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甜到齁

    两个人走在集市上,对于李子期和十八娘而言,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如果不算国师用棍子挑着谢灵的话。

    长安城的集市一如既往的(热rè)闹非凡,梳着总角的小童提着一篮子尚有露珠的荷花在那里叫卖,眼睛却直溜溜地盯着卖糖人的小贩。

    初次来长安的女郎,强作镇定,(挺tǐng)直了(胸xiōng)膛,其实在不停的观察着长安城的小娘是如何走路的,先迈哪只脚,两脚之间的距离有多长……

    穿着短打的大汉,(身shēn)上还有头发上还粘着些许的粗盐粒子,想必刚从漕运上扛过了盐包,扯着嗓子喊道:“小二,来碗嗓子面,少汤多面?!?br />
    这就是平常百姓的(日rì)子,谁做皇帝,那漕运码头时姓萧还是姓李,对于他们而言,压根儿是无所谓的事,甚至于还比不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天花,来得更切(身shēn)一些。

    李子期就像是一个关了数十年,初次被放出来的孩童,见到什么都觉得新奇,非拉着十八娘坐到了那做糖人的地方。

    “大伯,能照着我俩人做糖人么?要多放糖,甜到齁……”

    那白胡子的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李子期和十八娘,笑道:“这是你家娘子吧?长得可真够俊的。要我说你可算是找对地方了,我这做糖人的手艺可是祖传的,若不是我那儿子今年来考恩科,这长安城我还不来咯?!?br />
    他说着,很快的竟然就做出来了两个栩栩如生的小糖人,乍一眼看去,竟然还能看得出来是李子期同十八娘。

    这下子十八娘也忍不住惊叹其来了,“当真是好手艺,听老伯的口音,怕是楚地人士吧?”

    老爷子激动了,“小娘子这都能够听得出来??!可不是么,我们那儿三国时期可是名战场呢。只可惜啊,地是好地方,就是几乎年年水患,(日rì)子都快过不下去咯?!?br />
    “若是有一年三熟的良种,楚地可能成为鱼米之乡?”十八娘接过糖人刚想放进嘴中,就被李子期夺了过去,“你拿错了,你吃我,我吃你,才对!”

    十八娘俏脸一红,这个没脸没皮的!

    而在那老爷子(身shēn)后的书生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小娘子可有良种?一年三熟,一年能怎么能种三季?如今的稻种不佳,多是瘪壳,而且易生萆子,连给乡亲们糊口都难以做到,还得种些红薯当添补?!?br />
    十八娘眨了眨眼,“且等着吧,不久说不定朝廷就有好消息传出来了?!?br />
    那书生却是一下子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坐了下去。

    十八娘瞧着一头雾水,李子期却快速的从兜里取出铜子儿放在那老伯的竹篓子里,拉着十八娘就跑了。

    “难得遇到一个从南方来北地的人,还没有问清楚当地的(情qíng)形呢!”十八娘看着莫名其妙快步走的李子期,问道。

    李子期却是((舔tiǎn)tiǎn)了一口手中十八娘模样的糖人,愤愤道:“那个色胚,你眨一下眼睛,他就说不出话来了,今年考恩科,一定不让他考中!”

    十八娘这才明白过来,忍不住在大街上哈哈大笑起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小肚鸡肠以权谋私的皇帝。

    “人家寒窗苦读数十载,就被你这样一棍子打死了,冤不冤枉??!”

    李子期扭过头来,认真的说道:“我是为他好!他看到你说不出话来,那(日rì)后在朝堂上见到岳父大人也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么?那不用我出手,岳父大人就得出手收拾他。我这是救他?;褂械壤罹俺ご罅?,我就把位置传给他,这人看不得丞相,看不得陛下,那还当什么官???不如回家种地好了?!?br />
    十八娘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想了想,将手中的李子期模样的糖人含在嘴中,对着李子期眨了眨眼。

    李子期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顿时一下子脸炸红了。

    沈十八娘却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快速的朝着前走去,等李子期回过神来,十八娘已经跑到前面卖莲蓬的小贩跟前了。

    李子期咬牙切齿的一口咬在糖人上,喊道:“沈十八!”

    十八娘这时已经抱了一捧莲蓬,对着追来的李子期努了努嘴,“付钱?!?br />
    李子期认命了掏出几个大子儿,从十八娘手中接过莲蓬,问道:“你买这个做什么,刚吃完糖人,在吃这个就不甜了?!?br />
    “你带我回娘家,去探望自己的岳父岳母还有两个舅哥,就打算空着手去?”

    “那你不会打算就带着这些莲蓬去吧?那我觉得岳父大人会把我们赶出来。因为那个武归的事,我觉得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荷花了……”估摸着每次看到荷花荷叶莲蓬之类的东西,都想到了自己头上一片绿色的原野……

    后面一句话,李子期没有说出口,但是十八娘竟然奇怪的心领神会到了。

    她用一只莲蓬,拍了一下李子期的头,红着脸说道:“竟然敢腹议我爹,罚你背我去沈府?!?br />
    李子期佯装害怕,蹲下(身shēn)来,十八娘毫不犹豫的就趴了上去,一旁的过路的大娘见了摇了摇头,“真是世风(日rì)下,人心不古?!?br />
    十八娘羞得用荷叶盖住了脸,李子期却是没脸没皮的说道,“大娘,我家娘子要生了……不是,是脚崴了,我背她去寻大夫呢?!?br />
    那大娘见自己说人被人听见了,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快去吧,崴脚可疼了。街角就有一家专治跌打损伤的,灵着呢。我领你去……”

    一柱香之后,李子期背着十八娘,带着一大堆莲蓬和一盒子跌打损伤的膏药朝着沈府走去。

    “你那时候为什么要用棍子挑着谢灵呢?明明是个小孩子,你怎么不背她?”十八娘没忍住,终于问出了这样一个困扰她多年,一度成为她童年噩梦的问题。

    李子期一愣,呵呵的笑了起来,“那当然是因为国师只背自己的娘子呀,谢灵又不是她的娘子?!?br />
    他没有说的是,国师从第一眼见到谢灵,知道她是大家出生的贵女起,就想起了大巫的预言,那是他这一生求而不得的悲剧,也是他解脱的开始。

    既然求而不得,还不如一早便相看两厌。

    等沈泽从外头回来,就看到家门站着说话的两人,他四下里看看,见到各家都门户紧闭,并没有人认出来是李子期和十八娘,这才松了一口气,黑着脸怒道:“成何体统?!?br />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

重要声明:小说《贵女重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