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被女人表白了

    此时两个人的位置(挺tǐng)尴尬的,女上男下。

    哦,不,是女上女下。

    简心看着眼前这个,虽然(身shēn)上沾满了(奶nǎi)油蛋糕,但那双眼睛却是带着魅色和迷离,就像,就像是一直狐狸???

    简心突然觉得脑袋有点闷,是不是当男人当上瘾了?怎么感觉眼光也向男人靠近了?!

    “咕咚”!简心吞口水的声音,在这间灯光明亮,却空阔无人的包间里面,清晰而响亮,连简心自己也吓了一跳。

    王洪顿了顿后,突然笑了,她把手放在了简心的嘴唇上,然后一路下滑……

    “等等,王经理,你喝醉了,要不在这里睡一会儿吧”!简心立刻抓住她那不安分的手,腰部一(挺tǐng),两个人的位置掉了个个。

    王洪到是没有反抗,简心松开手,就想退出(身shēn)子,虽然她很佩服王经理的(性xìng)格和能力,但她现在是男人的装扮,和王经理靠太近,似乎不太好。

    而且,看王经理这迷蒙的样子,明显是喝醉了,可千万别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qíng)啊。

    王洪似乎觉察到了她想要离开的心思,在她刚坐起来的时候,自己也站了起来,又把简心给压在了椅背上,自己则坐在她的大腿上,手挽着她的脖子。

    这下,就算她在迟钝,她都感觉出不对来了,这节奏,这感觉,不好??!

    “王经理,你……”

    “我喜欢你”!简心这边话刚刚说出口,那边,就被王洪给打断了,而且还会一句异常尴尬的表白的话,让简心立刻瞪大的眼珠子,上帝啊,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王洪看到简心那惊讶到呆愣的样子,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容里却带着苦涩。

    她突然像是无力一般,倒在了简心的(身shēn)上,简心有些尴尬的动了动,“别动,让我考一下,我好困,我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我害怕……”

    简心真的就不动了。

    任谁遇到被人抵着刀子,还要被扔下去的事(情qíng)的,都会害怕的。

    简心要不是有陈之昂提前的教育和指导,也会害怕的睡不着觉的。

    想到这里,简心不由的软下了(身shēn)子,不再挣扎。

    窝在她肩膀处的王洪,却是呢喃般的说着,“我喜欢你,不需要你现在回答我,后续,你不会选择我的,只是,我控制不住的想要告诉你,我的心(情qíng)……”

    简心怕她的(身shēn)子滑下去,只能伸手拦住了她的腰,过了几分钟后,王洪的呼吸平顺绵长,看来是彻底的睡着了。

    简心这才松了口气,心想,刚才的话应该是喝醉酒的胡言乱语吧?

    不过,也可能是真的。

    但是她……

    一想到这里,简心也下定决心,等这事(情qíng)告一段落了,她一定要告诉王洪事实。

    一觉醒来,王洪依旧靠在简心的(身shēn)上,而简心整个(身shēn)子都麻木了,看到人醒了,脸上扯了个笑容。

    王洪呆了呆,随即,之前的记忆立刻在她脑海中复苏,虽然那些话是她的心里话,可是,现在在酒醒后想起来,她的老脸依旧红了。

    她立刻从简心的(身shēn)上站了起来,“现在几点了,你,你怎么没离开”!

    既然话都说出口了,反悔也没用了,王洪整理了一下自己,立刻又变的大大方方的了。

    简心最佩服的就是她这种坦((荡dàng)dàng)。

    “现在凌晨两点,你睡了两个小时了,他们还在隔壁疯狂着,估计还有几个小时才能结束,这是刚刚吴婷婷发消息给我的”!简心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我是在等你醒来,你可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情qíng)哦”!

    是的,简心之所以没有立刻离开,是因为她还有任务需要做,这件事(情qíng)要比她那尴尬的小心思重要的多。

    王洪秒懂。

    她也很干脆,“好,你跟我回家,其它人就随便他们玩,账单我都结了”!

    现在的主动权在王洪这里,简心又想起她说的那句,“我喜欢你”!原本想要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怕她恼羞成怒,不肯了可怎么办?

    简心只来得及和陈之昂发了条信息,“你自便,我跟王洪回家,她好像真知道什么”!

    正在豪华包间里的陈之昂,紧紧的捏着手机,就怕错过简心的消息,手机一震动,他就拿起来看。

    等读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猛的站了起来,‘妈的,怎么还上门服务了’!

    他直接就追了出去,但他只看到两个人转弯时的背影。

    陈之昂站在包间外的走廊上,心里权衡了一下,想要追上去,却又不能。

    事实上,简心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他们在哪里休息,不然,陈之昂肯定会过去找了的。

    当他看到两个人在拐角出现的时候,他心里有种古怪的直觉,总觉得那个王洪是做了什么或者是说了什么。

    但他的耳边,不由的想起简心和她说的话,“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平安……”

    “该死”!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吃醋和直觉,就去阻拦他们,现在,他们还差最后一环,只要这最后一环走到了,他们就都安全了!

    好,他忍!

    路上两个人一路无话,似乎在王洪睡着之前,她说的那番话,她根本就不记得了一般。

    简心忐忑了一路,看王洪什么都没说,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她就怕自己撑不住,要是在被她问一遍,保不住就要把自己的真实(性xìng)别给说出来了。

    “在给你说章程的事(情qíng)之前,我先给你看份文件”!

    半夜两点多,这个世界都很安静。

    在灯光白亮的客厅里面,简心有种白夜颠倒的错觉。

    王洪突然从自己的随(身shēn)的钥匙上,把那个像是装饰物一样的小玩偶拿了下来,原来这个不是装饰物,而是个记忆棒。

    她把记忆棒插在了笔记本上,上面只有一份文件。

    “这份文件,是章太太给我的,你先看看”!王洪把文件推到了简心的面前。

    简心一看那文件的(日rì)期,是一个礼拜前,也就是他刚刚进公司的时候,信的内容是更加的奇特。

    “老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是不再了,你不要想为我找到真相,你自己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你也不能随便相信警察,只有王洪可以信任,她会帮助你的,好好活下去”!

    简心仔仔细细的看了遍这份邮件,信的内容如果是在平时的话,那是一点都不起眼,但是放在这个时候,那就有疑惑了。

    而且这(日rì)期……

    “这是延迟发送的,是从一个网吧上被定时的,是谁并不重要了,而是这个内容,很耐人寻味”!王洪指了指自己的名字到,“里面,只提到了我一个人”!

    “我一直都知道章经理的死不简单,但是我没有任何证据,而且,我其实,也并不想趟这趟浑水”!

    说完这话后,王洪紧紧的盯着简心的表(情qíng),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情qíng)绪来。

    简心却是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同(情qíng)和怜悯,“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想要参合这事(情qíng)的,毕竟后面的人,太危险了”!

    简心想了想到,“也幸亏你没有参合,不然现在,估计我也无法认识你了”!

    简心的理解让王洪松了口气,他以为她会怪他冷血……

    “那,后来呢?你刚才的话中,似乎真的知道什么?”

    王洪却是摇了摇头,“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直到章经理突然死了,我才觉得奇怪,不过这种奇怪,除了我的直觉外,还有这个”!

    王洪从书房里拿出了那本《人间失格》的书,“这本书,是他去警察局自首前,送给我的,送的时间,只有我知道”!

    简心一听如此,手就要去接那本书,却被王洪收缩了回去,简心一愣。

    “那你先告诉我,你和婷婷,是不是进过总经理办公室?你们偷到了什么?”

    简心呆了呆,心想,她怎么知道这么多?

    王洪拿着书本,坐在了简心的旁边,“我可不认为你们两个人偷进公司,就只会查我,那你们也这是太眼瞎了,现在陈总正在给陈氏集团做账,一般人第一反应就是查他那边吧”!

    好吧,简心低着感慨了一下,这人可真聪明。

    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带着肃然,“这事(情qíng),就算是为了你自己好,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但我们的确需要你的帮助”!

    简心的眼神落在了王洪手上的书本上。

    已经洗净了脸,换了衣裳的王洪,褪去了艳丽,脸上却更是多了份狐狸一般的狡黠和灵动,她突然凑到简心的耳边,“那,你拿什么来换?”

    她在简心的耳边轻轻的吹了口(热rè)气。

    上帝??!这都还没开荤的简心,哪能受得了这种手段,从脑袋到手,全都红了。

    并且整个人就和弹簧一样,往沙发的另外一边坐,“王经理,你,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谈事(情qíng)”!

    看到简心这明显抗拒的样子,王洪的眼中闪过忧伤,不过,很快就被玩味给压过了,“方无妙这名字也是假的吧,那,用你的真名来换,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二婚少妇:邪少,轻点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