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无法抗拒

    又在取笑她,真讨厌,可他的那张脸,还有他全(身shēn)上下的那股子独属于他的味道让她根本就无法抗拒他,“我哭我的,我又没招你没惹你,你真讨厌,还有,你为什么又偷偷溜进我的房间?”

    “什么叫做偷偷溜进,我是正大光明进来的,我来看看你的腿是不是完全好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躺在(床chuáng)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突然间的就想跑过来跟她说说话,却不想,居然就看到了她哭成泪人时的样子,“真丑?!?br />
    “什么真丑?”她的脑子里还沉浸在恩熙和俊熙的世界里,一时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你呀,现在真丑?!?br />
    “那又怎么样,我又不是你的谁,只要青雅不丑就好了?!泵缓闷念┝怂谎?,他这样偷偷潜进来,真的有点无赖的感觉。

    “我和青雅不是象你所想象的那样?!笨醋潘难劬?,他极自然的就道出了他的心声,仿佛是想要对她表白一样。

    那灼然的眸光,让古妍儿的心剧烈的跳动着,“柯贺哲,你……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吗?”这话,她是问自己也是问他,总想知道答案,知道了,也就心死了。

    一只手落到了她的额头上,“古妍儿,你是不是发烧了?我会喜欢我二哥的女人吗?我还没有到缺女人缺到这个份上,再说,你这(身shēn)材一点也不符合我的要求,简直就是一座飞机场,你收收你花痴的心,我不过是睡不着想要找你来聊天罢了,不过,幸好我来了,不然,哪里能欣赏到古妍儿小姐这么精彩的演出呀,就是林黛玉也比不上你的哭功呢?!?br />
    貌似嘲笑又貌似鄙视的语气让古妍儿皱了皱眉头,“好吧,我警告你,最好别喜欢上我,否则,我会如那个伍嫣然一样让你痛苦一辈子?!辈皇侵挥兴梢云?,她也可以的。

    她却忘记了柯贺哲对伍嫣然那三个字的抵抗能力早已弱到了极点,在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脸‘腾’的就变了颜色,一手抓紧了她的衣领,紧紧的勒紧再勒紧,“如果你如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br />
    “咳……”她说不了话了,就连咳嗽也是下意识的不由自主的反应,她现在连呼吸也困难了。

    清亮的眸光静静的回视着他,这才是真实的他吧,也让她对于伍嫣然的一切更加的感兴趣了。

    “咳……”她又咳了一声,脸色已经开始苍白,可她,没有阻止他的所为,她只任由他的手勒着她的衣领她的颈项。

    半晌,他终于被她的咳声惊醒了,手指松开的时候,他沉声道:“为什么不挣扎?”

    古妍儿开始呼吸,拼命的呼吸,刚刚,她就仿佛是从鬼门关里走过一样,她真的以为她要死了。

    终于呼吸正常了的时候,她的小脸上还残留着点点的红晕,“因为,我不是她,所以,我也不会在你的手上生不如死?!?br />
    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qíng),从前没有,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对不起?!笨潞卣茏谒?身shēn)边一点也不客气的就靠在了(床chuáng)的靠背上,“你与她,真的很象,所以……”所以,他又失控了。

    “我与那个伍嫣然长得一模一样吗?”柯贺哲的话挑起了古妍儿的好奇心,她一直想要知道关于伍嫣然的一切,可她,却始终没有机会知道,因为,在公寓的时候,顶着伍嫣然的(身shēn)份让她什么也不能问,所以现在当机会来了的时候,她不想错过。

    “嗯,除了头发以外,你们两个真的一模一样?!?br />
    “鼻子、眼睛、眉毛还有嘴都象吗?”歪头看着柯贺哲的反应,她现在太想知道答案了。

    “嗯,都象,所以,有时候,我常常觉得你就是她?!?br />
    “不是的,我从小到大都是叫做古妍儿的,我有(身shēn)份证可以证明给你看?!彼底啪褪凭鸵ツ没ふ蘸?身shēn)份证给他看。

    可她还没有下得了(床chuáng),就让柯贺哲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别去,就这样陪我坐一会儿,一会儿就好?!?br />
    “让我陪着你坐坐也行,不过,我是有条件的,你要答应我才可以?!?br />
    “你说?!彼辉倏此?,只是继续靠在(床chuáng)上,但离她却是那般的近。

    “我想知道那个伍嫣然的故事,不然,你总是把我当成她,让我无缘无故的受了她的气,你说,这对我多不公平?!?br />
    “呵,那些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br />
    “你喜欢她,是不是?”趁着柯贺哲暂时还没火大,古妍儿抓准时机的赶紧问过去。

    “从前,也许是吧,但现在,不是了?!?br />
    “现在,你恨她,是不是?”

    柯贺哲转过头看向了古妍儿,“怎么?你都知道了?”

    古妍儿摇摇头,“我只是凭着你对我的反应猜测的罢了,她跟我长得那么象,呵呵 ,让我真的很渴望见到她?!?br />
    “她走了?!?br />
    “去哪儿了?”听他轻轻的声音,就仿佛如在梦中一样,他的思维也仿佛跳跃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了似的。

    “不知道,她从前呆过的住过的地方都没有了她?!?br />
    原来,他找过伍嫣然,“柯贺哲,我觉得,你喜欢她?!?br />
    “不会,怎么会呢,只是因为有些事她欠我一个解释罢了,所以,不知道答案的我才想要找到她?!?br />
    “柯贺哲,或者,她当初伤害你也是迫不得已的呢?”她试着猜想,不知为什么,这也让她恨了三年的伍嫣然在此刻突然间的就生动在她的感官里,也许,伍嫣然也是如自己一般的有什么苦衷呢?

    “妍儿,你说,如果你深(爱ài)一个人,你会伤害他吗?”

    她轻轻摇头,“不会?!?br />
    “可她,一次次的伤害了我?!北闶谴游殒倘豢?,他学会了不(爱ài),学会了再也(爱ài)不上任何女人,只是,(身shēn)边的这一个与伍嫣然很神似的女孩却在不知不觉间就挑引起了他的心,他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只是,他喜欢与古妍儿在一起的时光。

    安静而恬淡。

    “都过去了,你现在很好,不是吗?”

    “不好,那个害我的人还在逍遥法外,找不到他,我便永远也睡不安稳睡不踏实?!?br />
    原来,他也如她,一心一意要找的都是那个罪魁祸首。

    那么,他这一次的走回柯氏,难道就是为了要找到那个人吗?

    想起来到巴黎之后她的际遇,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个人一直都知道她与柯贺哲的行踪。

    由此,她又是想起了那些曾经被偷拍的(裸luǒ)~照,那些照片的一直未曾流出这是一直让她困惑不解的,因为,她真的不相信那个人会信守承诺,可她与那个人之间的线索就只有一个,就是那个邮箱。

    看来,她现在只能继续的留在柯氏留在柯贺熙的(身shēn)边,然后慢慢的找到那个人,这样,才能给自己也给柯贺哲一个交待。

    “柯贺哲,我能帮上你吗?”

    他一笑,那排好看的牙齿又是张扬在她的眼前,“不用,我只要你做我的朋友就好,只要你偶尔如今夜这般听听我的牢(骚sāo)就好了?!彼锪诵砭昧?,一年,两年,三年,三年多了,他的心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天天(日rì)(日rì)的重复在脑海里,沉绽的,其实也是几多的烦闷。

    “柯贺哲,如果你再遇见了伍嫣然,你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我真的很想与她站在一起比一比,看看我与她之间到底有多么的相象?!?br />
    “不可能了,她怎么敢有胆子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呢,呵呵,他会怕我撕烂了她,或许,真见了她,我真的有可能撕烂她?!?br />
    他的目光悠悠的聚焦在这房间里的某一个点上,却又是那么的空洞那么的无所固定。

    那是他的伤,一辈子的伤。

    只为,那样无(情qíng)的背叛。

    古妍儿静静听着,只想要从他的轻言细语中知道更多,可知道的愈多,她就愈是无法恨起他来。

    他还是悠悠的望着前方,再继续低语道:“我在想,如果你与她梳成一样的发型再穿了一样的衣服站在我面前,如果你们两个都不说话,我很有可能猜不出哪个是她哪个是你?!?br />
    “呵呵,要是真有那么一刻的话,我就真的不说话,然后让你好好的猜猜?!彼?,能这么轻松的与他一起谈论伍嫣然已经是她与他之间的一大进步了。

    “不过,如果你们都不说话,我一样可以分辨出来哪个是你,哪个是她?”

    “怎么分辨?”她下意识的就想要知道答案,她现在就怕被他认出来。

    “她的月匈前有一道疤,你的,应该没有吧?!彼捻饩驮诖耸贝蟠檀痰木妥蛄怂┳潘碌脑滦倏?,那目光,让她的心只不住的狂乱的跳着。

    这一刻,只要他压下她的(身shēn)体,只要他的手轻轻的扯开的衣襟,曾经的那道疤便会立刻展现在他的眼前,那便什么都穿帮了。

    可他没有,再扫过她的月匈口之后他的目光就又是无焦距的看着前方,“那个时候,在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的时候就只有我二哥相信我,他为我,还跪向了老爷子为我求(情qíng)……”

重要声明:小说《惹火娇妻:别做他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