这样的时候,她不宜与古妍儿多说话。

    “容青雅,你给我听好了,就算晓丹少了根头发丝,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也甭想与贺哲结婚生子,你会不得好死的?!闭馐撬谝淮蔚乃祷八档谜饷粗?,有什么事,直接冲着她来就好了,居然狠心的要对一个孩子下手,这让她真的气不过。

    “古妍儿,我说我没有带走你女儿就没有带走你女儿,你少来血口喷人,我没时间理你,我还有事,我挂了?!彼低?,手指一按,容青雅再也不理会古妍儿了。

    古妍儿闷闷的坐在座位上,她迷糊了,听容青雅的口气似乎真的不象是她派人带走了晓丹,可晓丹却是真切的不见了,而且刚刚好的就是在容青雅大婚的前一天,不可能的,一定是容青雅,不然,她真的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颓然的靠在椅背上,她已经要疯了。

    真想真想拨通柯贺哲的电话告诉他,晓丹不见了,他的女儿失踪了。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如果这一次是容青雅的所为,那容青雅的目的就是要分开她与柯贺哲。

    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她是这样的没用,孩子们,是她生命的延续,是她生命中的最(爱ài),她不能失去他们任何一个。

    两个都是宝,两个都是心头(肉ròu)。

    怔怔然的坐着,找不到晓丹,她就只能等待那个带走晓丹的人打电话给她了。

    这不是人贩子,所以,那个带走晓丹的人也必会打电话给她来以晓丹要挟她再达到他们的目的。

    等了又等,柯贺熙回来了,看着他的(身shēn)前(身shēn)后,古妍儿就知道他还是没有找到晓丹。

    “妍儿,对不起?!倍际撬?,如果古妍儿不是与他坐在一起闲聊着,而是形影不离孩子们左右,晓丹也不见得会失踪。

    “贺熙,不关你的事,送我回家吧?!彼谡饫?,一分钟也坐不住了,泪与恐慌始终都在无休无止的折磨着她的心。

    那无声的啜泣任谁看了都会心疼的。

    柯贺熙伸出他的手,“妍儿,别怕,你还有我和晓宇,晓丹一定会找回来的?!?br />
    她的手轻轻的交到了柯贺熙的手中,只是,想要一份依靠,让她的心慌得以轻些再轻些,她不能让自己乱了阵脚,她乱了,还有谁能够解救晓丹呢。

    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柯贺熙轻轻一拉,就拉着她站了起来,然后弯(身shēn)抱起了晓宇,“走,我先送你们回家?!?br />
    晓宇任由柯贺熙抱着他,一双大眼睛却是始终都盯着他妈(咪mī),“妈(咪mī),晓丹说不定是跑去哪里玩了,要不,咱们在这大门口再等等她吧?!?br />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呀,也有这个可能的,古妍儿急急的就扯着柯贺熙向门外走去,站在那大门口,四望着周遭不住走过的人时,她的目光始终都在搜寻着晓丹的(身shēn)影。

    肯德基的服务生也还在找,不住的对她说着报歉,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不想走,哪里也不想去了,手拿着手机就想要在这里等着晓丹突然间的出现,再带给她说不完的欣喜。

    “妍儿,报警吧?!笨潞匚跞塘擞秩?,却还是觉得报警才最为妥当。

    古妍儿伸手擦了擦眼角刚刚才流下来的泪,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要,我不要报警?!鼻喟锏娜耸撬遣黄鸬?,要是报了警,让那些人狗急跳墙的伤害了晓丹,那她岂不是更后悔。

    现在,孩子的安全才重要。

    真想听到手上的手机响了,可她的手机偏就是不响。

    夜幕,正在悄悄降临。

    原本还在看(热rè)闹的人也渐渐的散了去。

    在她坚持不报警的(情qíng)况下,肯德基的人也无能为力。

    古妍儿拉着晓宇坐在路边,就望着那眼前的路面发呆。

    晓丹,你出现吧,快点出现吧,只要你回来了,妈(咪mī)就带你去见爹地。

    这次,真的不骗你了。

    她在心底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那泪,还是无声的流下再流下。

    是那般的柔弱,那般的心伤。

    柯贺熙还是紧握着她的手,“妍儿,相信我,晓丹一定不会有事的?!蹦敲匆桓隹?爱ài)的孩子呀,谁会下狠心要对她做什么呢。

    “贺熙,你说,她一定是去哪里玩了是不是?她很快就会回来的,是不是?”骗着自己的问,可要是真的能骗过自己该有多好。

    “嗯,再等一会儿她就回来了?!焙遄潘?,只想她的泪少流一些,手指抚上她的脸,擦了又擦,可才擦干了这一滴泪,那又一滴泪又是无声的滚落了下来。

    “妍儿……”轻轻一带,柯贺熙带引着她的臻首轻轻的就伏在了他的肩头,他在她耳边低低絮语,“相信我,晓丹一定会回来的?!彼丫虻缁扒肴巳フ伊?,不能报警,可也不能干坐着等着,只有行动才有希望。

    她倚着他,就仿佛是在依靠着柯贺哲,闭上眼睛,拉过晓宇靠近自己,她想要休息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好,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再坐在这里接受路人异样的目光了,她要回家,回家去等待晓丹的消息。

    她相信晓丹一定会有消息的。

    呼吸,再呼吸。

    终于止住了泪,睁开眼睛时,她低声道:“贺熙,扶我起来,我要回家?!?br />
    说着话时,就在那黄昏(日rì)落间,在她面前的马路上,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缓缓驶过,驾驶座上,柯贺哲的眸光眨也不眨的盯看着路边的古妍儿与柯贺熙,后排座上,容青雅灿烂的笑容中写着胜利的神采。

    古妍儿,跟她斗,还嫩着呢。

    黄昏,不再美丽。

    夜色,开始(阴yīn)霾。

    所经,是一个人,也是两个人的心痛。

    可彼此,还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怎么也牵不起对方的手……

    车子,已经驶离了古妍儿刚刚所在的位置,可柯贺哲的目光还是停留在后视镜里怎么也移不开。

    视线里,柯贺熙正拥着古妍儿站起来,然后一弯(身shēn)就抱起了晓宇,三个人一起走向不远处的那一辆熟悉的沃尔沃。

    他的额头青筋乍现,眸中充血,他找了古妍儿许久了,却不想,再遍找不到之后的这一刻,他看到她的第一眼,竟会是她倚上了柯贺熙的肩头。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啊……”容青雅一声惊叫,才让他下意识的收回心神,收回目光看向挡风玻璃前面时,一个路人正从车前走过,柯贺哲急忙一踩刹车,天,刚刚他差一点的就害了一条人命。

    “神经病,这是人行横道,你没长眼睛吗?”

    他听着,任由那路人骂着他,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些不会思考了。

    他的妍儿,正与二哥在一起。

    她不接他的手机。

    她也不见他。

    原来,她是与二哥在一起。

    “贺哲,你怎么了?”容青雅貌似关切的问他,心底里却是在偷笑,在这之前她收到了她派去跟踪古妍儿的人发给她的信息,告诉她说古妍儿正与柯贺熙一起坐在路边,所以,她就故意的让柯贺哲转了车的方向从这一条路去一个品牌时装店去取一(套tào)已经改好了的结婚礼服。

    想不到,一切都是这么的顺利,那样的一幕一点也不浪费的都入了柯贺哲的眼中。

    不知道古妍儿是不是真如她电话所说的丢了女儿,可是,那不关她的事,她可是真的没有偷她的女儿,她昨天晚上不过是虚张声势的吓吓古妍儿罢了,她跟青帮哪里有什么深交(情qíng),不过就是在一次宴会上不期然的遇见了那个青帮堂主,两个人一见如故的聊了许久,他说,以后有什么事就尽管找他,所以,为了嫁给柯贺哲,她才找到了那个堂主帮自己演了那一出出的戏。

    柯贺哲的脸色已经(阴yīn)沉了下来,当车子停在了那个时装店前时,他冷声道:“青雅,你下去取吧,我在车上等你?!?br />
    心底,已经乱了。

    还记得那壹夜当公寓的保安告诉他她来了的时候,他开心的就追了出去,可追出去之后却是她的逃跑。

    她就那么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

    一直在猜着,猜着她为什么要从自己的(身shēn)边逃走,可他真的想不出任何理由。

    他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任何事(情qíng)。

    车窗外,夜色已经来临,霓虹次第而亮,闪闪烁烁的就在眼前,方向盘上的手机刺耳的响了起来,会是她吗?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