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只能当朋友

    原来,他们兄弟间的感(情qíng)竟是比她预期的还要好,“柯贺哲,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比绻皇窍嘈潘?,如果不是把她当成朋友,他是不会对她说这些话的吧,与他在一起的那三个月里,他虽然对她很好,可是他心里的话却从来也没有对她说过,她知道,他是一个不善于向别人剖白自己心的男人。

    可是突然间,他的话题却一转,道:“妍儿,二哥是除了我母亲之外我最亲的人了,请你,好好照顾他?!?br />
    心里,突的一睹,憋着她差点喘不过气来,原来,她与他之间早就已经横亘一条怎么也无法逾越的鸿沟,她是他的二哥的女人,所以,他就只能把她当成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罢了。

    面上,残留着始终都在的微笑,她不想让微笑退去。

    如果,这真的是他的希望,那么,她便唯持现状。

    “会的,我会的?!敝皇谴鹩φ展丝潞匚醢樟?,可她,不会嫁给他,永远不会。

    因为,她无法忍受心里装着一个男人,却又要与另一个男人同(床chuáng)共枕的生活,有过那壹夜,她就知道那种心痛了。

    可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写。

    聊着说着,两个人就一起躺在了(床chuáng)上,知道他不会碰她他只会如君子一样的把她当成他未来的二嫂,所以,她不设防的听着他讲着他从前的故事,一点一滴都记在心里。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只是从那壹夜,她发觉自己离他又近了一步。

    近的是心。

    可是(爱ài)呢,却远了,也许,永远也没有了可能……

    推着柯贺熙的轮椅,(身shēn)前,是柯贺哲与容青雅并肩走在一起的画面,可古妍儿明白,柯贺哲的心里始终装着的都是那个他恨着的女人,而不是容青雅,想到这个的时候,她的心便是说不出来的怜惜。

    其实,容青雅也很可怜,活在另一个女人的(阴yīn)影下,即使有了表面的幸福又如何呢?

    她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心灵的安逸,心灵的幸福。

    接下来的几天,一行四人去遍了巴黎的名胜古迹,当午夜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当她看到了霓虹闪烁中美丽的埃菲尔铁塔的时候,那般直冲天际的壮观撼动着她的心,让心,在悄悄许愿,许愿他的幸福孩子们的幸福,却独独,忘记了一个她自己……

    巴黎,真的很美,也留给了她许多的回味。

    告诉孩子们明天就要回去的时候,他们在电话里欢呼着,直吵着让她立刻马上就飞到家里。

    相机里,她偷拍了许多许多的照片,可她,每一次在赶回酒店的时候,都悄悄的将储存卡里的那些照片下载到一个u盘里。

    那些照片,是她偷偷的拍到的只有柯贺哲一个人时的画面,或沉思,或灿烂的笑,或是手舞足蹈的与容青雅再说着什么。

    只想珍藏,经过巴黎,她知道,她(爱ài)上了柯贺哲。

    原来(爱ài),一直都在。

    可她,只能远远的守候着,守候着他的幸福/

    一粒药片让她从巴黎一直睡到了飞机降落,那药还真是管用,也让她不至于再出糗的吐了柯贺哲一(身shēn)。

    只是回程中,又多了一个人。

    那就是容青雅。

    晴姨没有送机,古妍儿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妇人,她只知道柯贺哲与容青雅曾在离开巴黎前的那一天一起去了晴姨的住处。

    步下飞机的舷梯的时候,古妍儿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的家,她回来了。

    想念孩子们,所以,才一出了机场,她就把柯贺熙的轮椅交给了来接机的人,然后便向柯贺哲和容青雅告辞了。

    ……

    拿着钥匙开着锁匙,心里是怦怦的跳,没有告诉孩子们她回到家里的时间,她只想给他们一个惊醒,想起行李包里面的礼物,真希望孩子们看着喜欢看着开心。

    门开了。

    一室的温馨,一室的熟悉。

    回家的感觉真好。

    静静的站在门前,那在地板上堆着积木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可不就是她的晓丹与晓宇吗?

    她站了好一会儿,可是全神贯注于积木上的两个小家伙谁也没有发现她。

    真想抱一抱两个(肉ròu)呼呼的小(身shēn)子呀,她忍不住了,轻轻的一移,她就站在了孩子们的(身shēn)边。

    阳光,(射shè)着她的影子在积木上,晓宇终于发现的转过了头,“妈(咪mī)?!毕盍⒖叹痛芰似鹄?,小人一下子就跳到了她的(身shēn)上,紧搂着她的脖子就是不放了。

    “妈(咪mī),我也要抱抱?!毕は勰降目醋畔?。

    古妍儿一笑,她抱着晓宇弯(身shēn)蹲了下去,于是,一手一个的将两个小宝贝一起拢在了怀里,太想太想他们了,只离开了十几天竟是让她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可才抱了一会儿,两个根本就静不下来的两个小家伙就开始轮流向她进攻了。

    “妈(咪mī),我要看照片?!?br />
    “妈(咪mī),我们要看柯叔叔的照片?!?br />
    “那礼物呢?”古妍儿笑(咪mī)(咪mī)的看着这一对宝贝,他们的小心思已经满满的一点也不设防的都写在了脸上,他们要看柯贺哲。

    “一会儿再看,先看照片吧?!毕畛蹲潘氖直鄞咦潘?。

    “等等,妈(咪mī)打开电脑你们自己看,妈(咪mī)要先洗个澡?!弊耸父鲂∈钡姆苫?,不洗一洗,她浑(身shēn)都难受。

    “好吧,妈(咪mī),是不是按这个键子就开机了?”

    古妍儿点点晓丹的鼻尖,“就你记忆力好,嗯,是的?!痹僮プ潘男∈种赴聪氯?,电脑‘刷’的就打开了。

    开机,再翻到了存相片的文件夹,晓宇立刻就拿起了鼠标动作迅速的一张图一张图的看下去了。

    “你们看吧,妈(咪mī)去洗澡了”,今天,她还有任务呢,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再住下去了,她怕柯贺熙会循着孩子们打给他的那个电话找到他们的住址,她还是要?;に牧礁霰Ρ疵?,她知道他们要找爹地的心,可她,不许。

    不是她残忍,而是,现在的柯贺哲根本就给不起他们幸福,与其让孩子们将来痛苦了,那还不如自己带着他们呢,这样,至少可以安逸些,至少可以让他们快乐些。

    月匈口的那道疤在水龙头的冲刷下越发的清晰着,这让她恍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柯贺哲真的再遇到了伍嫣然,如果当他发现真正的伍嫣然的月匈口上没有这道疤的时候,不知道,他又会做何感想?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小家伙,他们就象是门卫一样的紧盯着她走出来。

    “怎么了?”迷惑不解的看着那两张小脸,不懂他们为什么拿那样的眼神看她?

    “妈(咪mī),为什么有两个柯叔叔?为什么两个柯叔叔都象我?”其实,晓丹更想问哪个是他们的叔叔哪个是他们的爹地。

    古妍儿哑然失笑,“他们两个是兄弟呀,所以,自然就象了?!?br />
    “妈(咪mī),那他们两个谁更象我?”晓宇指着自己的鼻尖,刚刚在看照片的时候,他已经与晓丹纠结了很久了,两个人讨论了半天,谁也没有答案。

    古妍儿心思一动,从前说过要柯贺熙做他们的干爹的,她一笑,淡定道:“坐在轮椅上的那个更象你吧?!?br />
    “是么?我怎么觉得好象站在那位阿姨(身shēn)边的叔叔更象我呢?!蹦幽油?,晓宇又在怀疑了。

    “只是象罢了,有什么好认真的,别总是猜想着他们中的某一个人是你们爹地,没那回事?!彼低菲昧肆礁鲂〖一镆煌芬涣车牧顾?,就是不想让他们真的去找柯贺哲。

    “好吧,我们不找了?!毕钕蛳ね峦律?,他们是有计划的,不过,要悄悄进行,这说什么也不能让妈(咪mī)发现了,妈(咪mī)知道了一定不许他们实施的。

    “这才乖,来,我们去吃饭?!蔽抛懦坷锲隼吹南闫?,阿姨已经煮好了饭。

    陪着孩子们吃饭,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真开心呀,孩子们的无忧无虑带动着她的心也愉悦着。

    吃完了饭,晓丹和晓宇就埋头在她买回来的那堆玩具和礼物中了。

    阿姨向她挥挥手,“太太,你过来一下?!?br />
    “嗯?”古妍儿迷惑的走了过去,“什么事?”

    “太太,你看,咱们楼底下这几天一直站着一个人,我先还不怎么留意,可这两天我瞧着他朝上看着的方向好象是咱们家?!?br />
    “在哪儿?”心里一抖,古妍儿急忙俯过(身shēn)去望向了窗外,一株榕树上果然靠着一个人,却赫然就是培军。

    他还是找到她的住处了。

    只两个孩子,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是她的了。

    “阿姨,看着两个孩子别让他们跑出来,我出去一下就回来?!贝掖业幕涣艘路刈怕ヌ菖芟氯?,刚刚透过窗子看下去时,那楼下昏暗的路灯让她看不清楚培军的那张脸,可已经黑了的夜色让他靠在那株树上是那么的孤单,那(身shēn)形,是他,没错的。

    似乎,他的手上有一瓶酒。

    那瓶酒让她联想到离开之前的种种,一种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