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宝贝晚安

    手牵着手步出小楼来到他的车前时,他说:“你知道我找你的住处花费了我多少的时间吗,原来,从前我与二哥都被你给骗了?!?br />
    她赧然,“那时候,我怕?!迸滤雷咚暮⒆?,才让他们都误以为她是住在隔壁的小区里的。

    可如今,他知道孩子们存在时的反应当真是给她惊喜了。

    这样多好。

    拉着她走到了一株树下,手指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无人的夜色里,远处有路灯在闪烁着微光,他轻轻俯首,轻轻的在她的唇上印下了一吻,这才松开手看着她(娇jiāo)羞无限的俏脸,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依然还是会羞,让他总是(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想要她,可他答应过她,他就暂时的不会碰她,他要等她习惯他的存在。

    看着他上车,他摇下车窗看看她再看看她。

    那样子,就好象万分不舍得离开一样,她笑,“快走吧,晚安?!?br />
    他一挥手,脚踩着油门,车子这才缓缓的离开了。

    古妍儿就那般的站在夜色里,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眸中许久许久才转(身shēn)回去。

    暗夜里,不远处的一辆车里,一双眼睛闪亮着,低低的女声向(身shēn)旁的一个男人道:“贺熙,你瞧,这就是你的弟弟,他亲手抢走了你心(爱ài)的女人,也抛弃了等了他五年的未婚妻?!?br />
    柯贺熙没有说话,只是开启了车子冲出了古妍儿的世界,刚刚,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见柯贺哲吻着古妍儿,他说什么也不相信青雅的话。

    可现在,他信了。

    他要疯了。

    真的要疯了。

    原本,只是想要留在(身shēn)边做一个(床chuáng)伴的女人,却意外的占据了他的心,可当他终于品尝到(爱ài)(情qíng)的美好滋味的时候,这一刻,却又如晴天霹雳般的送给了他这么一个残忍的答案。

    好不甘心。

    真的很不甘心。

    他知道青雅是故意的,可他,却说不出青雅什么。

    她腹中的那个胎儿,她始终都不说是他的孩子,可他就是知道。

    所有的所有都让他感觉肩上是那般的重,重的仿佛要压垮了他一样。

    这突然间的认知让他受不了的疯狂的飙着车。

    “柯贺熙,别那么没用,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了?”容青雅淡冷的眸光扫向窗外,她不会那么容易就投降的。

    不管是伍嫣然还是古妍儿,她都不会投降,她可以等,五年,十年,她都可以等。

    (爱ài)(情qíng),本来就是要执着的。

    (爱ài)了,就不想要放手,永远都不放手。

    “青雅,我先送你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笨潞匚醯男牡滓丫衤?,甚至于容青雅的嘲笑也不能让他改变什么了。

    “好,不过,我希望你能理智一些,这样才能夺回你想要的一切,只要我们齐心协力,那个女人,还会是你的?!?br />
    车子,嗄然而停。

    柯贺熙突然间的反应了过来,坐在(身shēn)边的女人太(阴yīn)毒,她所说的,都不是他所喜欢的手段,她怀着他的孩子,却要挟着柯贺哲与她成婚。

    他不喜欢用卑劣的手段得到一个女人,那不是他的(性xìng)格。

    “下车,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一切?!钡涞乃低?,不管他怎么不甘怎么喜欢古妍儿,可他永远也不会与容青雅站在同一条路上。

    因为,她要杀死他的孩子,他始终都知道。

    她告诉他关于柯贺哲和古妍儿的一切,她是有目的的。

    她是为她自己。

    她一向都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自私的可以亲手杀死她自己的孩子。

    也许,她真正(爱ài)着的只有她自己,而不是柯贺哲。

    许多事,不说不代表不知道。

    “贺熙,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夺回你心(爱ài)的女人吗?”容青雅静静的坐在车里,有些不相信柯贺熙居然会这么对她,手抚向小腹,想想腹中那属于他的孩子,心里,还是在犹豫着要不要留下这孩子,母亲说的对,这孩子是唯一一个可以留住柯贺哲的棋子,所以,她才留到了今天。

    “没什么,志不同道不合,我想要的女人我自己会去争取,不过,我会光明正大的争取,所以,请你下车,我不需要与你的齐心协力?!敝苯泳涂顺得?,请青雅下车。

    “柯贺熙,你想让我自己打的士回去?”可眼望处,哪有什么的士,这里,有些僻静了。

    “随便你?!彼枪砻粤诵那喜呕嵬飧黄鸪隼?,看到了那一幕,他只更加的痛心了。

    “柯贺熙,你这样子畏首畏尾的,你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的幸福?!?br />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请下车?!?br />
    “柯贺熙,我可是还怀着孩子呢?!?br />
    她的一句孩子,让柯贺熙的心一颤,微微的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睁开,“那孩子,还是流掉了吧,留着,只会是孩子的痛苦?!庇兴庋囊桓龌崆资稚彼雷约汉⒆拥哪盖?,哪个孩子会幸福呢,偏他,又不好说出来。

    原来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如今,他是一点也不想要了。

    原本就是一场意外一场容青雅的算计所以才会有的孩子。

    他的话让容青雅一慌,“你……你说什么?”她心虚了,柯贺熙那话中意似乎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没什么,不过,你要知道,这世上,纸是包不住火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下车吧?!?br />
    “你……”青雅恨恨的望着柯贺熙的背影,这是柯贺熙第一次这么对她说话,却又说得她哑口无言,甚至于不敢接口,生怕一不小心就说错了什么。

    孩子的事,她还不确定柯贺熙是不是知道,不过,她会慢慢的从他的口风探听出来的,要是多了他知道,那这件事,恐怕就要闹大了。

    心有些乱的下了车,脚步不稳,一倾(身shēn)竟是差一点就摔倒了,坐在车里的柯贺熙见状,急忙低喊,“小心?!弊芑故强醋湃萸嘌诺男「故腔厥?,那里面,可是他的孩子呀。

    人就是这般,总是在矛盾中还奢望着一些什么。

    那孩子,多少还是牵着他的心的。

    容青雅倏然回头,“柯贺熙,你还是关心我的,是不是?”她的目光紧紧的盯望着柯贺熙,试力要从他的表(情qíng)中查出一些什么。

    柯贺熙扫了一眼她的小腹,“我只是不想看到孩子出事,再见?!彼低?,他一踩油门,车子便驶离了开去,只把容青雅一个人扔在了街道上。

    他以为他可以做到,他以为他最不屑的就是这种很无耻的女人了,可当车子开出去不过十几米远,当他从倒车镜里看到了容青雅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人行横道上时,她那半高跟的鞋子让他皱了皱眉头,胎儿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她居然还穿着半高跟的鞋子。

    “唉!”叹息了一声,只得又掉转了车头,就象他说过的,他不是丢不下她,他是丢不下她腹中的胎儿,车子倒回去,停在容青雅的(身shēn)边时,她也站住了。

    “上车?!?br />
    “为什么你又回来了?”

    “上车,上车再说?!彼淅涞?,想要载她,可其实真蜇回来的时候,却又是后悔不迭。

    “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她仰头高傲的问他,除了母亲,孩子的事没有其它人知道了,这事关系重大,她相信母亲是不会说出去的,可联系柯贺熙之前说过的话他似乎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容青雅,如果我现在打个电话告诉贺哲,说你在保胎期间还穿着半高跟的鞋子四处走动,你说,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

    “你……”容青雅被柯贺熙问的再次哑口无言。

    “上车,我可没有什么耐(性xìng)等你,你可以不上,我便让贺哲来接你?!逼涫?,柯贺哲的车子离开这里也没多久,只比他早一些罢了,这个时候打个电话,很快就可以叫回柯贺哲了。

    容青雅低咒着重新又坐回了车上,气鼓鼓的一张脸上写着气怨,“柯贺熙,我会让你后悔的?!?br />
    “随便?!焙⒆幽芰舯懔?,不能留也无所谓,他实在是不喜欢孩子的这个母亲。

    容青雅死咬着牙关,看着车前再也不看柯贺熙一眼,如果不是为了柯贺哲,她才不会让他知道古妍儿与柯贺哲的事(情qíng),却不想,他居然不帮她,还对她这么冷淡。

    看着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物,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蓦然,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再转头看向柯贺熙,“贺熙,下个星期是我母亲生(日rì),你过来坐一坐吧?!?br />
    柯贺熙刚想说不好,因为他不想再见到容青雅,可是又一想要见的是她母亲而不是她,便只好道:“好,到时我会过去?!?br />
    “贺熙,今天的事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吧,我不希望贺哲不高兴?!币强潞卣苤浪那牡呐扇烁倭怂?,他一定不高兴的,到时候,她与他的婚姻,只怕,就更难落下那最后的一笔了。

    “不做亏心事,也不怕鬼敲门,青雅,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到了,你下车吧?!?/DIV>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